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起来的时候会发现,小时候家里如果缺个什么东西,从来不会一上来就想到买,而是利用家里现有的材料动手做。

比如床单被罩全是从服装厂拿回来的边角料,用缝纫机拼接成的(上学用的书包也是),一年四季的布鞋拖鞋棉靴都是自己缝的,扫帚是用家门口自己种的一种灌木绑成的,蜂窝煤的炉子是自己用泥浆和废铁皮糊的,还有一段时间小孩子间很流行那种绑在两棵树之间的吊床,我奶奶用布条搓成绳子然后给我做了一个,我爸有段时间沉迷于打鱼但家里没渔网,奶奶就买了几坨白色的尼龙线和一个梭子自己织了一个(渔网要浸猪血)……啊太多了,我的奶奶实在太能干了!

我这两年越来越不排斥体力活,只要在体力承受范围内,能自己做的事情都想自己亲力亲为。

一方面长期的力量训练让我对自己的身体有了更多了解和感知,知道如何利用各个部位的肌肉正确发力以及知道自己的极限大概在哪里,做事情的时候就会多很多信心。另一方面,我越来越觉得,其实没有绝对的体力活和脑力活的界限,任何一件事情,只要想更好更快的完成它,其实都是要动脑子的,只要放下姿态去亲身体会,都会发现里面蕴藏着一些小智慧抑或是小乐趣。

比如之前卖旧家具的时候,买家请了一个搬家工人来搬东西,工人来的时候就是只身一人带了一根绳子和一个螺丝刀,我当时就很好奇他一个人怎么把全屋的大大小小的东西全搬走,虽然并不需要多么高级的智慧,但是如何使得整个过程更顺利,比如哪些东西可以拆散然后重新组装,比如将哪些东西组合到一起搬,可以减少上下楼的次数,比如如何固定绳子的高度和角度可以更加省力等等,观察他搬完整套家具后,我自己就将次卧里房东没有用过的一张新床拆掉了,一个人把床和床垫搬到了主卧,在此之前,我是没有想过可以独自完成这件事的。

由此想起来小时候在家里干农活,我奶奶很喜欢说的一句话是“做事情要有心窍”,作为家里从小读书最好的小孩,我却一直是那个做事情最没有心窍的,插秧总是最慢最东倒西歪,割油菜总是不够利索,摘棉花也总没有弟弟妹妹们摘得多,锄头铁锹钉耙从来都用得憋手蹩脚…家里人开玩笑说我可能生来就是要拿笔的,跟这些田间地头的事情无缘,我也真就那么信了,多年来从未想过事实是否真的就是这样。
直到这两年,我越来越多地沉到自己生活里的方方面面,去做那些看上去很微不足道的琐事的时候,我才发现很多事情如果要想做好,其实都不容易,这不容易的程度,丝毫不亚于解一道化学题。我才明白油菜割不好可能是因为我拿镰刀的方向不对,锄头用不好可能是我没有找到合适的力矩以及正确的发力方式…当然,所有这些猜想都只能在实践中去试才能得以证实。
总之,我如今才懂得一点我奶奶所说的“心窍”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我的奶奶,一个大字不识的农村女性,她所懂得的技能和智慧绝不比我少。

我的同事里,有着相当一部分具备那种最朴素的善良的人(其实也会怀疑有些或许也算不上善良,只是一种驯化),而我,作为一个性格孤僻但又不讨人厌的社恐患者,时不时就会得到他们十分热情的主动帮助和关爱,这种感觉当然非常好,以至于有时候也情不自禁想要走到他们当中去。

但是每每一靠近,就很容易发现他们在很多事情上的冷漠,装瞎,和稀泥,甚至是推波助澜乃至助纣为虐,然后意识到,尽管为我提供帮助也不见得是为了从我这获得什么利益(我也无法为他们提供),但是大概也仅仅只是因为我是他们的同事。这个时候,我还是想离他们远一点。

