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 怕 醉 又 要 喝 

@@reading 又怕醉又要喝

下面的结论特别重要,诸位年轻同学要时时记得,一辈子做人做事有用处。「今恶死亡而乐不仁,是犹恶醉而强酒」,现在一般人,当然是指当时政治舞台上各国的诸侯,「恶死亡而乐不仁」,大家都怕死,怕失败,但是行为上乱七八糟,不仁不义地乱做,又怕死,又乱做。他说这就等于怕醉酒,而却拼命喝酒,这就没有办法救了。这两句话要注意,孟子大概会喝酒,孔子会不会喝是个疑案;孟子说「恶醉而强酒」,根据这句话可见他会喝酒。我们看到喝酒的人,醉了还要喝,这句话是形容社会上的人,都晓得做好事是对的,等于晓得不喝酒比较健康,喝醉了并不好,可是到时候忍不住,非喝酒不可。甚至喝醉了更要喝,虽然不想喝醉,但还是喝醉了。这两句话意义深长,而且有多方面的应用,对自己修养、事业、做人都有用处的,千万要记得。

我们再仔细研究这两句话,「今恶死亡而乐不仁,是犹恶醉而强酒」,照普通一般念经书的办法,念起来是枯燥无味的,如果大家配合经史来念,就是把孟子时代的《战国策》拿出来看,那味道就好得很,那就闹热了,才晓得孟子这个话,在当时那个分量,真有雷霆万钧之势。因为当时的资料都保留在《战国策》里,那个时代很乱很乱,好玩的事太多了,莫名其妙的事也太多了。

我们再看下一段,然后再来讨论历史上战国时候的情况。但是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希望青年同学们将来有能力研究,就是这里包括了一个人性问题。人性之坏啊,无法形容,几百年的战争变乱下来,到孟子这个时候,那样大声疾呼也挽救不了那个时代。谁也没有能力挽救那个时代,到最后出了一个秦始皇,再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汉高祖才统一天下。

为什么历史的演变会这样?由于人性太坏,个个都太坏了,又都想变好。为什么五六百年当中变不了?是什么力量?什么原因?这是一个大问题。所以我希望大家读经书要配合历史看,读历史要配合经书看,不然找不出原因。我们中国文化的许多著作,不论是哲学史啦,文化史啦,对这个关键都没有发觉,而且根本不知道有这个关键,也不把问题注意在这个点上,所以没有钥匙打开。我希望你们这些青年要把握这个关键所在,不晓得诸位了解了没有?我要跟青年同学们严正地讲,这里头有个大学问值得研究,对于人类社会国家民族极关重要。

什 么 是 仁 

@@reading 什么是仁

下面是《孟子》分段地讲,由小讲到大,讲到整个国家,「天子不仁,不保四海;诸侯不仁,不保社稷」,因为中国过去是宗法社会,所以任何一个政权,都有他的宗庙,我们老百姓的家庙叫祠堂,有了政权的君主的宗庙叫社稷。「卿大夫不仁,不保宗庙」,卿大夫是古代做官的,卿的地位比较高,大夫是一般官名的称呼,不是现在的医生。「士庶人不仁,不保四体」,中国的古礼,士是知识分子,庶人是一般老百姓,庶人两个字是古代的称呼,现代称平民。一般人不仁,他就不能保四体。四体就是四肢,两手两脚,就是说这一条命都不能保。这是孟子的申论,由上到下,一个人必须要做到宗旨里的仁,不是西方人所讲的那个人道。

实际上这个仁从哪里来?大家解释的很多,我们的文化几千年来解释这个仁字,起码有几百万字,但也讲不清楚究竟什么叫仁。唐朝的韩愈写一篇《原道》,他下的定义是「博爱之谓仁」,所以后世儒家的读书人,都用韩愈这个话来解释仁。实际上韩愈的观念是不是孔子孟子的观念呢?不是,韩愈这个观念在中国文化里,是墨子的观念。墨子讲兼爱,兼爱就是博爱,我爱我的兄弟,我也爱天下人的兄弟;我爱我的父母,我也必须要爱天下人的父母;我爱我的子女,我也要爱天下人的子女,这就是墨子的思想。

韩愈是研究墨子的专家,他的学问最深刻的是在墨子,他悄悄地把墨子的观念套在儒家的思想中;后世儒家不懂,也许是懂,故意那么做,偷用了墨家的观念来解释儒家的观念。当然这不是说两个观念不能沟通,不是这个意思。严格来讲,全部是中国文化思想的根,这个道理我们要把它分清楚。所以仁道这个仁字,从唐朝以后,都拿博爱这个观念来批注,也就是用韩愈的观念。这个要给青年同学们讲清楚,现在说出来很简单,一分钟就告诉你了,可是我能知道的经过,那是很痛苦的。几十年摸了多少书,东一兜西一看,原来如此,才把它找出来,所以对于博爱这个观念,大家需要有个了解。

这个原始的仁的解释,我认为还是要从文字观念本身来看,当然我这样认为也不一定对,所以要先声明。这个仁字,从人,从二,换句话说就是人与人之间如何相处就叫做仁,这个观念至少比一般的观念好多了。人与人之间有生理的作用,有心理的作用,有礼的作用,有社会的作用,有政治的作用,所有的作用,在人类的社会,都是人与人之间相处的关系。

宋朝的理学家们解释这个仁,「仁者仁也」,你们年轻人读国学一定说狗屁,「仁者仁也」还要你来批注!大家都晓得。这是古文的写法,这是什么道理呢?因为中国的医书,桃子的核叫桃仁,杏子的核叫杏仁,所以他说仁者仁也,后一个仁是讲果实中这个仁。你们诸位年轻人搞不通,因为不通古文,实际上理学家很通。宋儒这个解释啊,参合了佛学禅宗的精神,因为万物中心就有仁,像植物的果子,中心都有仁,所以仁是一切的中心。

再进一步说,你们把果子里面的仁敲开来看看,两半,阴阳,中间空心的。心者空也,理学家不敢讲,一讲空,那不得了,走入佛学去了,他偷了佛学的东西不敢讲。明朝的考试,有一个时期政府下命令,文章里不准出来空、定、慧这三个字,不准写出来;如果写了这三个字,文章再好也考不取。有一个青年不考功名了,作一篇文章批评,他说连孔子都考不取,因为《论语》里头说「空空如也」;曾子的《大学》就应该废,「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很多啊,都讲过的啊。他说为什么孔孟的书上可以有,我们的文章就不该写?写了就说我们跑到佛学禅宗里了,我不要这个功名,我不考了。这些都是宋儒理学家的毛病,也是他们可怜的地方,更是他们对于仁解释的问题,所以这个仁变得这么复杂。这个问题在这一篇的最后还要再讨论的。

《孟子》由大而讲到小,仁道是有这样的重要,我们讲了半天,讲良心话,什么叫仁?下不了一个定义吧?博爱之谓仁,这是韩愈的答案,我如果做考试官,一定把韩愈的卷子批掉,因为你偷墨子的思想,又不讲老实话,罪加一等,本来八十分,扣掉剩下五十七分,不及格。韩愈的文章不一定好呀,杜甫的诗也不一定好呀,李白的诗也不一定好呀,没有一个人的文章是绝对好的,都可以改,都可以医得好的。

再给你们讲一个笑话,从前有一个人挂一个招牌「诗医」,他说古人的诗很多都有毛病,都要医的,譬如有名的「清明时节雨纷纷」,这一首诗太肥了,要减肥,改成「清明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行人当然在路上嘛,把路上二字取消。「借问酒家何处有」,又太胖了,借问二字不要。「牧童遥指杏花村」,何必一定要问牧童啊,问司机也可以啊,取消牧童二字。他说这是减肥,有些太瘦的诗就要加肥,所以韩愈的文章不一定就是权威,有问题的就是有问题。

废 兴 存 亡 四 现 象 

@@reading 废兴存亡四现象

现在回过来看,孟子讲仁与不仁,这些都是文章,下面都是加上去的,当然不是乱加,而是一层一层地来,由大到小。他说所以一个国家,是指战国时期那些诸侯的国家,开创的人能够行仁道、仁政,就兴旺了;最后亡掉的都是因为不仁。这个里头有四个字要特别注意,「废兴存亡」,我们研究历史哲学,要特别注意这四个字,中国文化经常用四个字连贯,譬如「循环往复」,譬如佛家的「生老病死」,都是四个字。这些观念,都是从《易经》阴阳生四象的观念来的,是四个现象。宇宙间本有两个现象,动静、是非、善恶、好坏、明暗,都是相对的。这是形而下的宇宙一切相对的动态;再分化就有四个现象,所以叫四象。它的代号叫做阴阳,就是太阴、太阳、少阴、少阳这四个现象,所以先讲这四个字的来源。

历史有「废兴存亡」,但是超过了这四个字呢?那就是文化的力量了。整个的宇宙,历史的生命是永恒的存在,「废兴存亡」只是四个现象而已。譬如现代大家非常担心中国文化的问题,你们放心,文化目前不是「存亡」的问题,现在只不过是「废兴」的问题,是一半倒霉的时候,不是断绝的时候。所以「废兴存亡」四个现象,仔细研究起来,意义绝对不同。

当一个历史的时代,或者是一个国家政权倒霉的时候,衰败一点是「废」;但是它会复「兴」,历史的记载也是这样。至于谈到「存亡」就非常严重了,我们举例来说,《论语》中孔子提到过,他说一般落后地区,没有文化的,但是也有文明,文明跟文化这两个观念不同。孔子说文化落后地区的文明,还不如亡了之后的夏朝;夏朝虽然亡了,它的文化永远千秋存在。像我们中国人,到现在沿用的,很多都是夏朝的文化,譬如过阴历年,这是夏朝的文化;过清明等,是夏朝跟周朝联合起来的文化。因为夏朝以阴历的正月为正月,周朝是以我们阴历的十一月当正月,商朝是以我们阴历的十二月当正月。我们现在还喜欢过阴历年,这是几千年文化的根,变不了的。

所以我经常说,看文化的「废兴存亡」,就可以看到文化的力量,研究起来,科学哲学的问题很大了。譬如我讲到《易经》的文化,中国人过年门口贴一个「三阳开泰」,很多年前在台湾,《易经》没有太提倡的时候,有人写成「三羊开太」,好像吃火锅,要太太来开似的。

「三阳开泰」怎么来的呢?那是八卦,是一画一画来做代表的,也与二十四节气有关。阴历的十一月就是子月,子月有一个节气叫做「冬至」,冬至一阳生,画卦是一个阳爻,就是地球吸收了太阳的热能,到了地心,地面上很冷,地心里开始有一个热的阳了,所以冬至后井水是温热的。到了十二月是二阳生,到了正月就三阳生,所以叫做三阳开泰。为什么叫泰卦呢?上面是三个阴爻 ,代表是坤卦,坤是地;下面这三笔阳爻 ,代表天,是地天卦,这个卦名叫《地天泰》,所以正月是三阳开泰。到了二月阳能从地气又上升,这个卦又变了,叫做《雷天大壮》。我们介绍这个是说明夏朝文化的存在,所以说,文化是超越了「废兴存亡」的范围。

