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结本届领导层的施政要点:第一,把制造业作为经济发展的重点,同时阻塞国内物流和国际物流;第二,把促进人口生育作为基本国策,同时提高房价、打压女权、禁止教育培训;第三,拼命捍卫世界工厂的贸易地位,同时与主要国家打贸易战;第四,政治体制改革层面的政绩是“全过程民主”,同时修宪取消元首连任上限;第五,取消几百上千项冗余的行政证明和行政审批,同时让普通人出小区、坐公交、团购物资都要证明都要审批;第六,努力创造一切条件让被困国外的中国女高管回国,同时努力创造一切条件防止被困国外的其他中国人回国;第七,全面落实了“爱国者”治港、严防港独,同时以99%的“得票率”推了一个刚当选就说香港是国家的男人上来当特首;第八,天天鼓励全民创业和科技创新,同时消灭整个Web3产业集群。感受一下,一种不屈从于热力学第二定律的战略定力,一种左脚踩右脚就可以飞上月球的战略自信。

阿姨在2015年和江绪林有个对谈,充分显露了他的预见性(乌鸦嘴):

「2017年你就可以看出来,派系共治是不是会最后垮掉。如果在这一年最后垮掉了,最后终于实现了元首政治的话,那么你可以想象这个元首以后是永远不会让自己退休的。他为了不让自己退休,会做出很多荒腔走板的事情来。在他做这些事情的过程中间,你所珍惜的这些小小的美好事物,实际上就相当于三十年代民国小资青年,在蒋介石大权独揽前曾经享受的那些东西。在蒋介石最终削平各派系以后,你很快就会享受不到了,而且你是毫无反抗能力,连逃跑都已经来不及了。我觉得这件事情是必然会发生的,因为我有这方面的经验。我在2009年以前,在乌鲁木齐的时候,就享受过你所描述的那种小小的美好事物,而我当时的逻辑,我知道他们会把整村整村的维族人抓进学习班里面去,但是这干我屁事,我一天到晚不上班照样拿工资,整天泡在一心书店,从容不迫地发表什么言论,觉得自己跟在巴黎塞纳河边好像也没什么明显的区别,大家都装的是一样的逼嘛。但是如果我在2009年后还留在那儿的话,现在我的处境是会非常难看的。我敢肯定,桂枝实际上就是一个大的新疆,因为它也是一个被封闭的特殊区域,越过那个节点以后,同样的命运也会降落在上海的小资青年头上,他们很可能会像是,1937年以后还没有逃往租界和香港的那些人一样,一天到晚哀叹,像张恨水那些人,哀叹战前的日子是多么的美好,现在吃着平价米酒已经不错了。」

——刘仲敬对谈江绪林 2015-03-25

(全文我没有,哪位嘟友有的话请发一份给我,谢谢~

看到一个视频,一个农民在地头检查地膜。乡政府流氓过来大声呵斥他,第一不戴口罩,第二,现在是什么时候,居然敢下地干活。视频显然是这个乡政府流氓拍的,作为他的政绩吧。
60年前,禁止去地里收获,因为要建土炉炼钢;60年后,禁止去地里播种,因为会得感冒,除了这流氓,整个一片地,就农民一个人。
现在的农民家里都屯着粮,一季不收,他们不会饿死。但是,你猜城里没吃的了,流氓政府会不会去抢他们的呢?
流氓全程录像,他根本就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一个社会崩坏,就是基层流氓觉得耍流氓是他正常工作的一部分,农民也温顺的接受了。

原来b站有人搬运了!俺就是靠着这个视频的方法听懂常速英语的。(鸽了好久的学习方法还是没写 :blobsweats:
bilibili.com/video/av68707252
简单说一下就是核心步骤要完全用视频里的办法跟读EnglishPod,从第一段对话开始,尽量挑难一点的,一天练一个小时一天一期,太难的就两天一期。不过我两天才能跟完一期的只有三个对话,这三个对话属于同一个系列,内容是一个男的介绍自己的公司商业计划。

