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也尝试过很多次,但都中途败弃。这次终于学会的原因,一是强风吹拂带来的初期动力,二是家附近一条景致合乎自然、置身田野之间的河边跑道,心情愉快,呼吸舒畅,后续坚持的心理难度骤降。

:0b04: 艰难地体会到了跑步的乐趣。半年前800米让我要死要活,现在20×400也能气息平稳地跑下,顿生出一种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感与纯然的喜悦。

鳞介 boosted

古道上的现代足迹

走在南卡罗莱纳州查尔斯顿的沙子路上,我发现沙地上留有各式各样的足迹。从前的踪迹不过就是动物和人类的足印,但是现代人类的足迹包含了各种图案、凹凸、线条、锯齿和螺旋纹路。这些痕迹虽然来自人类,组合起来却彷佛另一个世界的产物。Photograph by Lauren Kirby

Show thread

不过有些过芙党的解读真的太抠字眼,有点绕着绕着把自己都绕进去了的感觉

刚看了一篇过芙文,虽然作者文笔啰嗦了点,心理描写不是一般的多,但感情线真的抓到了

呜呜呜过芙真好吃,张力太强了

过芙好磕,但某些cp粉黑小龙女黑得太过了吧,还拿qj那事做文章,真是厌女的气息满鼻子满眼

外公的奶奶很年轻就守寡,与同村一人有来往,为儿子娶了儿媳后还没断绝。某次儿媳妇无意中撞破,她这个做婆婆的恼羞成怒,深觉在媳妇面前没有脸面了,于是千方百计要儿子离婚再娶,儿子不愿就痛骂他不孝,一哭二闹三上吊。儿子不明真相,真以为老妈和老婆之间的矛盾演化到如此程度,只得把老婆休了,自此二人各自婚娶,终生再未见面。而事实真相如何,只有婆婆儿媳两人心知肚明,六十多年过去,除了儿媳之外的所有人都故去了,儿媳也自感时日无多,方在病床上缓缓说出往事。时间是最强大的力量,当年实情如何已经改变不了任何东西,顶多为各人的命运添上一行注脚罢了。

大爷爷的离婚也是闹剧一场,他亲戚生下的两个儿子全都早早夭折,当时农村风气责怪女人,认为是当娘的没福气导致的。大爷爷也心生不满,和同村一人打赌,敢不敢离婚。最后打赌的两个人都离了,大爷爷娶了现在的大奶奶,那个村里人则续娶了一个安徽知青,那或许又是一个故事了

家里的那些祖辈自我小时就是老人的模样,大多沉默内敛,看着也寻寻常常,完全不像会有什么戏剧性人生的人。这次二堂姑儿子的葬礼,一个虽然是附近村但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前来参加,这相当于承认了六十多年来的风言风语:他其实是大爷爷的亲生儿子,二堂姑的亲哥哥。他母亲是大爷爷的前妻,离婚时很快嫁给他现在的父亲生下他,流言蜚语下的真相当事人全部心知肚明,但真实生活摆在眼前,大家都不愿牵扯得那么复杂,于是沉默、沉默,沉默到如今,六十多年过去,当事人作古的作古,老去的老去,皆已释然,众人也都平平静静的接受了这些。他们一家也许之后会当作亲戚一样往来,又或许不会,但都无关紧要了

鳞介 boosted

另一位女性大力士。
Katie Sandwina,原名Katie Brumbach,维也纳出身,父母都是马戏团大力士(母亲二头肌围:38cm)。

她在Ringling马戏团(被收购的The greatest showman巴纳姆的马戏团)表演多年,经典桥段是扮成士兵,单手把丈夫(75公斤)举过头顶当枪耍。

一位记者这样描述道:“此时,她正在头顶上转着她的丈夫,挥舞出令人头晕目眩的圈... ... 她漫不经心地,笑着,把她的丈夫扔来拿去,仿佛他不是肉体和骨头做的,而只是一个充了气的橡胶人像。”

