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比起干干净净享有声名的KOL,在这个时代,我还是更尊敬做出行动去帮助弱者,哪怕此人不完美的人,因为他们在一件事还没确定名利荣辱的时候,就已经去做这件事,他们的行动是更纯粹的利他的善意,是可能让自己被苍蝇叮咬、被恶灵除名的危险的举动,而不是事后收割,在已经大局已定后毫无危险的善意。因此,有时候虽然明知沉默最有利,但人生在世,还是需要莽撞行动的时刻,那才是真正感到自己不再是一个自私的我的时刻。

这个人可以是你是我,曲折奔突的河流遇到沉沉壅蔽,风雨凄惨,人人自危,想说的不敢说,想做的不敢做,我不知道我们还停留在这里等什么,等一场大雨来临?还是等一颗子弹穿过胸膛?

三缄其口,恨自己麻木犬儒又虚无。

Pinned post

这一刻没人爱的你,可要记得
「一切好事都会发生」

Pinned post

春潮悄然翻涌,毫无预兆,措手不及,涓流成海。那是溢满厨房的漏水,是渗出子宫的羊水,是母女三代盘根错节的命脉的羁绊,如此疼痛而又柔软。即是社会撕裂下的个人命运,又是国家下的()。 ​

Pinned post

我们在铁屋里面,都在谨小慎微地生存

Pinned post

好文备份 

长话短说,阿姨抱拳

六点半我正在阳台远眺,大家都知道我住3000平米大平层。
天气很好,通透,远处天际线飞机忙忙碌碌,金星闪烁,四环堵的一塌糊涂,两条线,一红一黄,由于led大灯流行,黄色列亮度很高,很白,这样看起来像是一红一白,

要回老家了,抱歉!阿姨颔首,接下来的职责不能履行,万分抱歉,说完阿姨土下座了,

我说,怎么讲,说说,

回老家了,房子不让住了,阿姨说,找不到住的地方,

原来是这样!我说,那也没有办法,没住的地方确实只好回老家了一刚,我说,回去好好建设家乡,记得一定要买房,没自己的房,家就像浮萍一样,说散就散

老家有房子的呀,阿姨说,还是想呆在北京,儿子工作这下也完蛋了,孙子还想在北京上学,现在看也不行了,只好去别处看看,老家总归不能回的,先去南京看看吧,上南师大也是好的

想多了!我说,南师大想上就上吗,哈刚把刚,

阿姨突然站起来!走到阳台上远眺,阿姨说,你看,这城市璀璨,远处是北方,多少高楼大厦,一颗一颗窗户,忽明忽暗,城市的眼睛啊,现在逐渐都闭上了,你看四环,川流不息,像动脉,我从老家来,想要添砖加瓦,现在要回去

回去也不错,我说,走到哪里都需要,为人民服务,为人民币服务,呵呵,劳动永远最光荣,劳动人永远最光荣,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我说

再见!阿姨抱拳,走了,桌上留下门禁,钥匙,各种卡,我走到阳台,远处灯火辉煌,社会主义进入新阶段,红色横幅不断,无数的住宅楼窗户忽明忽暗,又怎样,不是你亮就是我亮,不是东方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方,你方唱罢我登场,能见度很好,看见国贸,三里屯盈通,四环川流不息,这时想起的歌曲是美空川の流れのように,崔健,荣光或是什么,流弹打中胸膛,最后,刹那,又在想,什么是永远,我宁愿你冷酷到底,羽泉,打开窗,地暖热的要死,右手从秋裤上方伸进去,握住几把,几把冰凉。想起微博上看见人们吵吵,人民,什么的,后来又说,同胞,什么的,突然想起来,现在什么样算是同胞,我们的同胞又是什么人,有没有同胞,昨天半夜刷微博突然看见某狗逼落马的消息,先是高兴,后来又萎了,突然想起来,阳痿十几年,都忘了吃药这件事,右手从秋裤裆部开口伸进去,永远是冰凉冰凉的一团,分不清哪是龟头哪是卵泡,冰凉一片。2008年初,长桥,电视塔下,藏书羊肉还没开店,大家都知道火车站要拆了,盖高铁站,伟大的工程要建三百年,却不知道一场大雪就要来。

看到北京疫情这样一直没有好转的迹象,对九月份去北京上学充满厌恶 :0b21:

