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人均“辱华”,中国人人均“境外势力”。很快就会有这一天的,等着瞧吧。#墙国

世界上最深处的邮筒位于日本和歌山县的周参见町,它树立在海底。如果你想寄一张明信片,必须买一张防水的明信片,穿上潜水套装,潜入海底找到那个红色邮筒,将明信片塞入其中。

weibo.com/3911558393/J17Ih3nW1

哈哈,如果说化学老师泼硫酸那个不可信,那学校搞了这么一大出是为了保护被表白的女学生,就更搞笑了,什么样的傻逼才会信,为了一个女学生,监控能坏,警察能来。

有一说一。带节奏。被当枪使。境外势力。恨国贼。公知狗,以及xx狗。收了多少钱。颜色革命。性别对立。不信谣,不传谣。不会还有人不xx吧。要理智,要中立,要客观。黑鬼。白皮猪。曱甴。港蛆。黄丝。你不努力。你太敏感。这都能洗?

拉黑名单不定期补充。

简中网友在展示赤裸裸的恶方面语汇太过丰富,创造力无穷,远超一个正常的“人”所能想到、说到和做到的。眼看中文被荼毒太深,曾心痛万分,不过反正也没多干净,咱对保卫语言的纯洁性没有那么强的执念。

语言就是种工具,从恶人嘴里说出来散播的就是恶的种子,从善良的人嘴里说出来就是用以沟通的正常工具。好好说话,谨记这四个字,既讲给别人听,也是为了鞭策自己。

与外界的恶,也与内心的恶作斗争,并将永远斗争下去。

难道赛博人还不明白,金钱只是一种权力的体现吗?如果你拒绝交易,那它就毫无价值。所谓的价值只是那些人口中所说的价值而已,如果你不认同这种价值,那它就不是什么价值。

价值也不是由什么狗屎的稀缺性所决定的,因为这狗屎的经济学本来就是反人类的,它把所有东西所有人都划分成不同价值的金钱,这他妈就是狗屎!难道比尔盖茨夫妇的感情比我父母的感情重要,抑或者更有价值吗?

恐怖暴言 

真他妈的委屈极了,我这过的什么烂逼生活。自从毕业,在北京工作那会虽然自己住,但每天通勤时间超级长,累得要死,后来身体扛不住回家以后,遇见傻逼的概率变高了,而我又穷,又被傻逼家庭挟制着,忍气吞声过了他妈的三四年,去年疫情期间,因为一个傻逼工作,被烂人欺负,我妈那个傻逼就知道逼我,艹,你们咋不去死呢,我他妈的在办公室住了那么久,一声不吭,跟个聋子似的,嘴上说的好听,装你麻痹的母爱情深,每次看到她都觉得恶心。然后还要无数次说服自己,她不容易,真他妈想弄死自己。这个烂逼生活被我弄成这个逼样子,每天在办公室装孙子,要死了,对着一群傻逼低声下气的,连狗都不如,恨死自己,真心想拿刀插死自己。真的够了,这烂逼生活就他妈的因为我穷,艹泥马的,真想扇死自己,为什么大四时证没考上,弄成现在这个穷困潦倒的逼样,活着真他妈的累,一想到我那傻逼妈不给我钱,还指望着我以后给她养老,我就想死。操你们妈的,这个烂逼地方,我为什么要生在这里,赶紧死吧。杀死我。

@fatelab 算卦,请问我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傻逼地方,求求了,谢谢包包,爱你❤

刻薄言论 

每当遇到傻逼的时候,我就超级想骂自己,艹,干嘛要跑到傻逼聚集地来,你也是傻逼吗?——由于不愿意承认自己其实也是一个大傻逼,所以就会在傻逼聚集地里遇见那么多的傻逼。这个理由仿佛说的通些,可是我真想弄死这么傻逼的自己。艹,我他妈遇见傻逼的概率也太高了,他大爷的,生活怎么这么艰难,真想离开这个傻逼遍地的世界,艹,怎么还不去死。 :0171:

《端传媒 | 成都49中门口,那些手举菊花、高喊“真相”的人们》

🔗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51

“我是个普通的成都市民,我只是为了祭奠一个小孩,没有任何人组织,没有任何人号召,我只是想要那么去做而已。”

2021年5月11日,成都49中学,警戒线环绕在校门口,圈出一片空地。零零散散的人群分布在大门两侧和对面,观望着校园动静。来来往往的车辆都放慢了车速,司机和乘客带着探寻的眼光打量校园和围观人群。路过的大巴车里,所有人都起身望向校园。

