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承受能力太TM弱了,一直在想这件事,一直在流泪,哎,睡吧

凌晨路边遇见一只被撞死的白猫,被压扁在路上像块破布。还是思考了一下要不要管这事,看样子还没被压破肚肠,从旁边的网吧借了个外卖的袋子,低估了它的体型,只能装一半。不能扔进垃圾桶,现在不知道要把它埋哪里。

猫君 boosted

收到了豆友私活的钱,1800。转了1500给一位同病相怜的人,剩余的三百想送一些女权方面的书给豆友,顺便帮她再把采访的文章转出来,给点热度,可惜好像没人转😭

收到了一位果壳作者的私信,想找我谈谈残疾人出行之类的事……写的真的有人看欸

一直以来,我对自己保持着一种怀疑,我到底算不算女权主义者,女权主义者追求的到底是什么,打拳是对男性群体的泄愤吗?现在逐渐明白,打拳就是反抗,在控诉,在警告……她们的声音里带着伤痕,她们所反对的,声讨的都是自己曾受过的伤。

猫君 boosted

“社会塑造的女性的美德都是奴隶的美德。”

转自一位豆瓣网友评论,这话我能不能裱起来送给所有女性朋友呢?

有时候想想,中国,这个为之为中国人的中国,却以极端的意识形态奴役,绑架自己的国民,让他们生活在恐惧/愤怒/不自由/无望的生活里,就会感到作为"中国人"这个称呼的同罪感。在遇到一个新疆人之前,我确实缺少这方面的感受,但在遇到一个新疆人之后,即使是隔着一条网线,都能清晰得感受到他的恐惧害怕屈辱挣扎。中国少了共产党会好吗?可能即使少了共产党也不见的有多好。别生孩子就算积德吧。

也不知道说啥好,那个女孩千方百计想让我带她去深圳,教她做剪辑,可我看,她的心思完全不在怎么好好获得一份工作技能,还是在想怎么靠我去接近她那个男朋友。可是她男朋友意思很明白,不会娶她,不会和她在一起,挺可悲的。我那时候差不多也和她一样吧,就是想靠近一个人,也是想千方百计,不计后果。

我放弃了

说句马后炮的事,记得当时是哪个北京的商场不让外卖进吧,然后知道了骑士联盟盟主的存在,一开始就疑问,这不就是工会的意义吗?这人身上很有凝聚力,后来好几次外卖公共问题都看到他发声,就觉得早晚他会被禁言。没想到他们这么无耻,直接抓人

猫君 boosted

感谢每一位网络友邻,如果没有你们制造的同温层,我会觉得这个世界上的人是不是都疯掉了。

猫君 boosted

昨天是恺撒遇刺身亡的日子,转发这个消息到五个群,你就能看到独裁者被捅23刀

猫君 boosted

豆瓣有些人还真是一言难尽,就因为一个女博主在一个不相干的话题下发了自拍,并有11万的人关注,就被各种骂,滚出豆瓣,滚回知乎,有病

这个标题真的有病,为自己考虑点,就是鄙视链?去你大爷

猫君 boosted

接到一个修车师傅的电话,说是从同事那里得知我的电话号码,求我帮忙给孩子补习化学。倒不是因为清高,而是高中老师的周末(我们只休一天)实在太难得而我是真的懒,一直很抗拒这种有偿家教。
但是今天几乎没有犹豫地破例地接受了,因为孩子爸爸一直恳求说“我们家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是我们家女儿爱读书,女孩子也不比男孩子差,女孩子也要好好读书考好大学,不能像我这样没读到书将来只能干体力活。”
这样的爸爸真好啊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