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失踪人民共和国》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看了《失踪人民共和国》( safeguarddefenders.com/zh-hans ),一部集中记录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遭遇当局强迫失踪的真实故事集,以第一人称叙述为主。
阅读本书前,天真地以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只是国安人员在一个封闭的住处全天候监视异见人士,读后才发觉,当被捕者被迫禁闭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就像进入了法律无法覆盖的“荒野”,执法者可以对当事人为所欲为,所实施的酷刑虐待包括但不限于剥夺睡眠、疲劳审讯、思想灌输、威胁恐吓、辱骂殴打、强迫认罪,一言难尽。当个体被剥夺寻求救济的所有途径,其基本权利被彻底虚置时,真可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根本没有任何摆脱暴行的办法。

“强迫失踪有三个组成要素:(1)个人在违反自己的意愿的情况下被剥夺人身自由,(2)事件间接有政府组织参与,(3)加害方随后拒绝承认参与事件,并拒绝披露该人的命运或下落。 3 特别是第三个要素,其结果是“终止了受害者对所有人权和自由的享受,将其置于毫无反抗的境地”。
男女受害人在强迫失踪案件里经历各不相同,妇女受害者常常“不成比例地受到性暴力的痛苦和屈辱”。
在依赖供词的刑事司法制度中,酷刑的风险已经很高,在追求强迫供词的过程中大大增加了酷刑风险,而强迫失踪和秘密拘留的受害者更加面临遭受酷刑的风险。
《国家安全法》对国家安全规定的范围几乎涵盖社会各个方面,而且当然规定范围如此之广是便于国家行极权之便。”

Pinned post

推荐一篇文章《大饥荒中农民的反应》( mjlsh.usc.cuhk.edu.hk/Book.asp ),讨论了当时的农民如何偷盗粮食、哄抢粮食,而干部又如何对他们进行镇压。
”甘肃省“对于一些地方农民闹粮或抢食粮站的案件处理是极其严酷的,一般被定为‘现行反革命’,有的还被处决。
作为受害者的农民,有些人为了自己的生存,还同类相残,不仅欺凌、残害同类中的更弱者(如孤儿),甚至残害他人,杀人而食,这是更深层次的历史悲剧。
人吃人方式被分为三种:挖吃尸体、吃尸体(即未埋葬之尸体)、杀吃(活人)。“

Pinned post

“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财经》出版了每周一期的SARS增刊。最终,杂志碰到了底线。“《财经》正准备出版一期反思SARS的杂志,”……“政府送来了禁令:‘不,不能这么做,现在就得停下。’”
在《财经》试图刊出一个(有关鲁能集团)简短的后续报道之后,当局命令网站删除这篇报道,报摊撤下杂志。据说《财经》上海记者站的员工被要求用手撕掉杂志。“每个人都觉得被羞辱了。”一个曾经的编辑说。”
fangkc.cn/2009/08/the-forbidde

“2015年,一艘客轮在中国中部的长江流域倾覆,造成442人死亡,詹彩强和他在《南方都市报》的同事写了一篇一万字的文章,讲述官员做出的糟糕决定如何导致这场灾难。但他说,宣传官员禁止发表他们的报道。”
cn.nytimes.com/china/20190715/

“以前去新闻现场,都是过2、3天会收到禁令;后来在去现场的路上就会收到禁令,但还是会去把采访做了,万一之后还能发出来;但是现在根本不会去现场了,因为绝不可能有机会发出来。
内地有真正的敢言的媒体,但之前也都是打“死老虎”(编按:指已经下台或者经官方公布坐实有问题的官员)。现在连“死老虎”都不敢打了,部级以上的领导报导都有禁令。
去年报社开年会,老领导说话:“感谢大家把质量降下来了,让我们又安全的度过了一年,没有被停刊。”这哪是真心的呀,多绝望啊,这个时代。
我们收到的禁令,有时候是传真过来,主编会跟我们说,要不快点出,要不就停。我印象中清除低端人口,北京红黄蓝幼儿园的报导都(在网站上)消失的很快。上海携程幼儿园的报导上线一小时就撤了,网站和微信都是我们主动撤的,我们比较听话。
后发的媒体会比较吃亏,一来是有的角度被写掉了,二来是最重要的,值得报导的点也都被监管堵掉了。
到2016年下半年,杂志全面转向娱乐,变成娱乐媒体。……一副自暴自弃的样子,今年上面批评你们太娱乐了。自暴自弃也不让。

theinitium.com/article/2018091

退一步讲,就算被骗,那就等于活该接受现实,理应被嘲笑?某些人对被欺骗的受害者落井下石,讥讽被骗者太天真、不懂人情世故,又算什么东西?