这所学校发生了近期中国最引人关注的一起非正常死亡事件。一位死去的少年和他悲痛欲绝的母亲,成为舆论风暴的中心。

5月9日母亲节这天,18:49分,17岁的高二男生林同学在校园里坠亡。第二天,他的母亲鲁女士和家人为了寻求儿子的具体死因,在校门口静坐和哭泣。记录这一图景的照片迅速传遍全网。照片中,抱着儿子遗像的母亲和她背后49中校训“求真务实,至善至美”,成为人们眼中具有讽刺意味的景象。

鲁女士在5月10日6:35分发布的微博中写道,学校“将家长全部拒之门外”、“想看监控不给看”、“学校第一时间遣散了班里所有学生并警告他们三缄其口”。她发出呼告:“我现在只想看看我的儿子,他现在还一个人冰冷地躺在哪里,有没有人告诉我?”

5月10日12:32分,她发布微博说,“昨晚九点通知我们的就是警察局”,“我们也是从警方口里得知救护车8点半到学校时,我儿子已经停止了心跳,甚至没有去医院,直接就拉去了殡仪馆。”(编者注:媒体随后查到的医院出诊记录显示:18:56接到出诊信息,19:31救护车返回医院。)

事件在中国互联网引发极大关注,网民对校方的处理方式普遍持疑,质问校方为何不能提供监控视频。官方后来发布的调查结论亦无法服众,令舆论持续发酵。事发两天后,许多年轻人来到49中门口,用行动表达愤怒、对少年坠亡真相的寻求,以及对悲痛母亲的支持。直至与警察发生冲突。

一、他只是想把一束雏菊摆在校门口

5月11日下午,穿黄色上衣、戴渔夫帽的年轻女孩,抱着两束菊花站在校门对面,却迟迟不能走到大门,放下花束表达悼念。

“警察不让放。”女孩和周围的人说。她刚才去附近买花时,花店的姐姐提醒她,早上有人来买了花放过去,马上就被警察带走了。但她觉得情况不会很严重,顶多是被教育一番,所以还是买了花过来。

花朵有两束,一束是代她不在成都的姐姐买的,中间还放着她们给林同学的寄语:希望你来世是一个风一般的少年。和现场大部分人一样,她是在网络上看到事件信息,专程坐了50分钟地铁来到49中。

“我不认识他们,也不了解他们,(就是觉得)太可惜了,学校这样的地方不应该有这样黑暗的事情存在。”她在接受现场媒体采访时说,“校方和官方应该给他们一个公道,把事情发生的过程公布出来,透明一点。他们给的情况说明有很多疑点,监控(缺失)和延迟通知家长是很大的两个疑点。我最想知道的就是在坠亡的瞬间,他是怎么失去生命的。”

女孩所说的话,也代表了很多关注此事之人的聚焦点。根据鲁女士的微博和她先生接受媒体采访的信息,他们是在林同学坠亡两个小时后接到警方电话,才知道孩子没了。她说校方给的解释时“用了一个多小时确认孩子身份”,但她不接受。关于监控,她在微博上说“今早(5月10日)去看了监控,唯独事发那一段没有监控”。

这两个信息,也成了引发联想和猜测的关键。舆论迅速发酵,“体罚”、“掩盖真相”等未经证实的传言在网络流传。5月11日凌晨3:54分,“成都成华教育发布”的微博账号发出一则情况通报,署名是“成华区联合调查组”。通报称,林同学系“高坠致死”,“根据现场攀爬痕迹、足迹和指纹印证,认定高坠属个人行为”,“排除刑事案件”,“未发现学校存在体罚、辱骂学生等师德师范问题,未发现该生在学校受到校园欺凌情况。基本判断该生是因个人问题轻生”。

通报没有给出任何调查细节,终究没能得到大众的信任和认可。在该条微博下,最高赞的评论是:“把网民当傻子呢?”,其次是:“监控发出来。”

鲁女士对这一声明表示了不认同,她在早上8:28分发布的微博中称:“我要求见我儿子的直接老师,我要求看到全部视频!这个结果我不认可,我活生生的儿子高高兴兴地送到学校,短短一个小时告诉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而且如此草率地公布这个结果,我会继续行使我追究和上诉的权利!”

