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写个置顶吧:
1、本人已自愿加入”人类自愿毁灭计划“,说人话就是本人是丁克。
2、本人是丁克,原因有很多,暂且只说一个:这里不值得生命到来。
3、本人对待这个糟糕的世界的态度是:绝不同流合污,暴力且不合作,对弱小者施以援手,对强暴宁死不从。
4、本人有什么害怕的吗?有,那就是,我怕我这一生闹出的动静不够大,其他的?民不畏死。

十几岁时想,等我学有所成经济独立就离开这个家。
二十几岁时想,等我学有所成户头富裕就离开这个国家。
好可悲的东亚小孩。

@wasbistdu 被洗脑不是从建国开始的,我们有两千年儒法结合的文化传统,顺从、愚昧、排外、冷血这些特点早就刻在文化基因里了

说一个来自我妈的口述历史:
八九年我爸在保定当兵,他所在的那个师(大概是,我对这些没概念)原本是要被调去北京平定学生的,但是师长拒绝接受命令。风波结束之后,师长就被贬到很低的位置了。后来我每次再看到“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 都会想:这三个词的顺序果然是大有讲究啊。

本区这几天一直可以每天出小区三小时,但是今天早上核酸的时候测出一个阳性感染者,所以通知明天开始又要静默三天又要核酸三天……
今天晚上出去挥霍我的三小时的时候发现真的满大街都是人……前两天路边基本上都没什么人的,今晚路边和公园全是聚集在一起跳舞/下棋/嘎三胡/坐一起玩手机的人,街上洋溢着一种明天又是末日的狂欢感。
我牵着Nikki走到平时一直遛到的一个商业街,敏锐地发现一家奶茶店门口聚集着三个人,我凑过去问可以买吗?其中一个矮个男的应该是店主,悄声对我说了三个字:“血糯米?”我也忍不住压低了嗓音问他:“血糯米两杯可以吗?”他就指着门口的一个二维码说30,把门拉开一条缝钻进去,我瞄了里面一眼原来玻璃门上贴着一层海报,店里面是亮着灯的,关上门外面就看不见灯光。我扫好付钱完不久,又有三五个人聚集过来,问我们能不能买,我说我买了,你等店主出来问他吧。终于店主做好奶茶出来了,他又开门左看右看,发现没有条子后提着好几袋奶茶钻出门,又关好门小声说了两个字“珍珠?”,这时在我之前来的一个姑娘就回“珍珠!”然后拿着她那一杯走了。店主又“芋圆?”另一个人回了句芋圆在这后也提着他的两杯走了。我在边上就看懂了,对店主直接喊“血糯米!”,店主就把两杯奶茶给我了。我妈坐在边上目睹后半程问我这还有暗号啊?我:地下交易,低调一点。
提着两袋奶茶我和我妈喜气洋洋地走在回家路上,突然一辆警车呼啸而过,我们不约而同地停下,看警车停在路边一家蛋糕店前,这家蛋糕店开灯了!警车里走下一个警察,他进了蛋糕店,我们远远地可以看到店里只有一个姑娘,在警察进去一会会后,这家店的灯就灭了!草真的很恐怖,然后警察上车走人。我忍不住脑补了一出灭门惨案……
走到小区门口了,我们小区门口的水果店老板夫妻这两天都是骑着一辆电瓶车偷偷卖点水果的。我妈看到他们想起来他们今天刚在小区群里说有香蕉卖就想买。老板娘摸出她藏在购物袋里的香蕉,购物袋最上层还盖着报纸,然后开始称重,期间本来蹲在地上的老板站起了身左右走动望风……我妈问老板要不要这么夸张,老板就说第一次警告,第二次就要罚款了,那群警察来得比风还快……我妈说起她刚刚看到警车停在那家蛋糕店前,水果店老板娘感叹居然还这么大胆,开灯肯定会被罚款的……唉要不是香蕉不禁放,我们也不想冒险来摆摊,明天开始又要静默。
听得我怪难受的,买奶茶要靠观察和暗号,卖蛋糕要被查,买卖水果要小心翼翼的,真的就把地下交易一样,我们做错了什么啊要受这种罪。

