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女人的自我修复能力远超想象》

我讨厌把女性说得楚楚可怜,我的意思不是说,所有女性必然都能战胜男人,而是说,从一开始,不要灭女人威风好不好啊。

比如女人就是容易受伤啊,女人死了亲人就不能很快move on啊,怎么着,我move on了,就不叫女人了,就是女跨男了吗?

你们啊,还是太年轻,我他妈看了那么多死爸爸的,死老公的,女的都能很快开始新生活,甚至老公还没死,就开始装修房间开始新生活的,我都见过两个了,哪个活人会陪葬啊。

女人的自我修复能力,远超你们的想象,别一天到晚吓唬自己了,多看看现实,少看爱情小说去了,你们对真实的人性,已经没有任何正确认知了。

看到唧唧歪歪的说什么男人更快move on,我就来气,任何时候,不要加强性别认知差异,不要制造性别刻板印象,你可以讲,某个具体的男人,能够很快走出来,但不要讲,男人能够很快走出来,女人就不行,你妈才不行呢。

怎么这种事情,也要打压一下女人的修复能力才过瘾呢。不信你死个爹,就知道了,没有谁死去,能阻止你move on的。

永远记住,女人是创造生命一方,有生就有死,女人怎么会不尊重死亡呢,是吧,一个劲儿生,却没有死,地球早就爆炸了好吧。

自然界也把长寿给了女性,这就证明,女人这辈子要见识很多很多死亡,包括你儿子,概率上来讲,都比你死得早,不也得move on,难道还要陪葬去吗?

真是莫名其妙,自然界给任何性别的能力,一定不是白给的,它给了你更长的寿命,必然也要给你更强的修复能力,否则不就自相矛盾了吗? 一个修复能力很差的性别,又怎么可能长寿呢,死一个亲人,你就跟着陪葬了,那么女人的寿命不就跟男人一样了么,是吧。

搞好数学,能改变你的很多思维。

《一个女婿半个儿》

我看德国家庭对女婿的态度,就挺正常的,文明礼貌即可,并不需要额外给女婿关注和关心。

甚至刚好相反,我不是讲过嘛,我老公的妹妹跟前男友有个女儿,然后出轨,她全家上下都知道,他妹妹出轨时,欺骗前男友去骑马了🤣

后来他妹妹分手跟下一任男友结婚,又去骑马,她爷爷还跟孙婿开玩笑,她真的骑马去了吗? 哈哈。

完全没把孙婿的面子当回事儿,孙婿不也讪笑几声说,真的去骑马了。她爷爷说,你懂还是我懂啊。

女性出轨,对于女性的家属来讲,丝毫不受影响,女性家属当然是站在自己的女性亲人这一方了,护犊子,女婿是可以换的,但女儿是独一无二的,至少要给女婿这么个印象吧,省得他翘辫子。

再讲个例子,我同事的女儿单身生育,跟男友同居,有次他给我们看孩子的照片嘛,我看到一个年轻男子抱着孩子,就随口说,哦,这是孩子的爸爸啊。

他满不在乎来了句玩笑,谁知道是不是孩子的爸爸。

德国家长根本不在乎男人的亲子确定性,我女儿爱干谁干谁,现在她看你顺眼,你就跟着带孩子,这都给你脸了。

下一秒她看你不顺眼,你就滚出我们家。孩子? 那是我们老XX家的血脉,有你屁事儿呢。

中国人喜欢讲,一个女婿半个儿,还给自己挽尊,说什么对女婿好是希望女婿对女儿好。

跟你们讲,只有德国家长这态度,才会让女婿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的,不敢跟你女儿蹬鼻子上脸。

你们那个态度,把资源都给女婿,全家跪舔一根屌,连我这种外人都恨不得踩你们一脚,还指望女婿善待女儿呢。

林生那事儿,我要是姓林的,长个屌,我也跟他没两样,害死你全家,我才能从小tony摇身一变成总裁,谁不想当总裁啊,只有你女儿那个傻逼才不想当呢,哼哼。

傻逼多死几个有什么了不起。

《人之初,性本真》

我还有个感觉,就是岁数大了之后,同情心其实变少了。也可以这样讲,同情心又返回到人之初那个水平了。因为小孩子那个阶段,还没被规训过,所以他们很多感情,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但随着后来集体被训练,人会培养出很多同情心,否则你会怀疑自己变态。

我始终记得,很多很多时刻,我本来没有那个感情的,但书上讲,你必须有,所有人都有,你没有是不是缺根弦儿,比如乡愁,我从来没有过,但别人都说有,那我也疑惑过,我是不是心理不正常啊,为什么一离开家就美上天呢。所以也会捕捉某个瞬间,夸大描述,来证明我跟其他人类也是一样的,我也想家喽。经过反复训练,就培养出一种乡愁来。