我一个半月的时间一共跟了将近50期,最后我是真的能达到不看script跟着录音不打gen不结巴一气念下来的程度。
这段经验简直可以说是我英语学习路上的里程碑。但是这个人的方法科不科学我也不好评判,毕竟没用过这种方法的人听懂常速英语的人也大有人在,这种方法看着就挺苦行僧的!
不过还是想把自己的学习心得说一下,万一真的有人也和我一样能从中受益那也挺好。
最后的最后,在用这个方法前我的水平是六级530高考英语130的小镇哑巴英语水平,用完之后..用完之后没再考过六级,但是我能看懂无字幕的油管视频了 :blobcatgooglytrash: 供大家参考。
这个就算是把学习心得交差了吧(((?

#抑郁自救
你长期的难过真的是因为抑郁吗?也许你只是还没有认识自己。(这里只是简单写写,具体还得靠自己查阅资料再判断是否对号入座。)

ASD 孤独症谱系(包括阿斯伯格)
如果你觉得自己一直游离在人群外,感觉不太能理解人类的情感模式,容易被形容为情商低、不会看脸色,对人类也不感兴趣,像个外星人,你可能是自闭谱系的一员。推荐阅读《阿斯伯格综合征完全指南》。

ADHD 注意力缺陷与多动障碍
「很多ADHDer并不知道自己就是,只是活得很不舒服,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又懒惰不负责。针对抑郁症一类心理疾病的传统治疗方案并不会让他们好受一点。」
m.cmx.im/@xunhuan2046/10711232

DCD 发育性协调障碍
「如果你从小感觉自己笨手笨脚、使唤不动身体,在体育课上拼尽全力也达不到平均标准的话,那么这个手册可能是写给你的」
bgme.me/@LorenzLinn/1068096280

HSP 高敏感人群
「做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我们的身体和情绪就像是精密仪器,需要比一般人更为精心的养护才能好好运转。」
m.cmx.im/@UnaZ/106752277825856

认识、理解并接纳自己,发挥优势,抑郁就会远离你。人类是多样的,你特殊不代表你有问题。特殊的人也是可爱的,特殊的人也有权利好好生活。

给大家推美剧电影在线观看的网址,清晰度不错且无广告无删减,就是比较冷门的会搜不到。链接:zxzj.fun。刚去看主域名挂了,可以用备用域名,试了可以用:1993s.top。

我对于“人类不如毁灭算了”的看法,和一点有助于摆脱这种心态的经验分享 

前两天有一次我时间线上熟悉的象友们都纷纷参与了的大讨论,关于被近期世界各事件、接连不断的糟糕新闻及其带来的人类的苦难,以及苦难所暴露出的各种不公正,总之就是整体人类行为的负面、暴力、黑暗面所给我们的冲击,所引发的负面感受与矛盾,“虽然我无法停止关心他人的痛苦,但又忍不住希望人类毁灭了算了”。我因为上班当时没有看到,看到了可能也无法参与进去。今天正好休息一会儿,看到了大家的分享,就想也分享一下我自己的感受。

我的经验是,如果你对于“人类不如第灭绝算了,不如所有人/半数人/一群人全去死算了”这种心态还是抱有一些质疑,或者起码是一些探索探求的兴趣的话(如果你选择不去了解更多,只是坚持你自己的这种想法,我也尊重你的个人意愿,但也会在你付诸行动时尽我一己之力去反对你),对我来说改变、击破这种心态的关键点在于:允许自己看见、接纳、认同人类和人性本身的缺陷和不完美。了解到人类这种生物,从个体到群体层面,永远都会是、也只能是work in progress.