我昨天去做核酸时,小姐姐正在拆棉签,我就赶紧把口罩脱了下来,但小姐姐其实还没拆完,等做完咽拭子,她批评我说以后等棉签拿出来你再摘口罩!我嗯了一声,心想能有多大区别?我如果真的阳了,张大嘴的那个时候,她在我口里划拉的那几秒钟,病毒可能就已经传播了呀。
东京奥运会人家都是采用唾液检测,我摘抄一段微博——
【日本一直实行唾液检测,日本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也是唾液检测,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质疑,所有运动员和官员都接受了,包括中国。在日本显得很懂科学也能和国际接轨,但回国就不和国际接轨,搞落后的一套,集中捅嗓子和鼻子,我在前面4月1日发的微博里已经充分论证了,集中核酸捅嗓子,就是集中感染新冠病毒的过程,这个操作不是无菌操作,是有毒操作,光给手消毒是没用的,阳性感染者张口啊的时候,病毒就顺着气流喷到检测者手上,胳膊上,衣服上,面罩上,周围空气中,下一个被检者张口检测的时候,就是病毒进入口腔的时间,而且是接触被反复破坏,已经毫无防御力的的咽喉,口腔粘膜上,摘下口罩检测的时候,也是病毒顺这呼吸进入呼吸道的时候,因为已经没有口罩防护了。

率先爆发大规模疫情的吉林省出现了很多核酸检测医护被感染的情况,因为新冠感染有潜伏期,被感染医护又带毒检测,以毒检毒,所以阳性感染者越检越多,本来都是一栋楼,甚至小区都是阴性,在封控状态,检着检着开始阳了,越检越多。

同样的情况在上海又出现了,也是越检越多。集中核酸捅嗓子就是罪魁祸首。】
总之我永远搞不懂所谓的“保护老人和孩子”到底是怎么成立的。

@hommes_infame 我还看到有人发:

好不容易稍好点,然后打开网络一看:
世界十大植物种子基因库之一——位于乌克兰哈尔科夫农科院的国家基因库被俄军炸毁。

乌克兰国家植物基因库是乌现存最古老的科研机构之一,在苏联时代被建成使用,库内存储约16万种植物种子和农作物杂交品种。它是乌克兰唯一的种子基因库,也是东欧为数不多品种最为齐全的种子基因库。

如今就这么被毁了,这不仅是毁灭人类的科研文明,也是摧毁人类的未来发展。因为全球有包含你中它俄在内数十个农业大国的农学家都要赴乌采取种子样本参与培育研究。
甚至被炸毁的样本中,有很多是已在世界上灭绝的植物样本。

德国入侵苏联时期,在哈尔科夫进行过四次战役,德军都没摧毁它,而是将研究成果全都保存并企图带回国,因为德国人都知道种子是人类粮食的命脉,他们也要造福他们子孙后代。

世界上首个种子基因库同样也是苏联建设的,由农学家瓦维洛夫在列宁格勒(彼得堡)主持建成。二战期间彼得堡遭纳粹围城,研究人员宁饿死也要保护种子,而瓦维洛夫身在集中营仍心系种子安危。瓦维洛夫是对人类做出过巨大贡献的农学家,最终被斯大林迫害饿死狱中。如今惨案再次上演,我们不能忘记死去的人们。

Show thread

经象友提醒,我找来乌衣亲自写的被关记录。
乌衣和拳妹被扣在徐州时,警察为了逼她们提供有用信息;用尽各种手段逼供。
甚至为了让她们互相出卖彼此,还对她俩进行讹诈,说其中一方因为“表现”良好,主动配合“调查”已经释放了。
并问乌衣鉴于拳妹“主动配合”,还有什么想说的,是不是该争取立功?

乌衣的原话是:
“那你帮我转告她,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走了别回头!”

因此不要指责挺身而出的战士做得好不好。不管战士有无缺点,她终究是战士;那些躲在网络后当卫道士的苍蝇,无论怎样完美,也终究不过是苍蝇。

总有人低估女性的决意,小看女性的勇气,总有人轻视女性彼此之间的友情和道义。

但他们不晓得,秋瑾壮烈牺牲的时候,只有女性敢于冒死偷回她的遗体安葬。而傲然插肩笑对日军屠刀的人是成本华女士,同李大钊一起慷慨就义的人,有张挹兰女士。

张紫妍死了,是后辈师妹尹智吾不停为她奔走声援十年,宁愿被韩国政府安上罪名流亡海外。

横滨玛丽们被日本政府用完遗弃,是当地不少女性(有打零工的女性,也有卖春女性)帮忙收留她们,为她们处理后事。
正如《望乡》里的阿崎婆,是女记者兼教师的山崎朋子记录了山打根的她们悲惨的一生。

