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突然多了8/9个关注,我对关注的人有筛选,如果从内容判断不出是共同价值观、共同政治立场的,恕不通过。

Pinned post
空空 boosted

之前看德国汉学家顾彬点评中国作家写作,他老人家直接点出来:“中国不少作家对女人的态度是我们所受不了的;我完全无法从文字中感受到中国男作家把女性当作人那样去尊重。”

顾彬一个德国老爹,本来觉得他德对女性有些时候就够恶臭了,但研究汉学之后却想不到,还能有比他德还恶臭千百倍的老中横空出世。

“中国当代作家根本不知道人是什么。中国不少男性作家,他们小说中的叙述者对女人的态度是我们(德国人)所受不了的。在他们作品中,男人没办法了解女人。女人都是肉。我不能接受他们对女人的态度。”

我觉得“女人是肉”这个比喻很贴切,很吻合鲁迅笔下人吃人的中式狂人社会。对啊,人老外看一眼就晓得了,你中国男人就把女人当作肉来食用。无论是抓母羊,还是拴铁链…都是养殖场屠夫行为。把人极端物化当成自己的饲料。

“中国男人是靠吃他妈妈在内的无数女人而活下来的呀!”这点美国汉学家魏斐德其实早早就提出来了。当时这美蒂老大爷还被人质疑种族歧视,白人凝视。然而但凡是个明眼人老外,头脑清醒,会看问题…谁不晓得?哪里种族歧视?说的是实话呀!

你老中当局者迷罢了,老外学者作为旁观者,看到你们的男人简直都可以用恐慌和难以置信来形容。

公司法人用的是我的身份证登记的,然后工厂搬到了山里,这一切都让我觉得我姐夫要开始做仿牌的生意了。刚好今天接到一单,20万双香奈儿的拖鞋,说如果我们能搞定海关就跟我们做生意,一双成本3美元左右,卖他12美元一双,他卖多少不知道,正品好像是2、300美元吧。我也想挣钱啊

空空 boosted

有人问,留学生在美国不幸怀孕怎么办?

1.去目前还在给予女性一定堕胎权利的蓝州,比如纽约堕胎。纽约州长两周前绕开大法院,签署本州的堕胎保障权。
2.要么回国流产。
3. 要么去加拿大流产。

加拿大一些女性组织目前提出:给身在美国意外怀孕而不想生孩子的女性提供堕胎援助。

说实话留学生和外籍工作人员要跑还能跑出去,怕就怕生在红脖傻屌州的女孩到时候不好跑路。

唉…尹锡悦当选韩国总统后,韩国女性把“跑路”刷到韩推/naver实时热搜第一。

罗诉韦德案被最高院推翻后…网上美国女性又在大把商量议论着如何逃跑。

女人真的没有国家…女人真的一直在逃跑……伍尔夫所言不虚。

想起乌衣让警方捎话给拳妹的那句:“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往前走!别回头!”

空空 boosted

河南省四家村镇银行近期“爆雷”事件,引发储户大规模恐慌,持续多日上街维权。今天(27日),郑州公安身着便衣驱散、殴打与抓捕街上聚集维权的储户。此外,今天早上河南爆雷的村镇银行再次登上热搜。

空空 boosted

看時代革命哭了兩個半小時,從梁凌杰之死開始就掉眼淚,感覺不到情緒,只是身體裡有水分想要一直流,一直流出去。那位赤手空拳在前線與警察對峙、大喊「我不想這裡變成八九六四的天安門廣場」的母親,那天她說,你們也有小孩,為什麼要這樣打這些小孩?我不是衝擊你們,我沒有武器,我也有付出代價。然後她被警察暴力擊傷,一路哭喊由同路人帶離衝突現場。事件的影片和截圖在微博和朋友圈引發了一定的聲量,很多過往可以理解為「政治冷感」的友鄰們在當時都表達了關注和憤慨。我一直記得。

電影裡有年輕的抗爭者說,很多人講是時代選擇我們這一代人,但其實反過來說,是我們這一代人做了我們的抉擇。我做了二十多年人,沒做過一天的共產黨擁躉,可是那一刻回望這三年,變得越來越痛苦和激憤,我才清晰意識到心底那份血海深仇是來自哪裡。八九六四,過往種種,究竟是核爆後的碎片,觸目驚心而已。香港革命、新冠肺炎、傳媒業淪亡,眼睜睜看著極權無下限地摧毀公共良知的水位,這一切才是我的時代、我的真實、我的血債。那些走上了街頭便不能再回家的年輕人,那些背著沈重的書包奔逃過警棍和 tear gas 的中學生,那些在理工大學的下水道看不到去路的抗爭者,他們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他們也都付出了代價,像《親愛的黑色》裡唱的:「花貓也沒了,單車也沒了。寫低的便條亦再沒文字了。」他們是真正的義人。而我甚至不敢質問我可以付出的代價是什麼。在這個時代,我的 position 是什麼。這一刻我已為說出這些話的自戀嫌疑所羞愧不已。

