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比起干干净净享有声名的KOL,在这个时代,我还是更尊敬做出行动去帮助弱者,哪怕此人不完美的人,因为他们在一件事还没确定名利荣辱的时候,就已经去做这件事,他们的行动是更纯粹的利他的善意,是可能让自己被苍蝇叮咬、被恶灵除名的危险的举动,而不是事后收割,在已经大局已定后毫无危险的善意。因此,有时候虽然明知沉默最有利,但人生在世,还是需要莽撞行动的时刻,那才是真正感到自己不再是一个自私的我的时刻。

这个人可以是你是我,曲折奔突的河流遇到沉沉壅蔽,风雨凄惨,人人自危,想说的不敢说,想做的不敢做,我不知道我们还停留在这里等什么,等一场大雨来临?还是等一颗子弹穿过胸膛?

三缄其口,恨自己麻木犬儒又虚无。

Pinned post

这一刻没人爱的你,可要记得
「一切好事都会发生」

Pinned post

春潮悄然翻涌,毫无预兆,措手不及,涓流成海。那是溢满厨房的漏水,是渗出子宫的羊水,是母女三代盘根错节的命脉的羁绊,如此疼痛而又柔软。即是社会撕裂下的个人命运,又是国家下的()。 ​

Pinned post

我们在铁屋里面,都在谨小慎微地生存

Pinned post

好文备份 

长话短说,阿姨抱拳

六点半我正在阳台远眺,大家都知道我住3000平米大平层。
天气很好,通透,远处天际线飞机忙忙碌碌,金星闪烁,四环堵的一塌糊涂,两条线,一红一黄,由于led大灯流行,黄色列亮度很高,很白,这样看起来像是一红一白,

要回老家了,抱歉!阿姨颔首,接下来的职责不能履行,万分抱歉,说完阿姨土下座了,

我说,怎么讲,说说,

回老家了,房子不让住了,阿姨说,找不到住的地方,

原来是这样!我说,那也没有办法,没住的地方确实只好回老家了一刚,我说,回去好好建设家乡,记得一定要买房,没自己的房,家就像浮萍一样,说散就散

老家有房子的呀,阿姨说,还是想呆在北京,儿子工作这下也完蛋了,孙子还想在北京上学,现在看也不行了,只好去别处看看,老家总归不能回的,先去南京看看吧,上南师大也是好的

想多了!我说,南师大想上就上吗,哈刚把刚,

阿姨突然站起来!走到阳台上远眺,阿姨说,你看,这城市璀璨,远处是北方,多少高楼大厦,一颗一颗窗户,忽明忽暗,城市的眼睛啊,现在逐渐都闭上了,你看四环,川流不息,像动脉,我从老家来,想要添砖加瓦,现在要回去

回去也不错,我说,走到哪里都需要,为人民服务,为人民币服务,呵呵,劳动永远最光荣,劳动人永远最光荣,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我说

再见!阿姨抱拳,走了,桌上留下门禁,钥匙,各种卡,我走到阳台,远处灯火辉煌,社会主义进入新阶段,红色横幅不断,无数的住宅楼窗户忽明忽暗,又怎样,不是你亮就是我亮,不是东方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方,你方唱罢我登场,能见度很好,看见国贸,三里屯盈通,四环川流不息,这时想起的歌曲是美空川の流れのように,崔健,荣光或是什么,流弹打中胸膛,最后,刹那,又在想,什么是永远,我宁愿你冷酷到底,羽泉,打开窗,地暖热的要死,右手从秋裤上方伸进去,握住几把,几把冰凉。想起微博上看见人们吵吵,人民,什么的,后来又说,同胞,什么的,突然想起来,现在什么样算是同胞,我们的同胞又是什么人,有没有同胞,昨天半夜刷微博突然看见某狗逼落马的消息,先是高兴,后来又萎了,突然想起来,阳痿十几年,都忘了吃药这件事,右手从秋裤裆部开口伸进去,永远是冰凉冰凉的一团,分不清哪是龟头哪是卵泡,冰凉一片。2008年初,长桥,电视塔下,藏书羊肉还没开店,大家都知道火车站要拆了,盖高铁站,伟大的工程要建三百年,却不知道一场大雪就要来。

最近在读赵紫阳的改革历程,详细的描写了学潮运动中的来龙去脉,尤其是作为最上层的领导团体的不作为和瞎作为,里面有一句记得很深,学生们用绝食来抗议,殊不知一些老一辈觉得死几个人无关痛痒

