@yuzuvier
22FaOI 神户场刊Yuzuvier对谈翻译

--------------------------------------

Q:时隔三年来首次举办的Fantasy On Ice冰演。幕张场的公演已经结束。二位对于这次show的开始有什么样的印象呢?

羽生:Fantasy On Ice从首演开始到最后一天,因为天数很多,有种像是巡演一样的感觉,但这次因为从最开始就感受到“已经是最终场了吗?“这样的热量,所以我十分开心。怎么说呢,我觉得不管我的表演演技如何,或者是大家如何,在与观众们的连结中我感受到了属于FaOI的独特的一体感。

Fernandez(以下简称Javi):同Yuzuru所说的一样,但我(还)认为来自别的skaters和观众的能量是惊人的。此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没有机会在观众面前滑冰,Fantasy On Ice也没能举办,所以我觉得大家都比平时更加激动。并且对非常多的skaters来说,这次从某种意义上也很有挑战性。因为几乎三年没有做过这种表演,所以我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找回自己的感觉,当然我也会感到疲劳。不过我觉得是一次很好的经验,也是一次很好的回归。

羽生:听说西班牙的新冠状况非常严重和艰难,Javi的生活怎么样呢?

Javi:正如所想的那样,西班牙的状况更加不好,滑冰本身也不太容易实现,也需要做很多感染对策一类的事情。对我来说非常的艰难,因为我必须在进行日常生活和练习的同时做非常复杂的事情。但是我很高兴世界已经逐渐恢复到正常的生活中,现在心情也开始变得雀跃起来了。感觉自己的人生和生活终于回来了。

Q:这次想听听关于这次冰演的编舞以及表演方面的关注和投入、二位彼此在哪些地方用心思考并参加表演的呢?

羽生:果然我可能还是致力于音乐的吧…。当然,我也一直将世界观作为很重要的事情在对待,与音乐的协调这样… 之后,重要的是自己始终要明确要用什么方式讲述音乐的故事,以及故事的主旋律到底应该是什么。

但,也并不是仅仅感觉“自己内心想这样做”就结束:即使自己的想法无法百分百完整地传达到大家心中,我也总是希望能够让我的表演传达某种东西。

Javi:我也和Yuzuru一样,希望通过冰上表现的各种各样的小故事或者音乐,让观众感受自己正在做的事情…,还有在冰上揭晓/展开(unfold)一些事情等等,哪怕是一点点也希望观众能够感受到。所以我觉得,像之前提到的那样,我想要尽可能地把观众吸引到我们这里来。

我现在非常期待来神户的表演。非常期待能够在那里度过一段有趣的时光。因为与之前两场演出不同的是,(这次)进行了collaboration:是采用了在奥运会中获得奖牌的曲子与艺术家合作live现场这样的形式。 实际上,这是我第一次以艺术家live歌曲的形式滑这个节目,我非常的期待。如果大家能够喜欢(这个节目),并且能够通过观看而回忆奥运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羽生:我还有点想再问你几个问题。你对参加竞技中的选手和职业skaters的差异有什么样的感想呢?

Javi:这是个很好的问题(笑)。从还在竞技的时候起我就有种感觉,成为职业skater我的生活会在一天内发生巨大的改变。从决定退出竞技的瞬间开始,我就感觉到”新的人生要开始了”。不用再每天进行高强度的训练。当然(现在)也会为了冰演进行练习,但这也是跟竞技的时候完全不同的世界了。在退役之前,自己制定好行程,并好好管理自己的事情并坚持下去真的非常辛苦。我曾经早上起床、训练、冰上练习、回家、休息,然后睡觉。但这一切都不同了。如今,一天中真的会发生很多事情。感觉就像打开了一扇大门,向新的世界迈出了一步一样。虽然很有意思,但与此同时,在各种各样的事情上,我觉得我也需要一种跟我竞技时不同的耐心。

Q: Fernandez先生谈到了collab,和艺术家的collab是Fantasy On Ice独有的。在这个场合的选曲有什么样的标准呢?另外,请分享一下在collab中有趣或者是困难的地方吧。

羽生:对我来说的话,当然有的时候我会选择演绎自己擅长的曲子。但有的时候我也会选择一些有拓宽我自己表演范围意义的曲子,比如“啊,这种事我想试试”,或者“这种事我能做到”这类的。所以有的时候我也会尝试一些以前从来没试过的流派。

然而,在collab中,毕竟由于还是有艺术家在场,所以自己表演的时候也比平时压力更大。不能给艺术家添麻烦,要想一起创造更加完美的作品所以压力更大。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是一次很大的冒险,但另一方面来说这种很大的压力也能催生出非常优异的表演。每次进行这样的表演的时候我都能强烈地感受到自己学到了很多。

Javi:我觉得Yuzuru说的对,与自己滑节目相比压力要更大,这点我们的感觉是一样的,但我也强烈地感觉到,与共演者的团队协作变得必要。但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说,尝试与往常不同的、新的事情是非常好的机会。我们可以度过更特别的瞬间或是特别的时光。果然现场演唱的歌曲非常美,在练习的时候,我们通常只是反复播放同一首歌曲,但在艺术家现场演唱中滑行是一件很珍贵的事情,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好、非常新鲜的事情。因此,为了实现这样的表演,我在选曲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符合我自身的曲子的形象。

Q:二位在Fantasy On Ice中长年共演,以及在其他的展览大赛后表演滑等场合一同出演。至今为止二位观看彼此的表演,有没有觉得“真了不起”的时候,或者是感到“这个是自己做不到的” 的时候呢?

羽生:怎么说呢,我觉得像是一些幽默诙谐的节目果然是只有他才能表现出来的。对我来说,那种有一点放松力度的感觉…。但这并不只是为了搞笑。比如卓别林的节目,面对观众时需要让自己的感情放飞给观众,但同时要保持一种自然又有点幽默诙谐的感觉。要取得这样的平衡并且不仅仅拘泥于搞笑,我认为这是非常困难的。

所以我认为他做的这些,像是同观众取得连结的同时让人“噗嗤”一声笑出来,以及能够让观众放松心情这类,都是我无法做到的,只有他才能够拥有的演技的动作。

这样说的理由有些难以表达,但我滑冰不是这种轻柔的类型,而是要紧紧抓住观众的感受,或者做到展现非常美丽的表演。像那种(Javi的表演)的话…。从技术的层面来说,那种将冰刃前后摇晃的感觉,或者是动作的停顿感是他非常独特的东西。我认为这些都是他很擅长的。

Javi:Yuzuru的Program中让我觉得“真了不起!”的节目有好多,选起来好难啊(笑)。但如果一定要选的话,有一个节目名字想不起来,是一个穿着黑色服装,摇滚风格的曲子,非常帅气。这个节目有点像我的「Black Betty」。

羽生:是哪个?或许是「Masquerade」吗?

Javi:不是,应该是更早之前的节目。

羽生:那应该是Doors的「Hello, I Love You」,或者是Gary Moore的「巴黎散步道」?

Javi:啊,是Gary Moore的「Parisienne Walkways」。摇滚的风格非常帅气呢。还有一首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春よ、来い」。因为是日本的曲子,所以与Parisienne Walkways」是非常不同的表演风格,但作为skater来说能够表演自己国家的曲子总是有很特别的感受。那个Program不仅仅滑得非常出色,Yuzuru的表演还让我感受到他传递的感情。我认为(这个节目)完全可以看作是艺术作品了。

Follow

@yuzuvier 我眼神不好水平也有限 给自己手动@ 眼科,欢迎大家抓虫 :0130: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