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想起以前在饭否摘抄过的一句话,忘了出自哪本书——“ 因为我受到的教育根深蒂固,我的反思没有力量”。

Show thread

刚才想到蔚县的打树花,然后回忆起是从壁下观知道蔚县的,又搜了一下,发现壁下观的会员计划页面还一直在线 member.bixiaguan.com/ ,域名也在默默续费。

微信读书上找了本公版的《袁宏道全集》,用来练习句读还挺合适的。看了几段突然兴起万物逆旅百代过客的感慨。生年不满百,何必常怀千岁忧。

常去的地铁站的扶梯经常维修,不知道采购的时候厂商有没有保证过几个9的SLA。

不管开口还是沉默,都只会感到空虚,已经很久不知道充实是什么感觉了。

每天吃晚饭的时间是最放空的,为了延长这个状态,今天点了一份油炸花生米。

印象比较深的一个多音字是弄(lòng)堂。

鸡贼的移动每个月都要多收我一分钱。

最近狂掉链子,各种粗心大意的问题,浪费了好多时间。又太过琐碎不方便开发什么小工具来解放心智。

一个月前给 lightgbm 提了一个 pr,现在已经烂尾了,一直没改完。

上周看了篇钢笔测评,百乐 88g 高居榜首,加上对 78g 的良好印象,买了一支 m 尖的,结果有点失望,不知道是不是太粗了,很难出锋,比 78g 和 Lamy Safari 都差。

“尺”在根本上是一种模数(基本长度单元),在匠人的设计与加工中,出于操作便利,一定会使用整数化的尺寸数值作为构件与某些整体关系的基本尺度。为了确认圆月桥营造中的用尺长度,我首先校核了结构中最重要的构件单元——构成编木拱的方木。我对每根方木均在不同位置多次取点,测量其截面边长,各个方木数据差异微小,总体分布约在14.7~15.2厘米之间。其中15.15厘米是一个多次出现的尺度。这个尺寸在公制与英制中都非整数。但在和制中正合一尺之半——五寸之数。整寸边长的方梁在日本桥梁建设中亦为常用,例如“日本三奇桥”之猿桥使用的“六寸方”。由此可知,河合在营造中使用了传统日式木工尺。

从饭碗儿 fanfou.com/ptlstat 的每周消息数统计来看,最近 10 周的饭否消息数已经腰斩了。

才知道豆瓣上那个“家禽腿部保健”是廖信忠。他写的书没看过,豆瓣上发的日记倒陆续看了不少。当年看完那篇《去苏州買酒》,还真的跑去苏州买酒,甚至有豆友拉皮条攒了一个团,我在元大昌帮他们代购了不少——刚翻出来备忘录,一共 65 瓶。

今天想复刻兰州牛肉面里的牛肉,可耻地失败了。

上周和一个同事聊天,提到部落冲突,于是七年之后我又重新装上开始玩,以前实验室建的部落只剩我一个了。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