这一点我发现很多很多东亚社会长大的人们,尤其是同龄人们,都很难做到去内化、接受,且往往是成长环境、学历、社会地位上越优越优秀的佼佼者,青年才俊们,越难以接受这一点。这是由我们独特的/东亚特色的文化社会环境所决定的。我们这种背景里出来的人们,就算躲过了高考也很难躲过中考,就算躲过了所有这种要人命的考试也躲不过涵盖人生每一方面的内卷大文化之压力。我们从小被教育一定要成为精英,要成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里的那一个幸存者、优胜者,要tunnel vision eyes on the prize, 不要回头看、往旁边看。要考全班前几名、全年级前几名,最好是全市前几名这样就可以被保送,至于那些注定考不到这种名次的同学们我们才不要管他们死活,至于为什么有些人真的尽了全力了就是考不到、真的尽了全家力量了就是上不了好学校我们也千万不要管。生我们养我们的中国文化到目前为止的逻辑就是:We get ours, screw everybody else. 既然生在这个谈论政治和人权本身就是危险的、向上反抗永远都是危险的威权社会,那么对他人、对不同于自己的、非我族类的群体和个人的苦难和不同的经历真正的关心就也是危险的,关心本身就是危险的。如果你在这种环境中一直稳定生活到长大成人,乃至成年之后虽然物理距离拉开了,但依然时常在被家人、朋友们这样熏陶,那么即使是遵循你自己的本意、本能去开始关心他人,开始关心世界,这也注定了是非常难以摆脱的一种根本影响。

可以说我所观察到的是:(for a lack of a better term)但凡是如我们这种“精英”环境中成长出来的人们(能上国内的好大学,能家里自费出国的人们),往往只能在成年后、开始经济独立,搬出原生家庭或原生国家、地区之后,才能真正开始参与社会生活,参与政治。而这个时候的我们,如果没有别的一些经历、经验把我们更多地暴露到区别于自己成长环境的复杂、真实的社会中,就往往会比较手足无措,像个在少儿跆拳道班中的成年人。我们知道去关心、去在乎是自己的本能,知道从前家长和国内社会教育训导我们不去关心是错误的,但对于我们关心的人们本身、压迫他们的人们本身,为什么要关心,关心有什么用,该怎么去长期持续关心…………这些基本问题都一无所知,可能需要花一辈子的时间去慢慢探索。

可是地球不会停转,尤其是赶上这个二战之后第一次各方面主要矛盾开始集中爆发、二战之后全人类第一次需要又一次开始重新思考“我们到底想生活在怎样的一个世界、什么样的社会中”的刺激时代,得益于信息技术的高度发达,an average news cycle is sometimes just 3 hrs. 从前的人们,哪怕是古巴核危机中的人们也只能通过聚集在一起看电视、收听录音来关注世界动态,人类的生死存亡对他们来说并没有那么“真实”迫切,也没有那种全面不断的感官刺激;而现在,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做到实时关注着世界范围内发生的每个危机、每件坏事,因为everything is everywhere, 你关注了国内拐卖拘禁女性的情况就没时间关注乌克兰,你关注了乌克兰就关注不到中东地区的战乱和人民的受苦,往往一小时的刷新闻刷更新下来你啥都还没做就已经累瘫了,顺便还对世界绝望了。而以盈利为主要目的甚至唯一目的的资本主义领导的网络科技和媒体产业,首要目标永远都是产生更多点击量浏览量和收视率,刺激更多人点击、转发和评论,sell more shit and make even more money, 他们不会在乎任何人、包括他们自己员工在内的mental health, 或者全人类的精神状态和感受。在这种大环境下,感到“人类真是没救了,每分每秒世界每一片地区都有坏事情发生,人类文明发展到2022年真是白发展了,怎么现在反而比美好单纯的过去更糟糕了,四舍五入就是人类没希望了毁灭算了”是非常非常非常普遍和正常的体验,everyone who’s ever been on Twitter or Weibo should have at least felt it once. 因为从各种意义上,这基本上就是现有的互联网和新闻媒体产业所唯一能达到的用户体验😂😂,就是在信息大爆炸下被反复油炸到外焦里嫩的人类情感和精神,是被感官的过度使用所逐渐麻木、剥离的人性本身。