但是随着年龄渐长,你又把自己给说服了,凭什么书上说的那些就是真理呢,因为你积攒了一堆社会经验,发现书上说的也都狗屁连天,跟你实际感受不一样,你的自我因为年龄增长而强大起来,终有一天,你将把那些狗屁理论踩到脚下。所谓的50知天命,其实是返回初心了。

当然了,也不是所有老人都有这个天赋,还能够在50岁时,记得并且返回5岁时的赤子状态,注意是状态,不是幼态。正像也不是所有100岁的老人还能开车一样,这都是个人天赋,你没有,不代表别人不能有。

《少女不会崇拜老男人》

我发现很多傻逼呵呵的妈妈,先是费尽心力把女儿的阴暗面和攻击性给阉割了(其实正常人体内一出生就存在的天性而已,不需要费心培养,恰恰相反,你要阉割掉小孩的自然天性,才需要苦其心志,妈妈费了老鼻子劲,才能教育出一个傻白甜来),然后又干涉女儿的私生活,比如担心女儿早恋等等。

像我,刚好反过来,从来不告诉女儿你要做个好人,我们没有义务做个好人,谁爱当好人谁当去吧,反正我孩子不当那玩意儿。你猜怎么着,我女儿看谁都是大傻子,她怼天怼地那劲头一上来,别人都不是对手,我反而不担心我女儿所谓的早恋。

我更加好奇的是,哪有少女会崇拜老男人啊,这根本不符合雌性动物本能,人类社会中之所以会出现这种风气,少女被老男人勾引了,源头就是当妈的,阉割掉了少女的动物本能。

请注意,这不是受害者有罪论,这是受害者她妈傻逼论,她妈如果不是傻逼,压根教育不出来这种少女。我的意思是,熟人诱奸少女的爱情收割少女的崇拜,这种现象,只有傻逼妈妈的女儿才会上钩。你就去骂她妈,保证错不了。

比如林奕含的妈妈,那绝对是个大傻逼,否则培养不出林奕含这种气质来。像我这种妈妈,不打死那个老男人,我就不姓林了,天天打打杀杀的,我女儿会信了那个邪,被老男人的jb吓傻啦,吓出爱情来了还。

不接受任何反驳,你反驳就证明你傻逼。

《制造问题的人和提出问题的人》

今天讨论下制造问题的人,和提出问题的人,这之间的区别。

制造问题的人,就是没事找事,没病找病的人,这类人死了,整个世界都清静了,啥问题都没有了就。

而"制造问题的人"和"提出问题的人",可不是一个概念啊同志们,不要混淆了这俩概念。

拿我们家举例说明,我弟弟,就是制造问题的人,当然了,他的问题呢,又是我爸妈制造出来的,比如他不想要小孩,我爸妈非想要抱孙子,最后他整出个孙子来,又受不了小孩给他带来的更大的问题,最后他疯了,制造出一个更大的悲剧。

而我,完全就是一个无辜的人。我制造的所有问题,都能够自己解决,自我消化,因此算不上一个制造问题的人。

我正在自娱自乐的时候,我弟弟制造了一个他解决不了的问题,从世俗观念上来讲,需要我作为姐姐去解决他制造出来的一系列问题,我就不爽了,于是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要为制造问题的人解决问题?

我弟弟是制造问题的人,我是提出问题的人。我提出过很多问题,那些问题都不是我制造的,而是需要我去解决别人的问题,我自私自利啊,于是提出问题,我为什么要解决你制造的问题???

再比如,老XY家绝后了,这又不是我的问题,我为什么要替老XY家解决这个倒霉问题,明明是老XY制造出一个假想问题来,强迫女人给他们解决。于是我提出这个问题,我认为女人没义务解决任何人绝后的问题。没人能够回答我的问题,好,封杀我,把我给解决了。

我是那个提出问题的人,而把我解决掉的人,恰恰是制造问题的人,就算我死了,制造问题的人,依然会制造问题,强迫别人,尤其是女人去解决他们的问题。

而如果制造问题的人死了,天地马上就清静了,啥问题都没有了。明白区别了吧?

《受害者情结也是一种遗传病》

我以前读过很多小说,尤其古典小说,都有个出了人命的家族悲剧,导致整个家族里的人抑抑郁郁,神神经经的。

所以我弟弟那件事,给我造成了巨大的恐惧感,我以为完蛋了,我这辈子,背负着这么一件出了人命的家族悲剧,也得一直抑郁下去了。

其实并没有欸😅蛮奇怪的,我跟我女儿都没有留下什么负面影响,我们甚至可以拿这件事情开玩笑了,我们是有杀人基因的家族欸,最好不要招惹我们,哼哼。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冷血,可是如果这个世界上,就是存在杀人和被杀两种可能性的话,那当然是选前一种可能性的啦,不然呢?

