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40分钟戴隐形,怎会如此 :11134:
中午和同事去拍求职照,相馆流水线式的流程实在太快,令人咋舌。现在的连锁相馆好厉害啊。
精修环节,我看着瘦脸明显的正装照欲言又止。
同事:好像前阵很火的那个主播啊。
我:是很像主播(指妆发衣服),你说哪个啊?
同事:dy上那个,一本正经播完内容,一起身就牛仔裤加球鞋的那个呀。
我:。

一件有一些难过的事 

刚刚结束一次非正式形式的正式面试,失去了与一个喜欢的领导共事的机会。
我虽然不喜欢这个岗位工作,却意外地发现这位领导是我喜欢的类型。我甚至在想,也许与她共事我会有所改变。
但她察觉到我压抑和消极的状态,也察觉到我没有做这个岗位的内驱力。我索性放下所有防备,坦白地告诉她我目前的处境。最后,她也委婉地告诉我,她的团队虽然缺人,却不需要我这样的员工。
她建议我先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为我的现状感到担忧。
建议我想想自己要什么。若不能一步到位,要想好如何铺路。若只能接受现状,尽量不要让自己抗拒。尽管每一步也不一定如自己所想,甚至出入巨大,但要坚持自己的规划,也或许会有意外收获,开辟其他的道路。
伪装成他人终究不是自己,会很不适和疲惫。但每一种人都有自己达成目标的方式,不是只有某一种特定的人能达到所谓成功。
我感谢她的真诚建议,说她和其他灌鸡汤的领导不一样。她却说,我这不也是在给你灌鸡汤吗。
告别时,她和我说了一个朋友的例子,也许是希望给我信心。她让我今晚先放下这些思考,回复心情和精神。
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啊。希望我也能成为这样真诚而温柔的人。

矫情碎碎念 

昨晚向一个要好的同事求助,问本地哪所医院的精神科比较好。她第一反应是我要就诊,对我表示担忧,以为我被转岗的事折磨到需要就医了。
确实不是为自己问的,但我确实也脱离了最无助时临近崩溃的精神状态。
我仍在为这件事儿烦恼,仍然会在半夜为此突然忧心忡忡地醒来。笼罩在我心里的乌云没有散开,那些让我失落、失望、崩溃的理由还在,只是我个人体验里最煎熬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大火转成了小火。
不是觉得领导的饼画圆了或是鸡汤好喝了,也不是被周围同事的血泪控诉吓到麻木了,更没有放下执念立地成佛了。
那是为什么呢?我无法从事情的逻辑上说服自己,难道是我的大脑偷偷帮我排解掉了吗?是听我倾诉、给我建议的人们传递来的好意消去了我的不安吗?是回暖的天气和午休时热烈的阳光减轻了我的疲劳吗?我不知道。
或许我开始生出一丝对未来的期望,一种甚至只称成为侥幸的想法——我觉得这不理想的状态不会长久,它只是我通往目的地的必经之所。我会离开,而且不久之后就会离开。即使我不知道这趟旅程会如何中转,甚至不知道下一个中转地又在哪里,更不知道是否能依我所愿安全到达。
但若不抱着这样的幻想,又似乎无以支撑自己走出现状的泥潭。真难。

解除低活力状态的小tip:

让自己动起来!
只要是让身体动起来,怎么动都好,收拾家,出门散步,做个饭洗个碗,或者哪怕出门取个快递。就是小小地推那么一下从静止地抑郁状态推出来,情绪就会恢复很多。

看公开课得到的有意思的信息,可以作为近期“普男却过度自信”这一观点在中国股民中的体现? :0120:

早上和同事商量一起去拍新的证件照求职用,互相分享了各自目前简历上亲妈不认、p图过度的照片。

我:感觉我工作以后拍的照片,但凡p过的都长得不一样。我的脸这么难p吗?
同事:可能因为你长得不像中国人吧。
我:不会吧。之前有同事说我工作照像韩国人,我没当真。
同事:真的啊。像东南亚人。
我:韩国人和东南亚人也差太多啦!