讲到「废兴存亡」四个字,我们看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历史,它所有的阶段,拿佛学的名词来讲,只不过是分段生死,也就是「废兴存亡」而已;而这个民族的文化是永恒不断、绵绵不绝的。所以我们要由这个精神去了解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历史。尤其是青年同学们注意,这个时代正是「废兴存亡」的关键,只是年轻人挑不起这个「废兴存亡」的担子,但是也不可被历史的演变压倒而失去信心。

刚才我来上课前,正好看到菲律宾的侨领在电视台讲,过去华侨在外面以中文为主,现在因为英文流行了,年轻的学生对中文都不重视了。这是个大问题,当时我就有一个感想,重视不重视是看我们自己民族站不站得起来,中华民族真站得起来,照样会受重视。这也是「废兴存亡」的问题,不要因偶然一段的悲哀,自己就垮

因 仁 而 得 不 仁 而 失 

@@reading 因仁而得不仁而失

这个原文的重点我们先加以说明。我们晓得,在蒋介石先生的文告里,经常引用这一段,尤其是「国之所以废兴存亡者」这一句话。因为他喜欢读《孟子》,而且对《孟子》很下功夫的,这是现代史上我们记录的一个重点。

在中国政治思想史、哲学思想史方面,这里有三个要点。第一,「国之所以废兴存亡者亦然」,在春秋战国的时候,所谓的国就是地区。譬如姜太公分封在齐国,就是齐那个地区,周公分封在鲁国,就是鲁那个地区。譬如《老子》里提到「治大国如烹小鲜」,我们往往把老子所讲这个国字,解释成现代国家的观念,这是有问题的。其实就是《孟子》这里所讲的国,代表了诸侯的分封区域,这个观念要搞清楚。

第二,「天子不仁,不保四海」,所谓四海,是中国古代的观念,指广大的地区。《说文解字》:「凡地大物博者皆得谓之海。」《尔雅》:「九夷,八狄,七戎,六蛮谓之四海。」《礼记》:「东夷,西戎,南蛮,北狄谓之四海。」所以这个四海,并不是指海洋的海。又像《左传》中《齐桓公伐楚盟屈完》上讲:「楚子使与师言曰: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唯是风马牛不相及也」,这个海不作海洋解释,而是地区的意思。

做这个研究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在战国的时候,拿现代人来吹的话,科学早就发达了。譬如那时的邹衍,历史上称为辩士,非常会讲话,思想很奇怪,那当然比孟子高明多了。我开始讲《孟子》的时候已经介绍过他。孟子同孔子一样,到别的国家去,很受冷落;邹衍就不同了,诸侯都亲自出来迎接,那个威风很大,因为邹衍是阴阳学家。像现在的阴阳学家,大概只能挂牌看相算命罢了。邹衍曾说天下有九大州,有四海,所以四海就是现在所讲国家的观念。

第三,诸侯保社稷,这个社稷是宗庙。到了秦汉以后,历史演变,政治的体制也变了,全国统一之后,宗庙也称为社稷。譬如在北京有社稷坛,有天坛,社稷坛就代表一个国家的精神。像日本有神社,也是社稷的精神。中国上古文化所谓的社稷,实际上是农耕社会集体生活为基础的一个统称。这是本文里的三个观念,大家先要清楚。

现在我们回过来分段讨论它的内容。他说夏商周三代之所以得天下,因为创业的帝王是行仁道;三代在末代之所以失天下,因为不仁而亡。什么叫做仁?到今天没有下过定论,这个是我们要注意的,只晓得一个原则,以仁得天下,以不仁而亡。什么叫做仁政?这是最后我们要讨论的。

我们看《孟子》这一段,再以这个原则看自己几千年的历史,几乎每一代都是如此;不是几乎如此,是绝对如此。岂止是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家庭,乃至个人的成功都是如此,离不开这个原则。

几十年前曾经有些同学问,用什么方法、什么手段,毕业后可以在社会上站住?我说只有一个方法,笨,也就是做人诚恳、老实,除了这个以外没有其他方法。你听起来很古老,但我告诉你一个道理。人类历史到了现在,今天的青年,每一个都是聪明绝顶,不但知识方面高明,玩手段、用办法,那个刁钻古怪的主意,比我们当年高明得太多了。但是,玩聪明玩手段,没有一个不失败的,最后都是失败。真正唯一的手段只有老实、规矩、诚恳;假使你把这个当做手段,那最后成功是归于你这个老实的人了。这是我们几十年人生的经历所得到的结论。历史上看到玩聪明的人,像花开一样,一时非常的荣耀,光明灿烂,很快的那个花凋萎了,变成灰尘。

所以我们晓得孟子这个话,不但是国家天下整个政治的原则,家庭以及做人,原则也是这样,都是成功者以仁,失败者以不仁。至于仁怎么样下批注,我们再三交代过,这一篇还没有做结论。下面是重复的话,这是他的文章。会写文章的人小题可以大作,拿到一点东西可以写一大篇。

曾有一个外国学生来,说研究我们明朝末年。问他哪一段?他说研究张献忠的少年时代。那很简单了,我说,告诉你,我少年的时候看到有一首诗,都说是张献忠作的,结果几十年后读书我才发现是唐朝人作的。唐朝有一个爱作打油诗的叫张打油,下雪天作诗,他说「江山一笼统」,下雪嘛,江山全是一样;「井上黑窟窿」,水井上都是雪,井口像个黑洞;「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这是下雪的情形。我对那个外国同学说,你研究张献忠少年时代,谁看到过啊?历史上随便找个证据来,你把这一首诗也插进去,你们美国那些教授一定查不到。这个是说笑话。

------------------------
原文:孟子曰:「三代之得天下也,以仁;其失天下也,以不仁。国之所以废兴存亡者亦然。天子不仁,不保四海;诸侯不仁,不保社稷;卿大夫不仁,不保宗庙;士庶人不仁,不保四体。今恶死亡而乐不仁,是犹恶醉而强酒。」

富 贵 出 身 的 天 才 

@@reading 富贵出身的天才

我们读历史,看到晋朝的晋惠帝,当时天下饥荒,老百姓没有饭吃,他说为什么不吃肉末稀饭,大家都笑他笨。不是笨啊!他讲的是绝顶聪明的话。为什么是绝顶聪明的话?由于他在宫廷里长大,看到宫女们吃稀饭,就问是什么稀饭啊,回答说肉末稀饭。在宫廷里,肉末稀饭是很差的,他从小长大,也没有看过外面,人家报告老百姓没有饭吃,他认为怎么不吃那种差劲的稀饭呢,这是他的智识范围。所以他在华林园听到青蛙叫,就问:青蛙是为公家叫还是为私人叫?旁边大臣就讲,皇帝啊,在官家叫就为公,在私家叫就为私。

这个马屁拍得恰到好处,拍马屁的人是真坏蛋,但是你说聪明不聪明?那我们学过逻辑的,学过禅宗的,你们研究研究,青蛙叫是为公的还是为私的?参参看,是空还是有?这不是一样道理吗?你再仔细一想,他的确是绝顶聪明,可怜的是他做了太子,出生在宫廷里头,不知民间疾苦。

所以富贵人家出生的子弟,许多是天才,但被富贵环境所误,误了一个天才。人从艰苦中出来,是苦难环境才造就他成为一个人才。你再看古今中外历史,圣人也好,英雄也好,每从艰苦中站起来,他才能够了解一切。再看晋惠帝,历史上都笑他笨,错了,我们才笨呢,因为没有过过富贵生活,所以不懂。

他问青蛙叫为公为私,绝不是笨,他的脑子非常逻辑。我的学生之中,有许多学科学的,那个脑子就是这个样子。譬如我说你把苍蝇给我赶出去,他说苍蝇为什么在这里飞啊?他一边赶一边还在看,研究了半天。我说你赶快把它赶出去,这个时候不是研究苍蝇的问题。是,是,是。他那个脑子就是这样,你说他不聪明吗?绝顶聪明。这都是我们要留意的地方。

所以《孟子》这一篇开始就说,「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聪明灵巧不足以作为领导的修养,高明必须要中庸,道德要浑厚。至于政治的权术,《孟子》点了题,他说「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一般人都认为孔孟之道是呆板的,只讲仁;其实有个秘密,现在把它揭穿。至少在我读书的经验,虽然读书不多,还没有看到过有人具体把它揭穿的。孔子同孟子有个密宗,孔子写了一部《春秋》,他自己感叹,「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这两句话有什么秘密呢?

先说为什么知我者《春秋》。《春秋》记录了乱臣贼子、帝王一切的错误不良行为,一切的怪事,造成了社会乱象、历史演变。对此应该负责的是政治领导人、知识分子读书人,以及担负教育责任的人。是这些人的罪过,所以他们要负历史的责任,这是《春秋》的目的。所以说,对于《春秋》,「乱臣贼子惧」,这是正面的了解,知我者《春秋》,懂得它的精神所在。

什么是罪我者《春秋》呢?有些人懂了《春秋》,才会用权谋,才会用手段,所以《春秋》也是一本谋略之书,也是一本兵书。懂了《春秋》相反的一面,谋略就很厉害了,所以天下事有正面一定有反面。有人读了历史而学好的,变成好人;读了历史学不好的,所有的坏本事都学会了。一个坏人学问越好,做坏事的本事越大,所以学足以济其奸。

同样的道理,孟子继承孔子的思想,提倡仁道。仁道的密宗在什么地方呢?那些专门爱人、仁慈,连蚂蚁都不敢踩的,不叫仁,因为「徒善不足以为政」,这是孟子所反对的。「徒法不能以自行」,谁懂啊?其实后世汉、唐、宋、元、明、清,每一个开创的帝王,都懂孔孟的仁政,都了解仁政并不是呆板的仁义思想。上次提到过,我们历史上最光彩的一段,在汉代是文景之治。汉文帝是「内用黄老」,里面真正用的是道家黄老的方法;「外示儒术」,外面表示是儒家,这是汉文帝政治的原则。

其实中国历史上的帝王,走的都是这个路子。前面也曾讲到过,汉高祖死后,吕后专权,刘邦的儿子们差不多被吕后这一帮人杀光了,只有一个小儿子在北方苦寒的边地。突然中央决定请他来当皇帝,就是后来的汉文帝。那个时候内政也乱,外面南方那个南越王赵佗已经准备要造反了。汉文帝上台只写了两封信,就把整个的天下安定了下来。一次是写信给赵佗,一次是给北方的匈奴。

他写给南越王赵佗的信,「朕高皇帝侧室之子……」这一句话就把赵佗打垮了。他的意思是说,我不过是爸爸小老婆生的小儿子,你老人家是跟我爸爸一起打天下的,你要多照应照应我啊,我是后辈嘛。然后讲现在自己的政策,军事的布署,都告诉你了;讲完了以后又说,你山西家里祖宗的坟墓我都给你修好了,而且派兵保护起来。在古代,如果有叛乱,只要你一动,先把你的祖坟挖掉,但是汉文帝没有这样说,这叫做瞎子吃汤圆,肚里有数。他又派了一个老外交家,很厉害的陆贾前去,一下就成功了。

赵佗这个老头子看到这一封信,哎呀!汉高祖这个儿子一定成功,赶快收兵,不打了。于是南越王回了一封信,也很妙,说自己是南方蛮子的头子,向你报告,一切都听你的。一封信就解决了南方的叛乱问题,还有北方匈奴,也是一封信解决,天下就太平了,这个就是汉文帝。