所以我们该怎么办呢?如果你自己想的话,能如何摆脱这种无力感、绝望感呢?对我而言,只有认识、亲身经历到并永远不允许自己在任何时刻遗忘这一点:人类和其他生物一样是不完美的,人类永远也不可能完美,个体和集体层面上的人类永远都只能是work in progress. 须知建立并完全内化这一点认知,需要的是几乎完全推翻我们从小受到的精英化、内卷化教育。现实就是人类从来都不是一种“只要你够努力了肯定就能考100分,你考不到全校前三全市前几就是因为你粗心大意、你不够用功”的生物,没有一种生物可以是这种样子。生命本身就是不完美的、不可能完美的,人类也不是例外。不管是个体的人生,还是集体的人类活动,大多数状况下所逃不开的现实就只是:我尽力了,但还是做不到,今时今日就是做不到;我们尽力了,但依然达不到我们预期的所有目标,今时今日就是达不到。我们是人,不是电脑程序(相信tech领域的朋友们也深知就算是程序也做不到时时处处完美),不是神,不是幻想中的超能力拥有者或神兵天降的外星人,我们是人,human beings, 不过是肉体凡胎的这个星球上的另一种脆弱、有限的生物罢了。我们是人,是会成就一些、但注定会犯许多错误的人,也只能是人。

如前文所言,如果只关注于你目前能看到、听到的,只信赖于你的感官所汇报给你的而不去批判思考的话,的确目前的世界“feels like”比从前更糟糕了。但是就连我自己少年的时候都还没有智能手机呢,我们幻想中的那个“更简单的时代”,从来就没真的单纯、美好过。人类社会发展至今,已经达成了多少了不起的进程和改善?仅仅是我们父母辈,就经历过文革和大饥荒,我们家族里就有被饿死的亲戚们。仅仅是作为一个中国女孩能吃饱穿暖地安全地坐在教室里接受教育,有这个条件去追求自己所有想要的更高水平的教育,如果不想结婚的话就可以不去结婚,可以选择说不,可以学第二门语言、有条件去熟练掌握它并且可以选择去地球另一端的另一个国家和社会生活,还能在其中继续求学、找到待遇不错的工作……所有这些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事情,全部全部全部全部都是由*人类*们刚刚通过努力与反复失败实现了不久的进程,为什么我们很少停下来歌颂一下人类潜能和成就的不可思议呢?是啊,所有媒体和大部分人们最爱宣传的就是我们离下一次危机多么近,我们离核冬天离全球变暖人类灭绝多么近,可是事实上我们已经成功避免了这些危机,起码直到今天为止不是吗?我们不是已经战胜了、淘汰了许许多多的不公正,喂饱了更多人,让更多人尤其是更多女人、少数族裔的人们获取接受教育的机会,总体上一代人远比上一代人生活得更轻松优越吗?(对于🇺🇸来说并非如此,🇺🇸的问题我一直在反复提,今次不再赘述,都要感谢里根这老逼啊!)

当然了,就像鸡孩子的家长从来不会提你已经考过几次全x第一、刚刚才得过了什么奖,省重点市重点的老师们几乎从来不会教育学生多为自己已经取得的成绩感到开心和满意😂😇,人类作为整体上就是很鸡,就是很贪心的生物,our collective eyes, too, are always and often only set on the prize, the next bigger, better, shinier thing that we currently do not have. 这种精英化的追求和渴望不仅体现在物质和技术上,也体现在社会和文化层面:不管比起1960和1980年代我们已经消除了多少不公正,我们还是只能关注“为什么我们还没做到消除所有不公正?How about这些、这些和那些不公正呢?为什么不能立刻马上现在做到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做不到就是人类不行呜哇哇哇哇哇哇人类好糟糕我好失望毁灭算了”;不管我们已经消除了多少饥荒和战乱,我们还是只能看到“为什么我们还没有立刻消除所有的饥荒和战乱?为什么还是实现不了全球100%的温饱和100%的和平?为什么不能立刻现在马上做到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做不到就是人类不行呜哇哇哇哇哇哇好失望人类好糟糕还是毁灭吧”。我并不是在开玩笑,往往动辄容易产生这种心态的朋友们,我不知道该怎么更温和地告诉你们:你们的确是太幸运了,没太吃过什么真的苦…………

这句话并不是在批评谁,或者树立起谁的优越感,它所能指出的仅仅是:相比起很多很多很多人,你们所经历到的人类和人性局限性、不完美的体现,都还是太少了,以至于你们从根本上无法接受、认同和内化人类和人性最基本的这种属性和现实:不完美,不尽人意,能力有限,运气也有限。