读《金瓶梅》的英译史。英译本最初色情描写部分都是转译为拉丁语的,这是西方世界传统的规避法律风险的做法,同时可以对外宣称它是足本,而不懂拉丁文的读者只能拿它当洁本来读。
翻译本来就是个苦差事,给英文出版本做拉丁语翻译的这位真是苦上加苦。因为当时印刷技术尚处于铅印时代,出版社为控制排版成本,把已经排好版的校样交给拉丁文译者,要求人在翻译时用等量的拉丁文字符替换原来的英文。
“在严格的字符数限定下,面对这些集中挑选出来的关于淫乱场面的描写,莱特(译者)想必感到很头大。他曾写信向出版社抱怨:‘我想这活儿得三个天才来干才行。等不到完工我都快讨厌死细门的鸡巴了。‘
译黄文而一点乐趣都没有,双重的悲惨。

Show thread


早上看了个起诉书,是个男友杀女友的案子,案情太简单了,就是男的在酒店因琐事和女友吵架后把女友掐死在床上,证据也很充分,但是起诉书里有一句话“xxx将女友xxx约至宾馆欲与其发生性关系”很奇怪,因为后面吵架的内容又没说是吵的啥,只说“琐事”,有一种小说作者铺垫了一下就没下文的怪异感。
还有一个值得指出的事情是,不要再把这类法律文书想象成某种谋篇布局的文学作品了!因为我特么发现文书是你填了系统信息后自动生成的。 :ablobcatcoffee:

顺便说一句,我的落地方案写完以后,因为只有两章导致我强迫症犯了,所以干脆加了一章指导思想。
但是我这个人懒死了,我选择直接上网洗稿文人走狗的说辞,反正这种话压根就没原创,落地方案这玩意我也没有署名权,写就写了,交差就完事儿。

@Bobo 米日古丽和埃及前夫是有真正的爱情的,但因为她父亲有民族主义情结严禁她嫁外国/外族人,逼着她离婚并改嫁同样留学埃及的维族老乡,而改嫁时她其实已怀了三胞胎。最关键的时刻是她在生孩子时把孩子生父登记在前夫名下,而不是当时名义上的维族丈夫。当前夫来中国救人时中国政府百般阻挠,说他试图绑架“中国小孩”,或者只放小孩不放米日古丽,但前夫坚决把深爱的前妻一起救了。后来米日古丽回忆起来说如果小孩名义上是维吾尔族的话全家都完蛋了,她的维族名义丈夫回国后也消失在集中营里。

忘不了,在北京买书,在潘家园买一本六四官方报道书籍的时候,一个大叔对我说,死了很多人,我笑着问您是哪边的呢,他突然哭了,我惊慌失措,他哭着说,我的同学就在我身边被打死了,然后转头擦着眼泪离开了摊位,我看着他的背影不知所措,旁边的摊主大妈悄悄说,装包里,装包里。


今早上班看到个老人家穿着白背心、背心后面贴着标题为“逼鸣冤”的纸,下面有具体的情况,但我没戴眼镜看不清楚写的是啥。
老人在门口和普法宣传岗(也可能是值班岗)的人说了几句,就穿上外套,可能是打算拎着他的麻袋走了。我并没有机会问一下老人是怎么了,但我也必须承认,没问还有个原因是我饿了,我想赶紧去干饭,还要核酸。
我看所有人都是一副见怪不怪、唯怕老人突然冲击国家机关的样子,就很好笑,当然,我也很好笑,我和他们一样,觉得自己只要踏进了大门,门外的事情就和我无关了。
做完核酸出来以后,我路过大门探头看了一眼,老人确实走了。
另外我想了一下老人的迷彩外套很不错,方便伪装,穿上外套就是普通的务工人员,一脱外套就是鸣冤人。
祝他顺利吧。

清华的朋友为了纪念5.17国际不再恐同跨双日而在留言墙小桌只是放了10面小彩旗,直接被辅导员用毕业来威胁,半夜强行入室约谈😡 #pku #北京大学 #北大 #thu #清华大学 #清华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八九年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先是79年的西单民主墙运动,人民大学复校运动,然后是80年的基层人大代表选举运动,84年的合肥科大学潮,85年的爱国反腐运动学潮(九一八示威),86年底87年初的民主运动,最后才是89年的运动,这其中还穿插了很多小规模的限于校园内部的学潮,如1980年的湖南师大学潮,1988年的北大柴庆丰事件。因此个人觉得不必贬低或抬高这次北大的事情,认为北大学生做得“不够”或接续了先辈的精神云云,做得“够”或“不够”,是否接续,要看接下来的事情。不过,根据个人目前有限的感觉,相对于2020年2月底3月初的李文亮艾芬方方所引发的舆论热潮,这次北大事件后,人们除了赞赏以外,还带着很大的期盼心理,这和2年前的悲愤是不大一样的~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