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蝈蝈儿
我是蛐蛐儿
我是哥哥
我是弟弟
南山坡守着那块青草地~
吃饱了肚皮就吹牛皮~

按公司要求用360杀毒给我的电脑进行全盘扫描,愧疚,感觉我的电脑被强奸了,我亲手送去的

梦 

梦到高中教室,一老师给我们上课,内容是和爱国和审美有关身体装饰,老师一件件地展示样式,同学们觉得满意就可以领了离开教室

班上大概有50近60人,大家陆续领了走光了,大约1h过去,还剩下:我的同桌,我的后桌,还有温贞菱

起先同学路过温贞菱的时候不小心把墨水撒到她脸上,她平静地出去洗了脸回来,路过我对我笑笑

我的同桌和后桌讨论了一会儿,她们也领了个样式准备一起离开

我看起来还乖乖地还在等我满意的样式,温贞菱撑着头不爽地看老师,又很自在地在位置上拿笔涂涂写写做自己的事情

最后她向老师表达说不想领,又说爱国可以以别种方式

觉得很有意思,靠到她旁边去,看到她在网络上键政

(ps:梦里的温贞菱是大陆人,总感觉台湾人不需要这样集中地键政,噢,他们有更多方式,不仅“键政”,不像我们和老鼠一样的)

食堂的茄子味道是酸的,好怪
吃不怕的只有花菜这一种,做法尽量没味道的东西,不容易腻

8月10日晚7点,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称弦子诉朱军性骚扰一案二审维持原判。朱军和此前一样没有出庭。
弦子中午在大家的陪同下到达,晚上9点后才走出法院。因为封路,被驱赶,支持者都三三两两水一样分散了。弦子出来后,朋友们又从四面汇集到离法院有一段距离的广场。
大家纷纷向弦子献花。之后,弦子向等待在外的关注者朗读她在庭审中的陈述,并对到场的人表示感谢。大家拥抱在了一起。
直到9点49分左右,警察将人群驱散。

冷门爱情,次要生活,低端人口。
在自己的国家过一种最不安全的生活。
【来源微博博主@小心轻发,在tl上看到了辟谣,没有及时核实真实性,看到这个说法太简中了就截图发出来了,和看到的象友抱歉。】

今天看人答辩的时候,也看到组长在一旁偷偷打瞌睡了,我觉得大家天天都在加班,怎么做到的这么有精力?我跟不上他们的精神,包括昨天也是,开会到9点的时候大家都很有活力地在讨论,我只感觉自己脑子快炸了
嗐,打工人好辛苦,大家应该值得更好的

今天忘记写员工日志了,第一次超时,其实也不要紧吧,就是一种强迫症不想超时,不知道过了12点是不是就不能写了
很可能开启了这第一次超时,下一次超时就来得很轻易了

折叠 

看了弦子念稿子的视频,好悲伤……
底下评论还是不缺:“请问,一个男性如何自证没有进行侵犯?”
他们就是这样自私的一群人,在大概率事件中,宁愿要女性闭嘴,也要避免他们自身被指责威胁

身边就有这样的人,想到觉得恶心又很无力,因为上次和学校里两个这种男理论我没得利,现在对自己再遇到这种事很没信心,不知道下次遇到我能处理好吗?还是我会为了躲麻烦打哈哈过去?


弦子了不起,可让人很心痛

完了,我这不是被资本骗了么,肯定是我太讨厌学校里辅导员给我的感觉了

昨晚19:00-21:00点的会我们这排的三个实习生全跑了(回去线上听),刚被组长(温和)劝导
他好好哦,还有这里的人,我会比喜欢学校更喜欢公司

其实对了解整个项目运转还是蛮有兴趣
组长说也不是不能请假,但政治性的没办法,比如国家主席要来这里开会要你捧场怎么办,我差点笑出声,他能讲什么屁话绝对没价值,哈哈哈,
组长不如高中数学老师,感觉高中数学老师还敢直呼其名呢!

感觉吃完午饭很high呢,对自己都有点陌生了,不睡午觉也算“熬夜”的一种吗,熬午?

gay朋友天天在朋友圈发铁t说她好帅
直女朋友天天在朋友圈公开她的老婆
女同性恋呢?女同性恋呢?隐身的女同性恋,依附于男同和直女的女同性恋

今早梦中梦中梦,先是快迟到了醒过来,快迟到了;又醒来,快迟到了;又醒来,还早还早
6点就醒了一次,当时蛮好睡的还,非要起来怀疑自己闹钟没定,以为睡到八点了

昨天去拿快递,碰到一对小学生,其中一个问我几年级了,我说你觉得我几年级,她说:“五年级”
阿钱在大班的时候也很喜欢问我在几班,我只好告诉他我在大一班,但我是十三年级,十三年级这个概念超出他对幼儿园的理解范围,估计他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想起这件事是因为,那个小学生还突然问我:“你有爸爸吗?”
为啥问我这个?我看起来很像流浪街头的没爸孩儿吗?
还有为啥不是六年级呢?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