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再做拖延选手,小云改名变乌云!!

故事大王其一 

乘公交车时和懒懒并坐,我喜欢靠着车窗让风吹动我们的头发。傍晚日光的余温刚刚好,晚风里都是下班放学回来的人,一天最闲适的时光大概就是现在了,我快活得想唱很多首不一样的歌谣。要下站了,他让我再坐一会儿,自己先提前按下车铃。我看着他在车门边的侧影,忽然觉得此刻也许是另一个故事:“倘若「我」和「他」是素不相识的两人,碰巧在公交车上相遇,伴着窗外流水般淌过的风景,「我们」短暂而永恒地相爱了,可「他」马上要下车,这段恋情只持续了几站却令人难以忘却,而纵使再刻骨铭心也只能将其还归于人海,「我」看着「他」在车门边的侧影,不知不觉车子已驶出去很远了。”懒懒笑着说这个故事很王家卫,然后轻轻护着我下车。尽管爱不能以时间衡量深浅,可还是想与他多爱几公里,比起故事里别离的人,此刻握住他的手漫无目的地行走在草木阴阴里,还是太幸运了。

宝玉悼金钏这一幕的弹幕有人发“海王忏悔”,有被无语到,真是烦死了,跺脚。请赐予我魔法,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弹幕统统变成南瓜,有些人类说的话还不如小鸟喳喳听得舒心呢。忍你们很久了!!又是无能狂怒的一天。

可是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我的不知所措来自回头望的虚无,是一种置身汪洋中心划不过去的无力感。“远远看去优美而神秘的人和事,只要拉近了看,就会明白它们原来既不神秘又不优美”,我习惯了模糊地观看事物,因此也害怕细看过去的自己。

卡机和错位 

从朋友圈逃到豆瓣树洞,再躲回嘟嘟,一感到被 精修、充满仪式感的事物环绕,就无所适从到逃避。特别是毕业季,看着满屏的纪念九宫格,想他们在笑什么、在离别什么呢,为何我的情感仿佛凝滞不动了,我在人群之外观望,没有归属感。我还是那个在秋风寒雨里目送妈妈远去的不知所措的大一新生。

梦见夜色里撞入花圃,在其中流连,卖花人说:“折一支铃兰回去吧,这是月光下才能开的花,所以也寄托着诗人的灵魂,它是多么皎洁。”

图一,某不可考古书说:猫咪栖息于花影下,曰思无邪。
图二,一小羊误入万花丛中,痴痴地忘记了自己的真名。

这只小鸟我在校园里见到它好多回了,着黑色小帽,灰白腹部,最亮眼的就是狭长优雅的蓝色尾翅,查了一下似乎是灰喜鹊。没有翅膀的我只能追着它敏捷灵动的身姿,去看它飞向哪里。还好没有跟丢——原来是一树缀满了果实的枇杷树,谁能想到这个偏僻的小花园后面正在结黄澄澄的枇杷,像是悄悄栽着一个秘密。“啾尔,啾尔”,我知道跟着小鸟就对啦!

奠:那栋宿舍楼下绿叶成荫,每每走过都感到恍惚。如果有来生,愿你们解脱,不要再来这个愁苦的人间。“看着你落下的人和人间,随这声响全部烂成碎片”。

今日暴雨后,见马路沿边一小龙虾举着钳子缓缓前行,不知它在想什么;又新闻报道说动物园的鳄鱼游出了园子,也不知踪迹。

The humidity is risin - risin
Barometer's gettin' low
For the first time in history it's gonna start rainin' cats! :2323234: ⬇️

小猫气象预报:今天白天多地有小猫暴风雨,请注意收拾衣物

最近楼里一直在施工,中午看着书突然听见树舍楼道里有鼾声,小声开门发现两位午休的工人穿着灰尘尘的工作服一个倚靠在墙角,一个躺在地上。我躲在门后看,心里好复杂,鼾声重是很累吧,想到外公之前去做工也许也是这样做累了直接躺下。打算切一点水果给他们,有点紧张,不知道这样会失礼吗。

“春山无伴独相求,伐木丁丁山更幽”一句,金圣叹批:“春日山行,不忧无伴,乃先生无伴,则不得不求张氏。独先生求张氏,亦更无求张氏者…便写得喧闹中两人俱出一头地矣。…有只是一身而亦喧者,春山所以畏俗子也;有多添一人而逾静者,春山所以爱幽人也。”旁人只说无伴而求人同游,他却说无伴亦佳,有多添一人而逾静者,我拍案叫绝。

油醋汁拌荞麦面,还有照烧鸡肉和蔬菜水果,清凉夏日(是入夏了吧,太热了)晚餐 ,我好了!:blobcathappy:

昨天把观云手册里有意思的部分念与懒懒听,越读越有兴味,他说好久没有见到这么神气的我。原来已经低迷一个月了。杏送我的花还摆在桌上,养的多肉开花了,不管怎样错过花期都是不该的。

旧日记的这一页脱胶了 

生日那天正是期中考复习之时,我给自己弹了一支张悬的《路口》,树舍里她们敲着键盘,无人管我声音低迷、胡思乱想地弹琴。那天,我穿着自以为较为正式的衣服,涂上活泼颜色的口红,然而走在人群里依然平凡得是一颗花椰菜(为什么是花椰菜?大概是因为我每天点的菜中总有青色花椰菜,它不是特别好吃,但我每天都点。所以一提到平凡,就想到花椰菜)。我觉得这样很好,我享受这种不被关注的安静,可是我得承认,我有些孤单。回树舍灌水的时候,遇见了同班同学,她说:你好优雅。我回复了一个微笑,问候她午安。我端详着镜子,近视使我常常看不明晰,可我总不愿意戴上眼镜,于是镜子中的我对着自己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仿佛在问,你是谁?这是一个眼中有着胆怯和犹豫的女生,她努力想要挤出微笑,可却显得笨拙。听到别人的夸奖时,她不敢置信,却也暗暗欣喜,脸上流露出一丝旁人很难捕捉的神气和得意来。水灌满了,她提着瓶子上了楼。
写于2019年

昨天乘车观察到高速两旁的树上有硕大的鸟巢(几乎是坐在树杈中间的),一个、两个,车子向前飞驰,每隔两三棵就有一个大鸟巢家族,我默数着,暗暗惊呼。在城市里偶尔才能见到鸟巢,也远不及这样的体积。想到还有鸟儿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安家,心里也欢呼雀跃了起来。

我的论文一再耽搁(当然有非常多的原因:最近精神压力很大...),督促员懒懒心灰意冷,沉默良久 :11112: 。哎,功成之日才有颜面再来见你 :amiya_angelina: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