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如果不能实现诺言,宁愿说不好意思自己没找到,我们等会一起去找找,或者下次再买,也不要自作主张买个替代品回去,弄得双方都不满意,双方都委屈。

Pinned post

有什么想法,要及时记录下来,不然第二天真忘得一干二净。

我奋力地击打沙袋,以此消解烦躁和捶打自己的冲动。我很清楚是在释放我的死本能。

慢慢 boosted

震撼……
30年代(有钱的)美国人就用上了水槽式洗碗机和厨余处理器……
我到现在还没用上…………
…………

Show thread

除了特定环境的缘故,活在这个世上本身就充满了变故和意外,所以作为个体需要当下的努力,让自己的未来预期往更抗风险、更顺利的方向走。

Show thread
慢慢 boosted

一个迷思:为什么女人需要各种解释甚至净身出户来证明自己结婚不是来骗钱的,男人却不需要让孩子随母姓+净身出户来证明自己结婚不是来骗子宫的

慢慢 boosted

我当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件事
我当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件事,最近你只要在杭州打车,在任何一个平台勾上“快的新出租”,出租车就蹲点的车一样随处出动,甚至都不超过一分钟车程,就在拐角等你,甚至你人还没到,出租车就到了,无人打电话催你上车,送完你赶去接下一单,因为最近根本接不到下一单。
最近和网约车司机聊天大概了解到出租车生意很差,很多人都毁约签了更便宜的电动网约车,节节攀升的油价和汽价让传统的出租车司机像赌输了明天,每活一天收入越来越少,成本却越来越高。
今天毫无例外又在一分钟内上了车,四十分钟的路程,司机一直在外放微信群聊的语音,一群人断断续续切换着不同口音几十秒几十秒的对话,解答了为什么今天的司机师傅一直时时播报这个群的语音信息,却一言不发。
我上车后听到的第一段语音说:不管怎样呢,明天早上我们就在天目山路碰头见面吧,大家伙说怎么样。还不容我反应,下一段语音就跳出来了,这个大哥比较有条理说到:根据群里之前建议派两个代表去谈判根本不可行,先不说如何选两个代表,如何保证这两个代表不被公司收买也是个问题,到最后或许只有两个人获利。这些如果都不发生,那也不会一帆风顺的,照他看,首先要大家齐心一起去,讨个说法,最好不要直接派代表。

一段又一段没头没尾的语音没有终点,每个人出一点主意,语调听起来是镇定轻松的,没有人愤怒没有人哭诉,他们同意,明天天亮,他们要去要个说法,他们不相信组织里的所谓代表,他们真的好像过不下去,他们白天拨通了市长热线,拨不通媒体的电话,甚至他们找了律师,得到的答案只有大家最好不要联名签字,重新签合同也不太可能。

我忍不住了,最近各个平台里面确实有很多让人摇摇欲坠的新闻标题,不可置否的敏感惶恐不想多管闲事只想自保。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的屏幕上你只要在手机上轻轻一滑,这些新闻就像没发生过你眼前一样消失不见,而这四十分钟里发生的一切,我却无法躲避无法装聋作哑。
司机师傅是一个普通话很标准的中年人,车里没有任何异味,严防死守的带着口罩,让我扫车里的健康码标注过行程再上车。我说师傅你们明天要去公司干嘛?我正准备解释我不会举报他们,毕竟现在人和人的关系这么脆弱,不想引起不必要的怀疑。司机师傅摇摇手说,明天去公司想谈判(不是闹事)。今天公司里大伙拉了一个群,群里肯定有间谍,还没撑到天亮,公司报了警,报了警之后打电话劝大家不要聚集,就算聚集也要合法合理的表达诉求。好几个出租车公司都这样了。
现在的出租车都是租来的,一年六万,合同签五年,押金两万,现在大家都想退车,把押金拿回来,不然每做一天就是亏,要不然租金减半,就这两个方案,天天贴钱干活,真的顶不住了,我们想要公司给我们一点缓冲的余地。

