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再做拖延选手,小云改名变乌云!!

昨天乘车观察到高速两旁的树上有硕大的鸟巢(几乎是坐在树杈中间的),一个、两个,车子向前飞驰,每隔两三棵就有一个大鸟巢家族,我默数着,暗暗惊呼。在城市里偶尔才能见到鸟巢,也远不及这样的体积。想到还有鸟儿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安家,心里也欢呼雀跃了起来。

我的论文一再耽搁(当然有非常多的原因:最近精神压力很大...),督促员懒懒心灰意冷,沉默良久 :11112: 。哎,功成之日才有颜面再来见你 :amiya_angelina:

他生活在重重的壳里,维也纳只歌颂死者,这样美而忧伤的灵魂注定在人间折翼。

智商与智慧 

“我不太确定智商是什么。尼姆教授说那是一种衡量智慧有多高的东西,就像药店的磅秤是用来测量你的体重一样。可是斯特劳斯医生对于这点和他发生很大的争论,他说智商根本无法测量智慧。智商只能显示你的智能可以达到多高,就像量杯外面的数字一样,你仍然得把材料填进杯里去。”

刚才转的那个男人,他说大学里被夸风趣,我以为谦逊才是幽默的内核,观其言恐怕与之相去甚远。如果有造物主,他会不会感到难过,他将语言和智识教给大众,而竟然浇灌出灵魂干瘪而不自知的人。

一直没敢问烤麸考研成绩如何,今天她自己提起说:“以后找到工作了,你来找我玩。” 她一如既往发给我沙雕表情包。我好难过,我说你在我心里是最棒的。但是我转念一想,机智如烤麸一定能找到自己的路,工作没什么不好的,我应该为她祝福。想起了“明天”,我们都高兴了起来。

神经衰弱 

我在读诗,把门掩上想要安静。妈妈乓地开门大声说,阴雨天,她想要屋里亮堂堂。我再去关上门,她重重地推着不让我关。有这样的室友,我每天脑袋嗡嗡。

一点回忆 

被人需要真的让我很快乐,忽然回忆起支教的经历,比如他们围着我要给我编头发、画小像,比如还没有学会写字的小朋友在临走之前攥着我的衣服说:“老师,我要给你唱一首《金孔雀》当礼物”(想来最美的礼物不过如此吧),比如某一日接到了一个来自xx市的陌生电话,稚嫩的声音问我:“是x老师吗,你什么时候再回来呀?”,哽咽,有点想哭。和人建立感情一直都是冒风险的事,可是对于小朋友来说,他们有敏锐的感知力,他们把这些相逢当成珍贵的紫罗兰花瓣小心护在心口,与其说我帮助他们,不如说我自己才是那个接受馈赠的人。

番茄炒蛋太好吃了 


今天做了有史以来最好吃的一次番茄炒蛋,因为学习了人见人爱温柔又专业的小高姐的做法 :blobblush: 。我觉得做得很好吃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这个番茄是沙瓤的,本身口感好好;二是番茄的味道和鸡蛋融合得很好。 :blob_cat_blush:
记一下做法,防止以后我忘记了(晕)。
处理食材:把番茄分为三份,其中一份切成小丁丁,剩余两份切成小块;葱切成两份,葱段和葱末;鸡蛋打散,加一点点盐。
先炒鸡蛋:鸡蛋喜欢很热的锅(不像蒜末不喜欢很热,会糊焦sos),所以把油烧得很热,把蛋液淋下去,象征性翻一下,赶紧先盛出来(鸡蛋老了可不好吃!)。
美味关键!:不用放油,把葱段下锅炒香,放入番茄小丁丁,煸出像番茄酱汁一样的质感,把刚才半熟的鸡蛋倒下去,让酸酸甜甜的番茄汁润物细无声与鸡蛋融合,放一点点生抽和盐。
最后倒入番茄小块,和吸足了番茄汁的嫩蛋亲密接触,稍微翻炒一下撒葱末出锅。

呜呜实在是太好吃了,不用另加番茄酱也可以很好吃。

(*≧ω≦)猫咪分割线
碎碎念:目前是炸厨房组预备组员本人,怕油锅,正在克服对切肉的莫名恐惧(以前只会切蔬菜),最头疼的是对调料应该放多少没有概念(就像对数字也没有概念)。但是真的好想做出很好看很好吃的便当哇,所以要修炼,保持记录!

