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密密匝匝,叶簇挤挤插插,
从路上捡不到掉落的天空。
——帕斯捷尔纳克《雨后》

今天是立秋啊。2020年竟然已经到秋天了。

又瞟见婚女质问女权为什么剥夺她当家庭主妇的自由的。 就很搞笑,你要是不能当家庭主妇,那肯定是你家老公嫌你吃白饭,而不是网路女权。 然后人家19世纪就整明白的东西,这地儿2020还冠冕堂皇地拿出来跟女权撒泼打滚—— 

在废奴运动中,因为人权和仁爱去参与和推动废奴运动的女人们,发现自己被社会和同样支持废奴的”进步人士“猛烈批评,说她们的行为超出了”家庭“的范围,是不道德不合理不规范不女性的。

于是这批女人发现自己的境遇实际上和奴隶相差无几,是只能为家庭服务、禁止涉足家庭以外范围的性别奴隶——由此有了初代觉醒的女权主义者,和早期的女权运动。

女权运动的争取范围本来就在家庭之外,而”家庭主妇“这种美差,一直是所有古今中外有性别等级压迫的男权社会强买强卖都要硬塞给你的”权利“,何须女权给你争取?

女权只是在告诫所有女性不要退回家庭,成为手无寸铁任人摆布的奴隶。而不是拦在你家门口,拖你去外面打工赚钱
#女权
#女权主义

朋友从老家寄来莲子,很好吃!所以今天煮汤的时候多放了一点,结果放太多了汤里全是莲子……感到负担 :11112:

歇脚

灰斑鴴(Grey plover)在涨潮过后的沙滩上歇脚。这些鸟在交配后的长程迁徙期间,会飞过几百公里,在西班牙北部的海滩上休息几天。天气阴阴的,光线也不是很好,整张照片看起来是冷色调。 Photograph by Félix Morlán González

摄影:

Show thread

洗澡好累啊!人为什么这么脏,每天都要洗自己

蜜供有点好吃!甜甜的,就是有点粘牙

暴言。人身攻击 

为什么人类的雄性不管多么低质、在智慧生物所应具有的核心竞争力要素——脑(复合质量)一项上多么短板都不会丧失在繁殖竞争中的自信呢?因为整个社会会帮助他达成繁殖。
不愧是社会化动物,社会化就是好来就是好。
——但是ABCDE,我觉得人类这样对自己种群进化前途是没有益处的。【

好难过。我可能已经经历完了我所能看到的这个世界最最辉煌的时刻。
思想倒退不只是我国,其他国家其实也都一样。反全球化的声音已经很久了。
搞快点吧,人类毕竟还是记吃不记打。

卫生巾税 

:0080: 又看到卫生巾税的讨论了,哎,现在还有妹妹不知道卫生巾收的是奢侈品税,啊…不知道说什么好。 :0090: 其实一开始我也挺气愤的,明明是必需品怎么就成了奢侈品,感情女性不是人,然后每一次提案我都参加,每一次联名我也参加,到现在没有任何后续,就这样无声无息消失在提案或者联名提议的历史长河中 :0090: 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只能每个月都捐卫生巾(不过自从各种骗女性捐物捐款新闻出现后,我现在都是直接捐给同事去扶贫的村里的孩子了) :0100: 希望以后的每一个妹妹都能活得更体面 :0100:

以及,看到各种营销号或者“官方”辟谣说没有收卫生巾税的,蛙国当然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啊 :0060:卫生巾是放在奢侈品里收税的 :0060:

我也尝试过运动,但是根本没办法从运动中获得乐趣!我很不会控制自己的身体。高中的时候还好一点,到了大学完全丧失这种能力了。跑完八百米大家都气喘吁吁,只有我还好,因为我根本跑不动。(而且跑了五分钟

我不会立定跳远。不知道为什么,没办法双脚起跳。上学的时候最痛苦的就是体育课,拼命告诉自己:就算被嘲笑也没关系反正我就是这种烂人!之后心情稍微好了一点。大学最后一次体测结束后我非常快乐:终于不用再立定跳远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立定跳远了。

睡觉的猫头鹰

我一直很想知道猫头鹰白天时都在做什麽,某天下午我在树梢上发现了猫头鹰……它们在白天时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但双眼却炯炯有神地睁著。我拍到的这只猫头鹰是真的非常困,还打起了呵欠…… Photograph by Khan Riaz

摄影:

Show thread

一堆马铃薯

马铃薯可以存放在室外稻草堆下面的洞里过冬,一整年当中需要翻动两次,将芽刮除掉,好保持口感。 Photograph by Kathleen McLaughlin

摄影:

Show thread

似乎也不妥。但我看受抚慰很爽,而攻抚慰总是濒临饿死。如果有来生,我要做一个快乐的受抚慰。

Show thread

如果受抚慰就是站在受的立场凝视受,可不可以理解成受抚慰属性的同人女实际上是在幻想理想型的男人✖️理想化的自己。

水獭松松的肚皮可以当小口袋,放石头和贝壳。

之前去札幌玩,下好大的雪,半夜十二点去便利店买零食吃,顺便带了两本色情杂志,结账的时候还有点紧张,结果店员大叔非常和善的帮我用黑袋子装起来了。啊,很奇妙,我当时的心情好像第一次感受到文明。

Show more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