汉文帝的道德效法尧舜,几十年穿一件袍子还是补过的,朴素节省,并且尽量地减刑罚,保养百姓。因为春秋战国几百年的战乱下来,又经过他父亲刘邦跟项羽多年打仗,那真是民穷财尽,完全是靠他长养生息,这就是《书经》形容尧的话,「文,思,安安」,安的基础打稳了,社会也得到了休养。

这时出了一个很有名的晁错,前面也说过,晁错这个人当然是谋臣之流,就是孔子所讲的,罪我者《春秋》也。他写了一篇奏议给汉文帝,说教育太子除了道德以外,要他懂术数。古代这个术数是手段,术就是方法,数就是精于计算。术数也代表中国文化的天文地理、阴阳八卦、风水等的一门学问,专门名词就是术数。在政治思想上,术数就是表示要懂得方法,要懂得政治的手段。

汉文帝一看这篇报告,有道理,立刻命他为太子府里的秘书长,辅助太子。所以后来景帝上台,才引起了七国之乱等。到了景帝曾孙汉宣帝更妙了,出生在监狱里,是丙吉保住他的。所以汉宣帝是在艰苦中出来,老百姓的艰苦,社会的艰难,人心的好坏,他都清楚得很。他英明,有道德,因为他是艰苦中起来的。所以历史上皇帝死后得了一个「宣」字谥号的,都是好的。

他的儿子汉元帝太子出身,宫廷中长大,那就比较仁慈了,他向汉宣帝建议,应该完全用儒家的思想,讲仁义道德,其他的都废掉。汉宣帝就大发脾气骂他儿子,说汉家自有章法,杂家霸术都用的,你光晓得讲仁义,仁义能够治天下吗?刘家的天下到你手里恐怕就完了。实际上汉宣帝这一句话,说明了千古以来中国帝王君道的道理,这才真懂了《孟子》所说的「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这两句话就是孟子的密宗。

所以认为孔孟是呆板的仁义思想,那是绝对的错误,用起来非失败不可。孔子的密宗是在「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你把这四句学会以后,中国政治哲学的应用就懂了;再加上一个最重要的道德修养,孟子的这个密宗都传了,告诉我们后一代的子孙,这个民族自然会有人才出来的。

对 人 民 社 会 不 好 的 果 报 

@@reading 对人民社会不好的果报

这个提出来以后,孟子引用孔子的话,「道二,仁与不仁而已矣」,他说,人世间的道路、法则只有两个。换句话说,世界上的事情都是相对的,或者仁,或者不仁,不可能站在中间,既仁又不仁。等于我们左右、前后清清楚楚,不要含糊,含糊是不对的。所以是就是是,非就是非,善就是善,恶就是恶,你说我不善又不恶对不对呢?那只是一个理念,理论上有,事实上没有,不可能。

所以他说「暴其民甚,则身弒国亡;不甚,则身危国削」,什么叫暴呢?意思就是把老百姓整得活不下去,在历史的法则上,最后必然到达「身弒国亡」。「不甚」,假使没有那么过分,稍稍好一点呢?也会「身危国削」。他说在历史上的榜样,是周朝两个坏皇帝,周幽王、周厉王,「名之曰幽厉」。他说当一个领袖帝王,做不好的话,「虽孝子慈孙,百世不能改也」,在历史上永远留下来恶名,后世的子孙想帮他洗刷都没有办法,因为历史的是非是无法改变的。譬如说秦始皇也有好的一面,但他怎么改都改不了恶名,没有办法,错误就是错误,所以孟子引用《诗经》的话,「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此之谓也」。《诗经》上说,殷商那个纣王亡国了,为什么会亡国呢?是他胡作非为的原故,历史的事并不太远,就摆在这里。

研究《孟子》这一段话,究竟是何时何地所讲?应该说,可能是在魏国讲的,也可能是在齐宣王那边讲的,很难确定。但是,与《梁惠王》及《公孙丑》里所讲的,在他与齐宣王相处时的经过,非常相近。梁惠王跟齐宣王在战国时,都是第一流聪明的帝王;但只有聪明没有道德,尤其缺乏政治的道德。由于他们也不重视政治的哲学,当然不会行仁政,所以孟子为他们感叹而讲。

说到聪明的帝王,譬如隋炀帝,历史上说他四个字,「敏捷善悟」。大家注意哦,看历史不能只看他坏的一面,他本人非常可爱啊;如果拿学禅宗来讲,他会大彻大悟,因为他善悟嘛,说了马上懂。他文学又好,但是妒忌心非常重,有人作了一首好诗,「空梁落燕泥」,他当然作不出来,就吃醋了,你比我作得好,杀掉你。因为太聪明了,所以后来运河修成功到南方玩的时候,自己看看镜子,说:「好头颅,谁当砍之」,这么好的头脑,不晓得会被谁砍掉。知道自己没有好结果,他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

尧 如 何 磨 炼 舜 

@@reading 尧如何磨炼舜

再看《尧典》下面这一篇文章,如果把它演成话剧啊,尧这个老兄大概每天只是在那里打打坐,弄个香板坐在那里。下面办事谁办呢?通通是舜去办,当然尧懂得下命令。但是你要知道,在尧的时候,天下洪水为灾,所以古人那些怀疑尧舜的说:既然圣人那么好,中国怎么都是大水啊?那么大的灾难,全国都是大水,长江黄河都没有开出河道来。这是一个天灾,虽是圣人也没办法了;同时还有人祸,有四凶,四大凶族,尧也解决不了;虽然平章百姓,协和万邦,也没有办法。结果下手整治的是谁啊?是舜,把四凶抓起来放逐到边疆去了。如果把尧舜两个研究起来,那是很有味道的。

所以大家看《孟子》这一段,真要做研究,必须把《尧典》、《舜典》研究清楚。尧舜下来就是夏商周三代,尧舜这两代奠定了中国文化的基础,中国社会经过这两代变好了;当然最后一个最大的功臣是大禹。大禹治水以后,这个民族正式建立以农业立国,到现在已三千多年,他们功劳太大了。

究竟好到什么程度呢?问题很多,不过《孟子》指出来,要想当领袖的人,必须要效法尧,要以爱护部下、爱护老百姓那个精神来做。换句话说,我们当一个家长,当任何一个小团体的领袖,也应该是这个精神。

至于臣道,做人家的部下,要效法舜的精神。舜当年跟着尧做事的时候,如果拿现代人尖刻的眼光来看,尧对舜是十分严厉的,那是教育的严厉。尧一下把舜从很高的位子降到低位,一下又把最艰难的任务交给他,一下又把他提升到最高的职位,最后提拔他当了宰相,还把两个女儿嫁给他。然后自己年纪大了,考察他可以接任,你来吧,我要退了,这样才交给舜的。所以中国文化君道是有一个标准的,臣道也有标准,所以必须要读,并且研究《书经》中的《尧典》和《舜典》这两篇。

顺 治 与 洪 承 畴 的 问 答 

@@reading 顺治与洪承畴的问答

至于他这个人的表现,「光被四表,格于上下」。关于这两句话,有人说满族入关以后,顺治皇帝十二三岁时,他读《书经》;当皇帝的不能不读《书经》,因为要学尧舜啊。这八个字顺治问一个人,他说《书经》这八个字用得很怪,为什么不写「光被四海,格于天下」,多好呢?这也讲得对,说他的声光照耀四海,很伟大;照我们现在讲,他的伟大像太阳一样照遍了整个地球,多好啊!这位大臣答复他说,不好,尧之德是他的道德伟大,「光被四表」,这个表是无边际的;「格于上下」,上下是无穷尽的。现在拿佛学来讲,「光被四海」就是太着相了。

这个的确答复得好,我还是最近才看到这一本书,谁答复的呢?就是洪承畴答复的,那个投降的贰臣。洪承畴的学问很好哦,在这一本书上又看到一个秘密,就是满族入关之后,洪承畴给清朝定的国策:「南不封王,北不断姻」。北方对蒙古永远要和亲,南边不要封王,不然你的政权靠不住。这八个字我认为就是套《三国演义》诸葛亮告诉关公的策略:「东和孙权,北拒曹操」,都是同样的一个国策,大的国策。老实讲,洪承畴回答顺治这两句话,答得真好,看了以后拍案叫绝,真是聪明。从中国传统的历史观念来讲,洪承畴是不忠之人,但是他的头脑绝不是我们一般豆腐渣子的头脑,太聪明了。

「克明俊德」,这四个字可以分开来讲。「克明」,人高明到极点,聪明到极点,回复到平实,他能够把自己的高明拉到像平常一样。「俊德」,他的厚德,厚道,做人没有哪一点不对,处处对人好,非常伟大,非常崇高,这些就是「克明俊德」。

然后下面,「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在上古宗法世族的社会,他与各族和平相处,九族都和睦了。「平章百姓」,就是我们中国人说的老百姓,百姓代表很多宗族,宗法社会都被他统一起来了,不是统治,是道德的感化。也就是平等地都把百姓安下来了。「章」就是文化社会都进步了,大家都很平安,得到了福利。「百姓昭明,协和万邦」,天下太平了。下面一句,「黎民于变时雍」,因此全世界、全国的人民「于变」,于是个虚字,都跟着变了,变好了,风气被他转变了。「时雍」,整个的时代太平了。这是讲尧,《书经》中这一段,就是描写他的德性。

《 书 经 》记 载 的 尧 

@@reading 《书经》记载的尧

《书经》描写的尧是:「允恭克让,光被四表,格于上下,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黎民于变时雍。」我们再回过来,看《书经》上对尧这一段的记载,这是提起你们诸位同学注意,研究中国文化应该注意的地方。我们看《书经》第一篇,「曰:若稽古」,这一篇文章开始就这样。

我先告诉你们一个笑话,我小的时候读《书经》,大概十三岁,就念:「曰:若稽古帝尧……」,那么乱叫一顿,心里很讨厌,因为父亲逼我读,老师圈了点了,叫我那样背,我怎么样都开不了窍,问老师这是什么意思啊?我那个老师也是前清的秀才,有时候他替人家作文也是「曰若…」,我说这是《书经》的体裁,老师说是啊,这是很深的,你将来会懂,不过后来我也没有问他,我早懂了。

你们看这一篇文章,上古的历史很难考证,中国写史不是乱写的,「曰」,只能够说是据说,或听人家说。「若」,这个若是不定之词,实在不敢肯定,只好用这个若。至于这个「稽」,是考证它。「稽古」就是考据了古代「帝尧」那个皇帝,我们的老祖宗,他的数据,就是这样说的。「曰放勋」,帝尧的名字叫放勋。他的人呢?「钦,明,文,思,安安」,读古书真难,这讲些什么东西啊?这就是《书经》第一段,是我们当年的历史,叫做帝尧的研究。这个问题就大了。

所以读古书必须先从学问来,我们简单地讲,每一个字研究起来问题很多,古代是在竹片上刻字,很辛苦啊,一个字包括很多意义,越简单越好。我们现在为了赚稿费,多一个字多一毛钱,那跟古代不同。

他说这个人「钦,明」,什么叫钦?代表了慎重,非常谨慎,非常小心,非常规矩,好的意义很多。所以后来皇帝下命令,最后一句「钦此」,就是慎重,小心,谨慎,规规矩矩去做。于是这个「钦此」就变成公文老套了。

