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梦
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废料
超级短打想到啥写的
是卡面剧情里穿插的一点私心

虽然知道醉酒后的人难搞,但没想到平素冷静自律的左律也会陷入这种麻烦的状态
总算想办法把人从身上撕下来的你看着侧身深陷于沙发中,意识陷入睡梦昏沉的男人,艰难的吐出口气,把拧到半干的毛巾晾起,收拾过茶几上的蜂蜜水放下钥匙后看着沙发上睡的无所觉的左然,莫名的便生了点不甘
双膝点上铺了柔软绒毯的地面,你第一次有机会这样近距离的细细观察他
葱白的指尖小心拨开沾在额角被汗水濡湿些许的碎发,打旋着轻抚平无意识蹙起的眉峰,安静放松下来的左然的睡颜,意外的柔软带着点孩子气
随指尖一笔绘尽的长眉,锋锐的尾端安静的压在眉骨上,指腹擦上眼睑时,应觉察到触碰微不可查的颤动了一瞬,惊的你即刻收回了手,却又在发觉只是身体无意识的反应时松了口气
紧阖的双眸上乌墨睫羽卷翘,你自是懂那双海蓝色的瞳孔在主人清醒是何等神采,思索时如坠了星子般的璀璨,却在其中倒映出你的身影是,如风拂过海面荡开粼粼波光,酝酿出柔软情绪,美的惊心动魄
指腹顺着高挺鼻梁滑落,点过鼻尖落在唇珠之上,想着方才便是它吐出的那些扰得你心律失齐的话语,左手捏了捏还没有平复下热度的滚烫耳垂,压下回忆再度引起的胸腔中鼓噪跳动的声响,在看现下睡颜无辜的罪魁祸首,起了点恶作剧的心思
小巧柔软的尾指腹蹭过方才被蜂蜜水润湿的唇瓣,顺着些微下垂的嘴角滑向唇珠,轻压一下后又调皮划开,这样细细的将上下两片唇瓣都描绘过的带着报复后的成功感欲抽离指尖,不妨它被轻柔的含住,就在你瞬间僵硬的片刻又被自然松开
颤抖的捏住尾指的你盯住它数十秒后面上方后知后觉的沾满绯色,热度不断在面颊上攀升的你埋首呜咽了一声,终于决定起身撤离时,目光却在扫至滑出手包一角的手机又转了主意
而后第二天在给程澄发她家爱豆照片却无意中滑出左然的睡颜照,虽然立刻熄屏却还是被八卦的她追问许久,就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和家人以外的人超过三秒以上的皮肤接触了
想被抱抱揉揉头发戳戳脸什么的
这么说的屏幕前某人试图撒娇打滚然后扭过头掉下了床……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