Show thread

不喜欢在主权移交的议题上使用“被骗了”“太天真”这样的词语,原因是被欺骗的前提,是至少你要作为地位平等的谈判方,堂堂正正地坐在谈判桌上,才能被骗对吧?如果你连谈判桌都坐不上,自己的意志根本不被重视,自身沦为被交易的对象,最后根本就是被胁迫接受某种结果,谈何被骗呢?

看到豆瓣小组里有一篇对《声生不息》(并没有看这个节目,只是在推荐页看到讨论)的严肃批评,例如选曲太老、太同质化。评论区大部分狙击歌手的政治取向,难得看到一条评论说节目被中联办操控,仅仅具有政治意义,本来点了个赞,结果看到这人另一条评论写自己的朋友拿了永居之后也变黄了,所以要体谅人的政治立场是由环境塑造的,在座的过去了也一样,马上取消赞加拉黑。
怎么就不想想,你这个朋友有可能本来就向往自由、享受自由,所以才努力拿永居,其政治态度根本不是去了香港之后才被彻底扭转的。
另外这种说法也很可笑,自己身处全方位、系统性、高强度的灌输工程下,反而嘲笑生活在资讯和表达自由的环境、每天面对多元政治态度的人被洗脑,真是颠倒黑白了。

“封城期间,上海的心理健康热线电话拨打次数激增。在搜索引擎百度上,上海用户检索“心理咨询”的次数比一年前增加了两倍多。一项针对全市居民的调查发现,40%的受访者有患抑郁症的风险。4月下旬,一些社区的封控略有放松后,一天上午,上海精神健康中心外排起了1000多人的长队。
……
但也有专家警告,封控对人的影响将是持久的。医学杂志《柳叶刀》在本月的一篇社论中写道,“精神健康不佳(给中国的文化和经济)带来的阴影将持续多年”。社论还说:“中国政府如果想愈合其极端政策造成的创伤,必须立即采取行动。”
在心理学家徐昕月(音)最近几周参与的咨询中,遏制政策的长期后果已变得越来越明显。
徐女士是一个全国心理咨询热线的志愿者,她说,两年前疫情开始的时候,许多打热线电话的人害怕的是病毒本身。但最近从上海打热线电话的人更多担心的是政府封控措施的次生影响,比如父母担心孩子长期上网课的后果,或年轻专业人士担心他们还房贷的问题,上海的封控已重创了该市的就业市场。
还有些人则开始怀疑自己当初努力工作是否值得,因为在上海封控期间,他们看到,有钱并不能保证舒适安全。徐女士说,这些人现在减少了存钱,增加了对食物和其他能带来安全感的有形物品的支出。”
《无力感、脆弱和创伤:封锁给上海民众留下的心理伤痕》 cn.nytimes.com/china/20220630/

《【404视频】【CDTV】“有同学说干脆改成终生制不得了吗?”》

一段发布时间未知的“辱包”视频显示:B站法考培训机构 @柏杜法考 主讲教师杜洪波在授课时回答了学生对于“(修改宪法)取消任期限制不就等于终身制”的疑问,“一个敢问一个敢答”让不少网民感到震惊。目前 @柏杜法考 的官方账号已遭到封禁,原因疑与这段视频有关。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看到一个有关华为的小组讨论,虽然评论区有不同意见,但不知道会不会被删,就先存个档。

昨天得知Huawei一项规定,我傻了
kimbuke
来自: kimbuke 2022-07-02 23:40:55
有朋友在里面工作,昨天告诉我一个很离谱的规则,就是“八年换工号”。为了防止八年以上员工随着工龄积累带来的后续退休成本增高,和辞退困难的风险,居然会强制八年时更换工号!