「明」,绝顶的聪明,智慧第一,不但文化哲学,连思想都是透顶的。思想透顶聪明的人多得很啊,但聪明人不老实、不安分,越聪明越不安分,对不对?我看在座的年轻人很多是聪明人,你们诸位每人相貌堂堂,都聪明绝顶,千万注意,聪明要安分啊!这个安字就要研究《大学》了,「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都是从这个地方来的哦;非常安祥,也等于我们看电视上演戏,「皇上吉祥」,大吉大利的那个安。这就是讲他的人品,我们由这几个字了解他的人品,不然读起来,「曰若稽古,帝尧,放勋,钦,明,文,思,安安……」不晓得讲些什么,读起来是很讨厌的。

总而言之,每一个字几乎都是相对的,「钦,明」,谨慎小心,这样的人,对人往往很老实,老实有时候不太聪明,很聪明的人不一定小心谨慎,尧是两样综合兼备。「文,思」,也是相对的,这个「文」不是说会写文章,会作诗;古代这个文代表一切的知识具备,所以天地都是大文章。「思」是真正的正思想,在古代解释这个思,包括的意义很大,等于后世讲高度的智慧,上古的时候只用一个思字代表。「安安」,刚才已经说过了。

「允恭克让」,这个允字在这里只能大概作解释,我们若要真实研究国文,研究自己文化,允的本字解释起来很复杂的。这里我们大概地说,「允恭」是绝对的恭敬,这个人的态度绝对的恭敬;「克让」,绝对的谦虚,真谦虚,一个高明的人,对任何事情,对任何人,都是绝对的恭敬,绝对的谦虚。这几句话塑造出来那么完整的一个人格,做领导的人,乃至当父母的、当家长的,有这样的人品,才够得上做一个大家长。

效 法 尧 舜 怀 疑 尧 舜 

@@reading 效法尧舜 怀疑尧舜

「孟子曰:规矩,方圆之至也」,这个话我们不需要解释了,规跟矩是两个仪器,可以画方画圆。「圣人,人伦之至也」,什么叫做圣人?当然值得讨论,儒家的道理,做人的目标是成圣人,等于我们学佛的人目标是成佛。至于有人说,学佛的目标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那并不是学佛的真正目标,那是没有办法了,因为晓得自己成不了佛,只好到极乐世界去留学,学好了再成佛,那个是留学的地方。所以学佛的人志在成佛,学道的人志在成仙,学儒家的人志在成圣人。拿中国文化来讲,佛也好,仙也好,儒也好,统称叫做圣人。孟子说「圣人,人伦之至也」,人伦是人的人格、人的标准、人的规范,人的规范做到了极点就谓之圣人。怎么样叫极点呢?很难讲,下面接下去讨论,圣人的标准是什么?

「欲为君,尽君道;欲为臣,尽臣道」,这个君字,现在名词就是领袖、家长、领导人,所以我们不要看到君字就想到皇帝。在上古的文化里,这个君字是个代号,像长者、长辈、领导的人;小学里的班长,在这一班里他就是君,领头的。他说一个做领导的人,与他属下的人,就是君道与臣道。这两个以什么为标准呢?「二者皆法尧舜而已矣」,都该效法尧舜。我们上次提到要注意的,在《孟子》的前面很多篇,《梁惠王》啊,《公孙丑》啊,孟子给诸侯们讲话,要他们效法文王的地方多,很少提尧舜。到这里提出尧舜来,说只要效法尧舜而已。

下面他有个解释,「不以舜之所以事尧事君,不敬其君者也」,做一个臣道的人,就是做人家干部的人,必须要像舜当年跟唐尧做事一样。事尧这个事是动词,就是替他做事的时候,做他干部的时候,要以这一精神来事君。也像跟自己的长辈或者是国家领袖做事一样才对;假使不是这样,这个人是不敬其君。换句话说,做领导的人,「不以尧之所以治民治民,贼其民者也」,如果不以唐尧治理天下国家百姓的那种精神来治理一般人,那等于「贼其民」,害天下的人。这个贼字用得很重,等于谋杀天下人,各种坏的名词都可以加在这个贼字上面。

好,这里有一个问题出现了,他说以君道来讲,做领导的人第一个效法的人是尧;以臣道来讲,第一个效法的是舜。像我们老一辈子读书,尧舜这一些故事都很熟,现在年轻人就要回转来去研究《尚书》了,就是《书经》。其中第一篇是《尧典》,这个古文研究起来就很麻烦,孔子也经常提尧舜,孟子在这里也提出来。孔子的孙子子思着《中庸》时,讲他的祖父孔子,「祖述尧舜,宪章文武」。换句话说,孔子的教育精神,教人效法人格养成的最高的标准是尧舜这个精神;而文化的、政治的、社会的、经济的等,则「宪章文武」,偏重在周朝文化的文王和武王。

关于尧舜的研究,当然古代素来都讲好的方面。到宋朝以后,人类的知识文化到底不同了,对尧舜的怀疑慢慢开始,到明朝更多。到了民国时期,那个厚黑教主李宗吾,写了一篇《我对于圣人的怀疑》,当年也很轰动。他提倡的厚黑,是故意骂人的,骂人面厚心黑,他说成功的人都要如此,文中列举了历史对尧舜的怀疑。

当时大家读到李宗吾的文章,认为他是一个怪物。我跟他年龄差一大截,不过是好朋友,我说你又何必这样搞呢?他说你不知道,我跟爱因斯坦是同年的,他已经是世界上第一流的科学家,成名了,我现在没有成名啊,所以我只好走歪路,乱骂人。我说你这样骂不对的,要被抓去关起来;他说我就是希望人家把我抓去关起来,一关起来名气就大了,到现在也不关我,所以我这个教主还没有当成。你看这个人怪不怪!但是他本人非常好,道德也很好,他当时写尧舜只是怀疑。

我说我这个人脑子是很死的,你写的有很多问题,你这个思想哪里钻出来的?他说我叫李宗吾嘛,明朝有个学者叫李卓吾,做了很多怪事,又是学佛,又是学儒,也是大宗师。晚明的时候出了几个怪人,对于学问的研究和怀疑,非常尖刻严厉,李卓吾是对历史文化的问题挑剔得很厉害的一个人,他姓李,我也姓李……所以李宗吾写尧舜写了一大堆。

其实古人讲过,尧为什么把两个女儿嫁给舜啊?因为他的儿子不成器,将来尧老了,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一接手,把国家搞亡了,那怎么得了呢?干脆不传给儿子。幸好还有两个女儿,以两个女儿做本钱吧,一起嫁给舜。舜当了皇帝,虽然不是我的儿子,却是我的女婿,半子嘛,天下始终还是自己的。李宗吾说,这是尧的手段啊。我说你们讲起来都是歪理。这种煽动性的文章,都是五四运动前后的作风。你说不成理由吗?很成其理由;真成理由吗?金圣叹批小说一样,当笑话看看可以,当真话看全搞错了。其实宋朝、明朝我也可以列举很多的数据,都是对于尧舜的怀疑。

反过来正面如何去了解尧舜呢?这个问题太难了。我们都晓得除了《书经》上这一篇《尧典》外,《孟子》提到的也不少,大家注意《史记》上的《伯夷列传》,司马迁提到一句话,「传天下若斯之难也」,这是点题,给我们画龙点睛。大家都晓得尧舜是公天下,礼让天下不是那么容易啊,不是说我老了,你来吧,拖上来就是。不是这样,要晓得尧选定舜,是由四方的诸侯推荐的,以后「典职数十年」,尧叫舜跟着自己做行政的工作几十年,每一个部门都给他去磨炼过了,成绩都不错。这时尧已经八九十岁了,然后才说,你来接手吧。这就是司马迁所说「传天下若斯之难也」,他说公天下那个让,那个选贤与能是这样的难。不是像现在的人说,拜托!投我一票!他当选就算是能了。如果他没有行政经验,也没有人品的证明,能与不能,有谁知道啊?!

----------------------------
原文:孟子曰:「规矩,方圆之至也。圣人,人伦之至也。欲为君,尽君道;欲为臣,尽臣道,二者皆法尧舜而已矣。不以舜之所以事尧事君,不敬其君者也;不以尧之所以治民治民,贼其民者也。孔子曰:‘道二,仁与不仁而已矣。’暴其民甚,则身弒国亡,不甚,则身危国削,名之曰‘幽’、‘厉’,虽孝子慈孙,百世不能改也。《诗》云:‘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此之谓也。」

领 导 人 的 三 大 毛 病 

@reading 领导人的三大毛病

关于「责难于君」,我们再举一个例子。清代康雍干三朝的时候,有一位大臣叫做孙嘉淦,字锡公,他有一篇有名的奏折,我曾在讲孟子见梁惠王时详细介绍过,可能大家不清楚,现在这一篇印给大家的讲义是把它集拢来的,不完全,这一篇东西很长很有名,叫《三习一弊疏》。这个孙先生告诉乾隆,做皇帝有三个大毛病很容易养成,这三个毛病一旦养成,如果出一个大纰漏,就不可救药。诸位青年同学难得上这个课,外面恐怕也少看到,好好注意,将来你们诸位出去,做了公司的老板,工商界的领袖,或做一个校长,甚至做一个家长,都容易犯这三个毛病,不可不慎戒也。

第一个毛病是什么呢?「主德清则臣心服而颂,仁政多则民身受而感」,他说做一个好皇帝,当一个好领袖,一个公司的好董事长或总经理,因为你好,部下心里服你,到处讲你好。如果当皇帝的行仁政,老百姓受了你的好处,「出一言而盈廷称圣,发一令而四海讴歌」,你上面随便讲一句话,或下一个命令,下面都叫好,真诚地叫好。「在臣民原非献谀」,老百姓部下的恭维,不是拍马屁,是真诚的。「然而人君之耳,则熟于此矣」,上面的人听恭维话听久了,耳朵听惯了,有一天如果来一句不是恭维的话,就会受不了了,因为这个习气已经养成了。当校长啊,当法师啊,都会有这个毛病;出家人当法师,这个一句了不起,那个一句了不起,法师慢慢就起不了了。每个人都是如此,皇帝也是如此。

「耳与誉化,匪誉则逆,故始而匡拂者拒,继而木讷者厌,久而颂扬之不工者亦绌矣,是谓耳习于所闻,则喜谀而恶直。」这一段就是说,上面的是第一流的好人,下面多恭维。譬如大家见到我,老师啊你讲得好啊,那恭维话多得很,听久了以后,真觉得每一个毛孔都钻出一个悚然来;久而久之,会觉得自己伟大得很。千万不能受骗!将来你们做事业,当了领导的人,这样一受骗,你就完了。

「上愈智则下愈愚」,注意哦,当领袖的人,不要太聪明,上面越聪明,下面的笨蛋越多。那是真的,这叫做「良冶之门多钝铁」,好的铁工厂里头废铁特别多,「良医之门多病人」,好的医生那里病人特别多,那是没有办法的。所以上面越智,下面笨的越多,因为本来不笨,上面的人太能干,下面的人就抱一个观念,多做多错,不做不错,干脆不做最好,因为领导太能干了嘛,什么都会。

