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园内部禁止讨论被禁言的事,目前员工也不太清楚被封具体什么原因。有猜测是之前写过连花清瘟,最近出了国产口服药,虽然一些博主已经写过生殖毒性和怀疑有效性的科普了(生物狗Y博),但影响力不大,可能是先封了防止丁香再发文。上一篇连花清瘟的文章是丁香约稿,三个作者有在公立有在私立,都不是丁香的员工(其中一个作者是我的朋友,约他的原因是他给腾讯较真写过连花清瘟不能预防流感的科普文章,这篇当时也被威胁删稿过,腾讯顶着压力没删,丁香之前发的预防新冠的文章已经被删了)。有影响力的私立医疗科普机构和帐号都发了类似的通知,以后的科普内容:不讨论中西药,不讨论私立公立医疗,不讨论新冠相关和防疫政策。
不管封丁香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只给一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不给具体原因,就是杀鸡儆猴其他类似账号的作用,你根本不知道大爹的雷点在哪儿,那以后就只能更加小心翼翼地自我审查,封锁消息和反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进一步全面加速洗脑。
【请不要截图或者转发出象】

吕频和西西弗等人组的几个支援弦子的微信群都被炸了。
还有些转发信息的朋友,微信号被封了。
上次还叫去喝茶,这次的刀更快。

上次便衣驱散人员,赶记者,不让出标语,彻底封锁附近的路,一接近就没有任何网络信号。
这次很多在北京支持弦子的小伙伴都不敢去现场了。公共环境更差了。

公安遗失直接证据,弦子的裙子。所有的间接证据都不让调用。弦子和无数人奋斗的四年在短短的时间里被轻易打发。她还没有出法院,官媒就发了败诉的新闻稿。
现在弦子也该二审了,她会面对什么样的情形呢。

歌颂兵团扎根新疆的书《八千湘女上天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的合法出版物,用歌功颂德的口吻讲述毛骨悚然的事情:

兵团官兵驻扎新疆,“没有老婆安不了心”。为了解决官兵的安家问题,组织上从湖南大量征召湘妹子,派遣到新疆与驻疆官兵成婚

“一对情侣到达新疆之后,组织上明知女方有对象了,还是安排了一位副团长与其成婚。”

“组织上有意让我们与老同志成婚,故意不给我们发被子,我们三个女兵共用一床薄被,经常被冻醒”(夫妻大被同眠)

“女兵到了新疆以后,组织上迟迟不给分配任务,然后她突然吃到了战友给的喜糖,才知道原来组织上已经安排自己与一位干部成婚了”

“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

“女兵根据籍贯被称作湖南辣子、山东大葱、上海鸭子”

根据微博网友在评论区的反馈,当年的确是把八千湘女上天山这件事当成一件功绩来宣扬的。我想,如果不是这本书,如果不是这件事被当成了功绩宣扬,这些女兵里有谁会站出来讲述当年的残酷呢?就算偶尔有勇气极佳者站出来指控了,也只会被当成“敌对势力抹黑兵团”、“没有证据凭空捏造”吧

补充:根据转发区网友引用的论文,还有至少1.6万鲁女被派到新疆,其中女兵有万余

@board

看到羽生新发的YouTube视频,制作诚意满满,再次看到他的跳跃、步伐和旋转,听到冰刀划过冰面的声音,虽然我一句日语也听不懂,但完全不妨碍我爱他。

说长毛象是难民营和嘲笑别人是祥林嫂感觉异曲同工,难民营是难民的耻辱吗,我成为难民,是我的耻辱吗

这也忒乐了
有人在B站发了个 学习猪头肉的做法
然后被炸号
国王的名字响彻云霄了简直是

这个暑假最幸福的事情应该就是找到一种看书的状态了,虽然基本上都是看的时候爽,看完没多久就忘得差不多了,但是一本接着一本地看,心无旁骛地看,只是因为想看而看,真的好快乐,但又不仅仅是快乐,更像是一个注入能量的过程,给你提供一个可持续的平静和安宁的状态。

毁掉 alive.bar 十分容易。两千个网评员杀进来,每天各发一条粉红言论,足以把「本站时间轴」全部内容屠版;起初这会引发正常用户的愤怒,大家会用种种姿势进行反击——嘲讽的、抗议的、谩骂的、倡议的,然而网评员们不会因此受到伤害,他们只会在统一的指令要求下,确保这些反击嘟文下方的评论多数是具备攻击性的、立场坚定粉红的、引发极度不适的(他们甚至会互动),很快一个正常用户就会意兴阑珊,如同大家今日对微博的意兴阑珊。

