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对于代餐这个话题,我本人是比较烦在我标明了是给哪个cp写的之后还看到有人代其他cp的情况,如果标明了只是个无指向性脑洞那想代就代无伤大雅,说白了这还是个尊重与否的问题,就像我在跟你聊a你在跟我说b还不顾我的想法,那你说你是不是找骂。
所以我能容忍那些不在我面前舞的,偷偷摸摸代了我管不着,但你要舞到台面上来那别怪别人不给你好脸色了。

看完了 @kantei 君关于 Wland站长开的 beebear.party 实例的科普,又到微博上翻了一翻其站长 @-熊豆 的微博。本人计划实例级屏蔽 beebear.party 。

理由如下:
一、beebear.party 实例站点规则中要求其用户举报“反动等危险言论”。(图一)
beebear.party 实例站点规则页面:beebear.party/about/more
web.archive.org/web/2021022312

二、beebear.party 实例站长曾在其微博上列出一份“诋毁、侮辱我的网暴份子”微博用户清单(具体可参见第三条),而该份名单中有我实例用户。
列举“诋毁、侮辱我的网暴份子”的微博用户:m.weibo.cn/status/460773056263
archive.fo/uc8oZ
上述评论微博附加的具体图片:wx3.sinaimg.cn/large/5e9de947l
web.archive.org/web/2021022312

三、beebear.party 实例站长在其整理的“Wland相关事件”页面中收集并列举所谓的“危险言论账号”、“趣言趣语”。并整理搜集其所认为的“参与者档案”。(图二)
Wland相关事件页面:kumame.github.io/your_history/
web.archive.org/web/2021022313
上述页面的github仓库(证物分支):github.com/kumame/your_history
web.archive.org/web/2021022313
上述页面的github仓库(网页分支):github.com/kumame/your_history
web.archive.org/web/2021022313
理由二中提及的“参与者档案”:github.com/kumame/your_history
web.archive.org/web/2021022313

基于其实例站点规则(理由一),以及 beebear.party 实例站长在 Wland 事件中的搜集整理并公示其反对者发言及微博帐号清单(理由二、三)。考虑到本实例存在大量“反动”、“不程谐”内容,不排除本站被其整理举报至有关部门的可能。故本站决定屏蔽 beebear.party 实例。
#实例管理 #管理公示

会在3月重新开站之后注销wland账号。
使用国人的这些网站还是风险太大了,这次被政审的是a的粉丝,下次被政审的可能就是你我。

没想到距离我看过战勇已经是超过十年的事情了……所有剧情我都忘得一干二净,就记得里面有个长颈鹿(但名字貌似不叫长颈鹿)

没更新大纲的格式,我现在想写点东西都会被自己劝退……啥时候能忙完让我摸点短篇鱼🐟啊 :11127:

虽然已经大年初二了,我还是放个新年快乐在这里 :11111: :11111: :11111:
祝愿大家新的一年能勇敢地去做想做的事。

他妈的,我昨晚睡前想到的那个场景到底是什么来着,早上一起来记忆全都随风飘散了 :0100:
我,应该,昨天做个简单的记录的。 :0171:

卧槽我发在ao3上的文被外国妹妹评论了……卧槽卧槽卧槽 :0540:
开始组织自己的幼儿园英语

有点想在这几天忙里偷闲写篇之前只写了大纲没细写的同人的念头……抽哪个幸运鹅好呢

不管怎样,虽然看到大家吐槽的雷文中有些是真的很雷,但我觉得那种“异常”思维还是值得表扬的,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本身是很难得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搞创作,你搞了,就比很多人强。

我是真的不希望我写的18x文章被未成年人看到。而且我的笔风真的很直白,毕竟我的目的最开始就是爽。
未成年真的该有个未成年的样子,等到成年了再去碰成年人的东西,提前偷看这个世界,又没有提前心理准备,得到的经常不会是惊喜。

对于代餐这个话题,我本人是比较烦在我标明了是给哪个cp写的之后还看到有人代其他cp的情况,如果标明了只是个无指向性脑洞那想代就代无伤大雅,说白了这还是个尊重与否的问题,就像我在跟你聊a你在跟我说b还不顾我的想法,那你说你是不是找骂。
所以我能容忍那些不在我面前舞的,偷偷摸摸代了我管不着,但你要舞到台面上来那别怪别人不给你好脸色了。

虐归虐,只有我自己写的虐我才觉得爽,看别人写的我总是想扭成happy ending。
这就是叛逆吧。

如果你讨厌一个作品,如果你是读者,那么你就不要去看,或者至少不要去别人面前找难堪,跟亲朋好友吐槽吐槽也不是不可,大家言论自由;
如果你也是搞创作的,而且你心有不甘,那你就搞出更好的一篇把它压下去,不仅你爽了,读者也会很爽,甚至是n倍的快乐;
无论怎样,别搞举报那套,举报,只会让整个世界毁灭。

写小黄文真的会影响到之后冲的体验,以前的我看着差不多的内容就“芜湖,起飞”,现在的我会下意识审视作者的用词以及逻辑连贯性,然后性致全无,更甚者会想怎么改才能让它变得好冲了,然后逐渐离简单的快乐越来越远。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每搞完一篇大人才能看的文学后我总会搞几篇超纯情的。
因为中和反应。
因为能量守恒。

准备在佐贺偶像第二部上线的那周把一直拖着没写的那篇同人给搞了,之前以为是一月上线,那个时候又不想更新,后来知道是四月上线的时候可把我个老鸽子开心坏了。
而且不得不说的是,感觉嗑官配幸樱的人比嗑百合的少很多啊,难道真是我冷圈体质吗。

有时候会很气怎么把自己的黑历史删的一干二净,心情不好的时候回看黑历史真的笑疯,不过当年贴吧写的东西删了个七七八八(我第一篇同人写的楚路虽然雷死,但是因为被我删了导致我都不知道当时写了个啥更让我生气),还有当年空间里的非主流金句也是,世界未解之谜之一:我当年到底发了些什么啊!

说到阿飘第一反应都是女阿飘,这算不算一种刻板印象。
为什么不能有男阿飘?为什么不能有除男女以外其他性别的阿飘?
为什么女阿飘一定是怨气重,为什么不能是元气阿飘呢,为什么不能是社恐阿飘呢。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