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用上班,不用接触人类的时候,看喜欢的书,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听喜欢的曲子,兴致来了还可以自己弹两首…
饿了就去冰箱搜罗食材钻进厨房做顿吃的(冰箱里有各种面点肉类饮料酱料),可蒸可煎可烤可爆炒可慢炖,吃完了不慌不忙地收拾碗筷把灶台锅具擦得锃亮,这个时候洗衣机里的衣服也可以拿出来晾,一件一件抖落整齐在阳台排开。想出门了就换上运动服去健身房撸铁,或者发动油门去山里转一圈,回来的路上去菜市场买了应季的蔬菜回来做饭,一天就这样完美地度过了。
这是我的完美生活。

“古人区分上智下愚,那些著书立说教给我们道德文章的,是上智,他们是从the few的眼光来看待社会和社会生活的。古代哲人是the few,一个民族,即使在思想学问的全盛期,也就那么几个人称得上哲人,他教导the many应该怎么做。
今天咱们成千上万的哲学工作者,the many,far too many。我们今天的思想者自己是个小老百姓,可有些人仍然把自己想象成the few里的人物,宗师似的。但我一看,论出身、论品性、学识,他跟我差不多,也是the many里的一个。结果,他自上而下地来教导我,就显得蛮奇怪的。”
嗯,要永远记得自己是the many。

叫学生举报学生,叫学生举报老师。这果然是一个举国上下各行各业各色人等都热衷关于举报的国度呀,实在是太强大了!

又来给大家展示傻逼了
老师给学生印个试卷都要层层审批的话,以后干脆不要给学生印试卷好了呀

给大家展示一个傻逼,对方是湖北最牛逼高中的政治老师

香椿炒蛋&藜蒿腊肉
祝大家春天快乐!

得益于这学期化学的课时被砍掉一节以及我们不需要打卡上班,周二没有排课,就等于放了一整天假。
于是昨晚看书到凌晨两点也不担心第二天起不来床,今天睡到了11点起床直接去健身房撸了铁,回家后吃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下午茶还是早餐的自制吐司和煎蛋,喝了咖啡。
下午还可以发呆看书刷剧,或者趁着出太阳背着相机出门拍照逛菜市场…
不上班真好!不结婚不生小孩真好!不跟差劲的男的谈恋爱不跟傻逼做朋友真好!

为什么在一个看似已经在大力宣扬男女平等的环境里,依旧会为一个砸锅卖铁支持女儿读书的爸爸而感动呢?
因为我自己也是走上了工作岗位后,才意识到观念普及与现实情况之间的沟壑的。
比如在上班的第一年,赫然在学生名单里看到“招娣”“要男”这样的名字,并且类似的名字会出现在之后每一年的学生名单里。
比如我校教职工中至今流传着一段“佳话”,就是我的一位女同事,作为一个45岁的高龄产妇,冒着生命危险,为她的丈夫(我的一位男同事)生下了一个儿子,然后获得了“一个好女人”的美称。
以及更加年轻的同事,受过更加高等的教育,依旧前赴后继奋战在生儿子的战线上。
如果不是真切地看到这些事实,或许我也不会觉得这位爸爸在做什么难得的事情吧。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种感动本身,确实是让人灰心的事情。
那么如何去减轻这种失望呢?我想还是不能因为灰心就止步不前吧,总有什么,是我能做的。

接到一个修车师傅的电话,说是从同事那里得知我的电话号码,求我帮忙给孩子补习化学。倒不是因为清高,而是高中老师的周末(我们只休一天)实在太难得而我是真的懒,一直很抗拒这种有偿家教。
但是今天几乎没有犹豫地破例地接受了,因为孩子爸爸一直恳求说“我们家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是我们家女儿爱读书,女孩子也不比男孩子差,女孩子也要好好读书考好大学,不能像我这样没读到书将来只能干体力活。”
这样的爸爸真好啊

无限放大做一件事情的阻力以达到被劝退的效果,和严重低估做一件事情的难度以麻醉自己目标已经实现,是我见过的,人们为自己的懒惰做出的最常见的解释。(说的是我自己)

阿伦特认为,存在一种流行的谬论,就是“相信真理是经历了思考过程之后的结果”。
阿伦特认为“相反,真理一直是思考的开端,思考一直是没有结果的。这是哲学和科学之间的差别。
科学是有结果的,而哲学从来没有。
思考是在体验了真理之后开始的。真理不存在于思考中,用康德的话来说,真理是使思考成为可能的条件。它既是思考的开端,又是先验的。
而这种思考会带来的一种价值判断的难题,叫做“自我指涉”的困境(the paradox of self-referentiality),就是在思想意义上,陷入了“自己当运动员,同时又当自己的裁判员”的处境。
我们知道,反思判断必须有一个“立足点”,而立足点本身也可能转变为“更高阶”反思的对象。于是,反思的自我指涉可能会导致无穷后退。这就像数学的公理一样,你需要在公理的基础上才能展开后续的思考和推理。

美拉德 boosted

当年图安逸,工作选了毫无兴趣的行业;当年图门当户对,走入的是完全没有志同道合的婚姻。于是人到中年,这种虚无、艰涩、困顿感,就显得格外折磨人了。这个没办法,都是自己选的,所以要自己负责。说出来,还是希望后来人能在还有的选择时,在考虑一些必须的方面时,还是要把志业的兴趣、伴侣的志同道合放在更重要的位置。在这个国度和时代,人生终归是要被毒打的,刚才说的两点,如果选的好,能让人好过些。

阿兰巴迪欧认为,艺术,科学,爱和政治,是人类走向真理的四种途径。在这四条道路上的每一种追求,都会把我们升华到更高的命运刻度。
两个人的爱是最小的共产主义单位,贯穿情爱的戏剧,应该是“博爱的审美形式”,而电影和电视里的,都只是“性的滑稽剧”。
在形式上,爱是一次巡回演出,演出之后会分开、隔离,忘了打电话,可能再也见不着,但将要到来的思念,使分离也出足戏份。
所以爱是:反抗隔离的可能,爱是我们想要努力继续留在路上的决心。

多数人还是更善于在不熟的人面前维持温良恭俭让,一旦界限带来的神秘感和好奇心消失,耐心作为一种美德的价值便瞬间凸显出来。

年后第一天上班,各种对人类的不适应。。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