「趋跄谄胁,顾盼而皆然」,他说因为上面是能干聪明的领袖,下面跟着的,「顾盼而皆然」,上面皇帝走在前面,头一回过来,就看到敬礼,到处都在拍马屁。「免冠叩首」,清朝时候都是这样,「喳」,帽子脱了跪在那里。「应声而即是」,到处听到都是好的,都是应声虫。「在臣工以为尽礼」,做干部的人这也没有错啊,这是对长上敬礼嘛。「然而人君之目,则熟于此矣」,当皇帝看久了之后,看惯了,有一个腰弯得不够弯,就讨厌这个家伙了,所以这个毛病不能养成习惯。「目与媚化,匪媚则触」,眼睛看到的都是拍马屁的人,如果看到有一个面孔翘头翘脑,不大拍马屁,就刺到你了。

「故始而倨野者斥,继而严惮者疏」,想做圣人的皇帝,看到傲慢一点的,开始是训他几句。有些人不是傲慢哦,他做官读书志在圣贤,很恭敬的,但该说就说,他是好心,可是你就觉得讨厌,虽晓得他讲得对,就是不过瘾嘛,慢慢好人也离开了。「久而便辟之不巧者亦忤矣」,久而久之,马屁不到家的忠臣也离开了。「是谓目习于所见,则喜柔而恶刚」,要注意哦,当爸爸妈妈的也一样。我也做过爸爸,我也做过人家的儿子,这些经验都同诸位一样,都经验过的,我才发现,做爸爸的有时候对儿女也拍马屁的,回头一想,都是一样,所以齐家就可以治国。

「敬求天下之士,见之多而以为无奇也,则高己而卑人。慎办天下之务,阅之久而以为无难也,则雄才而易事。」
当领袖的人要特别注意,因为社会上很多一流的人到他面前来,他看多了一流的人才,认为没有什么了不起,就把人才当狗屎了。再看到科学家都是怪里怪气的,没有什么意思,然后看看都不如自己,搞久了觉得天下自己第一聪明,没有人超过自己。

领袖要办的事,是天下的事,都是大事情,处理惯了,久而久之认为天下没有困难的事,到我手里就解决了。他不晓得能够解决并不是他比一般人能干,而是因为他有一个无形的权力,是这个权力使他把事情解决的;如果他失了权力,也就解决不了困难了。因为他不懂这个理,在上面当久了,「则雄才而易事」,自己认为是天下第一英雄,把天下的事情看简单了。

「质之人而不闻其所短,返之己而不见其所过,于是乎意之所欲,信以为不逾,令之所发,概期于必行矣,是谓心习于所是,则喜从而恶违。」
中间的文字都不解释了,大概都看懂了,他说这样搞久了以后啊,认为自己反正都是对的,慢慢认为天下聪明都不如自己,心里越想自己越对,越想自己越伟大,慢慢养成一个毛病「喜从而恶违」,喜欢顺从自己的话,讨厌相反的意见。

「三习既成,乃生一弊」,眼睛、耳朵、心理,有这三种毛病,一个大漏洞就出来了。何谓一弊?「喜小人而厌君子是也」,自然喜欢拍马屁的,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喜欢人家戴高帽,老师好,老师早,老师是个宝,明知道是给你戴高帽,也是挺舒服的,戴久了就习惯了。

这是孙锡公对皇帝的教训,是教训乾隆哦!下面还长得很,一样一样说,所以这一篇东西,清朝后来的皇帝都要读。这一篇疏文集中了孔孟思想,就是刚才说的「责难于君谓之恭」,读书志在圣贤的一个榜样。曾国藩曾说,他年轻时常听到老辈子讲,孙锡公这篇《三习一弊疏》是一个读书人不能不读的。曾国藩年轻时也很自负的,文章也很好。一般年轻人读这一篇文章,看看没有《滕王阁序》好嘛,更没有《西厢记》那个「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好嘛,所以认为没有意思。曾国藩说,到了自己做事的时候一看,我啊,服服帖帖的,甚至把它印出来,给几个兄弟和一般弟子、高级干部们看,不但做皇帝的要读,任何一个领导人都要读。

全篇的奏议很长,这个叫做「责难于君谓之恭」,也是「陈善闭邪」,这才是真正的恭敬,但是你把全篇奏议看完了,孙锡公没有一点火气,他是平平实实,老老实实,所以皇帝看了非接受不可。当然碰到乾隆是个好皇帝,有这样的雅量,很了不起,他就接受了,并且吩咐子孙都要读。现在是为了说明「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这两个问题,我们提出来这个资料。

什 么 是 恭 什 么 是 敬 

@reading 什么是恭什么是敬

好了,中间经过了许多的转折,现在这一段的结论来了,就是由「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起,到这里,「故曰: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吾君不能谓之贼」,严重的结论来了。所以《孟子》全篇连起来就可以看出来了,如果只在中间抓到几句,往往把《孟子》了解错了。刚才已经先给大家点出题目来,他开始就指出,战国时候所有这些领导人都是玩弄小聪明,不是真正的大智慧,更没有人品。这一段是讲战国当时领导人的罪过,因为君道的错误,孟子提出来中国文化君道的精神,以尧舜为标榜。

其次,他指出一般臣道的错误,换句话说,整个教育文化失败了,没有把人教育好,君道的人格没有教育好,臣道的根本也没有教育好,然后师道也不对,他痛恨这三个方面,重点在这里。所以他说领导人固然错了,可是那些为臣的错误更甚,这都是师道的问题。

我们举最有名的孟尝君来说。当时孟尝君可以左右齐国的国君,如果他走上正路,齐国国君乃至社会,都会跟着他走的。但他不走正路,孟尝君的做法等于是帮会,就是流氓,他反而向坏的路上去带领大家。战国四大公子这个阶段,跟孟子差不多是同时的,还有很多名人,都是坏的臣道。他痛恨臣道的错误。他说这些人啊,不尽心力,没有仁慈之心,对社会国家人民不仁爱、不负责,只玩弄自己的聪明,玩弄自己的权力。

因此他提这三个原则,所谓「责难于君谓之恭」,就是刚才我说,中国文化几千年,讲起来是帝王政治,但是常常碰到臣道的宰相、或高级干部当面批评皇帝。那些人的精神就是「责难于君」,对于皇帝责难,你不对就是不对,充其量是死,但我不能对历史没有交代,不能对不起国家和老百姓。这是中国读书人的精神,所以大臣名臣立朝非常正直,皇帝不对的就是不对,就要批评,也就是责难于君,这样才是恭。

「陈善闭邪谓之敬」,古代的大臣对皇帝,是尽忠服从,但文化的精神是要暗中对皇帝教化。「陈善」,是把好的报告上去;「闭邪」,是使上面不走上错路。譬如当年范仲淹当了宰相,那时皇帝年纪比较轻,有一个人犯罪,皇帝批示要杀掉;范仲淹就把公文退回去,说,这个事情还不至于杀头。有人就问,这个皇帝的决定也没有错啊,他说年轻当皇帝,不要给他杀成习惯,杀顺手了,天下人就遭殃了。这就是对皇帝「闭邪」,先防止他,如果他那个权力使用惯了,后来可能把杀人当切萝卜一样,那就不好了。所以「陈善闭邪谓之敬」,这个叫做敬。「吾君不能谓之贼」,一个臣道的人,对于时代的责任、政治的责任,都要做到,如果君王不听你的建言,那是他有问题,那就没得办法,所以吾君不能就谓之贼了。这是孟子对于君道、臣道、师道的一个原则的结论。

孟子说的君道、臣道、师道的要点,也就是延续孔子着《春秋》的精神,这在孔孟思想里,可以说是一个奥秘。

至于说一个人臣怎么样做到「责难于君」,怎么做到真正的恭敬,待我们把这一段的精神讲完再加讨论。这个所谓恭敬,并不只是听命,像唱京戏里的「末将听令」那一套,那不是真恭敬;真的恭敬是「责难于君,陈善闭邪」。在历史上有许多事实都说明这个道理,但是有一点首先要与诸位同学研究的,是古代的教育精神与现代的不同之处,究竟哪一个对,我不下结论,只是做一个比较。

前两天跟同学们讨论时,想到一个问题。我责怪青年同学们有许多地方搞不清楚,譬如写一个条子啊,写一封信啊,做人处世啊,都有问题。我说也难怪,这五六十年的教育害了你们,不是你们的错误,我们上一代本身就受错误教育之害。记得小的时候十一二岁,像我们家庭的教育,把《朱子治家格言》摆在桌上,而且要会背。早晚要向父亲背,背完了照着做,「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既昏便息,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

我在家里是独子,没有兄弟姊妹,虽不算大富大贵人家,也是很不错的家庭,家里很多佣人,可是大雪天,一大早父亲把我叫起来扫院子。我母亲当然心疼,何必呢?家里有佣人啊!不行,非要他自己出来扫不可,不然长大了没得出息,不知道人事的艰苦;佣人固然有,为什么他该享受啊?!我那个手冻得啊都肿起来,像螃蟹一样,还不准我带手套,拿个扫把在扫雪。夜里关了门以后,点个灯到处看看门闩好没有。我说我们当年是受的这种教育。所以我经常训这里年轻办事的同学,电啊,水啊,门啊,都不知道检查,每一次都要我老头子叫,我不叫你们就不去看,生活没有养成习惯,都是教育的问题。

像《朱子治家格言》,是我们当年必读之书,到现在几十年以后,想起来最后两句话,虽然是很落伍,但很有道理:「读书志在圣贤」,换句话说,读书求学问的目的是什么?志在为圣贤,并不是只为了学技术,找待遇好的工作;「为官心存君国」。这是《朱子治家格言》的最后两句话,这个朱子是明末的朱柏庐先生。「读书志在圣贤」,中国文化教育的目的,主要是先完成一个人的人格,技能是附带的。这个话也可以说明,中国的知识分子「读书志在圣贤」。我们现在是读书志在联考,为官志在金钱吧!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这个《朱子治家格言》在我们脑子里印象非常深,现在几十年回想起来,仍记忆犹新。所以我们这个文化教育的目的太伟大了,求知识读书是志在圣贤,立志做圣贤,做超人。为官呢?为官心存国家天下,现在来讲为官是为人民谋福利。

时 代 的 怪 现 象 

@reading 时代的怪现象

这是战国时候的现象,不但政治如此,整个的社会也如此。譬如梁惠王、齐宣王这一班人,孟子说「上无道揆也」,不讲法治,凭他们的聪明在乱玩,有聪明,有权力,他们爱怎么干就怎么干。我们今天的国际上也是如此啊,前几天跟年轻的同学谈到卖花生的卡特当选美国总统,他是美国南方人,我说由南到北就不行了,美国也一样。上面不照法度来,下面一般的干部就乱来,不守法搞特权。「朝不信道」,他说那些诸侯、那些大臣,不相信文化政治的大原则,什么道德的政治,在他们都变成了口号。「工不信度」,工商界也在乱龫,只要有钱赚什么都干,做的东西不合标准,只要钞票一拿到手,退货都不管,没有商业道德。