我就是普通南方汉族人长相吧 :0560:

现代职场专业指南:

1. 买一台手机只放工作相关工具和数据;
2. 非工作内容请勿使用公司 Wi-Fi,宁可费点钱用自己的手机流量;
3. 凡是被找去谈话,都随手录音;
4. 下班后把工作手机关机,不带工作电脑回家(非在家办公情形下);
5. 不留任何证件原件给雇佣者,包括但不限于身份证,学位证书,就业证等;
6. 雇佣者要求你主动辞职,一律拒绝;

欢迎大家补充:)

欢迎订阅生产力频道:t.me/tms_ur_way

转自微博@月半女史:
很多谈996的文章大多只描摹了高强度、非人性工作环境带来的“疲惫”,但我实际接触的国内大厂员工,已经到了职业性精神病的程度。

很多人有明显的焦虑症症状,不停看手机回复工作消息,缺乏睡眠,暴饮暴食,发胖,自我厌恶,就这样陷在无穷无尽的忧虑里,通过报复性消费来获得短暂的快乐。

也有人明显带着抑郁倾向,一边觉得生活毫无意义,一边被死线和KPI推着走。周末除了写日报周报就是睡觉,进入长期的失语状态,除了工作之外没有任何与人沟通的欲望。

很多人会在一些平常的时刻突然情绪失控,但立刻又会发现自己并没有时间崩溃,今天还有16个项目要推进,8个会要开。然后在仅剩的属于自己的碎片时间里,双手颤抖,突然哭泣。

精神状况的问题不会有人主动讲述,因为大厂不相信眼泪,容不下“弱者”,久而久之很多人被异化成以强悍为傲的行业机器,一边痛苦,一边不断放大自己的战绩和光环,编织自己和大厂的史诗,来为奋斗正名。

大厂给他们都取了花名,从此便没有自己,周围也没有人真正在意自己是怎样的人,你只是一串工号和一个花名。就像《千与千寻》里在汤屋工作的千寻被汤婆婆取名小千,在日复一日的劳作中逐渐忘记自己来时的路。

很多离开大厂的人,脱离那个环境之后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身心平静。但换了一个相对安逸的环境之后,又会再次陷入自我怀疑:不努力、不奋斗的生活是正确的吗?会不会很快被淘汰?

年轻人仰望着大厂的光环前赴后继地跳入深渊,然后等待着大厂把他们打造成一批又一批程度不等的精神病人。

谁会想到,有关互联网的光荣与梦想,在这个国度,会制造出成千上万的精神疾病患者。
m.weibo.cn/1644806230/45915483

Show thread

面试时又崩溃了 

这次是部门领导说服我做一个我不想做的岗位。
领导灌了一个多小时鸡汤,说这个岗位有利于个人能力提升,又说实在不喜欢,做个半年一年可以内聘到其他部门。
我说这个岗位不合乎我的职业规划,领导说要拥抱未知,不要限定自己。还将自己从业的经验做类比。
我问为何优秀的同事转入这个岗位都如此煎熬,不得出头,领导说这是这个岗位必经的考验。
我质疑岗位本职工作外的几乎苛求的琐碎事务是否真的有必要,领导说其他两个岗位选择也存在某个问题。
说我过于敏感,过于放大问题钻牛角尖,说这会限制我未来的发展,而这个岗位是我的解药。
从头到尾都在强调要和party走,服从组织安排来施压,反复说聪明人要顺应时势,违抗组织不明智。
她说这是我最好的安排,一次次地将申请书推到我面前,示意我签字。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控制不住地抽泣,几乎就要拿起笔,但最后还是表示需要再考虑一下,然后带走了申请表。

转岗 

好气啊,人力擅自把我分配到了一个网点,并把转岗资料表提交到了分行对应的业务部门。这个部门的岗位我实在不想干,不管是从工作内容还是职业规划的角度,我都完全不能接受。
今天工作中途接到分行业务部门的同事的电话,说希望安排我和领导面谈。我小心翼翼、磕磕巴巴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希望可以免去这个无用的流程。
电话那头业务部门的同事也很为难,说,我现在的部门的主管行领导已经签字,转入网点的领导也已经签字,就剩我本人没签字。既然表格已经传过去了,要不见面和业务部门领导谈一谈吧。
我在努力思考如何体面并强硬地表达我的意愿并拒绝这个方向的转岗,害怕又遇到一个pua式语言教育的领导。真的好害怕自己的防线崩溃,害怕控制不住情绪,更害怕迫于压力或大饼,在这份不想要的转岗流程书上签字同意。
我的运气一直都不太好,但是这次,请让我有回绝的勇气。