存在杀人和被杀,这两种可能性,又不是我们造成的,这就是上帝造人时的一大bug好了,那我们就选择前一种bug呗,那肿么办。甚至包括前一种bug,都不是我们自己选择的,而是被动接受的一个家族遗传基因。

我家里很多亲人,本身就有暴力倾向,比如我爸爸的弟弟,我妈妈的弟弟,都打老婆。我妈跟我爸,她俩人倒是没动过手,那也是因为,我妈妈的基因里有暴力倾向,我爸爸的基因里也有暴力倾向,俩人半斤八两,所以能够互相尊重,不然说不好谁死谁手里。

包括我们家里很多亲人,也有很多女性亲人,都出轨,我堂姐,我堂哥,也就是我爸爸这边的亲人,我老姨,即我妈妈的妹妹,我姨姥姥,我妈妈的老姨,都出轨。

我们家就这基因,没办法,只能躺平接受,不跟天性过不去。就算再用道德伦理指责我们家,那我们家天生就这基因,你说咋整?

我们家就不是受害者基因,天生的没心没肺,理解不了别人家的受害情结,悲剧情怀,估计那也是一种遗传病。即便出了人命,也不是我们家人死了,就这么简单。

那如果遇到比我们家的基因更厉害的更凶残的更冷血的,那也没办法啊。我也早看开了,一物降一物,一命认一命,斗不过人家,咱就跑呗。还能咋整,坐地上哭,好苦啊好苦,有屁用。

就像我被轰出简中网一样,咱不如人家厉害,那就换个地方接着玩儿呗,哪可能天天哭天抹泪受害者情结呢是吧,咱也没这遗传病啊。

《英年痴呆》

我发现有的人特爱焦虑自己老了咋办,但是她或他,从来都不注意锻炼身体,保持健康,尽量让自己活到老,玩到老,嘎嘣一声就死了,这多好啊。

她或他,非要通过生育来缓解养老焦虑,结果呢,因为生养孩子,把自己健康给摧毁了,然后就自暴自弃大撒把,把自己这一堆一块,甩给孩子去伺候了,好像孩子给自己端屎端尿,是多大的享受一样。

我可亲眼看见我奶奶,我姥姥,因为早年间滥生滥养了一堆孩子,从不注意自己的身体锻炼和保险保养,老年时遭了大罪了,真的被孩子端屎端尿,那滋味儿可难受了。

大小便失禁,彻底瘫痪在床,就跟酷刑一样啊。我姥姥最后那几年,经常仰天常问,她到底做了什么孽,才要受这罪,浑身疼痛,彻夜难免,可是没有医生能治好她,只能拖延生命,求生不能,求死不让。

然后子女们吵成一锅粥,每个儿子都认为自己最孝顺了,那套房得归他,我妈妈从中调停,出了不少钱,但也没少挨骂,我舅舅甚至扬言要打死她。

再对比下我老公的奶奶,人家只生了一个儿子,但儿子一成年,再也没跟儿子同住过一天,更不可能干涉儿子的私生活了。老两口退休后开始游山玩水,生病了去看大夫,都自己完成自己决定,他爷爷讲话了,他的家庭医生,都死好几个了,他还活着呢,快100岁了,每天坚持爬楼梯(他们住的是一楼,但每天爬一遍楼梯,还做深蹲之类的,就为锻炼身体)。

你想要健康长寿,你得为自己做点什么吧,你啥都不做,就指望子女伺候你,你那个生命质量能有多高啊,受罪的不是你自己么,又不是我。

所以我始终不明白中国人的养老逻辑,在我的逻辑里,你要养老,就得自己动手,不管是上好保险,还是锻炼身体,不都自己张罗,自己忙活么,别人替你跑10圈,肌肉就长你身上了咋地。

我理解无能。包括很多人恐惧老年痴呆,那你就从现在开始锻炼脑力啊,好好琢磨琢磨这辈子失败的地方,这社会操蛋的逻辑,保持旺盛的思辨能力,这不也能有效减免痴呆症状么。

少看点无脑爱情亲情片儿,比啥都强,那玩意儿看多了,容易英年痴呆,都不用等到老年,我看很多小年轻早就傻逼呵呵,已经痴呆了 :cmx_doge:

《恋童癖千篇一律》

有次我们看电影,一个男老师给女学生写信,说她如何如何美丽。

电影的目的当然是批判恋童癖给少女造成的困惑,很严肃沉重的一个主题,结果我女儿看到这里嘎嘎笑了。

我问这有什么可笑的。我女儿说: 原来你说得没错,他们恋童癖讲的话都千篇一律,早被你给预言了。

因为我给她们讲过恋童癖的几大特征: 1,老男人(比小孩大几岁的,在小孩眼里也是老男人哦); 2,夸你长得美丽; 3,让你跟他单独去某个地方,做某个游戏,还不能告诉妈妈; 4,恐吓你,妈妈知情后会教训你,实际上,妈妈知情后并不会教训你,只会下剪子🤣

所以看到这个情节,我女儿觉得搞笑,咦,确实都如她妈讲的那样哈,1,老男人,2,夸女孩美丽,下面一步,不就是单独去某个地方,做某个游戏了么,再下一步...