知识分子呢?「君子犯义」,知识分子书读得好,道理讲得非常通,但头脑里乱七八糟,这是犯义,违反自己的道德,背过来随便干。换句话说,拿自己的学问知识来做坏事,叫做学足以济其奸,学问越好坏事做得越大;法律越学得好,犯法的本事越多,这就是「君子犯义」。小人呢?「小人犯刑」,那些老百姓们乱干,杀了人反正坐牢就是了,没有关系,法律都不怕了。孟子讲,你看在这样的时代国家,他们到现在还能够存在,那是命好啊、幸运啊,那是不合理的。所以孟老夫子胡子一翘,气得只好回家去,在这里干什么呢?没有办法啊。

「故曰:城郭不完,兵甲不多,非国之灾也」,这就是中国文化的精神了,所以我常说,一个国家亡了不怕,是可以复国的;最怕自己国家民族的文化整个亡掉,那就翻不了身了。诸位青年同学千万要注意,将来的时代,我们的文化要你们年轻一辈的挑啊,不能使自己国家民族的文化种子断绝。所以《孟子》在这里就说,「城郭不完,兵甲不多」,这个不是国家的灾难,这个没有关系。「田野不辟,货财不聚,非国之害也」,甚至于农业荒废了,乃至于国家的财经出问题了,孟子说这也不严重。最严重的是文化精神没有了,一个国家民族文化的根一旦丧失,那就真完了。

所以他说「上无礼,下无学,贼民兴,丧无日矣」,这三句话包括意义很大,每一句话只有三个字。「上无礼」,我经常说这八十年来文化教育出了大问题,教育出问题就变成「上无礼」。这个上你不要看成爸爸或长官,那太狭义了,这个上包括时间空间。「下无学」,这个学不是指知识,而是指真正的学问,也就是做人做事真正的道德,那才是学问,不是呆板的道德。古人解释这个学字是「学者效也」,有效验的、实际的人生经验,这个是学,一方面也包括道德的经验。

他说的每三个字都是大问题,我只提原则,最要紧的是「贼民兴」。几十年前,当然你们在座的青年不知道,革命分子是怎么起来的?就是「贼民兴」,当年的知识分子都喜欢走这个路,今天世界上也是这样。

有些人自己认为聪明智慧,专门玩这个捣乱的事,这些是贼民,这个贼民的意义包括了很多。换句话说,社会上正人君子越来越少,走正路的越来越少;走偷巧的路,走作奸犯科的路的,越来越多。这个是教育的失败、文化精神的丧失,任何一个社会,任何一个国家,到了这个情形,违反了原则,「丧无日矣」,马上要完了。「无日」,无法说时间,很快就要完了。

「《诗》曰:‘天之方蹶,无然泄泄。’泄泄犹沓沓也。事君无义,进退无礼,言则非先王之道者,犹沓沓也。故曰: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吾君不能谓之贼。」
因此孟子再引用《诗经·大雅》篇的话,「天之方蹶,无然泄泄」,这两句诗的意思就是,上天要毁灭一个人,蹶就是跌倒,就是说天命要变更的时候,这代表了时代要变化,变乱的时代要来了。一个时代的命运到了关键时刻,我们人要怎么样做?「无然泄泄」,不可以马马虎虎,不可以跟着时代随便走。我们也经常听到有人说「你这样做不合时代」,我说老兄啊,我已经不合时代几十年了,我还经常叫时代合我呢,现在头发都白了,不合时代就算了。我说你不要问我问题,也不要跟我学,因为我不合时代,怕传染到你。如果你要跟我学,对不起,你要时代跟我走,「无然泄泄」,我不将就你。此所谓独立而不移,要有这个精神。

所以孟子解释,他说古书上讲「泄泄犹沓沓也」,泄泄就是沓沓,也就是马马虎虎,也就是孔子所讲的「乡愿德之贼也」。看起来做人很好,处处和蔼,很有道德,挑毛病挑不出来;但是也找不到好处,这叫德之贼也,将就、马虎,不可以这样。这就是孟子所说战国时代的糟糕现象。下面是鼓励学生,吩咐他的弟子们:我们晓得时代有这样的毛病,为了自己国家民族的文化,要站起来,要留下种子,不能将就时代。

因此他又说「事君无义,进退无礼,言则非先王之道者,犹沓沓也」。我发现,年轻同学们在一个公司做事,学个三个月半年,回来自己也开个公司。我说那些老板们真倒霉,让你在那里偷学东西,又给你薪水,这个是「事君无义」,这个要不得。中国文化不是那样的,你说整个的社会都是这样,我不这么做怎么办呢?那有的是办法,就是自己站起来。当然现在上下都搞成这个现象了,不合理的地方很多。「进退无礼」,不择手段地进去这个公司,要走的时候,不管了,就跑掉了,做人的标准都没有。整个社会变成这样一个没有人格、没有标准的社会,当然个人更不要谈了。既然做人的标准没有了,文化的法则也亡掉了,「言则非先王之道者」,所以言语思想都不同,只是跟着时代浮沈,自己没有独立的中心。

----------------------
原文:「上无道揆也,下无法守也,朝不信道,工不信度,君子犯义,小人犯刑,国之所存者,幸也,故曰:城郭不完,兵甲不多,非国之灾也。田野不辟,货财不聚,非国之害也。上无礼,下无学,贼民兴,丧无日矣。」

不 忍 人 之 政 是 什 么 

@reading 不忍人之政是什么

这就是《孟子》的文章,很合逻辑的,古文最讲逻辑了,第一是头尾要关照好,他说「圣人既竭目力焉」,上古的圣人虽然用眼睛看准确了,像离娄有绝顶聪明的眼光,看对了;然后要做东西还要有公输班的技术,用规矩去量,不能马虎,这就是规矩。他说你以为有把握,绝顶聪明,不要狂妄啦!还是要规矩准绳来量过,才能构成方圆平直。譬如我们这里大书法家王老师,书法比我高明太多了,但是你看他规规矩矩,每一点都守规矩,就是这个道理,肯守规矩则不可胜用也。

接下来,「既竭耳力焉」,必须要以六律正五音,也是不可胜用也。这两句都过去了,重点是在下面。

「既竭心思焉,继之以不忍人之政,而仁覆天下矣」,大圣人用尽心思、智慧去研究,研究好了还要请教别人,一点不能马虎,然后配合一个最重要的中心,「不忍人之政」,就是不忍心害人,不忍心害社会,那样你才真正做到了仁政。这个文字容易懂,但是内义很深,内义深在哪里啊?我们都晓得《孟子·公孙丑上》讲过,「恻隐之心,仁之端也」,恻隐之心,就是不忍人之心的开端。仁慈的心理从哪里开始?就是从这个不忍心开始。什么叫不忍心呢?我们举一个例子,走路踩死一只蚂蚁,有时候我们会偶然发起大慈悲心来,蚂蚁也是个生命,不小心踩死了,这就是不忍心。可是,有时候我们也会做害人的事情啊,很忍心就做了,这个道理就是说,我们自己对不忍人之心没有认识清楚。

所以我常常跟年轻同学讨论,有时候叫他帮助一下别人,教一些东西啊,做一些事情啊,他就马马虎虎,这个就是害人嘛!我们只要马虎一点,就像医生看病一样,你虽然没有害了他,却已经耽误了他,也是害了他,这就是你太忍心了,所以不忍人之心是非常难的。

尤其是为政,《孟子》在这里重点还是讲为政,政治上的措施,我们有时候想尽办法,这个办法拿出来绝对好,但是没有考虑到下面实行时,这个办法会变成大害处。过去在大陆或现在台湾也都碰到过,到乡下跟区公所的朋友谈话,他痛苦万分,上面有的政策下来,一样都办不了;你到乡下找一个派出所的警员来谈谈看,很多法令,与现实矛盾,不晓得怎么办好。上面的人坐在办公室构想,然后开会,决定这么办;但各地方不同,一到下面问题就来了。所以这个地方就要「竭心思焉」,然后继之以不忍人之心为政,才能「仁覆天下」。

譬如当老师的人,我们在座当小学中学老师的很多,老师讲了一句,孩子回家就跟家里争吵。像我的孩子读小学的时候,回来吵得要命,为什么呢?因为老师那么讲的。好,好,好,你老师行,我碰到这个就赶快投降,照你的办。老师在台上讲的时候一点都没有错,但他没有多方面去想,所以「竭心思」有这样的重要。要尽你的心智你的智慧,尽到底了,确定这个政策绝不害人,才可以去实行。因为你的思想、智力都用完了,再出了毛病,非我之罪也,只能恨自己的脑袋没有那么高明,不是我有心害人。所以尽你心智以后,「继之以不忍人之政」,那么才可以「仁覆天下」。

这几句当中,下面「既竭心思」是重点,你的脑子都用干了,再也想不出好办法了,只有这样最好了,你才算没有罪过。接下来还要配合一个不忍人的方法作为,这两样要配合起来,才能说你的仁政可以普遍盖覆天下。不是现在吹牛的盖哦,不是黑云来了的盖哦,而是清凉的。现在我们吹牛的盖是热天的热盖,夏天开热气的那个盖哦,那个盖是不行的,所以这个覆字是指那个清凉的盖。

孟子接着又说出一个道理。

「故曰:为高必因丘陵,为下必因川泽,为政不因先王之道,可谓智乎?是以唯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于众也。」
他说要想盖一个高楼必须从平地起,孔孟都是山东人,泰山再高,也都是小丘陵慢慢堆积起来才成其高。「为下必因川泽」,大海之所以大,因河川江湖的水汇集流下才构成了大海。当年我们写古文都学他这个,当然不套用他的成语,那不算高,而是动脑筋偷。千古文章一大偷,把《孟子》这一句的意义偷来另外造两句,老师看到打双红圈,然后在卷子上面批,叫妈妈煎蛋给你吃。

我们看后世的文学有两句话偷得好,「水唯能下方成海」,世间的水都是往低处流,所以人要学水,人要变成大海一样,就要谦下。「山不矜高自及天」,最高的山它也不觉得自己高,因此它就可以顶到天。换句话说,人生的修养、学问、地位到了最高处,自己也不要认为高。所以山不认为自己高,因此成其为高。水向下流,谦虚,谦虚到极点就成其为大海,大海就能够包容一切。《孟子》这两句话,「为高必因丘陵,为下必因川泽」,就是「水唯能下方成海,山不矜高自及天」的道理。你说完全一样吗?不一样,这个是讲文字逻辑,《孟子》这两句话有两三层转折,所以并不完全相同。

他最后的结论「为政不因先王之道,可谓智乎」,这都是批评当时那些诸侯,他说为政不根据先王之道,不根据传统文化的法则,不根据传统的政治原则,「可谓智乎」?他告诉学生们,你们说齐宣王他们聪明吗?换句话说,他们是笨蛋,「可谓智乎」是问号,当着学生问,你说他们算是聪明吗?

