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Pinned post

家里葡萄能吃了!
(没完全熟透,很好吃!(熟透就太甜了..

废话 

当局者迷,旁观者浊
(反正都不清醒..

骂人..(× 

他妈的&他爹的
看大家有在避免骂妈因为侮辱女性啥的,我是觉着跟语音有点关系吧,他妈的发a音,远比他爹的那个ie音用来骂人爽的多。
我这儿骂人也骂日你爹,日你先人,反正就不太有气势。
感觉狗日的用的都比日你爹更多..(?
(不知道这是不是原因之一..

描述捱的感觉 

小时候去老师家练扇子舞,等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坐炉子周围看他儿子打游戏,不知道什么名字,反正是操纵着那个小企鹅一直往前跑,要左右躲避脚下的冰窟窿,掉下去就死掉了,小企鹅那个冰路很长,一个画面里根本看不到终点。
像种隐喻。
不同在游戏里小企鹅能跑起来躲冰坑,我感觉,我没有力气往前跑,冰坑是接连不断地往我这边来的,只能躲,也不敢掉下去死掉,就睁眼看着,忍着,来一个躲一个..

今天又在豆瓣上看到出身上海国际学校的富二代留学生的privilege talk,我就想起一个和我一样出身贫困省的朋友,她今年三十岁了,才知道英文的“不用谢”并不是“no thanks”,因为他们当地高中英语老师就是这样教她的;她给我看她侄女现在在当地读初中的英语卷子,阅读题是中文propaganda材料机翻成狗屁不通的英文。他妈的我真的好恨。

@hot_air810
@ LTiki-Taka:原微博(上图)的拍摄者是南都的摄影记者陈冲,在拍完被警察要求当面删除后回到宾馆恢复了照片。刚刚财新摄影记者陈亮在同一地点拍下这张照片之后被郑州市南阳路派出所带走

看到嘟友提起2012年寧波反PX事件中,市民合力將外國記者舉起來,只為讓人家能拍出更好的照片。短短幾年人就可以被洗腦得不識好歹不辨是非,治癒他們卻不知要花上多久的時間。

mp.weixin.qq.com/s/TIAyV-AtPc6

后来流传于网络的视频显示,这趟列车编号为0501号。出事时,列车前高后低,最后一节车厢伤亡最惨重。郑旺说自己以“仰卧”的姿势在水里坚持了半个小时。人们的嘴在水面之下,车厢异常安静。

在这个过程中,她知道,有人已经去世了。

车厢里的灯灭了,有一两分钟的时间,郑旺感到周围的人剧烈地动着,又过了两三分钟,动静没了。一位女士一直试图维持秩序,让大家镇静,最终“死在我旁边”。一位男士临死时抓着她的腿,“我只能告诉自己千万不能松手,一松手我就也死了。”

她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同岁的姑娘,穿着黑色上衣,短卷发。地铁刚进水,她就开始哭。她俩一路互相安慰,但是根据事后的信息显示,短卷发姑娘死在了她身边。

在感觉快被淹死的时候,郑旺想起那天是自己的生日,“我才20岁怎么就死了?”

举重冠军才力退役后,多年受困于贫穷、不良生活习惯,于2003年5月31日因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去世。在生前最后四年,他的工作是辽宁省体院的门卫,在他死去的当天,家里只有300元钱。
2003年6月19日《南方周末》刊载了记者李海鹏的报道——《举重冠军之死》把才力的悲剧展示在世人面前。该报道引发民众及国家极大关注,才力的悲剧让后来的体育界逐步有了完善的退役运动员保障措施。[1]
2017年2月18日晚,一则“我不想死,请帮帮我这个无助的16岁女孩”的筹款信息在朋友圈刷屏。才力时年16岁女儿才巾涵患甲状腺双侧乳头状癌晚期,因家庭困难,其母亲也身患重病,无力支付自己的治疗费用,发起筹款。再次引发众人关注。[2][3]
2021年7月26日才巾涵于新浪微博再次发文求助,讲述了这些年以来的经历,称曾经因为水滴筹受到了来自各方的污蔑,至今还欠有外债,令人心酸不已。[4]
本嘟文发布时(2021年7月27日),在新浪微博查询才巾涵微博账户时提示“用户不存在”。[5][6]
使用“才巾涵”为关键字于新浪微博搜索亦未找到其求助信息。

[1] fakutownee.cn/wenti/tiyu/13864
[2] sports.sohu.com/20170222/n4813
[3] xw.qq.com/cmsid/SPO20170228050
[4] 3g.163.com/dy/article/GFRO7883
[5] weibo.com/6725874067/Hn0HywcaB
[6] weibo.com/n/%E6%89%8D%E5%B7%BE

骂垃圾人 

操....咋这么恶言恶语,王梦洁怎么过下去啊....以后看这一句句的...

Show thread

那些骂举国体制下运动员怎么还没得金牌的
你爸妈花那么多钱供你读书你考了清华北大吗?🙄

骂垃圾媒体 

热搜#点进去,密不透风四个字真的是给我笑死....

@greenstate
前苏联也是这样。很多苏联国家队的运动员,在解体后直接被抛弃。这导致很多没有文化水平,无法维持生计的东欧或者俄罗斯运动员加入了黑帮,充当打手或者保镖的角色。
后来,因为他们在训练时的运动服有一些是阿迪达斯的品牌,并且在黑帮工作时也时常使用(计划经济时代,阿迪达斯运动服是苏联人很难得到的奢侈品),这间接的导致了现在很多东欧和俄罗斯年轻小混混的一种文化现象:Gopnik。他们的标准服装和审美倾向,仍然是一身三道杠的阿迪达斯运动服,并且把很多物品都装饰上三道杠。

狗狗追球为了快乐。
人类追球为了什么?

.. 

pyq站立场骂人还表达自己anti倒也不用吧...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