只需数月时间,alive.bar 就会被多数正常用户放弃(因为一位正常用户每天看到的内容只有两类,一类是本站时间轴里清一色的粉红言论,一类是自己或自己关注的老用户评论下方一边倒的谩骂),该站点被网评员占领,成为又一个「夺取舆论宣传阵地」的成功案例。随着时间进展,新一批用户里会自然诞生出很多自发性的粉红,因为这就是该站点彼时的社区氛围所鼓励的。

alive.bar 今天没有遭遇这些,只是因为它还不足以被定性为「需要占领」。

文明与体面从来都是脆弱的,从来都是需要被守护的。

如果要开一门课,给外国人讲解中国的政治文化,整个学期可以只讲一句话,那就是“孙中山会说蔡英文是不肖子孙”。把这句话理解透了,中国当今的意识形态也就理清楚了。真的,这话信息量太大了,我稍微一想,就能整理出一个1学分的课纲(6讲×3课时):

第1讲:现代中国的法统问题——孙中山是怎样被抢来抢去的

第2讲:政权合法性背后的父权意识形态——"国父"与“不肖子孙”

第3讲:不肖为什么是错的?——传统文化与马克思主义的复杂关系

第4讲:“不肖子孙”适用于女性领导人吗?——当代中国语境中的“荣誉男性”现象(兼论优秀女性是否应该被称为“先生”)

第5讲:继承与转变——民选领导人的新型合法性与历史法统的继承问题

第6讲:历史虚无主义与合法性的焦虑——当代中国意识形态对历史的重建

當民主國家的公民是很辛苦的,因為你不辛苦的話,有人很樂意辛苦一點去剝削你。

你要有媒體識讀能力,看到新聞報導要去思考背後的脈絡跟利益糾葛,而不是被媒體牽著鼻子走。

你要有數據解讀能力,看到統計資訊要去瞭解資料的來源、解讀方式、結論是否有效,而不是單純拿著數據到處搖旗吶喊。

你眼中不能只有黨派,至少要能解讀派系、地方勢力、各種歷史交織出來的脈絡。

你要有自己的政治目標,選舉不過是政治改革的一小部分,背後的資金、派系、人際關係、科技都是不可能從政治中剝離的,也無法獨立運作。

〰️

只有親自下去接觸你有興趣的議題:聆聽、溝通、交流、做事,按照這個順序進行,才不會掉進八卦小報那種片段又失去脈絡的釣魚文邏輯。

切身的活在你的 local community 之中,少說自己看了什麼,多聆聽、多說自己做了什麼,才會真的幫助到人。

@wrightfu1 @juukun 很可惜的是,大众化设计与民主设计是完全不同的概念,democratic design的核心是民主,即使是目标顾客是其所设定的大多数人,但其内涵是更好的产品与更好的设计本应是每个人都有权享有的,而非某些阶层的特权,大众化设计仅仅只是与其内涵的一个面有部分重叠而已。民主设计一词中购买者是赋权的主体,大众化设计中购买者是被动的客体。香港宜家是特许加盟经营宜家品牌,深圳宜家是宜家直营,可能因此香港贴了自己的翻译,但还是不够妥帖的表达。

几年前看陈晓楠在一席讲一个故事。冷暖人生节目组曾经收到一位上海郊区老人的来信,信中说他是台湾留在大陆的唯一一个高级特务,请节目组来采访。节目组去到上海,坐渡轮又坐了很久的车,找到这位老人。老人说,他不是普通特务,而是蒋经国当年亲自授训的精锐。二十二岁那年,他接到的任务,是去大陆刺杀军政首长。他是这种级别的特务。

于是他去香港。在那里他遇到一个比他大六年的有夫之妇,一个军官的妻子,叫小珍。他恋爱了。他从小就没有父母,突然遇到小珍的温情,他很珍惜。国民党很快发现了他们的恋爱,强令他回去台北接受军事惩戒。念在他是一个年轻又优秀的特务苗子,如果他和小珍分手,这事就这么算了。但是他决定和小珍私奔。

小珍说好。他们手牵手过罗湖,老人回忆说那是他人生中罕有的狂喜时刻。他的打算,是安顿好小珍之后继续执行任务,回到台北戴罪立功。他不背叛组织。结果两个人一过关就被按倒在地,大陆当局早就收到了风声。他被判了二十二年。小珍被判了五年。

