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感謝在「豆瓣」的一位夥伴,雖然之前就有要來這裏的想法,但主要還是因爲牠,通過私信的一來二去,使我最終是來到了這兒的,很感謝牠,哈哈~

转:公共广播公司Frontline系列纪录片《中国的新冠秘密》,强烈推荐:pbs.org/wgbh/frontline/film/ch 逐日详细回溯了中国政府知情不报、误导、隐瞒,最后导致全球爆发的早期时间线内容包含WHO不满被拖延、误导(违反中国承诺遵守的国际法)现在撇清自己,武中心工作人员匿名向国际媒体爆料、国家卫健委禁止张永振和他的悉尼合作教授公布病毒序列拖延了7天、政府早知人传人但轻描淡写同时向全球输送春节游客中国政府绝地反击,resilience 绝绝子pbs.org/wgbh/frontline/film/ch

#洼地生存指南
友邻对农村有些陶渊明式的幻想,容我(一个华东农村长大的孩子)泼几盆凉水(在老家搞落脚点不是这么简单,千万不要以为财富自由就行):
1. 现在高污染产业下乡是大趋势,想搬到农村要先考察当地的空气和水污染,尤其是夜间的空气(很多工厂晚上偷着干)。
2. 另外是医疗条件,当你老了,走不动了,会发现优质医疗资源全在城市。
3. 落脚农村后,大队书记就跟你生活半绑在一块了,你最好先认识一下再决定还要不要待下去。反正我认识的大队书记要么黑社会出身要么是洼地中的洼地。

谢谢大家的回复,看来我要考虑搬家了,我的短评经常超过500字。

Show thread

回忆起来的时候会发现,小时候家里如果缺个什么东西,从来不会一上来就想到买,而是利用家里现有的材料动手做。

比如床单被罩全是从服装厂拿回来的边角料,用缝纫机拼接成的(上学用的书包也是),一年四季的布鞋拖鞋棉靴都是自己缝的,扫帚是用家门口自己种的一种灌木绑成的,蜂窝煤的炉子是自己用泥浆和废铁皮糊的,还有一段时间小孩子间很流行那种绑在两棵树之间的吊床,我奶奶用布条搓成绳子然后给我做了一个,我爸有段时间沉迷于打鱼但家里没渔网,奶奶就买了几坨白色的尼龙线和一个梭子自己织了一个(渔网要浸猪血)……啊太多了,我的奶奶实在太能干了!

我这两年越来越不排斥体力活,只要在体力承受范围内,能自己做的事情都想自己亲力亲为。

一方面长期的力量训练让我对自己的身体有了更多了解和感知,知道如何利用各个部位的肌肉正确发力以及知道自己的极限大概在哪里,做事情的时候就会多很多信心。另一方面,我越来越觉得,其实没有绝对的体力活和脑力活的界限,任何一件事情,只要想更好更快的完成它,其实都是要动脑子的,只要放下姿态去亲身体会,都会发现里面蕴藏着一些小智慧抑或是小乐趣。

比如之前卖旧家具的时候,买家请了一个搬家工人来搬东西,工人来的时候就是只身一人带了一根绳子和一个螺丝刀,我当时就很好奇他一个人怎么把全屋的大大小小的东西全搬走,虽然并不需要多么高级的智慧,但是如何使得整个过程更顺利,比如哪些东西可以拆散然后重新组装,比如将哪些东西组合到一起搬,可以减少上下楼的次数,比如如何固定绳子的高度和角度可以更加省力等等,观察他搬完整套家具后,我自己就将次卧里房东没有用过的一张新床拆掉了,一个人把床和床垫搬到了主卧,在此之前,我是没有想过可以独自完成这件事的。

由此想起来小时候在家里干农活,我奶奶很喜欢说的一句话是“做事情要有心窍”,作为家里从小读书最好的小孩,我却一直是那个做事情最没有心窍的,插秧总是最慢最东倒西歪,割油菜总是不够利索,摘棉花也总没有弟弟妹妹们摘得多,锄头铁锹钉耙从来都用得憋手蹩脚…家里人开玩笑说我可能生来就是要拿笔的,跟这些田间地头的事情无缘,我也真就那么信了,多年来从未想过事实是否真的就是这样。
直到这两年,我越来越多地沉到自己生活里的方方面面,去做那些看上去很微不足道的琐事的时候,我才发现很多事情如果要想做好,其实都不容易,这不容易的程度,丝毫不亚于解一道化学题。我才明白油菜割不好可能是因为我拿镰刀的方向不对,锄头用不好可能是我没有找到合适的力矩以及正确的发力方式…当然,所有这些猜想都只能在实践中去试才能得以证实。
总之,我如今才懂得一点我奶奶所说的“心窍”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我的奶奶,一个大字不识的农村女性,她所懂得的技能和智慧绝不比我少。