看到了一个关于洋妞和东亚铜仁女作品的不同的言论。是的,我也尝尝这样觉得。
我们也都知道,love always come along with pain.
不过,很多铜仁女们把这一点和另一个东西混淆了。
They always call the pain and suffering love.
why?因为在我们的生活中,几乎没有人对我们说爱。这个极度内敛的民族不会用语言去表达爱。同时,还总有人说,Everything I do is for you.我们被迫承受着一切,并且告诉自己,这是因为爱。
所以,到最后,我们把强制称为爱,我们把共犯称为爱,我们把病娇称为爱,我们把撞击的刀剑称为爱,我们把撒在路上的血肉称为爱,我们把胸中的怒火也称为爱。
我们把所有的痛苦和折磨,所有的泪水都称为爱。
这些都被称作爱之后,那么真正的爱在哪里呢?
说这些并不是想说这种关系作为cp来说不好吃,但是我想说,当我们跳出来的时候,能记着…
真正的爱一直都在阳光下,它是明亮的、温暖的、美丽的。

#社畜面经分享

首先交代一下我的情况:本科自动化,硕士cs,大三算起CV经验8年,DL经验1年。虽说延毕了两年但也是当博士培养,对自己的研究能力有一定的自信,非常热爱自己的研究方向。硕士毕业后进入创业公司做了两年的项目研发,和leader两个人单打独斗,什么都要干。期间也面试过很多其他人,所以会从面试者和面试官两个角度来看。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的选择有很大的个人因素在,希望大家更多是作为参考而不是指导去读。而且我这篇主要是对自己的复盘,我只是一个工作了两年的新社畜,肯定会有很大的局限性。这篇的读者范围我假设不超过我的工作年限。

另外,本文充斥着主流成功学观点,我不是社会研究员更不是专门做咨询的,不可能给所有人提供解决方案,如果观念不合不看就是了。

全文大约7500字,目录如图

(我怎么这么多话……希望我可以早点学会更简练的表达)

嗯嗯,说点浴中奇思。陀写耶稣不抱偏见地爱人,碰见乞丐也愿意吻他流着恶臭脓液的伤口,与他互相拥抱睡在同一张床上。说我们总期待受苦难的人有一种我们喜欢的特质,一个乞丐如果优雅整洁我们就会爱他,但是一旦他不符合我们的期待我们就会憎恨他。芥川也写过类似:鼻子。我今天翻到了截图。
但我也知道正是因为苦难人才有种种陋习保留在身上,我不能指望他们一边受苦一边优雅,这是不可能的且傲慢的,但是我同时难以克制住自己用审美、眼光、眼界判断一个人的恶习,但是既然人都是目光从自己出发,从他们的目光出发时我的审视又何尝不是高高在上的呢?所以我想,如果要爱的话势必要从他们的陋习开始爱,抛掉对陋习的成见,连丑恶也一并爱了,这才是爱人的本质,既爱他的全部。可是这样爱不就演变成了一种规范,且这种规范并非为了得到自我的幸福,只会带来痛苦罢了,难道真正的爱就是痛苦吗?