落叶纷飞 

2020.9.1 整理抽屉时翻出了去年深秋懒虫给我写的信,细细又读了一遍,他的信里总是有很多古怪的比喻,我读着读着就笑了起来,比如他写:

当我想你的时候,一道加密的脑电波信号会嗖地一声从我的脑海中蹦出去,眨眼间就来到了你身边。啊这个信号一定是有一对翅膀的小天使(只是戴着一顶邮差的帽子),它礼貌地敲了敲你的脑袋:“女士,有您的信。”然后从你的耳蜗把信送进去。招招手它就回来了,你说:“收到啦邮差小天使,正巧我也在想着你呢。”

以前我哽咽着与他倾诉思念很苦时,他常劝慰我:“你要相信,你在想我的时候,我也一定在想你。”当我念着信里这些话,眼下好像飞来一个笨拙的胖胖小人,歪坐在我的耳朵边,轻声对我说有个人在远方想念着我,我开始觉得相思是一件与“邮差小人”打招呼说日安的寻常而快乐的事。秋风又起,我要去望阔远的天空。

“落叶了,仿佛从那遥远的空中,
好似天国里的花园都已凋萎,
枯叶摆着手,不情愿地往下落。
在一个个夜里,沉重的地球
也离开了星群,落进了寂寞。
我们大家都在坠落。这只手
也在坠落。瞧:所有人全在坠落。
可是有一位,他用自己的双手
无限温柔地将这一切的坠落把握。”

悄 

不太能接受刺耳的说话声,可能这也是我和我妈矛盾迭起的原因之一,我和妈妈说:“你对着我大声说话让我脑袋嗡嗡,你可以用平缓一点的音调吗?”妈妈则批评我缺乏活力。其实我只是喜欢说话方式如小溪般温和的人,哪怕音调起伏变化了,也是清泉触石激起了一朵小水花,我愿意倾听这样的诉说。

心情莫名烦躁,怀疑是不是又有任务没完成,检查了一遍之后确认并没有任何待处理事项。原来真的只是PMS。 :blob_cry:

我也想知道我的脑子里一天到晚装着什么⬇️

看到某热点“加强入侵物种生态防控”,瞬间脑补:严肃的两足兽记者呆滞地报道这则新闻,身后草坪上各种口味(豆沙味/豌豆黄儿味/etc)的猫咪团子正在打滚,场面正在失控。


写嘟文时不小心全选清空了长长一篇感慨,迟钝了一秒,释然地不发了。再写一遍多麻烦啊…

好奇妙!我已经在嘟嘟里邂逅好几个喜欢德扎、看tsv的小象了...幸福指数上升 :blobblush:

小村之春 

20.3.29
因为随口说想吃蛋黄肉松青团,外公外婆真的暗暗记着在为我特地尝试做…外婆一向是会做青团的,不过一般馅料是芝麻白糖的,今天打电话来说已经包了三十多个蛋黄肉松馅的了,请我来品尝。总是被这样的小事感动。
21.3.3
今年又吃上春日限定蛋黄肉松青团啦,外公外婆在开满茶花的窗台下和面,满屋是艾草的清香,我给他们拍了很多照片。
21.3.7
自从上次我把水饺蘸醋吃以后(我的奇怪吃法),外婆给我准备的早餐就从水饺换成了干捞饺,旁边摆着蘸醋的小碟子。外婆说:“来喂猪猪了。”大概我是外公外婆心里永远长不大的猪猪。无微不至的爱护是这样的。

极限挑战 

我又回来了!最近我在忙论文,算上模型,我完成毕设初稿只用了4天(导师要被我气吐了)。临近提交日期的第五天还在玩耍(进度为0),最后两天完成了98%。又一次刷新了本人拖延最高记录。晚上都没睡好做噩梦,何必这样折磨自己呢。真的是最后一次了,下次再也不这样了,我可都改了吧。

3月6日是大耳狗的生日,转发这条嘟文什么都不会发生,但是你的首页会多出一只可爱的大耳狗!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