现在看简中互联网,就像是看一位刚喝了百草枯的病人。
表面也活蹦乱跳。不时也有有责任心的医生上个呼吸机透析机。
人也没啥问题,好像还能正常说话。
只是越来越不对劲。
有些器官也努力搏动一下,其实这些器官也知道搏动没用,但还是硬搏动几下。不然好像对不住自己的责任。
大家都心知肚明罢了。
希望最后这些健康的器官能在彻底完蛋前,能及时移植到其他珍视这些器官的躯体上。
只是这样的躯体也不多就是了。

大海没有关于羞辱的记忆。它只相信自由,就像天空一样;它不能忍受束缚,就像天空一样。我站在湿漉漉的沙滩上,海浪舔舐着我的双腿,这一刻让人格外容易相信,天空中那一颗遥远的星星,是我的太阳,而咸咸的海水是人类的旧摇篮。

谢尔盖·卢基扬年科 | 星星是冰冷的玩具

你所在之处,是我不得不思念的天涯海角

我们曾在一个夏日结婚,亲爱的——
你眼中是六月的景象——
当你短暂的生命终结,
我也厌倦了,我的——

黑暗中我寸步难行——
你就在这里将我抛下——
不知是谁带来光芒——
令我幡然醒悟。

真的,我们的未来通往殊途——
你的村舍,面朝太阳——
而我的居所
被海洋和北风四面围堵——

真的,你的花园繁花绽放,
而我,在风霜中播下种子——
那个夏日,我们都曾是女王——
但你,已在六月加冕——

狄金森

#CHATONLIVRE @reading

#满纸荒唐言
什么是生活必须品?让人可以活下去,让人有理由活下去的东西,都是生活必须品。
音乐家的钢琴,外科医生的手,模特的身材,文化人的尊严。这些都是生活必须品。
和二十五就死了,等着七十才埋的人谈这些,就是对牛弹琴。

“我该如何形容我们之间过去的一切”

在拆墙这件事上,北大学生要的,其实不是自由,而是平等,甚至是不自由意义上的平等。这很中国,这一点都不北大。但是事实如此,社会意义上的抗争,只可能从这一点出发。而且,正是因为不自由的平等根本不可能真的平等,所以争取平等,一定会通向自由。我知道有人可能会说,奴隶眼红另外的奴隶待遇爱自己好,难道不也是奴隶之道吗?不一定。因为奴隶制的维持,从实际控制的有效性出发,一定需要在奴隶里分出三六九等,所以奴隶眼红别的奴隶,如果是进而争取自己也有这样的待遇,那就是(在增强奴隶制的组织效率的意义上)在和奴隶制合作;但如果是进而反抗这种不平等,就算看起来是嫉妒,是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其实也是在摧毁奴隶制的实际运行逻辑。

斯多葛学派摘抄 

“我们亲人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朋友会对你撒谎,自己也会让自己失望。接受人类的愚蠢,期待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

朝鲜版的治疗方案:
很详细,病程,每阶段药品品类剂量,周期都告知了。
稍待把无症状可能性也告知了。

承认死亡案例是由于治疗问题,药剂品类和剂量不当,没把死亡推到病毒上。
强调科学看待,基本认同国际上对其病程短,危害有限,可治愈的认知。

参见:youtu.be/BYLZoYA0Zgg

——————————————————
其中有几点我非常认同,盐水淑口这个我是直到大学后有几次发生鼻咽喉感染才学到的。

不能再整了,今晚说什么都得去喝一杯

@rintsu @board 不好意思借嘟友的地方一用,提供一些相关的心理援助资源。

清华大学有一系列的心理热线服务,初期主要面向大学生但近几年尤其是疫情后已经扩大了面向人群范围。接线员都是经培训督导上岗的志愿者。

如果不确定是否需要长期系统的咨询,或者想先找快速轻便的咨询渠道,可以尝试拨打热线来做参考。详情可以关注清华大学心理学系公众号。

政治的本义就是讨论。阿伦特所谓“积极的人”就是参与政治讨论,这是现代社会履行公民责任的本来意义。
独裁政体往往以去政治化掩盖其独裁的本质,以政治的丑恶和官僚系统的腐败将普通人推离政治场域,只因当人们不再思考的时候,就越来越容易成为羔羊,成为无声无息被运上通往奥斯维辛的火车的人。
眼下墙内几乎不存讨论的任何空间,那么在毛象的精神角落里讨论和表达无可厚非。“键政”是个贬损性词汇,之所以在赛博空间讨论政治是因为正常的公民责任已不可能履行。但是讨论政治仍有意义:讨论可以帮助个体认清现实,作出更利于个人福祉的选择。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