猝不及防的失子之痛,也激发了最广泛的同情。中国官方媒体“央视网”在微博上将其称为“人伦悲剧”,网民中广为流传的一句话是:“未来的每个母亲节,她都要在花店,看着别人送母亲鲜花,却要买花去墓地哭泣。”

到现场送花的年轻人,无不是怀抱着这种痛惜之心前往。下午4点左右,两个骑着外卖电瓶车的年轻男孩儿带着一束雏菊来到现场,也想放一束花在校门口。他们和黄衣女孩一起前去询问警察,被拒绝放花。

现场民众纷纷支招:别管警察,放下就走;放公交站台,放墙边……拿着花的男孩,随即迅速把花放在校门旁边的大树下,便坐着电瓶车走了,未被警察发现。

五分钟后,他们又“神奇地”被警察带回现场,从树下捡起花束。

但此刻,现场民众激动了,纷纷指责警察:“你们还有没有良知?”“放束花怎么了?”“你们没孩子吗?”同样年轻的警察在众人包围和指责声中,呆呆地站着,无言以对,随后转身离开。

最终,男孩放下花束,将它倚靠在树干上。

二、“你们太不像话了,枉戴国徽!”

下午4点半,一位黑衣女孩拖着行李箱来到49中门口。她走到人群中,询问起谁是死者家属、林同学的妈妈。“我还以为来了后会看到现场没有人,原来有这么多人,太好了。”她说。她告诉大家,自己是专程从广州过来,刚下飞机,就想来支持林同学妈妈。悲剧让人难过,她如果什么都不做,良心过不去;尽自己的努力出一份力,也就问心无愧了。

“监控都不让人看,太没有法理了。”她站在公路上,表达自己的愤慨和观点。人群逐渐聚拢,围成一团,占据了部分车道。现场警察也开始靠近,准备维持秩序。

两位警察走到广州女孩旁边,提醒她和众人不要站在马路上,而是转移到人行道上。“站到街(gai)沿边边,站到街沿边边。”警察用四川话大声提示民众,部分人群开始向街边行走。但广州女孩突然情绪激动起来,她站在车流中间,拒绝警察的推拉。“公道自在人心。”她吼道。四周的人群也表达着同样的意见:“太不公了,学校应该给大家一个交代。”

越来越多的警察向广州女孩围了过去,将她拖离车道。人群越来越激动,集体大喊:“放开她!”“放开她!”。警察将广州女孩拖到学校门口后,松开了她。现场人群也如潮水一般,围到学校大门前,批评警察的声音此起彼伏。“你们太不像话了,枉戴国徽!”一位白发老人说。另一位染着黄头发的年轻女士痛心疾首道:“人家从一个小宝贝长到17岁,突然就没了,谁不心痛?”广州女孩对着一位女警察吼道:“你是母亲吗?是人民公仆吗?”大部分警察听着,沉默,或是出言安抚。

众声喧哗中,广州女孩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对着警察喊出了脏话。这彻底激怒了现场警察,他们拥上去抓住她,将她拖至校门内,消失在人群视线中。现场群情激动,要求放人,未果。

与此同时,现场之外的网络舆论空间里,事情仍在发展。

官方的应对是不断否认传言,“网传信息显示,坠亡学生占用了化学老师孩子的出国名额。对此,49中工作人员表示,都不是真的,学校会继续发声,积极配合处理。”

但这依然阻止不了群情激愤,消息下方的热评依然是怀疑。“就是不给家属看监控是吧?”——这句留言得到了10.8万点赞。13:24分,央视网发布评论,提出了同样的质询:“关键性视频监控为何缺失?轻生的判断有无充分依据?为何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家长?”并对学校和成都当地政府的应对提出了批评,称其应对舆论“匆匆忙忙、疲于应付,硬生生将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工作完全陷入被动”。

尽管有来自官媒的质询和批评,49中所处的成都市成华区,依然在19:43分出具了一份言辞简单的警方通报。通报称:“经现场勘验、走访调查、调阅监控、电子数据勘验,提取书证、尸体检验,认定林某某系高坠死亡,排除刑事案件。”更为重磅的下一句话是:“5月11日下午,公安机关已依法将调查结论告知林某某家属,家属对调查结论无异议。”

这份简短的通报,激发了更大的愤怒。“平安成华”微博发布的警情通报下,高赞第一的评论是:“感谢您百忙之中抽空敷衍我们。”——获得了29.5万点赞。“新鲜的蓝底白字:家属对调查结果无异议。”——获得了14.4万点赞。

而在这一天早上8:28分发布了微博之后,林同学的母亲鲁女士便不再发布消息,媒体和热心市民拨打她留下的电话也无人接听、微信没有回复。

49中门口,经历了晚饭时间的短暂空荡后,更多的人涌了过来。他们当中,有不少都是从成都各区赶来的大学生和刚毕业工作没几年的年轻人,想要以实际行动表达对真相和公正的追寻。

