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想起以前在饭否摘抄过的一句话,忘了出自哪本书——“ 因为我受到的教育根深蒂固,我的反思没有力量”。

Show thread

“ 然而锥处囊中,王仲闻先生的价值由于他的《人间词话校释》而开始被人认识。也由此,他就有点不安分了,心里老惦着做学问,1957年居然要和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几位同志办一个同人刊物《艺文志》。当时凡是牵涉“同人刊物”四个字的人,统统被疏而不漏的天网打尽,成为右派。”

原来搞同人创作从来都是风险极大的事🤔

Show thread

豆瓣上有几个很可爱的小孩子,比如獭獭、刘腿、文西,和刮刮油家的兄妹俩,想来主要还是家长的观察和记录。

感冒好得差不多了,周末会降温到零度,想起《大保镖》里那句“ 你这感冒刚好,注意可别重复喽。”

想搞点电子 DIY,主要是因为电子元器件看起来都很可爱的样子。以前在学校还和师弟一起买了套 Arduino,不过也就用了一两次,做了个配套的 demo。

“从这里一直往南走,一直往南走,才是深圳啊。”

share.api.weibo.cn/share/25550
还是清华面子大,每次展览都要薅空一个省的好东西,就是布展水平堪忧,这次的华夏之华也被各种吐槽。

前几天才看到说去年流感没流起来,会影响免疫力,今年可能会比较严重,建议打疫苗,回北京之后就感冒了,没精神但是有胃口。

nazgul boosted
nazgul boosted

新增庞贝系列表情​:ablobcatwave:
:pompei_cry:​​:pompei_concerned:​​:pompei_roll_eyes:​​:pompei_unamused:​​:pompei_weary:​​:pompei_facepalm:​​:pompei_thinking:​​:pompei_cave_canem:​​:pompei_man_dancing:​​:pompei_woman_dancing:​​:pompei_shrugging:​​:pompei_skull:

zhihu.com/question/491790297

扫了一眼这下面的回答,感觉主要做的就是找一个用来划分实验组和对照组的随机变量(相对实验方案而言的随机),从而可以得出有意义的实验结论。在某些场景,能找到天然的随机因子,比如在互联网产品中,用户id就可以认为是随机的,于是按id来划分用户就可以认为实验组和对照组是无偏的。但很多场景,尤其是社会科学,很难找到实验所需的随机划分条件,此时因果关系分析的意义就尤其重要。

降温的一个好处是穿上外套之后多了很多口袋。

很多想学技能都可以归为创造,比如昨天看了一堆梁思成的手稿,想学画画。所以没有输出的输入其实意义也不大,或者说输入最终还是为了输出。

Show thread

理想的农村生活是可能只存在于我想象中的湘西和皖南。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