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突然多了8/9个关注,我对关注的人有筛选,如果从内容判断不出是共同价值观、共同政治立场的,恕不通过。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这个人的youtube频道很值得看,从他这里理清了很多所思所想。youtube.com/channel/UCkp19GVkW

猫君 boosted

一个思考,不一定对,手机现打:
父权社会,就是将女人生育的孩子(人力资源)抢过来,从而为男人服务。孩子作为人力资源为父亲的服务项目包括:为父劳动(开荒、种地、家务、打杂等等)、为父积聚产业、为父养老送终、为父可以剥削人(以孝顺的名义,剥夺孩子的收入or抽成)……
孩子确定无疑是母亲生育,二者关系显而易见。
父权社会、男人要想和孩子建立关系,并获得孩子的控制权:
1剥夺女性的生存能力,也就是剥夺其受教育权、禁止她们自食其力、控制女性的财产等等,令女人不得不依附男人(三从:从父从夫从子)。
2通过婚姻将女人和男人绑定。女性非婚生子不被承认。若女性的非婚生子得到社会承认,意味男人无法控制女人、孩子。
3孩子冠父姓。强行绑定孩子跟父亲的关系,强行变母系为父系。冠父姓是在文化、习俗上,抹掉母亲和孩子的强关系。
中国男人很爱说自己生孩子。可孩子明明是女人生的,男人不懂吗?私以为他们想表达的是自己对孩子的主导权、控制权。

猫君 boosted

看刘学洲的新闻,让人想到张爱玲的《花凋》。主人公川嫦生病,家里并非没钱,但父母各自有打算,都不愿拿钱出来给她好好看病,拖着,拖了两三年,川嫦病死了,得年二十一。
小说结尾冷峻简洁,只有一句话:她死在三星期后。
实在不知道对这苦涩的人间,还能有什么抒情的感慨。

猫君 boosted

又到了每天说点难听话的时候了∶

其实我总觉得捐款和慈善的事情,社会鼓励在其中也占了不少促动的份额。

讲道理,这就跟去厂商美食区逛街或者看淘宝直播安利新产品,人到了那些地方,多半不得不坐下来看人拿出什么来卖一样;到了充斥着讲究人际三观、时不时发起道德选美的 SNS社区,就很难避免不去看看首页推荐的人里到底有几个“好人”。

淘宝商品的名字绝对不会只有编号,发起捐款活动的一方,也不可能只干巴巴地说困境本身而不提任何引发情感的描述(比如贫穷或种种“好人好事”),因为哪怕这部分描述只引起一部分人几秒钟在道德上犹豫,都足可以增加捐款的可能性。

因此发起捐款时先呼唤道德评估,在遍地众筹的互联网环境里,已然是一种交易前的必然吆喝,对于吆喝来说,哪怕多写一些字,来到这里的人都会从氛围明确的捐款信号中自动找出自己多少可以共情的部分。

更何况现在众筹慈善平台,做得也都是跟购物平台类似的活儿,看页面和大数据能不能让用户在圆桌前坐稳,坐稳了就总会有可能掏钱。毕竟捐款的人不见得是目的明确的买家,需求捐助的人也不一定是目的明确的卖家,但平台身为目的明确运营方,对掏钱抽成的事显然锱铢必较。

资本主义社会的慈善从来不是“人人献出一点爱”那么简单的事,也早已跟当事人本身惨不惨或者是否真是道德上的好人都渐渐脱离了关系。一点同情,一点赎罪,一点共情叙事,不要太多,足够让每个人掏出最少一元钱就行。