我傻了,太绝了,八年啊,一个人的青春有多少八年。给你卖命,连工龄都不算,赚别人老了活命的钱啊!用完了,人老了就当废物处理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人能想出来的。曾经敬仰的良心国货,就是靠如此喝员工的血换来的?你的这些所谓成就,不是一个个员工的日日夜夜换来的?就凭这一个制度就让我厌恶至极,对员工的保障是第一位的,自己人都不尊重,谈什么让世界尊重中国公司!还有那个股权激励制度,接受者居然直接视为放弃所有年假,还有一堆把人逼死的条款,合着这股权是遗产吗…

哦,补充还有一个很骇人听闻的,就是禁止任何副业,包括炒股和搞自媒体盈利等。有事吗?上个班个人生活都要被买断?我想说要不hw直接自己制定宪法吧,重新写一套人权吧!

为什么中国企业骨子里就是看不起员工的人权,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工会两个字除了会写就没有别的实质内容了。所以真的不要责怪大家躺平,也不要说什么00后不听话,那么多反人性的工作规定,是否考虑过是制度在逼着正常人逃离?现在大家已经解决温饱了,对组织关系的诉求早就不是以前的任人宰割了,为什么还想用解放前的地主思想搞企业?明摆着消耗人,抛弃人的把戏,谁还会愿意往里投入整个人生啊!

douban.com/group/topic/2700715
archive.ph/gpRAd

过度解读一下张学友的视频,我觉得他可能是被“赶鸭子上架”、强迫表态,既不能拒绝出镜,也深知不能表露最真实的态度,因此只能动用春秋笔法,以相对安全的方式表达对香港真挚的感情,而非“跪低”直接宣扬被中共骑劫的祖国的忠诚。
这让我想起以前数次被迫写成就展览观后感、歌颂国庆、学习心得之类的文章,总是在政治安全的大范畴下,努力保持真诚,保证所写下的东西都是自己真正信服的,例如从细节切入,搞点先扬后抑,呼吁关怀民生和底层。
由于人的认知和态度始终是流动的、可变的,坚持真诚地表达,不屈服于外力、为了附和官方论调而口是心非地侃侃而谈,可能比想法具体是什么更重要。

看了《相遇》,主要记录的是周保松对教育理念的思考,及其一些哲学文章,与时政的关联性一般。
就香港教育的问题,周的核心论点是,由于本地资本主义经济过于发达,资本主义唯利是图的运作逻辑必然会侵入社会其他领域,因此教育也将远离培育学生德性与批判思考能力的原初功能,转向力图将学生打造成具备竞争力的市场参与者。
对于这个观点,我是不完全赞同的。假设不同的教育理念均可获得实践的空间,而不同教育方针下的学生均能在社会获得容身之地,而不会受制于政治压力,我相信就算经济效益不佳,仍有人愿意投身公益性优先于商业性的事业。所谓资本主义的逐利逻辑,亦不必然在社会各个领域占据垄断地位。因此问题不在于资本主义,而在于是否有见不得光的势力,在打压异于资本主义的运作逻辑,诱使人们不过问世事、不关怀他人、一心闷声发大财。

看了《谁是中国人》,虽然话题比较吸引人,但其实是时评合集,没什么深度可言,说的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东西,不过稍微系统性一点。
作者反复提到,中共不光彩的人权纪录,以及不断压缩台湾国际生存空间(与原台湾/中华民国邦交国建交、禁止台湾加入国际组织)的行为,实际上正是台独推手与导致民众对中国政府反感的原因(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这里的台独主要指的是,虽然中华民国仍是全民均接纳的国号,台湾人不分蓝绿,仍习惯性称自己所在地为国家,但独派拒绝国民党连结大陆的“大一统”叙事,不再相信“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可能性,倾向于自成一体)。更有民意调查显示,台湾人乐见损失邦交国,毕竟不用再撒钱维持外交关系 :0080:
说句题外话,这本书其实是几年前一个朋友送给我看的,结果我一看是竖版就一直搁置着没看,直到最近发现zlib上有epub横板。虽然这本书的分析视角对我来说平平无奇,但对ta而言就不是了,因此感觉去台湾交换的经历深刻影响了ta的认知结构和对不同政见的包容度,也让我相信自由有其力量。

