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没有嘟文的就不要关注我了。

猫君 boosted

看了那篇“the bad art friend”的故事,抛开种族争议,议题关乎创作自由与人物原型名誉权的问题。原则上,艺术家当然有将自己所见所闻化为创作素材的权利,但素材能够精确指向某个具体人物时,哪怕只有小圈子内几人知晓,也有可能造成很大的精神伤害。随着艺术作品影响力扩大,这种伤害更是不可控。

前段时间看过一篇小说,作者在其中塑造、讽刺了一个女人。读到其中某个情节,我发现作者写的是我认识的朋友,她把这位朋友做过的事整合在小说情节里一起讽刺。我为何能确定,因为作者当年就曾发微博讽刺过这位朋友,现在只是把微博内容写进了小说里,变成了角色做的事。问题是,这个角色还做了一些其他负面的事(与其人无关的),整个形象都是被作者否定的。

这种阅读体验让我很难受,尽管朋友本人未必会读到这篇小说。

猫君 boosted

我记得看到这段时,我感到非常不适,甚至有点愤怒。这个愤怒与我读到那篇小说时的难受是相通的。我觉得贾樟柯作出这样的改编,对真实人物是不够尊重的。类似的纠纷,有特别直观的例子,电影《亲爱的》根据真实人物经历拍摄,但上映后,这位女士联系媒体表达了愤怒。“我没看完,受不了。里面说我和别人睡觉,又生了孩子,还给记者下跪。实际上这些都没发生过。从那以后,我总觉得别人在我背后指指戳戳”。

回到小说创作的问题,创作者的权利与真实人物的名誉权,的确是有冲突的。作者如果要借用现实人物的经历,尤其是想要表达负面的评判时,是应当谨慎的,至少避免现实中的知情者“一看就知道是在写这个人”。我想这并不会妨碍创作自由,只是对自我人性中作恶的倾向保持警醒而已。

Show thread
猫君 boosted

我思考这件事为什么让我如此难受,事实上我和那位朋友并没有密切的关系。借由这段美国小说家的纠纷,我似乎更清晰地感受到了那种如鲠在喉的不适。当创作者以小说这种形式来影射现实人物、而非以评论文章直斥其非,此时小说家与现实人物处在完全不对等的权力地位上,有可能滑向隐形的创作霸凌。它的不平等之处是,众所周知,小说是虚构的艺术,小说家有能力也有权利虚构故事,而这一切指向现实人物时,读者是无法分辨哪些是真实、哪些是虚构的,当事人更是百口莫辩。最严重的情况,便构成了小说家的创作霸凌——合法地诽谤。读者看完知晓,“这影射了现实中发生过的事,是那个人”,但读者不能够清晰地辨别出,小说家虚构了多少。这对被影射的人,是不公平的。

但以创作之名,这种隐形的霸凌实际上经常发生,存在于小说、电视、电影等一切虚构的艺术中。前几年我看贾樟柯的《天注定》,其中赵涛扮演的角色,相当于新闻人物邓玉娇。这个故事是根据现实新闻改编的。但出于我无法理解的动机,贾樟柯给这个角色加上了一段感情纠纷。剧中赵涛扮演的女服务员是“第三者”,正与已婚的情人纠缠。从故事逻辑来看,纠缠不得果,是她在后续刺激中情绪爆发而举刀的原因之一。(接下文)

Show thread
猫君 boosted
猫君 boosted

看了张展情况,很不好啊,最新消息是通过张展妈妈跟人打电话透露出来,但因为有狱警在旁边,无法说太多,主要是张展绝食抗议,导致身体健康严重营养不良和水肿,体重下降了很多,但当局不给张展绝食的机会,把张展送往医院救治,并且捆绑起来灌食了11天,张展其实也吃得很少,她的健康状态不容乐观,需要保外就医。
🔗:twitter.com/changchengwai/stat

根据 2015 年制订的一项指数标准,地球并不是宇宙中已发现的最宜居的行星。

Kepler-442b 是一颗距离地球 1,206 光年并围绕其恒星宜居带运行的岩石类系外行星,其评级为 0.836;而地球是 0.829,火星是 0.422. 。
【来源:businessinsider.com/new-habita

郭文贵这种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要是分析他的话,感觉很容易从他身上学到怎么赚钱,怎么割韭菜

猫君 boosted

双性恋女在简中的处境:
直女觉得你对她有意思,直男觉得自己有机会双飞了,姬佬觉得你是直装弯,基佬觉得还挺羡慕。
那就找双性恋算了,如果对象是男双性恋所有人都劝你小心被Gay骗婚(此时les还要跳出来说你看吧我就说她是直女),如果对象是女双性恋所有人都觉得你其实就是les。
你试图向认识的人解释自己其实是泛性恋,对方表示“没听说过”or“那不就是双性恋”,你补充说其实泛性恋不以性别为指向,也就是说除了男女以外我还会喜欢非二元性别的人,对方露出嫌恶的表情:“也包括跨性别吗?噫,不做手术就不算跨性别。”