今年的法理学课,我要求学生看完《安提戈涅》之后,在小组课堂报告时回答:“如果你是安提戈涅,你会怎么做?”
起初,学生仍使用这种思路:我赞同她的做法、我不赞同她的做法,然后讲一堆冠冕堂皇的法理学道理。

我非常痛恨这种反智的“辩论赛式思维”——“你是正方还是反方?”
严厉批评和纠正之后,学生终于开始用脑了。

有一组说,他们会遵守国王克瑞翁的法律,不去给兄长收尸,他们守法的动机就是怕死。但他们会受到良心谴责,打算以后的人生都用苦行来为亡灵祈祷、为自己赎罪。

有一组说,他们不会去收尸,但不完全是怕死,而是为了活着,要活到有机会手刃国王的那一天。或者,等国王老病而死,他们再修改法律。

有一组说,他们受不了忍辱负重的煎熬,亲情与法律的矛盾,承认法律的“合法性”与无法泯灭的“内心价值”之间的分裂。不如当个犯罪分子,去给兄长收尸吧,接受国王的死刑,这日子不过也罢了。

有一组说,长期的忍耐只会让人麻木,哥哥的尸体被野兽啃食、逐渐腐烂的画面,日夜浮现在脑海中,精神都崩了,谁知道将来还有无热情去思考复仇或拨乱反正。何不逃走呢?嫂嫂是外邦的公主,或许还有可用的渠道?

人生有三件事情无法避免:出生,死亡及辱华

今天起床快死了,不能在学了,点个外卖回去睡觉去了,怀疑我发烧了🤒️,头疼的要死 :0b21:

『一个抽奖』ʕ ᵔᴥᵔ ʔ
很久之前就说过要抽奖结果一直忘记了!!
ʕ ᵔᴥᵔ ʔ是狐周周老师的漫画新作《月满千江》!
内容是崇祯相关(外加一百p我CP),与其说是一部漫画,不如说是一部堪称艺术品的晚明史同创作。大家感兴趣可以去微博或LOF搜狐周周看看喜不喜欢这种风格,我只记得几年前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哭了一整夜 :blobcatgoogly2: ,,总之是让我流泪无数次的作品!七篇故事,每一篇都将史书寥寥数语完美地填补,老师的温柔想象又让触目惊心的痛苦得到合适的消解不至于致郁,,,
ʕ ᵔᴥᵔ ʔ转嘟就可参与!因为不会弄脚本会发我抽签的视频!
要求是两个月内在LOF或微博发一篇repo即可(如果喜欢作品的话能艾特老师让她看到就最好了!)

我不懂,这是我的反对意见 

@shine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她们是自称女权/母权的,而她们对其他人的称呼是平权仙子/蚬子,驴,男宝妈,屌子,对其他人的态度要么是辱骂要么是尊重祝福别死我家门口,她们从不思考,只对认真讨论问题试着讨论科普的人骂蚬子/媚男/男宝妈。
开除她们女权籍的不是另一些要求平权的人,反而是女权的定义因为她们改变。事实上是她们,开除了,另一些人的。有能力思考的人没有她们的狂热也没有她们有影响力,就算同样自称女权声音也一样被盖过去。大部分人讨论女权的时候在讨论她们,女权这个名字在事实上被抢走了,为什么会反过来说她们被开除女权籍,指责平权人和她们割席呢

就像作为黑人要求的不是种族平等,而是每天都在骂“你不够黑是白人的狗”,“我们黑人才是最好的,黄猴子白皮猪”,她们对不公的愤怒只来源于自己不是既得利益者而不是“人人平等”。她们是男权社会的产物,她们的理想是重建性转版的男权社会,她们的理想国里甚至没有所有的女人。理想是空中楼阁,口号在加强男权社会的秩序,至于行动,在不民主的国家里能做到什么?再加一个粉红,那能做到的更有限了……
如果谈恐惧和应激反应,只有她们有吗?她们的霸凌如果能用应激行为合理化,那其他受苦更深的人呢?这是用一句态度恶劣因为她们受苦受难应激了就能解决的事吗……