她就嘎嘎笑了,然后我们津津有味儿,看下一步咋走,结果真的是,那个男老师找借口带女孩去他家,只可惜,那个女孩的妈妈跟我不一样,所以那个女孩真的不敢告诉她妈。

实际上,熟人性侵,就那几个步骤(我说的是熟人性侵儿童,不是陌生人来一闷棍塞麻包袋里了,那个我也讲过,但跟熟人性侵完全不一样),做妈妈的未雨绸缪,好歹你要让孩子知道,任何时候,任何事情,都不要怕妈妈,你受伤害了,妈妈为什么要教训你?

小孩只要有这种底气,就算小孩没注意防备,真的遭到熟人性侵了,也会在第一时间告诉妈妈,不可能持续受侵犯。

反正我对于小孩持续几年受一个熟人性侵,这种事情理解无能,要是妈妈早就告诉孩子这些可能性,孩子到底在怕什么啊,妈妈比那个熟人还可怕吗?

《自由人的老祖宗》

我看了部纪录片,看完之后,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因为,他们侮辱了我的一个爱好,我爱好啃骨头,各种各样的骨头,鸡脖,鸭掌,鸡爪,鱼头之类的,哎呦,我可喜欢敲骨吸髓,鼓捣半天,白骨如山,特有成就感。

跟那个记录片有什么关系? 因为那个纪录片解释了,早年间人类社会,吃饭也是按顺序来的,地位高的人,吃的肯定都是最容易吃的部位,轮到地位低的人,只剩下骨头了,所以地位低的人只能啃骨头。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早期人类社会女男肉体并无差异,但后期进入父权制之后,女性跟男性出现体力差异。因为女性在饮食排序里,始终处于末端地位,天长日久,女性摄入蛋白不足,导致身高肌肉都不能跟男人相提并论了,最终人们认为女低男高是自然规律,忘记了我们真正的祖先们,身高体壮方面,是没有女男差异的。

听完之后,我就万念俱灰了,我一直以为,啃骨头是我个人的一个爱好,现在看来其实不是我个人的自由意志,而是父权排序筛选千年下来,留存于我基因里的一个古老记忆,我啃骨头的时候,并不是我自己在啃,而是我的那些失权的祖母们一代代复制下来的灵魂余孽们,鼓励我在啃。

最初第一个祖母失权之后,只能啃骨头,是带着巨大的耻辱和痛苦的,但几十代下来,就变成了我自觉自愿甚至甘之如饴热爱啃骨头的选择了,不让我啃,我还挺难受,即使市场上有那么多大鱼大肉的选择,我依然到处踅摸鸡脖,鸭掌,鸡爪,鱼头这类美食。

是的,我一直以为这是美食,出国后吃不到了,因为德国超市不卖这些零碎,我还特意跑到亚洲店淘宝去了,你说我这个馋瘾有多大吧。通过这个纪录片,我反思了很多,我就在想,我们到底有多少所谓的自由选择,是真的符合自然规律里的那个优胜劣汰的自由选择,不是我们失权的祖母们逆天而行的一个基因bug。

当然了,啃骨头,看起来还无伤大雅,现代社会,也不至于因为多啃了俩骨头,就缺乏营养了,因为我们毕竟不需要整天打猎了嘛,但是从这一个小小的案例来看,我们的很多很多所谓女性特征女性品质女性爱好,可能都不是你自由的选择,而是来自于早年间失权的祖母们被迫去干的事情。只不过几十代下来,你就爱干了。

比如,为什么有的女人,天生热衷拜屌,明明拜屌这件事情,不能给她带来任何好处,但她就是拜之如饴,见屌就跪,可能她的祖母们代代跪妃,导致后代不跪不舒服了。还有的女人,就爱听男人废话,男人吐个什么痰,她都当成宝,可能她的祖母们代代痰盂婢,男人吐痰撒尿祖母们都接着,后代不吃屎哪行啊。

举一反三,可以解释很多很多,我们无法用理智解释的自由人的自由选择,就像我一样,面对着大鱼大肉,我非要啃骨头,还嘲笑只卖大鱼大肉的德国超市,不懂美食,没有品味。你们仔细品品,是不是跟自愿下坠的自由人也差不多呢,都是老祖宗丢人丢大发了的一个特征啊。

《每个女人都是潜在杀人犯》

不知道那个说过"每个男人都是潜在强奸犯"的男人,身高是多少,我假设他1米8好了,咱不歧视亚洲男人,咱假设他1米8,这够平均了吧。当我一直强调,每个女人都是潜在杀人犯时,多数人都嘲笑我自不量力,其实在我内心深处,是有种屈辱感的。

因为当我说每个女人都是潜在杀人犯时,没有男人害怕我,而女人却恐惧每个男人都是潜在杀人犯,这本身已经说明一切了,没有人拿我说的话当真, 为什么呢。以前我认为,他们否定了女性体内的阴暗面和攻击性。