「是以唯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于众也」,所以他说照中国上古的传统文化原则,唯有真正仁慈的人,才能够在最高领导的高位上。他说过去传统文化的原则,不仁者在高位,那就很严重了,那是玩权力,不是行仁政,是在种恶因,所得的恶果就大了。他这个话是因为看到春秋战国这些诸侯君主们个个如此,所以他认为无足道也,没有一个人可以跟他谈论的,没有一个人可以懂的,只好回家了。

因此他接着说到当时社会的一个现象。

---------------------------
原文:「圣人既竭目力焉,继之以规矩准绳,以为方圆平直,不可胜用也;既竭耳力焉,继之以六律,正五音,不可胜用也;既竭心思焉,继之以不忍人之政,而仁覆天下矣。」

凡 事 皆 有 原 则 

@reading 凡事皆有原则

刚才讲到「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就使我们联想到帝王政治的原则。不但过去帝王政治,都是以这两句话为中心,今后社会的民主政治也是一样,实际上对于个人也是一样,所以我们要特别注意。

譬如说,我们在座许多学佛修道的人,我经常说笑话,看到年轻人学佛修道我就害怕,一个一个修得都是善男子善女人,善得都过了分。但是,徒善不足以修道,徒善也不足以成佛,因为学佛是要讲行履的,也要讲方法的,念咒子啊,打坐啊。但是徒法也不能以自行。所以《孟子》这两句照样可以套用,一点都不错,讲个人修养也是一样。换句话说,我们看了《孟子》这两句话,谈到个人做人,甚至于国家天下为政,就是要灵活地运用。所以前面就告诉你「尧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这是很明显的,你呆板地学尧舜,那是走不通的,更不能利用自己的聪明,那样就更不成了。

《孟子》文章看起来那么美,那么平实,好象话都告诉你了,可是,他有很多东西都在文字的后面。譬如他说「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这就是告诉我们,聪明没有用。这句话让我们想到老子说的「大智若愚」,这个大家都知道,真有大智慧的人,不会暴露自己的聪明;不是故意不暴露,而是最诚恳,最诚实,才是最有大智慧的人。「大智若愚」这个观念,不是同《孟子》这一段的观念一样吗?但是《孟子》同《老子》也有他们反面的意义,读《老子》这本书要注意哦,大智若愚反过来,就是大愚若智哦。大笨蛋有时候看起来很聪明,他还处处表示自己聪明;越表现自己聪明的人,一定是笨蛋,暴露了自己。所以大智若愚,老子只说了正面,反面那是老子的密宗,不传之密,你要磕了头,拿了供养,他才传给你。《孟子》的道理也是一样,所以为政也好,自己修养也好,都是这个原则。

那么刚才我们讨论的「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这两句话青年同学们特别注意,这是为人处世的准则,推而广之,对于一个工商界的领袖,一个团体的领导人,乃至政治上的领导人,这两句话是天经地义的原则,不能违反,也不可以违反。甚至我们在座的大和尚们,将来领众也是这个道理。你看《百丈清规》的内容,再把释迦牟尼佛的戒律翻开来看一看,都不出《孟子》这个原则——「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所以古今中外的圣人,他们的智慧,他们的原则都是相同的,不会有差别的。什么叫做世间法?哪个是出世法?大智慧的人,世间出世间一定是合一的,是一样的。有关这方面的资料,历史上很多很多。

《孟子》讲到这里,引用《诗经》的话,「《诗》云:‘不愆不忘,率由旧章。’遵先王之法而过者,未之有也」。孔孟讲话,为什么常常都引用《诗经》呢?等于我们现在写论文,引用苏格拉底说的、柏拉图说的,下面就来个批注哪一本书上第几页。这是千古文章的悲哀,好像不拿人家的话来凑一凑,不足以表示有学问。孟子当时也有这个习惯,意思是你不相信吗?古人是这么说的。假使你是有道之士,不过,你说法谁都不相信,如果你说佛说的、孔子说的,他就不会怀疑,不会还价钱了。所以圣人之后的人,没有办法,只好拿出圣人的招牌来,连孔子孟子也逃不出这个天地自然的法则。如同我们小的时候,有什么事情都是爸爸说的,爸爸说的不会有错,那就挡开了。

所以孟子引用《诗经》的话「不愆不忘」,不要超过这个原则;换句话说,这四个字要很灵活地运用,不要笨得过度了,好人做得太过分了,就不是好人,那就是个笨人。好人跟笨人两个是隔壁,聪明跟坏蛋两个也是隔壁,这个中间恰到好处是最难的,所以说大智若愚,大愚就若智。「不愆不忘」这一句话,既不要超过,也不要失去原则,然后取其中庸而行之。一个人不管做什么事,无论如何要有一个原则,原则不能违反;「遵先王之法而过者,未之有也」,违反了这个原则什么都搞不成。因此他提出来告诉学生们,在历史人生经验上看到,严守法则绝不会出毛病;不过严守法则有一个条件,不能过分,过分就不对了。

在这里我只好拿学佛的人做比喻,像这里年轻同学学佛的,学得个个面有菜色,脸无笑容,令人看到就难受。看你们这些人的面孔啊,就知道那个细胞一点都不活泼,天机本是活泼泼的,结果你们修得呆板了,活泼泼跟呆板差得很远啊,这个就是太过了,太过了就是毛病,学问修养也是这个道理。所以他下面引申理由。

帝 王 和 臣 子 的 著 作 

@reading 帝王和臣子的著作

我们再举一个例子,《孟子》这两句话,后来被中国帝王用政治手段把它歪曲了。从《孟子》这些话以后,第一个写一部帝王学的就是唐太宗,他自己写的这本书叫做《帝范》,做皇帝的典范,他想留给儿子,留给后代的子孙。这本书中,何尝不谈到仁义?也谈到孔孟这些仁义。但是你把《帝范》拿来仔细一读啊,这个仁义问题就很大了,绝不是孔孟所讲的仁义,已经变质了。唐太宗的手段被一位女士看出来了,什么人啊?武则天。太宗写个《帝范》,她武则天就写一本书拍一下马屁,书名叫《臣轨》,所以后来唐朝就被她拿走了。你作《帝范》,说当皇帝要怎么怎么当;我写的书《臣轨》,说当臣子要怎么服侍好这个皇帝。这两部书妙得很,对称的,中间谈的也都是孔孟之道,仁义道德。

接下来,唐代一个臣子写了《贞观政要》,是唐太宗死后,把唐太宗的《帝范》和武则天的《臣轨》两个精神合起来的一部书。这本书出来以后,无形中好像给后来的帝王们一个典范,说应该如何做一个领导人。最近几年很多人都喜欢读《贞观政要》,乃至出家人都在读,这很奇怪了。我说你们想当朱元璋吗?这些书是想当领袖的人读的,我们读了没有多大用处,看看好玩而已。这两个合拢来的内容,是真正中国文化精神的仁义之道吗?不是的,你把它们一分析、一整理啊,通通是杂家、霸术,权术。

我们再看历史上相关主题就很多了,《千秋金鉴》,张九龄作,也是作给皇帝看的。后来宋朝的司马光作一部《资治通鉴》,是教皇帝从历史上学习怎么样处理政治,所以是资治,是教育皇帝的书。我们读《资治通鉴》,可以当历史数据读。《资治通鉴》的精神,在司马光的论述里,都离不开《孟子》的「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这两句话的原则。

那么最高明的是什么人呢?到了清朝,康熙、雍正、乾隆,这几个皇帝,都有著作。老实讲他们那些著作,比汉、唐、宋代的著作还要好,对于杂家、霸术、权术等,他们全套都懂。

慈 悲 而 无 方 法 的 人 

@reading 慈悲而无方法的人

「今有仁心仁闻,而民不被其泽」,上面这几句,先把它们参破点出来,这个道理懂了,再看《孟子》就很亲切了。这几句话,他是指着战国时的那些君王们讲的。他说现在有些人,不是没有一点仁爱之心,他也有爱人之心。爱人之心就是慈悲之心,大家要搞清楚啊,爱是西方文化翻译过来的,这个爱也等于中国所讲的仁。为什么要提这个话呢?因为常常有些学佛的朋友,一听到爱字就吓死了,因为佛经上有反对爱的说法。但是,佛经反对的是爱欲之爱,那个爱欲之爱是指男女两性的爱欲,是讲性的问题。其实西方文化讲「神爱世人」那个爱,并不是爱欲那个爱哦,是等于我们所讲的慈悲,仁慈。结果这两个名词混淆起来了,一提到爱就把人家广义的爱用到狭义方面去了,这是很大的错误。

现在转回到本文,孟子说现在有许多人,就是指当时在政治舞台上的各国诸侯们,也有仁心,不但有仁心还有仁闻。什么叫仁闻?《孟子》前面都说过的,齐宣王看到厨房杀一头牛都不忍心,问杀这个牛干什么?古代的典礼,拿牛血来衅钟。他说那个牛抖得那么可怜,算了,不要杀了。那怎么行呢?他说弄一头羊去好了。你说他仁慈不仁慈?因为他是当太子出身的,看到杀牛不忍心,杀羊没有看到,所以没关系,这个是很明显「仁心仁闻」的例子。

当然孟子没有讲齐宣王,我是根据孟子这一句话,举出这个例子加以说明。又譬如美国有个总统卡特,一上来就提倡人道,这也是有仁闻啊,全世界都晓得他提倡人道,结果做出来不是那么一回事,仁心跟仁闻就是这样一个比喻。孟子说,现在有人有仁心有仁闻,结果老百姓没有沾到他的光,一点也没有得好处。如果没有人得到好处,他说这个仁心有什么用呢?这个仁闻又有什么用呢?

下面一句话,「不可法于后世者,不行先王之道也」,在政治上领导了那么久的人,因为没有好的成绩,致使后世认为他的作为不值得效法,因为他没有效法先王之道。这个先王是儒家最大一个问题,孔子孟子经常提到,究竟是哪一王呢?在孔孟思想及中国传统文化里,先王是代表中华民族老祖宗的传统文化,所有的圣君贤相都包括在内。他说这些诸侯们虽有仁心仁闻,因为不懂上古的先王之道,所以他们的施政对人民无益。这个道并不是打坐修道哦,这个道就是先王的一个治世大原则,一个法则。

我们这里同学好人特别多,善人特别多,学佛念《金刚经》,都学成善男子、善女人了。不过,善归善,不能做事,要做事的时候,是非善恶不能混淆,不能马虎,徒善就不足以为政,所以要有规矩,要有方法。

「徒法不能以自行」,你光讲规矩,光讲方法,也不行啊!像我们有些同学办事,「老师叫我这么办」,回来我就骂他,你不晓得变通吗?做事情那么呆板。所以「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这是中国历史上一大原则。

好了,这里我们看出一个东西,什么东西呢?从战国以后中国几千年的帝王政治,都是根据这两句话的原则。现在的年轻人喜欢跟在人家的屁股后面乱跑,自由啊,民主啊,什么叫自由?什么叫民主?都没有弄清楚。尤其美国式的自由怎么来的?要注意哦,先要研究一下美国的文化怎么来的。美国有个人自由主义的思想,有资本主义的自由思想,民主也分好几个形态,这是美国式的民主自由。民主自由的基本是建立在法治上,所以不要跟在人家屁股后面乱跑,自己应该仔细研究,然后回来再看自己历史上的政治哲学,才能了解我们几千年来的政治体制。尽管是帝王政治制度,内容却是真民主,当然要找出许多证据来。西方的民主到现在,看起来是民主的体制,但它的内容是真独裁,乃至集体的独裁更厉害,更难办。

