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从昨天晚上就爆出家暴了,但是直到今天家暴男的言论曝光,我才感觉到讨论的主要方向终于从对余个人的审视、剖析和评判,以及对爱情观的争论不休,转移到对家暴男的关注来。

公众人物如果是自己选择把这些事情发布出来,那这些事情本身就具备公共意义了,这点我是赞同的,所以我并不觉得有人站在公共角度去评论是不对的,我只是说我不喜欢,而我不喜欢的点在于,这种个人私生活层面上的事情,即便是当事人主动暴露的,作为外人看到的也是极其有限的,如果是因为共情而进行代入式的表达(这种情况通常会看到很多的“我”,而不是通篇都是“她”),我觉得是我能接受的,但是我看到很多表达是直接从理论入手,对当事人进行各种剖析、猜测和点评,这实在让我觉得不舒服

Show thread

能够让我在听到它的时候感到放松或愉悦的音乐,在我眼里都是好音乐,哪怕是街边商铺里传出的口水歌。

@ziwendong 我看到很多人就这件事发表的评论,就是这种感觉!好像他们只是在借这件事来凸显自己,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通篇只看到在评论“她”,却丝毫不关涉到“我”的共情,这让我觉得他们实际上并不关心这个受苦的人,还不如啥都不说

发现我的时间线又被各种悲天悯人的观点刷屏了,我始终觉得指名道姓地借一个受尽生活折磨的人,站在公共角度发表观点,无论这些观点多么正确多么悲天悯人,都是一件特别残酷的事情,我不喜欢。

@ziwendong 啊我保持这种冷漠的底气又足了一点!

@ziwendong 然后如果不跟着一起八卦的话,还动不动就容易被贴上冷漠的标签🤣

因为具备了更多正确的观点而获得一些虚妄的优越感,这一点最初是从我自己身上意识到的。毕竟在一个高度复杂的现实处境当中,具备正确的观点和做出正确的行动,这二者之间距离其实是很遥远的,或许很多时候也确实需要观点先行,但是一个想得多的人真的未必能做得更多,正如我有时候观察我的同事,会发现他们对学生做的很多事情其实是我想不到也做不到的,那些事情可能只是他们凭借着最朴素的善意和最直接的生活经验去做的,从观点的角度,或许是不太能经得起审视的,但是我还是会觉得它的现实意义摆在那里,这种时候,我就会对自己产生怀疑。

多想一点是有必要的,但是想得多真的不代表做得多,优越感是不必要的。

因为要给新高三的老师腾地方,吃完晚饭去办公室收拾东西,碰到一个同事恰巧也在,临走的时候她喊住我,问有没有骑车或者开车到学校,我说有骑车,她拉住我让我跟她一起把年级组的一箱纯净水搬到车上,说是放在办公室也不知道会被什么人拿走,我以为她是因为水太重想要搭我便车回家,又觉得一来这水毕竟是公共财产,二来也并不值钱实在不必如此,心里其实不太愿意,但还是什么都没说就应和了她。
到了停车场她把水放到了我车上后说她要走路回家,水是特意让我拿回家的,因为她知道到我平时不怎么喝自来水(我也不太明白她怎么知道的)。
回家的路上脑子里一直闪回这两年跟她在一间办公室朝夕相处的日子,我对谁都很冷淡,我总是很少说话,我从未喜欢过她,甚至有一次因为她对女学生说“女孩子最重要的还是找个好人嫁了”而激烈地当面怼过她,但是她在我面前总是近乎讨好的姿态,这种讨好几乎要让我对她产生愧疚,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好像有点明白又不太明白…

@Sansara11 但是我依旧要被质疑破坏了教育的公平性,我自己也会质疑自己

今天给一个小孩子上一对一辅导课,在事先没有任何沟通,她没有带任何上课资料的情况下,课程只能由我主导的对话展开,这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外表一副冷漠傲慢,讲话简直要一点一点撬开她的嘴,但好在她并不完全厌学,于是仅凭着一张纸一支笔和对她的好奇,边聊天边给她讲完了原电池和电解池的工作原理,下课的时候,她显得挺开心,我想,不管有没有学到东西,至少那两个小时里,她应该是轻松的。
暂时抛开别的不说,从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来看,一对一的辅导过程其实也是一个特别好的检验自身的过程,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因素导致,当我面对一个学生的时候,我还是会觉得我面对的是一个人,我希望自己能对ta有点用。从这个角度,它有别于传统一对多的课堂,也能带给我一些新鲜的体验。
从技术水平上,还是十分庆幸自己这些年没太高估自己,一直挺下功夫地不断听课、磨课和做教学反思,带过几轮后已经对整个体系有了比较全面的认识(相对于刚带完第一届的时候),内容上基本可以做到游刃有余和信手拈来,在专业上对自己有了基本的信心。
从跟学生的相处上,因为阅历带来的对世界更丰富的理解,多了好奇和包容,少了审视和批判,自然也会收获更多的交流和信任,而正因为有别于传统师生关系,通过这些,能更深入进入到一个青春期孩子真实的世界里,获得更多视角。
Anyway,大多数时候,人跟人相处,输出即输入。

今天不过是出门开了一天会,我吃的比过去二十多天宅在家吃的两倍还多,上班太可怕了!

刚刚有个老师发言的时候说:“我参加了五年的高考阅卷,发现对阅卷效率的要求越来越高了,一个二三十个字的文字叙述题,要求一两秒就要给出分数,这样只会导致质量越来越低,这跟草菅人命有什么区别?”
简直想想给她鼓掌。

我现在真的是成熟了,碰到许久不见的特别尊敬的前辈关心我的个人问题,我已经学会不做任何辩驳和解释,只需要不断重复“是的,您说的都对,我一定好好努力,谢谢您的关心。”

全国乙卷的有机题,去年考的是一种抗失眠的药物,今年考的是抗抑郁的,也是十分贴近时代了。

每次参加一些研讨会,看到一些老师在台上慷慨激昂地侃侃而谈,但是输出的内容如八股文一样空洞又无聊,我瞬间就理解了某些学生。
当老师真的切忌自我感觉良好啊。

放了大半个月假了,每天都是凌晨以后入睡,有时甚至是听到鸡鸣声才睡,第二天自然也起得晚,通常是到上午十点以后。糊弄地吃完早午餐,拖地,洗衣服,就到了下午,在拖干净的地板上睡个午觉,或者读会儿书,或者看个综艺电影之类,就到了晚饭时间,二十多天来,我没有认真做过一顿饭,煮速冻饺子方便面或者点外卖,连楼都不愿意下,能多凑活就多凑活。
尽管我已经学会不为这般“颓废”的生活责备自己,甚至觉得这是某种解放,但内心里还是隐约感觉到,这是因为我的生命力遭到了某种破坏,我已经没有足够的能量维持之前的生活状态了,而之前那样的能量和生活状态也并不是因为我有多么强大,更多是一种运气罢了。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