新年的想法(希望大家都快乐~我一贯消极,大家慎点) 

想了许多新年的愿望,反而陷入了迷茫。
他人的话和脑袋里的想法相互拉扯,这扭打作一团的烂摊子好像在斥责我,质问我为何把人生过成这般稀里糊涂的模样。
远离所爱,日日劳碌,所求无所得,精神和身体也日渐空虚,不得滋养。近来情绪更时常崩溃,神经质地大笑和大哭,陷入无助和消极的漩涡,却无处诉说。

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要去哪儿?
新的一年,我希望能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我要清楚地看看我的小世界和这个大世界。
新的一年,我希望拥有一颗纯洁且坚韧的灵魂,保护自己和自己所珍视的东西。

社畜日常碎碎念 

肚子开始咕咕抱怨起来,我才想起今天没怎么好好吃东西 :0b19:
早晨开会,开完会马上被同事拎去干活。可惜了早晨的半盒炒面和一颗茶叶蛋。
中午大领导请大家吃牛肉火锅,我临时被留下加班。虽是意料之外,也算情理之中。干完活儿后来不及吃饭,点了一大杯甜甜的拿铁自我安慰。
晚上加班。业务部门同事冲KPI,下班后说好了似的集体拿着材料堵截我们。无暇顾及晚饭,还好有今天下午物业送来了蛋糕。
大家是真的饿,三五下就将大蛋糕瓜分了精光。有位同事给工位遥远的我保留了一小块,让我得以果腹。她真好,好人一生平安。
我试图将今天记录下来以缓和胃里的空虚,但食欲似乎不减反增...明天预计又是从早忙碌到晚的一日,得好好进食啊。打起精神来吧 :0b07:

社畜玻璃心碎碎念 

转岗的结果出来了,是选择项中最差的结果之一。
新岗位的通勤时间长、工作内容我不喜欢,据说领导也是个会检测员工上洗手间时长的家伙。
我的运气真不好,它们都去哪了呢?
或许是在督促我尽早逃离这个公司吧,得找新工作了。

日常碎碎念 

最近喜欢上了酒精饮料,或者说发现了被酒精影响的自己会让自己更开心。
在微醺的状态下,我的思路似乎会更加清晰,对外的表达也会更加直接。就这点而言,我似乎理解了人类热爱酒精的理由。不过长期饮用应该会损害健康,还是克制为好。

还有个小小的想法:
既然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资源,那就要更珍视一些,不要再在不喜欢的事情上浪费更多了。努力减少和缩短没有意义的愤怒和争执,把心思和时间放到自己喜欢的人事物上吧。

但其实我懦弱且怂,尤其害怕情感的投入与接受,害怕自己处理不当,给他人造成不悦。维持表面的平和就已经使我耗尽力气。
说是我自以为是的一厢情愿也好,高敏感的情绪感知也罢,但这就是我自己。我得保护好她,让她快乐才是。

社畜消极发言 

今天被一个素未谋面的同事评论不够认真。
她说,虽然我(经常?)让她不知如何是好,但是她总念着我可怜的工资,不忍心扣我的绩效。
电话那头同事的语气温柔而克制,应该也是经过了考虑和犹豫才说出口的吧。
虽不曾和她面对面相处过,但共事时间也不久了,这样的印象应该不是一两天形成的一面之辞吧。
我挺失落的,觉得这是对我业务能力的否定。我没想到现在的自己也还是会让同事为难,心里的愧疚和抱歉一点点没过我的头顶,有一些窒息。明明脑袋里的情感汹涌地翻滚,嘴巴却只会笨拙地一遍遍道歉。
或许我周遭同事也多少对我有这样的抱怨,但善良的他们没有选择伤害我。

我一直试图优化和改善自己的业务能力和还待人接物的方法,努力避免同样的失误再度发生。我以为自己已经不再是生涩的新人,但这个评价又戳破了我那自我感觉良好的泡泡。

有同事说过我不够自信,或许是我潜意识里狡猾地企图降低自己和他人的期望,这样可以让“我很平庸”这个事实暴露得再迟一些。这是我给自己注射的麻醉剂,来蒙蔽温水和小火的煎熬。

每到这个时候都觉得自己好卑劣...

昨天考完试后给自己买了一件柔软舒服的套头衫和几双长袜,还和朋友一起到诚品书店扫了几本书。晚上边看新书边喝下半罐梅酒(侨雅),暖烘烘睡了一觉。真是惬意的一天呀。 :0b22:
衣服和书就当作提前给自己的节日礼物和生日礼物吧!这样就不用再在仪式感的消费行为上费脑筋啦。 :11123: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