@linanxin1983 我们是五千字。字数限制太烦了,让站长加点。

请问首页朋友,是不是你所在的实例是可以发超过500字长文的?草莓县不行,但我看到好多嘟嘟超此长度。

『整頓政法系統:中共為何將槍口對準自己最重要的維穩工具?』
端傳媒訪問大陸基層法官、政法學者,力圖抵達這場運動的核心,和政法系統背後持續多年的不為人知的狀況。

Link: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101

#theinitium #端傳媒

好想在被窩裡面待一輩子,冬天的被窩就是天堂在人間開的分部吧

看到那个西安七旬环卫工人被无社保辞退的新闻才意识到,当很多人说“你再xxx以后就要去扫地了”等话的时候不仅仅是一种就业歧视,还是一种威胁———你去扫地/工地打工/进厂了你就会任人欺辱,求诉无门。

话说 和新的小哥约会上床 的确是缓解旧爱带来创伤的好办法 太有效了

…真是一个敢写一个敢发

这名字和学习强国差不多,近观中国

“全过程民主”吹得再太天花乱坠,不允许人们选举产生地方行政首长和立法机构成员,那一定是假货。中国是五级政府结构(乡镇-区县-地市-省-中央),那么按照民主的代议授权原则,起码得有十种职位是必须直接选举产生的,那就是五级政府的行政首长和立法机构成员。中共宣扬实行了民主选举,只是形式上最低两个层级(乡镇和区县)的人大代表(立法机构成员)由选票产生,而另外八种职位(三级政府的人大代表和五个层级的政府首长)都不举行直接选举,这违反主权在民的授权原则,也从逻辑上就使得选民无法监督地方首长和更高层级的人大代表,因为他们在形式上就没有选民啊,更不提实质了。

Show thread

以后坚决不引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为民主辩护了,因为这只会中了中共的话语圈套。词是一样的词,但已经被篡改了定义了。他们说的“全过程民主”不是民主,正如“中国逻辑”不是逻辑。

@linanxin1983 那时候团队博客还会每个月记录大家写的金句和段子,还采写了第一对在饭否上相识结婚的饭友的婚礼现场(虽然现在已离婚),充满了人情味;大家还因为饭否宕机而频繁调侃王兴说村长是不是又在用服务器下片儿了;真正民主靠转发量上榜的饭否小字报机器人,有时事有抖机灵有黄段子,特别世俗化,可惜在一两年前停止更新;曾经还有个家伙私信饭否网管说要去朝阳网信去举报某个站内用户,那段时间内饭否就停止了新用户注册;而到现在,大家都只看得到其他人半年之内的主页内容。有时候想,饭否可能就是一个平行时空里的微博,没有广告运营,没有大v,只要在墙内,最后就是如此半残状态。

@linanxin1983 当年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可喜欢在 AcFun 听荼荼丸的《河蟹你全家》了,哎,青春啊 :0000:

看饭否当年的记录蛮有意思的,那时候一条发不了多少字,网友都在想办法抖机灵,金句频出。2009年工信部曾经想搞个绿坝软件防止小孩看黄,其实就是监控。当年的金句:高筑墙,缓称王,绿坝娘。

Show thread

话说我想大部分象应该和我一样,或多或少会因为一些原因没法跑路成功。可能是家人原因,或者是费用,或者是学历,或者其他的问题导致自己可能一辈子就只能被困在国内了。总之大部分人还是要在这里生活,因此想开一个叫 #洼地生存指南 的tag来集思广益,如果有什么墙国生存小妙招恳请带上这个tag方便后人翻阅。(说后人是不是太凄凉了,好像历史文件的感觉)
:ablobbounce:

根据 2015 年制订的一项指数标准,地球并不是宇宙中已发现的最宜居的行星。

Kepler-442b 是一颗距离地球 1,206 光年并围绕其恒星宜居带运行的岩石类系外行星,其评级为 0.836;而地球是 0.829,火星是 0.422. 。
【来源:businessinsider.com/new-habita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