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哥哥又被内娱骂,她那几张罪证言论我看每条都骂挺好

就比如说几个点吧:
1. 你哥谭市即使烂成那样了,民主选举的价值还是深入人心,Don Mitchel看到自己支持率低还会感到气急败坏;唐山市委书记你看他在乎选票吗?

2. 你哥谭市警察局长在发生大案时,即便是做个样子也会开个媒体发布会;唐山市公安局你看他在乎公众知情权吗?

3. 你哥谭的记者会追踪每一步案件的进展,并且发生了啥事电视台立马就直播放送;中国媒体能放一个屁出来吗?

4. 忍不了你哥谭市的猫女想润出去,骑上摩托就走了;你出了唐山市你去哪儿呢?

所以,这就还挺make sense的,为啥你哥谭市这么索多玛的地方还会有亚裔移民(很大可能是华裔,因为看着气质太华了)。

Show thread

我不知道如何安慰墙内亲友,更不知道如何安慰墙内的年轻人们。从上海封城开始,我就不怎么在社交网络发内容了,很多次想为大家的权益发声,但仅仅这种念头都会让我有负罪感,负罪于我并没有切身经历这一切,如果发声,所依托的一切无非只是一种想象或共情,都会带有某种程度的「风凉」。

我想了很多种方式,自觉都不真诚,最后只得这一句:

动用科学,始终保持摄入好的书、影、音,茁壮自己的心智,熬过荒谬。

宗教真是神奇啊。一方面是自己好像无法投入进任何信仰,至少现阶段是这样。就像无法醉酒一样,有种隔膜感。记得以前好奇跟学姐去参加教会活动,看他们唱圣歌时有点夸张的沉浸表情,需要靠掐大腿忍耐不笑出来。一方面又感觉有种程度的善良是需要信仰才能达到的。昨天看了一些外国家庭来国内领养残疾孩童的视频,一个天生没有眼睛的孩子在爱里变得自信勇敢,养母说感谢god给她信仰让她能做到这些,莫名开始哭。

之前这个站点不翻能打开,现在不行了。

在热圈文底下留的评论都比给冷圈cp产的粮得到的赞多🚬

因为那个“vpn免费”的发言很难对谷爱凌产生什么“我的朋友”亲切感,但也觉得一些加诸在她身上的阴阳怪气完全过了🚬目前看来她离辱华不远的样子。

有的作者是可以囤完全文再发的,我不行,我制造了一点垃圾就迫不及待发出来,发完五分钟刷新三次看看有没有人评论_(: 」∠)_这就是狗存不住隔夜食。

搞cp是会让人生出一些创造欲。Gallagher兄弟让我想写好多哦。

很难想象,我们竟然曾经有过谷歌,脸书,电视上的日漫和美剧,instagram,未删减的云图,可以上映LGBT影片的电影节,骄傲节,Wikipedia,Uber,Linkedin,Airbnb,亚马逊,iTunes,Kindle……而没有哪一代人能够感受到我们这种生活被一层层抽空和剥离的无力。2019,进入另一个平行时空。

永远记得高中时代第一次翻墙(用的好像还是轮子的自由门之类)看到64相关内容的震撼……当时我还认识不到什么深层次的东西,但是确实此后再也无法信任权威了,像大多同龄人一样为什么宏大叙事三呼万岁。因为我知道它不在乎年轻人天真的诉求和鲜血,不会道歉也不会纪念,它会说这是个错误然后不再提起。

一位不打算润但是很擅长自嘲的朋友给我讲了个笑话:
一架飞机快要坠机了,机长派一个空姐出来给乘客跳舞,等飞机坠毁了,就怪空姐舞跳得不好。
那个空姐就是阿强。
我:

微博禁言30天,豆瓣禁言180天。这确实会让表达欲逐渐清零。

惊觉近段时间搞的三对cp都是兄弟……分别是韦斯莱双子,斯卡曼德兄弟和咖喱格兄弟。骨科真是各有各的香法。双子互为灵魂镜像,一旦插入一个第三者,在两人之间激起竞争与占有欲就格外有趣。斯卡曼德呢,哥这么个正经正派的优等生,一旦发觉自己对弟弟的保护掺杂了其他的情感就会纠结犹豫。但弟可能却出乎意料的坦诚,比如在意外情况下(比如老土的什么神奇动物毒素要靠做爱解决),搞了之后哥羞愧难当,弟可能会淡淡表示某种神奇动物的兄弟间也会搞的。咖喱格兄弟么,感觉这俩流氓可能会在某场特别high的演出之后酒后乱性,也可能在剧烈的争吵互殴后angry sex,把对方的嘴唇咬得到处都是血。演出前一天晚上喝多了也搞了,小莉在舞台上笑嘻嘻说我和我哥昨天晚上做爱了,所有人都觉得他口胡的,其实是真搞了。土豆语无伦次遮过去,一边扫弦一边咬牙切齿,想着下台之后操得他再也不敢胡扯。

求求老中别厚着脸皮在各种议题上说东亚三国手牵手好伐😅韩国日本的文娱产业、lgbtq权益状况都已经甩你几条街了。人家导演得金棕榈,你国能说的还是那几个,且那几部在韩日重映了,在你国发个截图都可能和谐。女权状况似乎差求不多,但N号房主谋抓起来了,还拍了纪录片。这半年偷拍女厕被学校包庇的男大学生我十个手指头都不够数了。

在被禁言的微博刷到有人发那个15岁女孩的照片,没过一会儿转发链上的号就炸完了。

2009年,消失多年的松江四腮鲈鱼被上海某机构人工繁殖成功。在采访中被问到这种曾经常见的鱼为何消失的时候,科研人员说这种鱼对环境要求很高,一生中淡水海水洄游几次,但是50年代轰轰烈烈的消灭血吸虫病运动,乱挖河道,猛撒消毒剂,鱼就消失了。2000年,复旦发起了一项寻找鲈鱼的行动,在野外找到几十尾,才有了后来的人工繁殖。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还有这么聪明的人,往河里倒消毒剂。这种恶法恶政恶人的蝴蝶效应在后来的工作生活中,在各种意想不到的地方又不停地遇到。横向看,纵向看,都是一眼看不到边。

如果大家需要不被审查的搞同人的地方,可以看看plume!

Plume是宇宙联邦的去中心化博客平台(之一)。
-一个账号可以建多个不同博客。
-可以发文,字数没有限制。
-可以发图,图片不怎么压缩(比长毛象默认设定清晰很多)。
-可以和长毛象、pleroma 、misskey 等宇宙联邦互动。看文转发评论都不用注册新账号。
-可以跨平台关注,plume 文章中的tag也可以直接在其他平台被搜索到,文章摘要也可以在跨站轴刷到。

使用指南:
write.allships.run/~/Test%E5%9
plume.pullopen.xyz/~/%E5%9B%BE

现有的开放注册的中文plume(还有的话请在回复补充):

蓝盒子图书馆(隶属于蓝盒子站)
plume.pullopen.xyz

有害书籍工作室(隶属于全体逃跑)
write.allships.run/

大家可以看一眼,如果有兴趣也有能力,还可以自己建一个(不知道建站指南在哪里所以让我 @flyover 希望人美心善的皮皮能解答)

Show thread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