她的表演还有掰断铁链、掰弯铁条、对抗三匹马的力量等等。

不过和同时代女性大力士不同,她在宣传和举止上并不会把自己男性化。
尽管她能够轻松掰断铁链、掰弯铁条、对抗三匹马的力量,但她仍然会尽情展示自己的美貌与沙漏身材。

1911年的《纽约美国人》的一篇文章是这么描述她的:
“她的容貌之美是多么的惊人!她那卷曲的上唇和古典的下巴,看起来像是大理石雕刻的英雄作品... ... 她的脖颈仿佛立柱。她的肩膀和后背可能是米开朗琪罗凿出来的。”

作为19世纪出生的女性,她并不避讳公开谈论自己的欲望。
在与后来的丈夫Max Heymann婚前,一家德国报纸曾采访她,她的大胆发言记录如下:
“一个私人问题,我亲爱的女士,您结婚了吗?”
“不,我没有结婚。我是单身,还没人敢结束这种状况。”
“但您确实对男人感兴趣吗?”
“我该怎么说呢?男人对我来说就像空气,你不能没有他们。迄今为止,我会不时呼吸一些很棒很新鲜的空气,你懂的。”

她同时也是个公开的妇女参政论者。她1912年成为马戏团有800名成员的妇女参政组织的副主席。
一篇巴纳姆公司的宣传文章《由女巨人统治的幸福家庭使反妇女参政主义者颤抖》戏谑地写道:“那些反妇女参政主义者去了麦迪逊广场花园的 巴纳姆马戏团,看到德国女大力士 Sandwina 用一只手举起她的丈夫和两岁的儿子,就会为反妇女参政主义的未来颤抖。当所有的妇女都能够用这种简单而原始的方法来管理家庭时,她们就会获得选举权——或者直接夺走选举权。”

Katie Sandwina从马戏团退休时已经五十多岁了。她在纽约开了家“世界上最强壮女人的”烧烤酒吧,丈夫做饭,儿子当酒保,她则作为门面招牌,有时还会为顾客表演掰弯铁棒、把丈夫举过头顶的余兴节目。

但必要时,她也可以为了保护家人而表露出凶恶的一面。
她的儿子在《纽约镜报1947年的一篇文章回忆道:“一天下午,一个彪形大汉走了进来,辱骂在场所有人,然后开始找爸爸的麻烦。而母亲只用一拳就打倒了那个壮汉,然后又是一顿教训,才把他扔出店外。”

Show thread
鳞介 boosted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左派外文网站分享:(用来当雅思托福阅读材料也可...)

1.dissentmagazine.org/ 《异见》杂志,文章质量高且句子比较简单,不是很难读。之前看过他们做的一篇中国劳工问题采访。
2.versobooks.com/
看网站的作者一栏能看到诸多熟悉的名字,主要看blog。
3.libcom.org/ 涵盖了有关工人斗争的新闻及分析,libcom是自由共产主义的缩写。
4.viewpointmag.com/
既有学术论文也有时政评论。
5.tempestmag.org/
比起文章,反而对它网站设计反而印象比较深刻...
6.lefteast.org/
东欧相关。
7.newsocialist.org.uk/page/1/ 英国人建的,存档了但没怎么看过。
8.mronline.org/ 越发垃圾,关于中国的文章很不行。
9.radicalphilosophy.com/ 感觉辩经内容比较多,同样没仔细看过...
10.borderlines-cssaame.org/ 比较难看懂
11.endnotes.org.uk/other_texts 艺术类
12.en.hypotheses.org/
除了英文,还有德文法文等,感觉比较偏学术
13.voicesoncentralasia.org/?__cf_
中亚相关,英文,非左站,知识分子味道比较重。(俄文版内容更丰富一些:caa-network.org/)
14.fr.liaisonshq.com/
法语
15.lundi.am/
法语
16.tribunemag.co.uk/ 英国左站,更新比较快。