Show thread
猫君 boosted

警察先生,事情,是这样的
在半夜里,歹徒闯入我家,与我互殴
然后你来了,并且你走了
然后歹徒率领五人,与我互殴

猫君 boosted

豆瓣和微博都看到这则新闻,伴随着对政治正确的冷嘲热讽。个人感觉不太可信,不知有无朋友看过详情。

猫君 boosted

Ana Drakšin,通称Baba Aujka(安娜奶奶),号称20s最老的连环杀手。

出身南斯拉夫王国的她曾是大地主家的女儿,上私立学校,会说5种语言。据传有次被军官情人始乱终弃后开始厌世。结婚后她继续研究着化学,在家里置办了个实验室。

丈夫死后,她开始会收费为弗拉迪莫洛瓦茨村附近的女性看病,同时也提供一种特殊的“魔法药水”,来解决她们的婚姻问题——这些问题大部分时候是一个酗酒、家暴、出轨的丈夫。

在开药时,她会特地问来访的求助者:“你的问题有多重?”好根据对方丈夫的体重来衡量药量。

当然,她的”魔法药水“其实就是砷和一些植物毒素。

被捕时,她90岁。这位老妇人状态很好,依然每天化妆、烫卷发,经常买新衣服,胃口很好。
警方不得不派一支武装小队把她带走,因为当地的迷信或崇拜她的农民会阻碍执法。

据简单调查,Baba Anujka已经帮助附近女性杀死了至少50名男子。她被判15年有期徒刑,被称为“弗拉迪莫洛瓦茨的女巫”。但她坚信自己能够活过刑期。

她确实做到了。8年后,1936年,她于98岁高龄提前释放。1938年,100岁的她在家中安详逝世。

猫君 boosted
猫君 boosted

前几天美国犹他州一场越野跑遭遇极端暴风雪的新闻似乎在墙内没什么报道,在“nearly whiteout”的极端降雪天气里,参加比赛的87名运动员全部获救,没有人员受伤。不禁又让人想起甘肃的越野跑的遇难运动员,替他们感到不值。

More than 80 runners were rescued in ‘near whiteout’ conditions at Utah ultramarathon
washingtonpost.com/sports/2021

猫君 boosted

挤奶工把牛奶直接滋进猫猫嘴里是否是一种自古以来……

猫君 boosted

上海长宁区杀人事件,不论是之前的官媒还是官媒收声后的自媒体,都在强调四个字,“独居女性”,这让我心里很不舒服。凶手是不是“独居男性”?还是已婚男性?还是已为人父的男性?
对凶手的描述能省则省,能多模糊就多模糊,只是强调受害者是“独居女性”,不得不让我产生阴暗的联想,认为这既是对单身女性的威胁——“该嫁人的嫁人,该回村的回村,在大城市里独自打拼很危险,会送命”;又是对蠢蠢欲动的男凶犯的一种鼓励——“有什么气往这种女的身上出,她们独居,更容易得手”。
这是媒体长久以来的问题,习惯性地用“什么样的女性受到了什么样的伤害”来概括案件,造成“不是这样的女性就很安全”的假象,是长久以来对女人实施训诫造成的条件反射式语言。

猫君 boosted
猫君 boosted

#求转发 #北京
纠结再三决定美短找领养的信息,可能有点长,希望您能看完。如果能帮我转发那就更感谢了。
家里两只小猫,是母子俩,cookie和胖胖,之前被原主人抛弃,来我家已经四年。原计划是我毕业之后回国将他俩接走,但是毕业之后就发生了疫情,我现在已经两年没有回国了。猫原本在我妈那里,但是她现在退休去北京北漂,家里其他人也没办法帮忙养了。原本万般无奈把两只猫送了猫舍寄养,猫舍的环境虽然不差,但是基本上只是管吃喝的程度,我看了几次视频,两个小猫实在是太可怜了,于心不忍,还是求朋友接回了家。
但是现在朋友本来自己也有两只猫,再帮我带两只实在是心力不足,而我自己也长期卡在国外不知道几时才能回去接猫(疫情问题和身份问题),所以思索再三,决定给胖胖找领养。一来是cookie年纪大了,我想给她养老,而且跟cookie真的是感情深实在是舍不得。二来是胖胖比较活泼健壮,适应力也强,如果逼不得已必须送走一只的话,送走他是比较合适的。
母子俩一直养在一起,关系特别好,现在迫不得已要被分开我也十分难过。但是确实没办法,与其跟他妈妈一起关在猫舍寄养还不如找个爱他的好人家。(字数不够了接回复)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