现在我们再想象一下,一个德国女孩,1米82,我女儿的好朋友的身高哦,当那个1米8的男人讲"每个男人都是潜在强奸犯"时,她轻蔑一笑道: 是吗,每个女人也是潜在杀人犯。请问,这个时候,那个男人抬头看一眼她,还会不会嘲笑她自不量力。

为什么同样一句话,我说出来,就毫无震慑力,还要附加上很多解释,去解释女性体内的阴暗面和攻击性,还要解释,杀人不只靠拳头,等等一系列附加条件,但也没人拿我的话当真,而一个高大壮的女孩,说出这句话,不需要再附加任何后缀了,威胁力就摆在那。

可见,男权不是不恐惧女性的阴暗面和攻击性,但你这个阴暗面和攻击性,没有与之匹配的形象,你说再多都没用,不如从外形上,改善女性形象,千言万语,不如肉体碾压。为什么男权痛恨高个子女生,人家没吃他家大米,他们想尽一切办法侮辱高个子女生? 要把高个子女生赶出国。

因为他们知道,当女性肉体能够碾压男人时,是不会再听他们废话的,不行就拍死你个金针菇,再跟我废话,来呀。你再来一句试试。中国男人到了德国也老实极了,不是德国女人暴露了什么阴暗面和攻击性,而只是,德国女人从肉体上给中国男人一个压迫感,大气儿都不敢出了,还他妈废话呢。

中国男人只有在亚洲女人面前才敢耀武扬威,一出国,都跟地蹦子一样,出溜出溜,溜墙根儿,王思聪又怎么样,吴亦凡又怎么样,出来照样没人理,还不是乖乖找亚洲18岁女孩刷存在感去。

《老年人要逐渐淡出年轻人的生活》

越来越喜欢德国中学生了怎么办,我女儿那个死了爹的女生,爹死了一个多月,同学都没看出来,后来还是某个女生的妈妈知情了,才慢慢传开来,传到我女儿这里,都一个半月了,我女儿听说后表示了一下慰问,就德语中很常用的那个说法,很遗憾你爸爸去世了。

那个女生说: 好烦啊,怎么你们都跑来跟我说这句话,我自己都没有遗憾呢。我女儿说: 那就祝贺你爸爸上天堂了吧。她们俩又嘎嘎上了。

那个女生解释说: 以前周末得去养老院看她爸,都快烦死了,幸亏疫情来了,好长时间都不用去养老院看她爸了,正高兴着呢,疫苗来了,养老院病人最先打了疫苗,又要去看她爸了,正烦着呢,她爸死了,她也不想被同学安慰,就懒得跟同学讲。

其实在那之前,她跟她妈就做好了准备,接受了她爸要死这个事实了。我现在突然意识到,为什么家人一定要把要死的老人送进养老院,这,其实对活着的人,是一个软着陆。

大家想象一下,一个人突然在家里死了,这无论如何对留下的亲人会造成巨大的震惊恐惧心灵创伤,但是一个人进了养老院,家人会有一个过渡阶段,习惯这个人已经不在家里生活了。

比如我女儿这个同学,她妈妈把爸爸送进养老院后,就开始装修房间,逐渐把她爸爸的痕迹从家庭生活里慢慢消除,这样,女儿心理上也做好了准备。

老人慢慢淡出,真的去世之后,家人也不至于经历过分打击,老年人应该逐渐淡出子女的生活,是一个道理。就好比,我们看电影时,电影都有个逐渐接近尾声的过程,给观众一个时间,接受曲终人散的事实,不可能咔嚓一下,啥准备都不给,啥结果都没有呢,就半截儿断片儿了啊。

当然了,中国老人是不接受这种淡出的,在子女的生活里不刷存在感,就不叫中国老人了。德国老人之所以能够坦然接受这种淡出过程,因为人家年轻时为自己活过,所以也能够尊重年轻人要为自己活的需求吧。

我写了这么多熟人的生老病死,估计中国人都觉得德国人好冷血吧。不过我觉得,德国人对年轻人,还是蛮友好的。年轻人对老人去世,还是蛮淡定的,毕竟人又不是她们害死的,为啥要她们抱歉愧疚呢,是吧。

《长生不老是贪欲》

今天听到我女儿跟好朋友的聊天儿。

我女儿问好友: 你知道玛丽的爸爸出事了吗? (玛丽的爸爸一个半月前去世,我女儿才刚刚听说,因此问好友,她是否知道这事儿)

好友: 不是已经死了吗,还能出什么事,又活了?