就在车程行驶过半的时候,公司的出租车队队长打电话过来,他劝说司机师傅,接受每个月只减600元月租的方案,说减一点是一点,已经争取过了。师傅刚平复的心情又搅乱,每月减600,每个月还是要交4400的租车费,还有油费+汽费,车子保养维修的费用,每个月至少还要给公司倒贴240一个月。师傅叹了一口气说:真的一天都做不下去了。接完这一通兄弟般的劝阻电话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公司车队的女经理马上又来电话,第一句话就马上接着上一个队长的内容说:相信你们也知道了600块钱的方案,我们也想给你们减钱,你说的240一个月的倒贴,这样吧,师傅你先把12月份的班费交上,财务毕竟要做账,这属于应收账款,明年我们用开会的名义给你返还这两个月的480块钱,好吗?你也知道的,我们也不想你们退车,你租车四年以来从无违章从无事故,我们都看在眼里,儿子学费的事情我们也帮你想了办法,你先把这个月的班费还有租车费缴了吧,那240一个月的钱我们一定会想办法补给你的,你相不相信我,我只跟你说你千万不要和车队里面其他的人说,因为真的信任你,你不要跟那些车友说,好不好。

师傅只能说我知道我知道,即使心里知道女经理是骗他的,他也不想反驳,甚至无力去戳破。
他接着说:但是一个月给我补240,也挣不上我能吃口饭的钱啊。。。

我到了目的地,电话没有停,我也没有下车,其实我刚刚有些坐立难安,我甚至想到我有可能今晚会把这发生的一切记录下来,听着师傅和女经理最后的讨价还价,镇定的说着一切发生在出租车司机身上共命运的故事,疫情,入不敷出,他是那么无奈又那么平静,他甚至几次返头跟我对视,他没有像那些走投无路还想挣扎的一样,随便抓一根救命稻草哪怕是一个愿意听他倾诉的人帮他想想办法。

他还是很平静的继续说:咨询过律师了,退押金的可能性不大,或许每个月减600也是公司网开一面了。我也不想犯事,我连违章都不敢,怎么敢聚集犯事呢?但是小姑娘哦,真的有点活不下去了呢。我只想撑到过年啊,押金退了好好过个年再出来找个工作吧,你说我一个这么好的劳动力,为啥就挣不到钱了呢?我也不想放弃啊,我觉得干这个挺好的,我开的挺好,车子爱护的好,乘客也从来没有投诉呢,你看看杭州西湖现在哪里都不堵了,就是没有人了,没有旅游的人,没有出差的人,没有加班的人,没有愿意做出租车的人。

车早就到了我住的小区,我拿了出租车的小票后却一直没有下车,以往的时候,当我的行程结束,马上就有新的单子派送进他的手机开始播报,但这次足足二十分钟了,都没有一个借口可以打断他的自述。没有新的单子,甚至今天我的这一单,是今天他接过最贵的一笔,46块钱,除去滴滴平台扣掉的百分之三十,他甚至只能拿到32.2。

我想到最近滴滴在美股跌去的市值,甚至回来搜索了他们明天要去的公司,百度上写着:公司始创于建国之初,先后承担过周恩来、邓小平、尼克松、基辛格等大批诸国政要的接待任务,深受好评。

我下车之前,师傅又开始接着听群里的语音,我听到群里最后一条语音是:笑对人生,过一天是一天。
我仓皇而逃。

-这么多碎碎念,我以后还会看吗?
-可能3年内,一年会回看一两次。多年后可能就不会翻到了。

-这些东西,有保留的意义吗?
-可能没什么意义,只是我记忆力不好,不保留,就真的想不起来了。

-为什么一定要想起来呢?
-这给我一种过去没有真正消逝的感觉,在我浏览的这一时刻,过去和现在处在同一时空中。在和过去的沟通中,我确认自己的存在。而且...好像这是我社交的一种方式?不太确定。

看到关于露营的帖子里讨论,很多人买了装备却只在阳台上露过营,突然想起我的一次经历,可以算是“露营”的较高(较无语)境界了吧:

我参加高考的两天中午,是在学校旁边搭帐篷午休的。
笑死,我在武汉高考。

慢慢 boosted

我们的激进,是想过“正常人”的生活

2019 年7月,“截瘫者之家”创始人文军在云南大理身亡,原因是酒店的无障碍道路被私家车占用,另寻他路时意外跌落;2021年1 月,“轮椅上的小仙女”陈小平在去地铁的路上去世,原因是无障碍坡道太陡,轮椅翻倒摔到了后脑勺,重伤抢救无效。

生命接连逝去,无障碍设施的问题也又一次暴露在聚光灯下。

然而,问题频出的无障碍设施只是残障者出行的最后一道障碍,在进入公共空间“被看到”之前,他们还有许多障碍需要跨越,例如问题频出的拐杖、轮椅。果壳采访的残障者,每个人都表示“摔了不知道多少次”、“摔了无数次”。

即便受过再多伤、留下过再多不美好的回忆,说起拐杖、说起轮椅,每个人都提到了一个词——自由。

douban.com/note/811423795/

每天都想出去玩,想受苦受罪然后看不一样的风景(也许好也许坏)。

但是就觉得自己每天上个班游手好闲,本来就算挺舒服的,不配花不必要的钱。

最近开始想睡睡不着了。是我太闲了?还是我其实在焦虑?