中国过去历史上,当然例子非常非常多。历史上有名的汉唐政治,真正的内容并不是儒家的路线,尤其是汉朝的政治,是走道家的路线,「内用黄老,外示儒术」,表面上是儒家的路线,实际上这两句话还是欺人之谈;真正汉唐的政治啊,用的是杂家霸术,外表掺合了儒家的仁义、道家的道德,是个综合性的。所以假使我们研究自己的历史,不懂这个关键,不懂这个窍门,那就被历史骗住了,是书没有读通。

孟 子 回 家 讲 课 

@reading 孟子回家讲课

实际上我们研究《孟子》,透彻把它想一想,就发现孟子了不起了。他了不起在什么地方?从《离娄》这一篇开始,孟子已经回家教学生,不想动了。他同孔子一样,对时代觉得没有希望,为了挽救战国末期那个时代,所以到处游说教导诸侯,却发觉救不了,他只好把自己的理想转向去培养下一代的学生,希望后辈挽救这个社会、国家、天下。所以他回去讲学了,同孔子的精神是一样的。《离娄》这一篇开始,就是在讲学阶段,由学生记录下来。

我们看前面三篇,孟子到处跟这些诸侯们谈话,劝告他们,乃至给他们写计划,随时引导,但是很少引用到尧舜,而是拿文王来做标准。譬如对齐宣王讲话,对梁惠王讲话,对小国的领袖滕文公讲话,都是告诉他们只要效法文王就可以起来,就可以平定天下,很少拿尧舜来做标榜的。从这一点去研究《孟子》,就很有意思了,意思在哪里?为什么他对齐宣王,用那么大的气力,说平定天下很容易,却只拿周文王做榜样?他为什么不标榜尧舜?直到这时回家了,坐在家里对着学生才讲真话,拿尧舜来标榜,这是第一个话头。而且他讲,即使你同尧舜一样,你的行为、政治上的作为是救人之心,可是你实际的行为,做不到仁政最高的标准,也不能平治天下,孟子说得很干脆。

其次,他为什么提到聪明呢?这篇一开始就说「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说这些人头脑好,这是一个话题哦!我们小的时候读这些书绝对不懂,人老了,成精了,慢慢懂了。由于春秋战国的诸侯个个都很聪明,不聪明怎么能领导那么多人,成那么大的事业?但是历史上扰乱世界、扰乱人类的,也都是第一流聪明的头脑。不过,聪明没有道德的培养,那个聪明就成为危害人们的技巧了。所以当时孟子直接指出这个重点,对春秋战国这些诸侯,他一概否定了,抹杀了。因为他所见的很多诸侯,如齐宣王、梁惠王,乃至那两个小国的诸侯滕文公、邹穆公,都很聪明,几乎没有一个笨人,所以这一篇特别提出来聪明的道理。

历史上有一个大原则,我们再查二十五史,由秦、汉、唐、宋、元、明、清一路下来,乱世的每一个帝王都是绝顶聪明。譬如李后主,大家都很喜欢他的词,如「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你说这个人好不好?绝顶聪明。跟李后主一样聪明的多得很,宋徽宗也是一个,又是大文学家,又是大画家。历史上许多奸臣,也都是绝顶聪明的。但聪明没有经过道德的熏陶、学问的培养,没有用,这是重点所在。现在我把这个话头参通了告诉诸位,然后你们一路读下去,其中的道理和味道就出来了,才晓得孟子这个话了不起,可见孟子会讲话,会说辞。

当然也看到他的弟子们会写文章。在文章开始,许多内容都是陪衬,后面就讲出一个道理来,如同宗教家善用比喻,释迦牟尼佛说法,或者基督教的《圣经》等,都善用比喻,讲出来易于明了,听的人就懂了。孟子这句话也是比喻性的,「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师旷之聪,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就是说明不照规矩做的话,虽聪明也没有用。

我们修道也一样,大家学佛修道打坐,都在用聪明,绝对不肯守规矩,都拿自己的意思来批注。譬如问打坐的人,什么叫定?好像没有思想就是定,每个人都这样批注,从来没有查过佛学有没有这样的话。佛经上讲一句空啊,就乱下批注,都是聪明,所以学理都没有搞通,没有用。

回过来讲,我们年轻同学们注意,《孟子》这个话不但讲大的方面,也讲小的方面,每个人都要注意,对于聪明要小心。我们在座的青年同学们,大家个个都自认聪明,谁肯承认自己是笨蛋啊?但是这个聪明就是大问题。我们常常提到,苏东坡一生受的打击很大,所以他有一首诗:「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他后悔自己聪明;下面两句更妙了,「但愿生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希望笨儿子一辈子平平安安有福气,功名富贵都有。苏东坡上面两句蛮好的,下面两句话他又用聪明了,希望自己的儿子又笨又有福气,不必辛苦就做到大官,一辈子又有钱又有富贵。天下有那么便宜的事吗?他不是又用聪明了吗?这个聪明就不对了。

实际上苏东坡这个思想啊,就是他的人生哲学。再仔细一想,苏东坡这个愿望,也都是我们自己的希望,我们个个都想这样,最好钞票源源滚进来,车子送来给我坐,你们盖高楼,分几层给我就好了。每个人都要这样,都误于聪明,所以孟老夫子的话,就有道理了。

聪 明 技 巧 之 外 

@reading 聪明技巧之外

我们年轻的时候念这些文章,很不在乎,尤其当时碰到西方文化进来,也碰到五四这个阶段,老实讲,对这些文章太反感了,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不过念念好玩而已。经过几十年再加反省,才发现它们的深意。当时读这些书,老师也只有解释文字,其中真正的含意,问他也不讲,也许他也讲不出来。

这一段提出了五个人,包括两个皇帝。离娄是孟子以前的人,不过比孟子早几十年,或者早一百年,没有办法确定。虽有许多的考据出来,到现在也没有办法完全断定,只晓得是前一辈的人。「离娄之明」,此人非常聪明,聪明绝顶。古代相传,有人是眼睛厉害的聪明,有人是头脑特别聪明,离娄是怎么聪明,这里没有详细地讲。历史上有好多聪明的人,不过聪明的结果是骗了自己一生,也骗了人家一生。孟子说离娄,这是一个聪明的人。

第二个人是中国古代的工程师,可以说是一个科学家,名叫公输班,鲁国人,也比孟子的年代早,比孔子晚。我们中国的泥水匠、木匠,所拜的祖师爷就是公输班。大家都晓得墨子跟公输班斗过法,两人在战术工程上比过本事。「公输子之巧」,这个巧就是现在讲第一流的科技人士,什么机械都能够做,什么战斗的工具都能够发明,这是第二个人。

第三个人是音乐家师旷,孔子佩服他,孟子也同孔子一样佩服他。在上古,相传这个音乐家是非常了不起的,为了学音乐自己把眼睛刺瞎了。为什么刺瞎呢?《阴符经》上所讲的道理,「绝利一源,用师十倍」,这一句话包括很广泛。譬如一个人假使眼睛瞎了,耳朵的听觉会比平常人增加到十倍。而有些书上讲「绝利一源,用师百倍」,这两句话后来用于兵法、军事思想,也是很重要的。当然这个原则可以举很多的例子来发挥,我们现在不是讲《阴符经》,只是说明师旷这个人,他为了音乐成就,自己把眼睛刺瞎,所以耳朵的听觉特别灵敏。这是第三个人了,另两个是皇帝唐尧和虞舜。

现在看书上的文字,「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假使一个人有离娄那样聪明,公输班一样的灵巧,如果「不以规矩」,就不成方圆。规矩是两个东西,规是画圆的,矩是画方的。中国古式的规矩,在《天工开物》这本书上有样子留下来,《古今图书集成》也有。现在所用的,都是新的科学仪器,旧的规矩是什么样子,就要自己去找了。

他说以这两个人的聪明智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如果不使用规矩想要造一个东西,他画的方不一定是正方,圆也不一定是正圆,不标准;要绝对标准的话,必须依靠仪器,就是规矩这两个东西。换句话说,一个人特别聪明,只靠聪明而没有学问,没有了解传统的东西,没有了解世界上已经成就的知识,而想求新的发明,几乎是不可能的。虽不是绝对,但是非常非常冒险的。

「师旷之聪,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这个音乐家师旷,虽然有这样的聪明,但音乐也有它的法则,这个法则是六律。如果不根据六律,就不能辨正五音。所以音乐还是有音乐的道理,必须要照六律五音的道理来,才能够作出好的音乐。

上面这两句话都是陪衬的话,下面另外有一句话才是重点。「尧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他说像古代所标榜的唐尧、虞舜两位圣人,如果他们的修养、作为不能达到仁政的标准,也是不能够平治天下的。这是讲些什么啊?我们看到这些文字都懂,似乎孟子说也好,不说也好。
----------------------
原文:孟子曰:「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师旷之聪,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尧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今有仁心仁闻而民不被其泽,不可法于后世者,不行先王之道也。故曰: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诗》云:‘不愆不忘,率由旧章。’遵先王之法而过者,未之有也。」

离 娄 章 句 上 

@reading 离娄章句上

我们今天的课是《孟子》的《离娄篇》。《孟子》一共有七篇文章,以前我们讲了一半,第一篇是梁惠王,第二篇是公孙丑,第三篇是滕文公,这三篇文章都分上下两章。如果我们把它们做一个研究,前面这三篇,是孟子周游诸侯国,与帝王之间谈话的记述。孟子之周游各国,是想推广他的思想,宣扬中国传统文化,维持中国文化的王道精神,所以说《孟子》这本书,相当于孟子的传记。

从《离娄》这一篇开始,是他上半部思想的延续发挥,等于《孟子》的下半部。可是,想要真正了解《孟子》,了解他继承孔子的思想,延续中国传统的文化、政治哲学,其精神就在下半部的几篇里。

《孟子》这本书,我想在座的诸位小时候都念过,文字上大家都看得懂;我们现在讲这个课,是从它的哲学精神,以及维持传统文化的精神方面下手。我们特别要注意的是,因为文字太容易懂,反而会被文字所骗,看不出其真正的含义和精神,所以现在特别把它指出来,帮忙诸位同学。

《孟子》的文章,我们过去已经讲过,它在中国文学史上是很有名的。一般过去的旧文学著作,所谓学术、文学思想的文章,都以孔孟的文章为正统。孔子的文章长篇大论的不多,而《孟子》的文章却都是长篇大论的。但是有一点可以看出来,《孟子》的文章代表了战国时候的文学风气;另如《庄子》,都属于同类性质,都是文字优美而且篇章较长。以后就演变成为南方的文学,像《离骚》等就出来了。

孔孟的文章,在我的观念,它们代表了周鲁文化的系统,也代表了当时的北方文化,以及中原文化的正统写法。由《庄子》下来到《离骚》等,都是南方文学的系统。仔细研究文章的精神和写作方法,《孟子》与《庄子》是两个关键,值得我们注意。至于中国文化的传统,《周易》的思想是周朝的文化,代表了黄河上游的文化系统。《书经》的思想代表黄河中下游的文化系统,因为当时中国没有完全统一,不过文化是统一的。

现在我们看《离娄》这一篇的本文,然后再研究,就可以发现一些道理。《离娄》这一篇的文字,也应该像读佛学著作中的《宗镜录》一样,要朗诵的,这些文章不朗诵的话,不容易看出它们的精神来。不过我们现在不主张朗诵,只介绍文字的意思。这些文章也许不是孟子本人写的,可能是他的门人学生所写,文字非常明白。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