所以我认为她们的反抗并不能拆掉男权社会的哪怕一块砖,而她们误读女权主义招致(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是接受过学术训练还是没有的)其他人对女权主义的误解,伤害霸凌其他不符合她们理想的女人/同性恋/跨性别者,热衷于举报/文化审查的行为反而会有更恶劣的后果。
而且她们并不是你想象中的,不聪明的十八线城市出身的愤怒的受害少女,反对她们的女权主义者也不是你想象中的受过更多学术训练的生活更优渥更有余力的的人。少来做这种没根据的假设,我从几年前到现在真的跟很多,很多人谈过。
而且,中国的信息闭塞反而给了她们歪曲事实以证明己方正确的绝好机会,比如她们可以曲解国外新闻(奥巴马的法案),捏造犯罪数据(跨性别的犯罪),造谣(JM帝国时期每个人在传的国外对色情的管制和审查标准)。她们的标准和既定观念只会让她们收集对自己的观点有利的信息,不惜造谣也要伤害其他人。社会达尔文主义嘛。又刚好符合中国排同反跨的国情。这不是有能力检索信息的人不和她们共享,而是国内微博的环境只允许她们的观点传播,而霸凌很爽觉得跨性别恶心是人类本能,解决方案不是更优渥有更好条件的人反思自己,她们不仅是这个恶心环境的受害者,甚至这可以说是一拍即合。我不知道,你真的认识和了解她们吗……
如果不从认同人人平等开始反抗压迫,就永远不会有平等的那天,能了解这一点不是什么能获取更多信息的人的特权吧?奴隶会认同奴隶制想成为奴隶主吗?同样生活在奴隶制下,我们想推翻奴隶制,她们认同奴隶制只是认为自己应该做奴隶主。确实两种想法都很正常。既然理念有根本上的不同,那拒绝跟她们成为同类也正常吧。
就,我们不应激,我们态度更好,我们不非黑即白,难道是因为我们受的苦可能不够多吗,她们在男权社会下长大,我们是在女权社会下长大的吗,她们是受害者那我们呢,我们是既得利益者或者加害者吗,她们作为受害者当个混球普通又正常,那同样是受害者的我们试图成为好人就要容忍是什么道理?
怎么说,对于想要人人平等的人来说,敌人不仅只有男权制度,还有男权性转版的女权制度(如果能建起来的话)。
需要被摧毁的不只是男权的标准和语言,还有它们的变种(就是特色女权现在用的那种)。所以就算看起来有暂且类似的目标,该割席还是会割的,甚至还可以说她们也是我们的敌人捏 :0130:

一上午没怎么学,等外卖从十一点到现在 :0010:

科普女性阴蒂高潮的科普文有可能陷入的误区:
过于强调大部分女性都没有阴道高潮,而完全否决纳入式性爱;科普者本人主观情感流露过重,为科普内容额外添加了浓重的喜恶色彩;陷入异性恋本位语境,默认性爱属于异性恋,无视了性少数(更不会想到这个世界还有无性恋)。
否决插入,将女性作为整体,只强调多数女性无阴道高潮(但依然需要强调,阴道高潮本身也就是阴蒂高潮的一种),而忽视了少数有阴道高潮女性的感受,但每个女性都是一个完整的整体,感受都是值得尊重的。
事实上在性爱包括自慰过程中,女性是可以将直接刺激阴蒂和插入结合起来以获得更丰富的体验的,插入应该是女性众多中选择的一种。
传统糟粕观念确实霸占了插入的概念,插入成为一种男性本位的行为,但插入本身并不专属于男性本位,女性自己也可以用插入取悦自己。
警惕性压迫的时候,不应该把一项自由的选择当成敌人的标志物直接斩首,而应该将它从性压迫中解绑,将充分的自主选择权还给女性。
在提倡女性性解放的时候,也不应该将主语重心放在”女性不要再如何如何”,这样反而成了有罪指责,反而是在限制女性的行为自由,加重羞耻与愧疚;主语应该是”女性可以拒绝如何如何/可以选择如何如何”,开阔式称述,增加也尊重女性的行为选择空间

天朝政府,总有办法把本来很好的事情,搞成运动。比如最近的母乳喂养宣传。但凡在欧美生过孩子就知道母乳喂养宣传也是扑天盖地,小册子,讲座到处都是。但是你不会感到压力。天朝一宣传,你就知道要出幺蛾子,然后谁谁再来讲一下生产的遭遇,直接就变养猪场。然后就是女人反弹,臭骂,然后母乳喂养就成“婚驴”一般的存在,还有人干脆就否认母乳喂养的优势。让你不由得怀疑这个宣传部门的人是不是收了奶粉公司的重金。
正常国家,宣传母乳喂养,女人们大喊我们需要哺乳室;我们需要带娃上班随时喂;我们需要无障碍设施推婴儿车;我们需要家庭厕所。推进社会文明化。
天朝,宣传母乳喂养,下个指标,进入KPI,扣你工资。女人们互相大骂你喂孩子母乳,你是母猪吗!
其他事情以此类推。最后不管这事儿多么的有道理,最后基本就变群众互殴。
咱们天朝真的就有这种化神奇为腐朽的本事。

转载:常见的自我攻击信念。焦虑的朋友可以看看。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