我女儿: 你早就知道她爸爸死了,也没告诉我。

好友: 这么小的事,我给忘了。

然后俩人就开始聊别的事儿了,小孩真的没心没肺,生死这种大事儿,在她们嘴里也变成小事儿了,她们好像也没有演戏的需求。

我们大人听说别人死了,总要唏嘘两声吧,但小孩就轻轻松松,她们心里没当回事儿,嘴上也不会去演戏。

我的意思不是说,别人死了,小孩就一定不会伤心,而是说,她们伤心就哭一泡,但是不伤心也不会社交性表演,那种对死亡的态度,特别自然和坦然。

怎么说呢,以前我一直读到育儿文章,指导家长如何教育孩子面对死亡,其实,通过我自己的观察发现,孩子面对死亡,比大人更真实。

大人应该向孩子学习,我们已经忘记了,死亡是自然规律里的一部分,因为我们演戏演久了,入戏太深,把套路当成真,被长生不老的贪欲给吞噬了,因此面对生老病死才会撒泼打滚,不肯撒手。

《我的奋斗》

今天我女儿告诉我们,她那个同学的爸爸去世了。就是那个同学,爸爸比妈妈大二十多岁,这几年身体每况愈下,被她妈送进养老院的那个爸爸,终于死了。

问题是,她爸爸有本书,叫"我的奋斗",我一直打算借来看看(虽说这本书在德国解禁了,但据说要购买,也有一定难度,要提供各种资料,我不打算惊动德国情报部门,为啥我一个外国人要读这本书,刚好听说她爸有这本书,就打算私下借读一下),后来她爸爸进了养老院,反正三拖两拖,拖到现在,她爸爸死了,我也还没见到那本书。

最搞的是,她爸爸不是刚刚死的,而是死了一个半月了,我女儿竟然不知情,因为那个同学一如既往,该干吗干吗,当然了,我女儿本身也不是一个知心小姐妹那种性格的人。

比如有时候我问一下: 你们那个同学的爸爸怎么样了。我女儿说: 我怎么知道。我说: 你们不是经常在一起玩么。她说: 我们从来不聊她爸爸,她爸爸有什么可聊的。

现在好了,她爸爸死了一个半月了,我女儿竟然不知道,还是从另一个朋友那里听说的,那个朋友也不是从这个同学嘴里听说的,而是从她妈妈的熟人那里听说的。

也就是说,家长之间因为有共同的熟人,才听说的,否则小孩子之间压根儿不知道,该同学的爸爸已经死了。我感叹道,你们这是什么好朋友,爸爸死了,竟然都不知情。

我女儿表示很奇怪: 你为什么那么关心别人的爸爸。我说: 因为我要读"我的奋斗"那本书,拖到现在,她爸都死了,我也没见到那本书。

我女儿说: 反正她爸爸死了,所有东西都给她跟她妈继承了,那本书肯定属于她了,我回头找她要去呗。

《小个子女生更应该打拳》

我刚到德国时,看到德国女生高大壮,我还没有意识到,这跟男权强弱有关系,当时我认为这跟人种有关系,我们亚洲女人就是偏向弱小,这是自然规律。

呆了这么多年,我才醒悟过来,亚洲女人偏向弱小,跟自然规律一点关系都没有,完全是男权逆向淘汰的人为结果。比如,德国男权跟日本男权比起来,势力就弱了很多,所以德国女人噌噌噌,个子大了很多。

依此类推,我就开始想象上了,当男权彻底消失的时候,我们女人得长成什么样儿啊。估计跟现在的女人一对比,看起来都不是一个物种了吧。

实际上,仅仅因为德国男权势力比日本男权势力微弱了那么一丢丢,德国女性跟日本女性站一块儿,都已经不像一个物种了,那么大家放飞想象力,想象一下完全没有男权压迫的新世界里的女性力量,根本不可估量。

天生弱小的女性,不应该沾沾自喜,而应该更加憎恶男权才对,你一出生,就弱小,这不是你的错,是男权社会,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性癖,才导致你的祖先代代逆向淘汰,制造出了一个当下的这个弱小的你,你永远体验不到强者的滋味强大的味道,所以你现在要做的,恰恰不是利用自己的弱小取悦男性,而是痛骂男权社会的恶毒。

小个子女生,更应该把打拳当成护身符,因为你看起来更像可口的猎物,你要不长出刺儿来,浑身是毒,谁能保护你呢,靠男人吗? 呵呵。

《女性悲剧是PUA剧》

跟女儿看了部恐怖片,一个女的,被男人强奸,又被推下悬崖,所幸没死,后来打死那三个害惨她的男人,整部片子挺血腥的反正。

我女儿评论道,一开始她以为这女的是个大傻子,因为看起来傻乎乎的,被男人性骚扰时,也不敢反抗,被强奸了,只知道哭鼻子。

后来她死里求生,才开始愤怒复仇,大开杀戒,看起来像个正常人了,敢情在我女儿眼里,女的开始杀人,才看起来像个正常人了,在那之前是个傻子😂

我也不喜欢看各种电影里,女性角色总是处于被动状态,总觉得哪里不对头,别人看到女的被欺负,认为是一种悲剧,赶紧掏手绢,我总认为,如果这种作品最后没有安排女性把仇人杀死,那就是在浪费我时间。

我他妈看个电影,还得把自己憋屈死啊。如果你们理解不了这个心理,可以想象一下,电影里总是大量描写中国人被打被杀被欺凌的悲剧,但是最后却永远不给中国人一个翻身报仇的机会,因为这种悲剧总是暗示,中国人没有力量,打不过外国人。

然后告诉你,这他妈叫悲剧,我艹你大爷的悲剧呢。

《大傻子》

看了部土耳其电影,我女儿表示没看懂。里面年轻人跟老年人发生观念冲突的情节,我女儿看不懂,因为她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嘛。

我给她举例,我说有的家长信仰某种宗教,如果孩子不信的话,家长就要把孩子赶出去了,你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是这种父母的话...