猫君 boosted

这些年我吐狼奶吐得最彻底的一件事大概就是关于计划生育的想法。虽然说起来很惭愧,但是可能六七年前我还是认为计划生育促进了男女平等感谢计划生育让我出国上学的傻逼城市独生女。哪怕是当年读了《蛙》里面对强行引产相当惨烈的描写,都还是不服气觉得她们(农村妇女)为什么非要生男孩,如果不是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也不会被这样对待。
现在回想起这段时期的傻逼,首先是缘于自己当年真的没见识。我生长的地方的人都很守规矩,我们那边从没听说过超生的。政府说不让生也不太会去找五花八门的空子去钻。另一方面内陆地区经济落后,做生意的人很少,大多数人的职业都是跟体制绑定的,一旦超生双开除全家喝风,不像南方人做生意的很多不过就是交罚款。我人生中第一次认识因为拼男孩而超生出来被送到别人家去养的女孩,还是在我17年回国去安徽找朋友玩的时候。虽然对方谈起当年的经历已经没有太多情绪,但是我仍旧无法想象一个小孩从小被抛弃没有合法身份东躲西藏到处换地方的流离失所的感觉。(但是超生的宝贝儿子就不会被扔到别人家,因为毕竟一切都是为了他)
另一方面回想起来让自己震惊的是中国人骨子里对政府权力巨大的默认。管天管地居然还要换到别人下半身的事来,这事在老外看来简直不可想象。且不提养,生殖大概是作为动物最本能的本能之一,这都要硬性规定,这种对基本人权的侵犯,就跟政府规定人每天只能拉一泡屎一样荒谬。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在中国人看来只是日常。

猫君 boosted

从现实来说,都会患上这个病,或迟或早

Show thread

官老爷真的很怕死,真希望大家都得,看他们躲到哪去。

猫君 boosted

想想,人类进入智能手机连接互联网社区的时间没有很长,但这个跨度,不亚于从烛火到电灯。智能手机变成了一个外脑,某种程度已经与真脑共生了。投入在互联网爱恨情仇,前所未有的真,适度抽离并不容易,可能是自救的唯一途径了。 ​​​

猫君 boosted

@xihuhanbi @sheep @Jiosh
确实是这样。我也不反对法院在判决书里展示价值倾向和道德评价,判决很多时候就应该展示价值倾向和道德评价。
但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就离谱。
一来,美德就是美德,和中华民族的传统有半毛钱关系?人家做了好人、道德高尚、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凭什么被拿来给民族传统贴金?
二来,你中华民族的传统里有多少糟粕、有多少以“美德”之名的剥削和压迫,自己不知道吗?
就不要脸。

猫君 boosted

东京发给在家隔离的人的食品,一人份。

猫君 boosted

艾晓明老师悼念张青。无法分享链接只能截图,见谅。

猫君 boosted

王冰冰以前确实是个恋爱脑娇妻,她因为外貌符合炼铜癖锅䊖的白瘦幼女审美再加上媒体刻意炒作走红,蚣刃造出来的女神无一例外必须得抗很重的牌坊,所以说男人喜欢女人和喜欢一条宠物狗一样幼稚功利,那些破防茶壶嘴是不可能和饭圈驴一样消耗大量金钱上供女神的,只会抱怨“女神老婆”没有迎合男凝抗贞洁牌坊。性缘关系里男人总代入上位者,女人总代入下位者[挖鼻]所以男人一看到女人做过舔狗就开始有上位者心态觉得幻想破灭,得不到就毁掉,对自己性能力自卑所以喜欢荡妇羞辱😂而饭圈驴总觉得割割的嫂子是舔狗,是的不到割割的真爱的[阴险]割割只是和她玩玩[允悲]而自己可以和她雌竟争宠

猫君 boosted

@Lucifuer 我在想,到时候我们要不要集体出现在主页?死了我也要诈尸

Show thread

我giao,找到在豆瓣借尸还魂的方法了。现在就去注册个小号骂一骂豆瓣

猫君 boosted
猫君 boosted

@Lucifuer 豆嬤嬤不僅取名「扎針」式的反派奴才角色ID,還掛出懲罰名單自以為圖了什麼樂子,其實是往自個兒腦門上貼「狗奴才」三個字給大家在圍觀。我不會再去豆瓣。

猫君 boosted

无论是乌坎村村民、Jill Li的纪录片《迷航》,还是弦子的诉讼,都是宝贵的实践,告诉历史,今天的人们为了争取公平与正义,抗争的尺度所能触及的极限与边界。
答案也许不会在此刻显现,但历史会给到他们褒扬。

猫君 boosted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