#互联网记忆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51

5月11日下午,有一位父亲也出现在现场。他声音嘶哑、说话吃力,喉咙上有一团褶皱,牙齿缺失许多,下门牙都没了。他说,那是做喉癌手术留下的痕迹,一切都是发生在女儿去世之后。11年前,他18岁的女儿在成都一所高中念高三时猝死,他为此不断上告、打官司,忙碌两年,最后依然没有得到一个道歉。他不在意没拿到赔偿,“拿钱有什么用呢?就是拿100万,每分钱也都是她的肉啊。1万是她的手指,10万是她的腿?你愿意花吗?”他说,“就是人突然走了,像刮骨一样的痛啊,你知道什么叫做撕心裂肺吗?”

“我来,就是想跟那个孩子的妈妈说,回家吧,没用的。”他说,声音极度苍凉。即便女儿已去世十一年,他或许已经讲过无数次这件事,却依然红了眼眶。但他的神情里,已不见喷薄而出的悲伤情绪,而是压制在骨子里的哀痛与无奈。那悲哀化成他脸上淡淡的苍凉的笑,和双眼看人时如深井一样的空洞。

贱不贱啊,太贱了这个。第一次觉得粉丝配不上明星,真实吐了。

又是郁闷的一天,不想说话。很困。

这是昨天提到的那个中学生被母亲扇耳光后跳楼的后续,今早在微博上看到的截图。

没什么好回忆的,不过是把苦难包裹上糖告诉你,我们又赢了。政府是永远的赢家,而普通人不过是宣告胜利的代价

:wb42: :wb42: :wb42: 也许在一个普通的健全的民主国家大家确实是不用把政见一致作为交朋友的标准!即使是不一致也只是方向性的不一致,即使不谈政治不关心时事,大家也可以正常地生活
但是在这样一个国家,你怎么可以毫不心怀芥蒂地去结交站在鸿沟另一边的朋友,你怎么可以不感到恐惧,怎么可以不去想象下一次当你被铁拳生生碾碎的时候ta不会冷漠地甩下一句活该

裸辞之后一个人去陌生城市租房、找工作、立足,这样的事我以前干过,真的可怕,物质上的苦还是次要的,最可怕的是精神上的恐惧。
而跑路的话,本质上也就上面那个过程的扩大化吧,一想到这一点我就怕得不行。
人们总说吃苦使人变强,其实有时候吃苦使人变弱,因为留下了长久的创伤。

向所有眼镜不停下滑的朋友们推荐这个!⬇️淘宝搜眼镜防滑套即可得到💪我是高度近视,镜片非常厚➕塌鼻梁,简直每隔5秒钟就要推一次眼镜,有了它之后全无烦恼!我买的心形,带久了耳朵后面会有一点疼,所以建议大家买圆形,会好一些!

@fatelab 许愿
希望49事件真相大白。谢谢。

这短短几天,见证了深圳对加班盘剥的宣扬,见证七普统计多出来的1300万出生人口,见证了两位吊篮工人的死亡和黑社会式的抢夺遗体殴打家属 ,见证了学生的逝去、消息封锁和反动暴力机器下场,还有更早四位学生的悬案。

打开社交媒体,老爷们打着谜语装聋作哑,而赵人走狗和国社贵物们则兜售着那套烂得发臭的论调,排泄着“境外势力”“颜色革命”的唯心主义垃圾,在虚无的国家主义宏大叙事中掩耳盗铃。他们惊呼:“群众怎么能组织起来呢?组织起来的人,那就不是群众了”,像往常一样高高在上“代表”着“人民”。普鲁士有着窒息的书报新闻检查制度,却次次在关键时刻让“境外势力”钻空子,如此荒唐,不知是法西斯警察无能还是“境外势力”有丝分裂。

在微博上,好心人建议向中央巡视组报告来主持公道。原来在我们这“社会主义” 国家里,我们百姓只能伏在地上听凭老爷们替我们做主,要是受欺负了,要把头磕进地里,求青天大老爷们在高兴的时候屈尊施舍一点小恩小惠,才能讨个公道。

老爷们的喉舌还在歌颂着伟大“盛世”,上演一出出滑稽的人偶戏。而我,正如导师所说,盼望着这可笑的、吃人的、颠倒的世界,再次被颠倒过来的那天。
#这就是中国 #阶级斗争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