我女儿耸耸鼻子和肩膀说: ok,再见 :bili_emoji_zaijian:

在她的想象里,即使父母跟孩子信仰不一样,也不用发生任何冲突,直接挥手再见就好了啊,吵什么吵。

而电影里的角色,为这些屁大点破事儿,又哭又闹,上蹿下跳,跟神经病一样。

后来我女儿评论说,这都处理不好的人,都是大傻子,这些大傻子信什么教,都给那个教丢人。

完了,我女儿把一切传统家庭里的爱恨情仇都当成大傻子来看了 :akkolul:

《发毒誓保证香火不外漏》

中国女权最大的难题,跟其它国家可不一样,男人太多,这是目前最大的问题,且是跟自然对着干的节奏。

女性生命权都成了问题,这,还是经济高速发展下的结果呢。

中国最大的宗教就是拜香火,不要以为脱宗教在中国最简单,不,我认为脱宗教恰恰在中国最困难了,因为家家都有活祖宗,还喘气儿,骂不得,扔不了啊😩

别人的宗教好歹都是死的,个体真要脱宗教,把圣书一扔,不去庙堂,不再祷告,不再上供就好了。

但中国的祖宗,那可不是死的,每家每户至少都有一二个活人,不是你父兄,就是你儿子,你侄子,这帮玩意儿跟你有千丝万缕的血缘关系,中国人又最重视亲情,已经上升到神圣不可断联的地步了,女权根本不可能撼动得了。

只是偶尔有少部分女性,上学工作的原因造成的断联,成不了什么大事儿。大部分女性还是要伺候这些血浓于水的香火们,直到他们寿终正寝哒。

我死之前,都看不到性别比正常化了,只能说,希望自己死之前不要看到中国移民污染国外性别比来了,这是中国女权唯一能做到的小目标了估计,就像日本的核辐射垃圾一样,保证中国香火不外漏,中国审美不侧漏,中国女权就算功成名就了,靠中国女权干点别的,甭指望了😂

《你摊成一张饼,就是在授人与渔》

又听了个新鲜事儿,我一个朋友的婆婆摔了一跤,摔断了胳膊,生活突然不能自理了。她公公前几年就去世,死在养老院了,她婆婆一直独居,啥问题都没有,突然摔断了胳膊。

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 也不用送养老院,因为她仅仅是突发意外,养好胳膊后生活自理没问题,也不用找子女照顾,德国有那种上门服务的公司,根据病人自理能力,可以定制上门服务的时间和项目。比如她起床穿衣没问题,只是出不了门做不了饭,那服务人员就负责做饭购物,胳膊摔断后期需要按摩等等,护工都可提供这类简单护理服务。

另外还给病人一个纽扣大小的设备贴在手臂上,在紧急情况下,按下去,就会有护工第一时间赶来。当然可以通过手机叫人,但某些意外情况下,病人有可能一时之间找不到手机等等,就给这类病人一个随叫随到的按钮,贴在身上,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万无一失。

我问我朋友: 你去看过你婆婆吗? 我朋友说: 我这几天浑身疼,哪也不想去。我问: 你也生病了吗。她说: 我很长时间没去健身房了(因为疫情原因,健身房刚开放),才去了几天,练完之后浑身疼,躺家里摊成一张饼了,哪也不想去。

在德国不婚不育之所以毫无压力,除了社会观念以外,主要原因就是甭管遇到啥突发意外,作为个体,都能不麻烦亲戚朋友。我以前也写过,包括葬礼,德国人都早早安排妥当了,葬礼规模方式等等,都可以找专业公司按照本人意愿处理,再也不受亲人捆绑了。

比如有的人自己信仰宗教,但子女无神论,你让一个无神论的子女去为你安排一个宗教葬礼,在子女眼里这就是迷信活动,那可能就要发生摩擦。但是如果你交给专业公司办,人家跟你能产生啥矛盾? 所以德国家庭关系特别松散,包括家长和成年子女之间,都是,你按照你的意愿过,我按照我的意志活。

主要原因就是,如果连葬礼都不再依靠子女操办了,那么家长和子女就彻底不再进行无效交流了。无效交流是指,抱着非要说服对方的目的交流,浪费时间和感情,对双方没有任何正面意义。你的信仰和我的理念发生巨大冲突,最好的方式就是不再交流,不是互相说服。

可是很多家长和子女之所以进行这种无效交流,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互相依赖,家长依赖子女收尸,子女依赖家长带娃等等。如果有专业公司解决这些问题,那么家长和子女的相处原则更接近,合则聚,不合则散,不再有任何心理负担了。