而我能在这个年纪上领悟到、深刻内化到这些也绝对不是因为我比谁优越、聪明或者能力卓越,恰恰相反,中等智商的我连高中数学学起来都很费劲。我能知道这些,完全是因为我足够倒霉😂😂教会我接纳、认可人类的局限性的第一任“老师”们就是我的父母。他们为人父母、作为人类的失败和局限性,导致了我长期被虐待、伤害、遗弃的充满黑暗与创伤的艰难童年与少年经历。总会有人在刚知道我的这些经历的时候问我:你恨不恨你爸妈,为什么不恨?因为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这层有些悲剧的现实:爸妈这么对我,并不是因为他们不爱我。他们都非常爱我,他们中起码有一人爱我爱得愿意为了我而豁出命去,我觉得作为一个孩子也好,作为任何人也好,在爱这一方面都没办法ask for more了。可是有爱这种情感,有爱的意愿,不代表你就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父母。事实就是no one can be a better parent than you are a person. 你不可能、没有人可能成为比你作为一个人类更优秀的父母。父母也只是有了孩子的人类而已,没有人能在做父母时神奇地解决掉那些困扰纠缠了他们自己的人生几十年的创伤、疾病和其他问题。我父母童年时都经历过贫穷、饥饿、来自他们父母和家庭的忽视和伤害,我父亲被他的家人虐待过,到现在都还无法对人开口提及;我母亲遗传了在她家母系家族里遗传的某种/某些精神致病基因,暴力欲上来的时候完全失控,他们那个年代连身体上的病都没条件看,动个手术都要去前苏联,更别提对精神疾病的概念,到成年后已然太晚。这只是一些最基本的例子,事实上我永远无法完整地知道在我降生之前他们各自都经历了什么,又背负着哪些我想象不到的创伤。所有对我造成的伤害,都来自于这些远超他们个人能力的更深的伤口,所以你要我怎样去恨他们呢?恨他们能力不够吗?凭什么呢?我并没这种自信认为我自己如果在同样的条件、环境中长大,就一定能做得更好。为什么任何人应该为自己能力的缺乏而受责备呢?所以我遗憾的也只有,或许他们并不该被中国社会施压而感觉到他们不得不生育孩子,但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也不会拥有我自己的生命,我可是很爱我自己的生命,it’s at least been interesting so far. 我所提倡的也是首先在社会范围内建立起完善的反家暴法律与保护机制,给被能力缺乏的父母们伤害的未成年人们、孩子们一个保障自身基本权利的机会,其次形成停止催婚催育的社会文化,鼓励每个人先长大了、先获取足够的资源和条件去面对、疗愈自己的创伤,弥补可以弥补的能力短板,再考虑为人父母这件事,逐渐停止generational trauma的无限循环。