看了《牛棚杂忆》,记录的是文革期间季羡林被批斗和强制劳动改造的经历。除了针对“走资派”永无止境的殴打、辱骂和强迫劳动,还有几点令我印象深刻,甚至感到悲哀。
1️⃣季在文中没有详细讨论文革的责任归属问题,至少没有直接明确地提及最高领袖的问题,更多地将折磨人的罪过归于北大校园内的趁机得势者。
2️⃣就算遭了那么大的罪,季仍然坚信党是伟大正确的,还想着将补发的工资上缴党费。然而党组织并没有彻底给他平反,反而下了处分。万分失望之下,交党费的打算才作罢。
3️⃣即使纵向对比凸显了社会主义体制下个体遭受的灾难比旧社会还深重,季对社会主义的热忱仍然不改,反复强调中国知识分子爱国的传统,以及对中国未来发展的期盼,包括季晚年强调中国古代的“天人合一”思想能够化解西方文化/现代性带来的问题。
4️⃣得势造反派所实施的身心折磨,将知识分子的尊严彻底摧毁,体现在饥饿与劳累促使人捡早已发霉变质的食物来充饥。日复一日、无出头之日的施虐,甚至使被批斗者形成了屈服于现存秩序的行为习惯,哪次不被辱骂、不被打倒在地、没有被斗得那么狠,都深感庆幸,甚至到文革后期运动渐歇时,都不习惯抬眼正视别人、不适应平等的人际往来。

看到两张网传照片,说是丹东千方百计防止病毒从朝鲜飘过来……这样“严防死守”(草木皆兵),真是不折腾个好几年都不会结束。

朋友又说估计现在不能冲关了……之前有个人说要走了,准备把微波炉留给我,结果现在抱怨抢不到驿站名额还走不了,说连黄牛都抢不到,微波炉还给不了我😅

Show thread

早上朋友给我发别人跟驿站黄牛的聊天截图(香港过关到深圳要预先抢名额,否则就要在关口等派酒店),说现在都发展出黄牛跟驿站内部工作人员合作的服务了,一万块包名额。
晚上回家碰到舍友,她之后要回去就聊了下,说现在黄牛出价都涨到五千一位了。
这下亲身体会到,公权力人为制造门槛/实施限制导致供不应求,是如何衍生黄牛和寻租的了。 :0461:

中港矛盾 废话几句 

看到一则讽刺漫画,假想式地对比住公屋拿综援的新移民与被拒领消费券的离港人士,突出香港人反而是二等公民。这当然是个非常草率的对比。
刚查了资料,申请公屋时“申請表內必須有至少一半成員在香港住滿七年”,那新移民又怎么可能符合申请资格呢?这种粗糙的对比分明是在树假想敌。
其次,香港本地住公屋的人那么多,难道住公屋、拿综援、税收贡献少就意味着低人一等、不应该获得福利吗?这让部分本地读者看了怎么想。要知道,福利的目的是扶弱济贫,为低收入群体提供兜底保障,满足人们基本生活需要,以示对人格的尊重。要是只有收入高、纳税多的人才能获得福利,那发放福利就是南辕北辙了。
更何况,要是本地人都成了二等公民,那没有香港护照办签证麻烦得要命的人、没有永居权找工作受阻的人乃至外籍家务劳工又算什么呢?
只能说,我对这个一边以政治立场为由排挤本地人、一边欢迎内地人(以最近警察和医务人员招募新规为例,虽然我觉得影响有限)、硬生生制造群体矛盾的政府是真的无语了。就跟前阵子招募内地医务和护理人士来港一样,本地人嫌政府无意于改善本地失业情况,或提出语言不通、工作交接不畅的顾虑,甚至连记者询问投诉机制都会遭批斗,战狼则嫌这边只给内地医务人员安排无足轻重的活、不知感恩,两边都不满意。

Show thread

听了袁莉播客最新一期(前两期还没来得及听orz),是与年轻女性的对话,因为嘉宾不是作家学者,表达的内容就比较平实。不过,第一次听袁莉的声音,感觉好像大学老师啊哈哈哈……

想去博主推特评论,结果人家推特也设了权限 :0170:

Show thread

想给一个博主评论,用微信登录创建的、纯粹转发的号权限太低,评论了也不显示;想用另一个岁月静好号评论,结果博主设置了关注100天才能评论,我服了真的 :0470: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