美拉德 boosted

忽然很想念博客时代。那时候仔细挑模板、自己写模块,每隔一段时间就上网都郑重地写一点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日常。经常更新背景音乐。我现在也经常改变自己内心的BGM :angery: 本来都写了好几年,后来我发现被视奸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像一个探出壳的寄居蟹发现危害躲进壳里再也不愿意出来,慢慢就荒废了博客(不应该)。我的博客生活恰好就这样随着互联网博客时代的落幕而去了。
我还记得当时有一次去网吧写下自己的困惑和对未来的希冀,我还记得我坐在哪个位置,当时心里想着哪些人。我现在有一些阶段性进展了,忽然就很想给那一天写博客的我留个言,写一些有的没的。虽然根据时空旅行的悖论我的留言她一定看不懂。所以以前某个我看不懂的留言是来自于未来也说不定呢。
SNS把一切都碎片化了,我的生活也进入了高度碎片化的阶段。经常困惑到底是我人生的曲折进展和时代变迁恰好重叠,还是一只小舟逆不过时代洪流。又或者说年轻人的生活大多就是这样苦闷的挣扎,挣扎的苦闷呢?
换个BGM先

没课的上午,爬了33*5层楼梯,然后做了晚上要带的饭,留了一半冷藏到明天中午吃。晚自习要上到十点,真是充实的一天了。

读书读得好,能够考第一名,就已经是老天爷赏饭吃,就已经是足够幸运的人了,如果这位同学自己主动来与我探讨或者寻求帮助,我当然责无旁贷必然竭尽全力。
但是为什么因为这位同学考第一名我就要特殊对待呢?要为了让他上更好的学校单独辅导呢?
我不要。

前室友现邻居送的🌻 ,以及被遗弃在办公室大半年的量筒被我拿回家当花瓶了

因为住六楼,所以在不拿重物的情况下,我一般都会选择走楼梯而不乘电梯,一来是想减少碳足迹,二来走楼梯的时候会路过各家各户门口,虽然大多数时候门都是关着的,也遇不到什么人,但我还是能更真切地感受到这里住着我的邻居。

刚刚路过四楼的时候门开着,一个大概三四岁的小男孩坐在地板上玩耍,我对他招手说了句“hello”,他跟我说“阿姨好”。

就算一个人吃我也要做三个菜!
(其实有分成两份另一半直接冷藏明天中午吃)

下午没课,骑车回家买菜做饭,准备在家吃完晚餐再去上晚自习。
甜玉米十块钱四个,新鲜得很,但是一个人要吃好几天,于是坐下来剥了两根的玉米粒放进冰箱冻起来,下次再买点青豆切点胡萝卜丁混在一起,炒菜的时候就可以随取随用了。
剥玉米使人快乐。

用房东留下来的一整套旧家具换了这套餐桌

美拉德 boosted

我觉得中国的历史教育很奇怪。从小学抗战,学二战,但是这两件事在脑子里一直是分开的。历史书政治书主要哭诉“日军欺负我们”对血泪史,却很少放到更大的历史背景下去谈人类的灾难。初中历史书当然世界史也学,但是世界史和中国史是分开的,比如初二把中国史一路从古代学到建国,初三才开始从文艺复兴讲世界史讲到工业革命。虽然如果你细心一点去对年代表可以对得上,但是很多时候给小孩灌输的感觉就是中国与世界是脱节的。学中国史的时候总是有种天朝上国思想:学古代的发达的叙事就是“看我们多牛逼其他国家都来跪拜”,近代屈辱史就是“我们曾经那么牛逼侏儒日本人还敢这样欺负我们我们好惨+哭嚎二十页”,总是就是以中国为宇宙中心。学世界史的时候提西方提东方但是就是不会把中国放到其中比对,仿佛中国根本不是世界的一部分,独自生活在自己意淫的平行宇宙中。我记得之前有人总在八组发帖内容就是真的比对了一下年代表发现西方已经工业革命了感觉非常近代感但是发现我国还是大清乾隆非常古代表示为什么读书的时候没意识到这件事大为震惊不可想象,我现在寻思,这种编书思路可能是国家刻意为之。

这位朋友在国内最好的水处理实验室里做研究,我曾问她做科研的动力是什么,她说做科研像钻井,当你朝着一个方向挖得足够深以后,就发现水会枯竭,那么就得想办法开通别的渠道,这个过程很有意思,然后进来实验室的,是各种严重污染的废水,出去的却干净的水,这让她觉得她对这个世界有点用。
整整十年,我们都算是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武汉人,河南人,东北人…直到人类从地球上消失……

是一堆价值20元的“知识”,但是我得凑够四堆去卖,才能攒到领导要求的捐款最低金额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