其实护理行业大有作为,即可解决就业难题,也可促进家庭解放。即便从事护理工作的依然是女性占多数,但这些女性也不再被当作家奴免费护理病人了,而是走出家门,学习一技之长,具有升值空间。

这就需要所有女人抱成一团,珍惜自己的劳动价值和休闲时间,不管你跟病人具有什么亲属关系,都不要把护理亲人当成你的职责和义务,你就是宁可去健身房撸铁撸废了,躺床上摊大饼,也不要免费伺候任何人,任何人,任何人。

如果你受中国亲情观念影响,实在过不了心理那一关,你就光明正大告诉自己,我的自私和懒惰会促进务工就业,我躺平了,就是在做慈善,我比比尔盖茨他老婆还伟大,他老婆授人与鱼,我是授人与渔啊🤣

《我是我父母唯一的骄傲》

别看我父母面临这样的老年生活,但我依然认为,他们这辈子也算赚了。

他们年轻时挨过饿,那又不是我造成的,跟我算不着帐。

他们有了我和我弟弟,那叫儿女双全脸上有光人生赢家对吧。这不都我和我弟弟带给他们的好处么?

最后是他们自己人心不足蛇吞象,非要强迫我弟弟生孙子才倒霉的。

跟我无关,不是我欠的帐,我不用还。恰恰相反,虽然我们断联了,但他们一想到这世界上有个我,肯定还是蛮安慰的,死前也算能闭眼了。

至少我能够证明,他们这辈子没白活吧,我太对得起我爸妈了,因为我是他们唯一能拿得出手,证明他们的基因和教养没出错的证据啦👍

一想到,我是我父母唯一的骄傲,我天天可美了😂 至于他们当下的悲剧,真的真的不是我造成的啊。

我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乐观主义者,我们家这事儿,最后能被我消化成这样,没有大彻大悟的人,办不到欸。总之,我是越来越骄傲了 :ablobcool:

《一切吸管儿的祖师奶》

我告诉大家一个我观察出来的秘密吧,只有阻断妈妈吸女儿之后,才会阻断一切伸向女性的吸管儿。

因为妈妈吸女儿,也是反自然的,在自然界,只有幼崽吸母兽,否则都叫寄生虫!!!

妈妈生养女儿,也不能作为吸女儿的借口。因为女儿一旦适应了妈妈的吸管儿,那么未来她会被一切人事一切吸管乘虚而入。

爱女儿的第一步,就是不吸女儿,女儿从未体验过被吸的感受,才能自体强大,不留空隙。

这就好比,我们举例来讲吧,妈妈的吸管儿,也会在女儿身上留下一个洞。等到她成年了,即便妈妈放手,不再吸女儿了,你女儿也好不了了。

因为她身上留下了一个洞,这个洞,明晃晃显示在她气质里,会到处招引各路人马来下吸管儿。

比如我们看到奶茶的塑料杯子,就想拿个吸管扎下去,但看到保温杯,就没有扎吸管儿的冲动。被妈妈吸过的女儿,就像那杯奶茶一样,早晚有人来吸她。

我以前讲过,妈妈总是抱着女儿诉苦,那么她就适应这个苦味儿了,以后也会到处追逐悲剧,因为这是人之初,妈妈的味道。

为什么有的女生享受闺蜜吐槽,同情男人遭遇,这是因为很多女生对妈妈都有个未完成情结,她们从小拯救妈妈而不得,就会把这种未完成情结代入其它一切关系,她们拯救闺蜜,拯救男人,拯救一切上位者。

上位者,明明处于结构性强势方,却需要弱势群体拯救,这就叫吸,而这些女孩为什么甘愿被吸呢。因为妈妈跟女儿相比,当年也处于结构性强势方,却一直需要女儿去共情,所以女儿心灵深处留下一个大洞,专给强势方来吸她。

很容易死人的知道吧,因为来吸她的都是能置她于死地的,比如婚驴,跟单女比起来,就处于结构性强势方,婚驴搞不定的男人,她们指望单女去为她们搞定。

这像不像,当年你妈都搞不定你爸,但却指望你这个未成年人,搞定你爸一样。妈妈搞不定的问题,也一定要告诉女儿,这是我的问题,不是你的。让女儿学会切割问题,以及带来问题的人,也比让女儿去解决不属于她的问题强啊。

我想这是我跟中母的一大分歧点,她们坐在家里想当然,一会想在父系社会培养子别,一会认为妈妈吸女儿,就不叫父权了,no,父权当年就是靠妈妈吸女儿,吸出来的一个肿瘤而已。

砸烂父权,说的正是,把一切插在孩子身上的吸管儿统统砸烂,包括妈妈伸向女儿的吸管儿,那可是一切吸管儿的祖师奶啊,开什么玩笑。

没有妈妈那个吸管儿留在女儿身上的洞,天下一切吸管儿无处下管,自动都萎缩了。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