六四前夕我去參加本地一個廣東歌 busking ,在一個小型的露天廣場聚集了數百人,連商場的二樓也都是手機燈。我們齊唱風雨中抱緊自由,唱狂雨暴雪一起對抗。我發室友看,她說,年輕人需要一些公路感。當下我心中一念,年輕人需要的是集會感。其實很荒謬,就像李佳琦的直播一樣,在絕大多數人的心中那只是一個無關宏旨的市民文娛活動。但在這一點點荒謬的感動當中,我知道人群裡一定不只有我在音樂中解讀出共同的記憶、信念和意義。很慚愧我無力抵抗什麼,只是無時無刻不在浮沙中掙扎著。

想起最爱的人,还是会有种开水倒在皮沙发上

空空 boosted

今天看到的最搞笑的两件事。一个是,有个gay得知某个女同学怀孕后,问她能不能给自己代孕个小孩,因为想找个知根知底的不是其他族裔的。
另一件事是看到有个男的,直男,想用那种色情app买色情服务,结果不断被要求转账最后被骗了四十几万。
两个事都是独立发生的事,但放在一起就特别妙,甚至把我逗笑了。这俩男的(不如说中国的男的),不论是直是弯,潜意识里都没把女性人,而是当成物品,都想用钱买女性的服务。之所以说是潜意识,是因为他们自己都不会察觉到这点。不把女性当人看这一点,不如说是刻进中国男性的DNA里了。

空空 boosted

当重大性别灾难发生时,一个男性站出来发言,是真的为这灾难感到愤慨、痛心,还是先占一个是非黑白上挑不出错的立场,然后急不可耐地开始孔雀开屏,不要以为别人看不出来。
把唐山的九名罪犯称之为小流氓,是出于正义感吗?不是的,是为了向周围人表示:我是见过大世面、知道什么才是大流氓的人。但好笑的是,大家都明白,如果把你放到现场你却什么也不做,那么这些罪犯对你来说就已经是足够大的流氓了——不要说什么“不行动只是觉得不值得”,“觉得不值得”就是怂、没本事,这和一件东西你觉得“性价比太低不划算”而不买其实就是买不起是一样的道理。当然也有可能一件东西你就是不喜欢、有钱也不想买,这些被暴打的女孩你就是觉得不该救、有本事也不会帮。
(下接评论)

空空 boosted

根据我对中国女性多年的观察,发现,女性的阶级跃升,是从离婚那一刻开始的……

空空 boosted

2013年景德镇户外音乐节海报,这么有意义的文艺作品需要upload一下

空空 boosted

请记住这句话
女性失权只是开始
一个女性失去堕胎权的地方
会把儿童当成完整的人来尊重抚养?
会把老人当做跟青壮年有同等权利的人对待?
残疾人呢?彩虹群体呢?书呆子呢?内向人呢?
当人成为容器成为工具,那将是一场浩劫
因为人会分成真正的人和不真正的人
这事儿谁说了算?普通人、贫苦的人、弱者,能说了算吗?
接下来会有大量国男以美国女性失去堕胎权来看笑话和论证“中国女性地位已经很高啦”
这种人不用辩驳,只说一句话
“既然知道没有堕胎权是倒退,那中国有这么一天你敢站出来说不吗?”

空空 boosted

今天,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了Roe v. Wade法案。剥夺了许多美国女性、有子宫人们的最基本人身权利。在许多个美国州,大都是最欠发达、医疗资源尤其是女性健康资源本身就非常匮乏的地区,这意味着禁止堕胎,甚至堕胎、流产(包括自然流产)入罪化,正式的开始。在Texas,一个为选择人流的怀孕人提供人流服务的医疗工作者,面临着比任何强奸犯都重的刑罚,同时政府发动群众举报群众,任何人都可以举报你认为“有嫌疑自己或为他人提供人流帮助的人”,有获取上万美元举报奖金的可能性。

