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序 boosted

看到嘟友发的这张图,一下子又开始掉眼泪 。
我,你,大家应该想用都能每个月用上棉条或液体卫生巾这种价位的用品,至少日常也能用超市货架上的有牌子的产品。在印度都卫生巾免税了但这里经期用品仍然征收13%税收的地方,有人说,我有难处。
我是真的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怎么说呢,很直观的,一位更底层的女性的困境就这样攫住你的喉咙。说,你看啊,她们流着双倍的血。
真的,不要说她也不会每个月缺这几十块钱吧,不要说这么穷还能上淘宝,不要说不可能吧还有人用不上正常的卫生巾。这当然不只是钱的问题,这些选择买三无卫生巾的女性,也许是宁愿剩下卫生巾上的开销给家里腾钱,也许是早就得了阴道炎没钱治也就无所谓卫生巾到底好不好了。

我因为有一次回老家,很偏的农村,突然来月经了没有带卫生巾去村里小卖部买,又厚又闷,但也好像是个不知名的小牌子,我难受得要死非说要回城里买。可她们怎么会有这种机会啊,我们买的时候想要透气的吸收好的如何如何,她只要一片能兜血的一次性贴纸。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如果是男人来月经,他的卫生巾开销会被视为可以被牺牲的开支部分吗。谁又能告诉这些女性,你很重要,钱值得花在更好一点点,更正规的卫生巾上,或者,谁又能告诉她们:每个月可以去xxx领相应的免费卫生用品。
会有这一天吗,我不知道,但也确实看不到。

今天也想操这个世界,想到之前写月经羞耻的时候去微博看了一下呼吁卫生用品免税的相关话题下一群贱屌说凭什么要免税这是女权贪便宜说既然如此安全套也要免税(嗯嗯 操他们爹 安全套确实免税)。

又更想操这个世界了。

蛋蛋子,永远滴神!
(还以为我会写很多,是我太弱了
图片看不清走链接
shimo.im/docs/TYtp6VYyDqkQyrqT 《推荐一下我很喜欢的劳斯》,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且序 boosted

我今天跟李姐说,我买了一些漂亮布料,能不能给我的猪做小衣服和床铺四件套(...)她深深看了我一眼,说,有空就帮,然后憋出一句,这么大还玩娃娃。我反问,为什么不能玩。
李姐沉默三秒:也好,总比你躺着玩手机强
前几天我就扬言要买布料让我妈帮我做(因为我很笨手工)的时候,同事问我,你妈真的会跟你一起胡闹玩这些吗?我犹豫了一下“....为什么不会?”
我就知道她会无条件支持我赞同我,李姐真的好可爱,有她我真的好幸福

剪头发
想象中剪完是帅哥
事实上剪完像番茄
我的心情就像活吞了老番茄(胡言乱语

且序 boosted

我养的猫脾气真的好好又很爱被拍屁股被摸被搞,结果上次出门拍顺手了拍了野猫的屁股,人家反手就是一挠,还好我躲开了
回想起来又忍不住生气,我的猫你可真是一只淫荡的孽畜!!😡

我真的很不适合追更/追番
唯一追下来的就是刺客伍六七、宝石之国
另外一人之下、多罗罗、动物狂想曲等都没看下去
啧啧

蜜雪冰城要比其他奶茶店便宜,好爱

感觉面包店的袋子都很好看

且序 boosted

#长毛象中文使用指南
搜集整理了一下已知的常用功能,方便新用户快乐搅和。

残次品好虐(理解可能会有偏差) 


陆林绝对是我看过的原耽里,最让我心疼的。就说重逢一段。
林静恒拼了命从林静姝的监狱里逃出来,在玫瑰之心就碰见陆必行。陆都已经心灰意冷,逼着自己不要再拾起希望。突然他心心念念的人就出现在他面前,可他已经不是陆校长了,他是陆总长。三方势力僵持,他必须冷静,所以他打了六号舒缓剂。太憋屈了。明明十四年里,陆都为了第八星系做了种种,压抑了那么多年应该结束了,林回来了。可他怎么就是哭不出声呢。
其实我当时还看了六爻的重逢片段。严争鸣找到程潜的时候就上手打了,还喊“我都疯了一百年了”。这就是发泄,在这一点上,后续就没有什么虐点。
再看残次品,林回来了,可是陆已经物是人非了。可当初林就是喜欢陆的天真、朝气和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差不多就是把林最珍贵的东西毁掉了。我最印象深刻的是林说“我活着就剩这么点意义了,不喜欢就能不要了吗?”这句后面两人就差不多接受了对方(的变化)。
残次品的感情线很长很慢,交织在战争中。在世界变化中那微不足道的感情身不由己,这大概是我感受到虐的缘由。

随便唠几句关于rps的个人想法 

我认为嗑rps最重要的是蒸煮的三观
我目前嗑的一个rps的视频博主前几天发了一个视频,内容是读自己的同人文。在视频结尾他明确表示写文的太太可以放心产出,他不会在意,也不会去搜。可能因为蒸煮是外国人,有环境影响,所以他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另外,他读车的时候我真的尴尬)
反观内娱的某些人,无语。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