周末玩的太用力,这几天浑身酸痛,睡觉都胡乱做梦 :0520:

综合性论坛真是充满了偏见和情绪宣泄,可是我戒不掉这种漫无目的的上网冲浪。
一边看一边无语。

想减肥一定要早睡,不然肚子都饿了,人还没睡着,可太难受了。

八字真言:心情不好不要开车(会超速)

说说销售话术方面的原因。我会害怕说出口,部分是因为有些销售人员,促单时不仅会把购买项当成默认条件沟通,给人一种“本就该如此”的感觉,如果顾客反对,好像是在对抗群体压力,“有些无法理解&不可理喻”。甚至在顾客提出反对意见后,还会故意“怼”回去。
我其实害怕他会反问回来“你是不是就是穷,不想我挣钱”或者发一串无语的省略号,虽然他没有。可是现实是这种情绪是会被利用的,你害怕冲突,就容易被威胁掏钱。
其实没什么,都是为了生存。不过我也只是想维护自己的需要,提醒自己要能够觉知,不要被情绪控制而已啦。

Show thread

每次轿车出问题,都需要找我爸出主意,因为他是学电气的,比较专业。昨晚汽车抛锚了,在联系拖车和修理厂安顿好车子后,今早处理修理内容和修理费用时,为了避免被坑,我又发给父亲参考了。因为我自己无法判断修理项是否合理,从而无法有效跟修理厂解释和“谈判”,于是他亲自电话联系了修理工,谈论“是否需要更换发电机”的问题。

在我联系修理工,准备告诉他“我让我爸电话联系你”时,突然觉得无法说出口。那时,我感觉到非常羞愧,好像这意味着自己还是一个“宝宝”,不能独立解决问题。甚至在想象,修理工看到我要找父亲来处理时,会露出一种嗤之以鼻的眼神,看待我如巨婴。

但其实这只是因为他比较专业。就算,就算我只是因为害怕处理这些事情而找帮手,也没有什么应该被指责的。或许是我潜意识里就在贬低自己“依靠长辈”的行为,又或许是修理工“温柔”的话术给了我一种我不专业、判断力不足的暗示。总之,我写出来就是为了告诉自己,这样的行为没有问题,找更专业的人来代理自己解决问题,应该是理直气壮的。

最后,我修改了发出去的话,“了解的,稍等我让我家里人跟您联系,他比较清楚一点。”,我这样说,隐去了我们之间的父女关系,好像就一点负罪感和挫败感都没有了。
语言的力量还是有点强大。

慢慢 boosted

@Komm 抄送给你我和朋友的聊天记录。

最近发明了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感觉超棒:把想解决的问题写成带主谓宾的完整句子,根据句子成分,分别解决。

es. 我讨厌下雨天。

我/讨厌/下雨天

解决我——抑郁症患者常见想法,虽然一劳永逸但是并非最佳方案。

解决下雨天——搬去不怎么下雨的地方,可以是可以但是挺麻烦的,不够经济。

解决讨厌——讨厌的原因是什么?是鞋子进水和裤腿受潮的糟糕感受,是闷热潮湿的糟糕感受。

所以最经济实惠的解决方案是买双好点的鞋子/干脆穿凉鞋,穿长裤卷裤腿/干脆穿中裤,下雨天打开抽湿机/空调抽湿。最好再干点能让自己对雨天增加点好感度的事情,比如买把好看的伞。

虽然让hsp困扰的事情都来自于「敏感」,但是每个个体的敏感程度和面临的情况都不太一样,把困扰的事情写下来一件一件分析,就可以成为快乐的problem solver。

以上是自己发明的方法,目前用下来觉得超棒。我想写科普文/指南的,还没有来得及写。希望可以帮到你。

迫不及待地想去野外玩,想溯溪啦!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