如图,是此时在最高法院外庆祝的,花了几十年时间推进这一结果出现的美国保守派女性“先锋”们。她们也认为自己是某种先进的女权主义者,她们简直不能再高兴了,她们庆祝着自己手上的人血,瞧她们白皙的脸蛋上多么喜气洋洋。

npr.org/live-updates/supreme-c

图2到4是Michelle Obama女士今天的一些话。这个来自Southside Chicago的女人,从和爸妈哥哥挤一间出租屋的工人女儿,到班级里、公司里唯一的黑人女性,到第一夫人,到至今一直在帮助全世界女孩,尤其是非白人、非西方地区的女孩们获取她们一直不被允许获取的教育和资源的先行者,她一直都对美国这个国家和它对待自己的主体公民——女性公民的态度持有谨慎的希望。这是一种清醒而又无比痛苦的希望,唯有一个从出生起的每一秒人生都在被这个最爱以进步、文明、包容、重视人权的洁白面孔示人的国家和社会一次又一次告知:不,不包括你,我们重视的生命不包括你,我们口中的人权不包括像你这样的人们的,你的身体是错误的身体,你的话语权是我们最不想听到的话语权,你和像你这样的人们不会在这里受到百分百的欢迎。不,不是你,我们不真正在乎你。……只有经历过这些的人们,才能懂。对于任何一个美国白男,和几乎每一个美国白人女性来说,这都是他们完全想象不到的。这里永远是他们主宰的地盘,永远是我为刀俎人为鱼肉。为什么在最高法院外载歌载舞庆祝Roe v. Wade被推翻的全都是经济条件较优的白皮女人?因为最先被伤害到的,或者说实际能被伤害到的,永远、永、远都不会是她们。这也是为什么最开始的美国女权运动,白人女性们就是刻意、故意排除掉所有非白人女性。因为“不,不是你们,我们口中的女权不包括你们的权利,我们口中的人权从来不属于你”。

这就是今天的美国。2022年了。许多参与上一波女权运动、为了Roe v. Wade的推行走上街头遭受攻击和虐待的上一辈女权主义者们,今天不得不见证他们、她们的女儿,孙女,拥有比自己还少的基本人身权利。听起来荒唐至极,但事实就是在今天的美国的十几个州里,有以千万计的美国女性,甚至比此时的中国女性拥有都更少的人身权利。强奸受害者们,被自己家亲属、熟人袭击的小女孩们,却要被迫生下一个自己痛恨的胎儿。许许多多的美国女性,尤其是非白人、非美国公民女性,都极度缺少跑去别的州去获得流产服务的资源和条件。她们会尝试自己去堕胎,会去黑诊所。她们已经在今天被判了死刑,而意图侵犯她们的人们将更加肆无忌惮。美国,美丽的美国啊,今天离基列国又更近了一步。👋

空空 boosted
空空 boosted

明天下午5点我会去参加Dyke March,是抗议游行不是庆祝,堕掉父权制!

空空 boosted

@nanxuan 我看到那条爆炸性新闻了,香港流亡去英国的历史学家在英国的档案馆找到了当年的历史文件,证明了当年英国没有给香港普选权是因为ccp从中作梗,威胁说如果实行普选就提前武力收回香港,我震惊了(其实也不是很震惊,毕竟ccp是一以贯之的无耻,秦制最擅长的就是欺骗民众了)

空空 boosted

关于军训的暴言 

军训当然就是奴隶训练。控制你的人身自由并且以此羞辱你惩罚你让你受肉体之苦并以此对你洗脑。我中考之后跟另外一个小姐妹想到高中要军训这件事就气得想跳江,我当时的闺蜜还打算摔瘸自己一条腿来逃避军训。好在我高中军训跟夏令营一样,我们学校不搞这一套,完全就是为了完成任务,天气太晒或者下毛毛雨都回宿舍唠嗑玩手机认识新同学,竟然是少有的美好青春记忆。上大学的军训是真的很严格了,但是我紫外线过敏,我爸妈送我去北京上学不放心女儿陪我几日结果发现太阳下晒了两天起疹子了。我爸妈真的是要疯了每天跑到导员门口死缠烂打给我搞了个减训(不军训不能毕业这是必修学分,减训就是可以坐在凉棚下看着别人受苦吃西瓜但还可以拿学分)。然后我就 在凉棚下吃了两个礼拜西瓜。导员虽然不高兴还骂我现在小孩被惯得太厉害不吃苦,但是被我爸妈搞得也没办法。于是我又逃过一劫。
我知道军训结束大多数人都会感激涕零爱教官,但这就是洗脑的基本操作,打一棒子给一个甜枣,白天往死晒你骂你惩罚你,晚上一起拉歌开篝火晚会又讲故事讲情怀,把你迷得神魂颠倒。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就很容易中这样的招,这简直就是一套标准bdsm操作。然而哪怕感激涕零爱上军训的人生来不是贱种,军训完之后这个反应只能说明奴隶训练很成功离贱种又近了一步。
我从小都一直知道军训是奴隶训练,但是我真的是前几天才知道军训是64之后才有的,为了杀掉年轻人作为人的尊严,防止造反。呵,果真从政策制定者的角度来说就是奴隶训练。

空空 boosted
空空 boosted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