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野 boosted

限聚令收緊至兩人,違反者罰款由兩千增加至一萬元。以為可以針對示威者,最後被罰到的都是藍絲。 :ablobcatcoffee:

東野 boosted

看到很多想要转行的人的问题,初衷想法都很好,积极思考审视自己更加值得尊重。
但是很多人寻求的答案更像是“最优解”。希望花的时间和努力,学的知识,都应该是有用的,是有回报的。
谁都希望人生有最优解,但是一味追求不存在的最优解,反复怀疑自己做的选择是不是最有效的,可能往往会制造更多焦虑。
还是要遵从自己的内心,多尝试,找到自己喜欢的事呀(当然这也是一种privilege)
就算途中有个几年的detour/setback,人生真的好漫长的!!

東野 boosted

剛才看到大生老師的書法「止於至善」,想起這四個字也是中大崇基學院的校訓,去年反修例運動中大校園戰火之後,有人在崇基學院用頭盔養了幾盆花,但願我們在悲觀之後還能看到希望。「止於至善」出自儒家典籍《大學》,是創校先賢所寄,啟之以修德,拓之以宏襟,曉之以圓滿,勵之以精進。

東野 boosted

上半年我在微博认识了一个武汉的医生。我讨论肺炎的时候她特地私信给我说其实就刚开始时物资紧缺,后面就没有恐慌了,各方面都井井有条。从那以后我就很少说这件事了。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懂究竟是我接受到了错误信息还是别人说的是错的。
前阵子上海有了病例,有个朋友去迪士尼玩,因为外地人都不来上海了嘛,迪士尼人特别少,她发朋友圈说“现在能体会到武汉人当时的心情了,外面都以为上海怎么样其实大家玩得很开心”,然后有个武汉的朋友也在下面评论说“是呀当时把我们说得像人间地狱,其实除了不出门过得挺好的”。所以现在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大家各自凭着自己的记忆愉快地活下去吧。

《when we were young》
群星。閃耀。失控。顛倒。
回憶。海啸。歌聲。縹緲。
知她在,听她在,英倫島。
那我呢,和誰呢,無人曉。
沉默灰暗,流光百轉。似少年時,春陽絢爛。夏蟬透明,閣樓溫暖。午餐鈴響,一哄而散。彼何世兮,皆無邪念。相約廁所,死黨初戀。晚讀聲起,秋燈夜半。飄雪再别,偶然重覽。一十六年,好久不見。
世界。小小。孤獨。終老。
相思。相忘。可醫。無藥。
when we were young。
when we were young。
生者逝者
別來無恙。

東野 boosted
東野 boosted

“结婚不一定是为了追求幸福,但离婚一定是。”至理名言

東野 boosted

近日,一位名为 Alice Xue 的普林斯顿大学生,在毕业论文中实现了一款名为 SAPGAN(Sketch-And-Paint GAN) 的 AI 模型,利用这一模型,可快速生成人类难以分辨的中国山水画。

凭借这一模型与其所著论文,Alice 成功拿下普林斯顿的优秀毕业论文奖,其中所用到的 2000 多张图像数据集,也均已在 GitHub 开源,大家感兴趣的可以看下。

GitHub: :sys_link: 网页链接

:icon_weibo: weibo.com/5722964389/JwqKqDWmP

寄H
湖海別來第四年,就中消息賴人傳。離家各有高堂在,報道平安亦廢然。

東野 boosted
東野 boosted

赞美树林,树林能够让人复活,看以前拍的树林也可以让我复活

東野 boosted

认为牺牲自己来取悦他人是弱小体现的人,they only know power but not strength.

東野 boosted
東野 boosted

今天和朋友去爬山,馬鞍山出發,路經茅坪藤皇、竹林隧道,到北港古道,剛剛又去西貢海邊逛了一圈,買了些海味。#香港 #HK #HongKong

東野 boosted

上午出門在T恤外加了一件襯衫,據說降溫,還在背包裡放了一件連帽外套,結果一路走著都是短袖,天氣非常涼爽舒適。#隨手拍

Show thread
東野 boosted

收集了很多爬山途中的花花草草,這裡只能發四張。地上經常見到有被人踩死的蝴蝶,看到的不止六隻,都很漂亮,太慘了,也許是它們壽終正寢躺著地上的?但我還是每一步都很小心! #隨手拍

Show thread
東野 boosted
東野 boosted

『晚報:澳洲總理莫里森批評趙立堅發佈虛假圖片,要求中國外交部道歉』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於 Twitter 上載一幅漫畫,藉以譴責「澳洲士兵謀殺阿富汗平民和囚犯」。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批評趙立堅發佈「令人反感」的「虛假圖片」,指中國政府應為此感到「羞恥」,要求中國外交部道歉。

Link: theinitium.com/article/2020113

#theinitium #端傳媒

東野 boosted

有几年我跟我外婆聊得很多。印象很深是有一次聊起当初她为什么进厂做工人。是这样的,结婚生了两个孩子之后,就有人上门找她,宣讲“我们也在两只手,不在家里吃闲饭”的口号,她就进了工厂做了工人。她做了一辈子工人,工作卖力,家里不少先进工作者的奖状。但是那次跟我聊天的时候,她跟我说,后来想想,当时她带两个孩子,料理家务,做很多事,并没有吃闲饭啊。进厂之后小孩没人带,给亲戚给邻居带,我舅我妈都差点没了。
为了这件事我去县图书馆查了资料。原来当时城里增设了很多工厂,到没有工人,根据资料的说法,当时除了把来城市学徒的农村人、船上生活的人定居到城里之外,就是发动了大量妇女走出家庭。当然资料里是把这件事当好事记载的。
无论是从工业化还是妇女解放的宏大叙事来说,这都是听起来很诱人的事情。
但我外婆实际上还是干了一辈子家务,我外公下班就是各种玩,什么事都是我外婆干。
至少在本县,我观察的结果是老头干不干家务纯粹看运气,跟老太有没有工作过没关系。对男的没有思想上的改造,这个所谓的解放说白了也就是看上了妇女作为一个壮劳力而已。

Show more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