在提篮桥监狱,他唯一一次看见小珍,他在二层,小珍在楼下放风,脸色苍白,他心疼得想死。其他时候,他每天只能对着四面墙壁思念小珍。他出狱已经四十四岁了。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小珍,他知道小珍一定在等他。最后在一个废弃农场他找到了。那里的人说,你怎么不早点来。她等了你十七年,最后的五年,她生了一场大病,一个老右派救了她,她就嫁给他,去上海了。

他跑去上海,继续找。在老右派的办公室终于见到了小珍。小珍已经五十岁了。很久很久,他们认出了彼此,一句话都没有说。他就走了。

这个独居老人现在还住在上海。他没有社交生活,邻居没有人认识他,他活成了一个秘密,一生最大的恐惧就是别人对他好奇。一个普普通通的上海老爷叔,很佝偻,很朴素,却依然保留着一个特务的习惯,就是随身带个小本本,记录楼上楼下邻居的每日活动。可是他对陈晓楠说,陈小姐,你知道我为什么还住在上海吗。

虽然上海人多,房子贵。但我知道小珍就在这里。我知道她先生是谁,她的孩子上什么大学,我都知道。我在这里,等她的先生先死。

小珍最后写了一封信,没有直接交给他,交给了他的弟弟。他拿到这封信,每天揣在胸口兜里,想小珍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看。信里说,每一次见到你都感到很痛苦。我们还是不要再见了。

今晚一直听逾越生死,突然想起来这个故事。一人游旧地,旧记忆陪同生死,换了风景依然盼望能共你看夕阳多凄美。

读完了《看不见的女性》,比我平时看完一本书所需的时间要长许多,因为几乎每读完一章我都愤怒得无法接续,必须要和朋友讨论或者做点笔记。

我一直认为自己还算关注gender data gap:两性薪酬差距、女性在家庭领域的无偿劳动、医学领域对女性身体的隐性歧视……但这本书呈现给我的数据仍远远超乎我的想象。厕所数量、公交系统、炉灶使用……事实上,性别差异并非某几个领域中出现的偶然事件,而是普遍存在于几乎所有领域的根源性歧视,区别只在于它有没有被观察到并揭示出来。

我愿意向身边的每一个女性主义者推荐这本书,原因很简单,我们都遇到过男性甚至小部分女性提出的类似质疑:“其实我觉得现在两性挺平等了”、“感觉有些女人太小题大做”。如果你阅读了这本书,那么你可以在这种情况下直接援引本书中的事实和数据,并在长达77面的细致注释中找到数据的官方来源,告诉对方,他的意见只是失真的歧视。

长期宰制女性生活的不公平在这些数据里显形。在第四章优绩主义的神话中,作者提到才华偏见:“美国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当女孩在5岁开始上小学时,她们和5岁的男孩一样认为女性可以非常非常聪明。但是到了6岁,情况就不同了。她们开始对自己的性别产生疑问。她们开始限制自己:如果一个游戏是为非常非常聪明的孩子准备的,5岁的女孩会跟男孩一样想玩,但6岁的女孩突然就不感兴趣了。学校教育小女孩,才华不属于她们。”

而在后续的成长中,女性会把自己在特定领域缺乏才华归为个人原因,甚至难以意识到被内化的社会性别歧视观念。我的青少年时期一直生活在这种偏见里,对这一点深有同感。如果学不好一个科目,我首先归因于自己不够聪明,看不到阻碍我的暗礁。如果我十三四岁时就知道“才华偏见”理论,也许能减少不必要的自我怀疑——想让更多的人意识到一种困境真的存在而非源于幻想,首先就要准确地命名它并讲述出来。

在读第16章时,我发现对开页的页眉(即书名与章节名)连起来像是一句话:看不见的女性,杀死你的并非灾害。

“……杀死你的并非灾害,而是性别——以及一个没有考虑到性别如何限制了女性生活的社会。”

羽生结弦开通油管账号:这次我开通了油管账号“HANYU YUZURU",今后我想通过油管账号向大家传递我的花滑,拜托大家了。
欢迎宝贝,火速关注。

今天有认真地生活。其实这大半年状态都不太好,也停止运动好久。
日常生活就像陷入沼泽一般越挣扎越无法挣脱,最后干脆摆烂。
啊,不可以这样,今天就是一场自己的绝地反击。

微博之前讨论中式恐怖,我说中式恐怖在于所有人都有同一个模板的幸福。结合自己写的和象友那里抄的,就是考个好学校——毕业当公务员——结婚生孩子——退休带孩子——死掉。 这就是所谓标准答案,中式幸福很简单,很功利,很无趣。

还未精选的微博评论就是好看
➡️【王毅:若孙中山地下有灵 会指着蔡英文鼻子说“不肖子孙”】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