这就是我从自己的个人经历上深刻学到、内化的第一课,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的话,我不可能活到今天,甚至可能一早就杀了他们(在最艰难的、我自己的生命受到直接威胁的时候,我并不是没有考虑过),也毁掉自己的人生。同样,在社会层面,从来没有存在过也不可能存在完美的社会,有的只能是努力做得更好。🇨🇳和🇺🇸都远远不是完美、理想的国家和社会,但最起码都还允许了一个像我这样的人活到现在,活得还不错。仅仅是在几十年前,因为《排华法案》的存在,每一个像我像你这样在美国的中国人、中国女人都不可能取得任何合法身份,也都进不了我们想进的学校、我们想要的工作。而《排华法案》的废除,种族隔离制度的废止,全都是一个一个活生生的、和你我一样能力有限也不可能达到完美的人类个体们(主要是美国黑人们)聚集在一起,长期反复努力反复失败反复不尽人意但又反复坚持的实际成果。如果在马丁路德金博士遇刺的那一天,大部分美国黑人就也“人类不行,美国不行,还是毁灭吧”呢?那你和我根本都不会在美国。在国内也是,尽管今天的🇨🇳面临着很多问题和黑暗,但任谁也不会觉得还是在清朝剪着辫子裹着脚吃不上饭的小日子更好😂😂,不到一百年时间内,中国社会和中国人民已经实现了不可思议的各种变革和进程。历史是螺旋前进的,这一句并不是中共教科书上的套话。The world spins forward. 进程和改善从来不是1+1=2的简单,更多时候只能是进三步退一步、计划着达到一百分却只能达到三十分的,不完美和缺憾。前人的缺憾只有我们接手过来,努力再做得更好一点点、尽自己有限的能力,不愧对自己的良心,同样我们这一代做不到、没能力和运气做到的缺憾也就只能落到更下一代的肩膀上,如此种种,没有哪一代人或哪个个人能got the answer for us all, 但起码尽力了、努力了,就不愧对自己来这世界上消耗过这几十上百年的氧气与资源。在每一次产生出“人类不如毁灭了”的情感情绪时,不如放下手机电脑,和你爱的爱你的人们聊聊天,出去走一走,感受一下阳光和清风拂面。然后问一问你自己现在还能做什么,还有什么是你有能力做到的却还没做的。比如我今天写这篇文章。比如你用你的方式去影响起码一个你身边的人。至于毁灭和死亡,不用你去担心,所有人类都必然是会死亡的,我会死,你也会死,往往比我们预期之前很久死亡就会突然来临,不需要你去期盼,它是一定一定会来的,你是一定会死的,作为一个个体人类你和我都是必然肯定会毁灭的,而且会很快毁灭。至于整个人类族群的毁灭,请相信这不可能是某一个人或者某几百几千几万个人的一己之见能决定的,而必须是七十多亿个人的七十多亿个意见,所以也就别多想了,除非你也梦想着做独裁者。

一点个人意见,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不完美的、永远存在缺憾的人生,才是值得活的人生,也是我们唯一可能有的人生。把它乘以几十亿,就是我们唯一可能有的社会和世界。

是不是一个人,只要干过任何一项正经工作,就都不适合当领导人?比如:一个演员,哪里懂什么政治?你把“演员”换成“教师”、“医生”、“作家”、“记者”、“军人”……其实都是一样的

@[email protected] 我们可不可以考虑先把一部分国家领导人支援给俄罗斯呢?使用完(各种意义上)也不用还的没关系 ​:nacho_attention:​

讲点我旅游的时候一般怎么吃才能便宜又舒服。 

旅馆选在居民区附近居住。国企工厂家属院和公立初中高中门口的老旧餐厅一般不会特别难吃,然后就是城中村附近租客比较多的地方,早餐和夜市属于大众口味。酒吧不要选特别网红的那种,私人酒馆的菜单在口味偏好上也比较私人,先选一杯最基础的调酒磨合一下,威士忌酸这种,可以更好地判断这家酒馆在选基酒方面怎么样。私房菜有时不如社畜写字间楼下的盖浇饭,所谓连锁品牌一般好吃的上限不高同时难吃的下限也不低,当然你永远可以相信麦当劳。不要在商业区和旅游区吃本地特色菜,完全不本地也不特色,主要是价格非常宰人。大众点评参考主要看带图差评。服务态度差的餐厅再好吃也不要去,因为根本不会很好吃,都是网络营销,服务态度差也是一种特殊营销。吃海鲜之前确定好克数个数和价格之间的关系,并且记得询问是否存在生鲜加工费,以免店大宰客闹到工商管理局也没人理你。尤其不要在沿海城市的海边吃海鲜,外地口音可能会让你吃到一些进退两难的东西,可以选择当地海鲜市场菜市场里面或附近的海鲜餐厅,内陆城市吃没吃过的肉类时也要询问价格是否带骨称重,面对肉类和海鲜时可以在包里带一个吊秤进行复称,防止对方缺斤少两。
当然最便宜的最好吃的必须是你朋友爸妈做的饭(。)

