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Wandering Night

On the wall high,
only a fake sky.
Numerous stars shine,
no where to hide.

夜彷徨
高墙之上,
虚假穹苍。
众星闪亮,
无处安藏。

--自作自译自诫自赏


学习了新的旧词:玩币归赵。
据说因为没有受害者,全部收归赵有。
solidot.org/story?sid=66219


绿灯前,对峙三秒后,骑电动车逆行的老头对着因为前面车不知为啥动不了而拐上左边公交车道的我吼道:“伙计,这是公交车道!”

人会原谅自己苛求他人,一直如此。

讨厌在这个互害之地开车,正常地开太难了

“这世上哪有什么成功,不输掉尊严就已是赢了。”
《隐剑孤影抄》的腰封上如是说。
我说:
这地方哪有什么尊严,能感受屈辱就已是人了。


国家统计局黑龙江调查总队在全省13个地市512家企业间开展了营商环境评价专项调研,参与调研的企业对黑龙江省当前营商环境现状的总体评价满意度达到99.4%。

被调研企业中,33.6%的企业表示未曾考虑过搬离当地。


从firefly 到 cowboy bebop 到 mandalorian,
喜欢的星际流浪tv乘客越来越少。
按此规律,也许只能等Tuf‘s voyage影视化了。


每天都不想生活在这个胡亥主导的互害型社会。


总有人站在绝对正确的高地上其实并不了解就去妄评其他人;
明明这世上唯一绝对正确的可能就是没有什么是绝对正确的。


从平凡日到光棍节再到剁手月,
也并不需要多少年。


“让暴风雨来得厉害些罢!”
作者高尔基和译者瞿秋白,都曾经加速。


鞭尸谱
冤有头,债有主,
子胥鞭尸真靠谱。
奈何不见精神传,
反坐十族祸妇孺。


清官明君有感

时维一六八三,
满朝尽是清官。
试问明君安在,
蓝袍自挂煤山。
皆为奸臣所误,
犹忆凌迟崇焕?


“这就是为什么。。。的原因”,
这种用法数见不鲜,以前都是当病句的。
语言的杂糅演变真快。


密歇根和威斯康星的翻蓝基本决定结果了。


今天,不知有没有人也想起Jon Snow 当上守夜人总司令那场漫长的选举。


电梯里一位专打推销电话的女士对她同事说:
“我恨不得扇那些挂我电话家伙的脸,给他们提供优惠都不听。”


4:7 逆转干掉强敌,开心;
得意忘形忘了带回球,郁闷。

Show more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