鳞介 boosted
鳞介 boosted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寻找外刊资源
1.bypass paywall谷歌插件,越过网站的付费屏障,直接在线阅读。因为违法谷歌规定所以只能下载安装包使用 :11127:
链接: github.com/iamadamdev/bypass-p

另谷歌插件商店的circle 阅读助手,类似safari的阅读模式,改变网页文字字体,提升看报体验。

ctrp+p,即可将网页保存成pdf打印。edge和谷歌浏览器稍微有些不同,有时这个好用,有时另一个好用。

2.telegram群组,使用群组搜索机器人,大多可以找到。(顺便路过了一些花花公子这样的成人杂志分享群……拿来做人体光影素材大概不错xd)
有免费新闻文档分享的群组,也有付费拼车订阅群组。
t.me/sharingteew ,每周发布一次,各种文档格式都非常优美。
t.me/whatsnws

另外还有两个中文新闻简报,最近还蛮长看的。
t.me/XiaoZhangDuBao
t.me/xinwen60

最近烦恼rsshub制作的tg订阅链接在netnewswireless上不太稳定,经常无法加载,如果有好用的链接制作请友邻大力分享给我 :aru_0130:

鳞介 boosted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长毛象资源分享
分享一下我找到美剧1080p资源的经历,希望能帮到有需要的朋友(o^^o)用的设备是电脑。
⬇️
①资源网站limetorrents(获取磁力链接)
②下载软件Free Download Manager(下载磁力链接)
③播放软件MPC- BE(可匹配字幕)
以及一顿操作(无技术难度,需一些耐心)
⬆️
不太明白mpc匹配字幕的工作原理,我匹配到的是人人字幕组的翻译作品。基本上只有纯中字or纯英所以想看双语字幕需要自己下载。
🌟安利时间:
mpc播放器真的非常好用,各种功能强大虽然我只了解一点点。b站的弹幕文件也可以拖进去播放,用来看录播宛如就在现场,泪目安利。
free download适用于大多数类型的磁力链接(迅雷种子不可),并且不限速,仅这一点就可以揍翻某些流氓下载器了。洁面非常简洁非常好用。
🌟资源分享:
汉尼拔s3 1080p磁力种子

处子之身一代女帝配个嫖虫男主,作者真有你的

Show thread

就别管那么多,如果男频小说出一个睡过鸭子的女主,什么理由都没用,你看那些男读者们会不会把作者生撕了。扯那些有的没的,你作者绿帽癖不代表读者也好这口

鳞介 boosted

跟某些“精英”人士交流以后的感想,可能是寓言故事吧 

一只松鼠和一只小鸟站在海岸边的礁石上。

松鼠:是我的错觉吗?我感觉海水好像涨高了一点。
小鸟:没有吧。你想太多了。
松鼠:水好像真的涨高了,刚刚那里有块石头的,现在都看不见了。
小鸟:只是一时浪大而已,不要这么一惊一乍的。
松鼠:万一真的涨潮了怎么办?我们又不会游泳。
小鸟:不会的,要对海有信心,你看我和我父母,面对这种情况从来都不慌。他们见识不比我们高了去了?
松鼠:好吧。
小鸟:你看,现在是不是更凉爽了一点?
松鼠:那是因为水开始漫到这块石头上来了!
小鸟:只是浪而已,淡定,淡定。
松鼠:啊啊啊已经漫到我尾巴根了!不行了我不管你的意见了!我要跑了!

松鼠转身向岸上奔去,却被一个大浪卷进海里。沉入海底之前,它看见小鸟轻巧地扑着翅膀飞到了天上。

多年以后,小鸟跟别人讲述这段遭遇:……当时很多人像松鼠一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作为鸟儿,我们更有远见,因此早早就做好了准备。能力和选择决定了我们不同的命运。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