昨天看到搜狐那篇写乌克兰留学生的文章里,他要班上的乌克兰同学保护好生命,他同学说“自由比生命更宝贵。”
今天界面采访荷兰的乌克兰人也说:“普京只是想惩罚我们的选择,因为我们选择了自由。”
我感觉尼国人是真的完全不理解,乌克兰人去参加战斗可能保卫的并不只是自己的国家,更不会是某届政府,而是更无形更迫切以及更赖以生存的基础。一个毫无人权和公民理念的国家的人是不会也不可能明白的。

现在长篇大论历数乌克兰政府如何一步步作死、如何结构性腐败,得出结论所以乌克兰活该、俄罗斯应该开打的那些人,其实可以好好想一想——
20世纪30年代的国民党政府不腐败吗?当时的军阀和民国政府不是也在一步步引狼入室吗?当时中国大地上的腐败、黑暗、落后不普遍吗?以及开战后,蒋介石在花园口的作为不是连日本人都能理直气壮地骂上一句“反人类”吗?
当年的中国,或者说中国百姓,在他们的这种逻辑下,不也就成了活该了吗???
哦对了,这些人口称“落后就要挨打”呢,所以只要刀没砍自己身上,哪怕砍过他祖爷爷祖奶奶,他也能毫无心里障碍地喊一声“活该” :aru_0060:

“谨慎对某瓣App截图-实测 iOS 客户端截图某瓣帖子,经调色后可以发现标题下方存在一行小字,内容是uid、tid和截图时间,某瓣可以轻松追踪截图者是谁。”

为党招魂的什么时候能够明白,党从未背叛初心,今天的党就是曾经的党,党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是为了把女人锁起来生八个孩子。

我觉得讨论不要这样吧,预设对方的恶意,除了让人感到困惑受伤,不得不将之视为私人化的攻击之外,对交流有什么好处呢?象上的大家对于很多议题很敏感,这是好事,这也是我们聚在此处的原因,可是太过主观的解读,或许会伤害这种沟通的氛围。

就我本人来说,我说的很多话,往往源自生活观察和阅读体会。我还没有那个能力系统化地论述每一件事,我的视角也被认知局限着,只能尽力自查,希望发出去的文本没有冒犯到别人,而我也将每一次交流互动视为拓宽视野的机会。在好几年前,我甚至没有健全人的概念,我不了解什么是异性恋霸权,这些都是通过一些宝贵的互动才得来的认知。

我明白大家都有自己非常讨厌的表述,我也不能保证自己的每一句话都能谦逊得体不透露某种傲慢。但有些指责,会让我觉得……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怎么举动了,甚至怀疑是不是我太过盲目自我意识过剩,不该废话连篇,说一些自己都搞不懂的东西。但是我觉得这样不好,只会让人逐渐害怕在象上互动交流。如果有不妥的地方,我更希望当面指出来,我很愿意承认我的幼稚无知。


强烈给各位ADHDer推荐以下两本书!这两本书让我明白了还有更多问题不是我的错,解答了我的许多疑惑。尽管我之前已经读过《分心不是我的错》,对ADHD的了解也并不少,这两本书仍为我打开了新的大门。
1.《注意缺陷多动障碍》主编王玉凤 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灰色封面,蓝色+黄色标题)
2. 《被困住的聪慧: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的情绪问题》 托马斯·E·布朗/原著 刘璐/主译 王玉凤/主审 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前些天看到大家讨论国内疫情期间囤货后的储存问题,有人提到自己都搞不清各种食材是该放冰箱还是室温,该冷冻还是冷藏,如果放冰箱,保质期又都是多久…… 其实我自己也有这个困惑,即使不囤货,平日里也时不时就会因为保存不当浪费了食材。虽然也会去网上查查,但一直没找到过足够细致的说明。
今天在图书馆翻书,刚巧碰到了这本《美味储存全书》,简单看了一下,虽然是作者是法国的,有些东西不一定国内有,做法也不一定都能嵌套进中餐,但是大部分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前面会仔细列出各种保鲜方法的详细步骤,后面还具体就各种食材提供了参考表格和推荐的菜谱。
我打算把它借回家好好研究了,也顺便给各位象友分享一下吧。遇到一些生活技能问题时看来也得去找相关的书,会比上网搜效率和质量都高得多。
#长毛象安利大会
#长毛象厨房
#简单厨艺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