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子和白绫,遇到剪子全玩儿完》

当一个女人惯用白绫来为自己正名的时候,眼里看不到任何出路,我只不过给她递过去一把剪子,希望她剪断男权缠绕在她大脑里的白绫。

但是我,从来从来不会用剪子去伤害任何女人,我操刀剪碎了那一匹匹,一条条,一块块,由男权织就的天罗地网般的自杀牌坊。

男权抬高自杀女性的地位,不亚于将女性苦难当祭品,摆在圣坛上催眠活着的女性,生前不要复仇,死后会上天堂。男人甚至还有恋尸癖,可以对着自杀的女人撸管。

而我把这些死去的女性,杜十娘也好,林奕含也罢,从男权祭坛上搬下来,掩埋掉,才是真的真的尊重了死者入土为安的遗愿,让她们不要再成为男权歌颂的形象,意淫的对象。

她们是像你我一样曾经活过的女人,她们的死亡无法照亮女性的前路,只能擦亮牌坊的光芒,活着的女人只能给她们一个背影,因为我们必须向前走。

男权运作不外乎拿这两样调教女人: 用鞭子抽你,用白绫吊你,就这么点游戏手腕,几千年了没变过。拿鞭子恐吓女人恐惧男人,又用白绫教化女性自证清白。

甭管是男人的鞭子,还是白绫,遇到剪子全玩完,走好不送。

《我们要向昆汀学习不给妈妈一分钱的精神》

今天读到一个新闻,昆汀从小就发誓,长大后挣了钱,绝不给老妈一分钱。因为他上学时沉迷写作成绩不好,他妈管教他好好读书,侮辱过他的写作生涯。

后来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挣了很多钱,但死活不给他妈钱。他只帮过他妈一次忙,应对税务问题,其它忙一概不帮,没有大房子,大车子给他妈哦。

你看男人多记仇,再看女孩子们,没皮没脸的倒霉德性,一辈子都奉献给追男宝追成神经病的妈妈了,最后怎么样,老天照样让你早死早清静。

同样都靠自己努力成功了,洋男名导演不给他妈钱,还拿这事往自己脸上贴金,他在采访里说: "我终于实现了小男孩时的那个梦想,挣很多很多钱,但不给我妈一分钱。我要让所有人知道,你不尊重孩子,就要承担严重后果!"

我看也没谁教训他什么叫孝顺。再看有的女演员,出书贩卖心灵鸡汤,为了她弟弟,她咋牺牲奉献的。

作为妈妈,我很反感这种女人,这是要给全体女儿立标杆儿啊,跟她一比,我这种女儿不十恶不赦了么。我正有点生气时,突然读到昆汀的所作所为,我又释然了。

你看,名人的八卦新闻,对一个人的心理健康还是有很大关系的,因为人会不由自主去比对名人和自我的差距,新闻里的名人,动不动就为原生家庭,为猪头丑娃牺牲奉献去了,你既生气又疑惑。

因为你会想,她都那么成功了,身上肯定有我值得学习的地方吧,我他妈到底要不要向她那样才能功成名就呢。我为什么不能成为大明星啊,我要不要向林青霞学习拱猪的精神,我要不要去帮扶弟弟走出困境。

这种心理路程,对于年轻人来讲,是很容易陷入自我怀疑的泥坑里的。我幸运就幸运在,会读到很多另类名人的另类新闻,有的明星姐姐跟弟弟打官司抢遗产,有的明星儿子明目张胆宣扬不给妈妈钱。

读完昆汀这个新闻,我喘气儿又舒服了。以下是德语八卦标题: "为什么昆汀发誓不给他妈一分钱"。我打算给我女儿好好看看,成功人士都是怎么成功的 :ablobcool:

《德国真人秀远超中国女作家的想象力》

为什么说,要求一个女人控告男性,必须赢,不能输,是一种只有女性承担的道德绑架?

我们可以反过来看另外一个案子,这名女星当初被公检法控告涉嫌谋杀亲夫(她的丈夫被她的俩熟人殴打致死),肯定当初是有专业人员调查过各种证据,认为可以把她送进监狱的啊。

因为公检法也不是随便控告公民的吧,可是公检法最后也要听法庭审判,法庭审判结果,证据不足,不足以构成谋杀罪行,无罪释放。

后来公检法又控告她诈骗保险公司,法庭审判结果,16个月缓期执行,等于还是告了个寂寞,只把她一次次送上头条,让她红上加红了。

那么有没有任何人质疑过公检法输了官司,属于恶性霸占公共资源? 有没有人要求公检法每次控告罪犯必赢不输,否则不利于下次为受害者伸冤报屈?

并没有啊,公检法在控诉前,那都是专业人士衡量证据是否足以判刑的,他们都经常误判,你要求一个良家妇女,啥法律常识都没有,社会经验都不具,江湖险恶都无知,甚至还得拥有处女膜的时候,去控告一个性侵犯,还必须保证必赢不输,否则就是霸占公共资源啦?

中国的女大作家们坐家里胡思乱想出来的幻想世界,写进小说就够祸害青少年的了,还有脸跳出来评论公共事件哪。一个李作家(此李作家不是那个李心理学家哦),一个陈love,只有这种女人才能在中国当上作家,我把所有作家都骂了,不冤枉中国女作家们吧。

像下面这个"坏女人",出身小外围,嫁给老富翁,进入上流社会,出轨偷情换男人就像换衣服,涉嫌杀夫,诈骗保险公司,一脸戾气,满嘴脏话,在娱乐圈混算不算浪费公共资源?

幸亏中国女作家说了不算,德国老百姓说了算啊,我们就是乐意看这种坏女人横行霸道,气死老男人和女作家去吧,你们挠破头皮都想象不出来的故事,人家真人秀,你们还配叫作家呢,哼哼。

《中国高女依然没有上桌吃饭的权利》

有网友问我生了女儿的李作家,羞辱都美竹怎么评论。我对中国上流社会高知女性早就绝望了,不要指望她们会为底层单女出头讲话,不管是洪晃,还是李银河,早都叛变了。

我早就举过德国一个例子,当年这名女子30岁,流出来一个跟两名男子性爱的视频。之后她控告两名男子药奸,当时的家庭部长(高女)站出来为她发声,任何违背女性意志的犯罪行为都应受到严惩。

注意,在法庭尚未判决时,家庭部长就站出来为她发声,这是一种十分明显的态度,这跟法庭宣判后,高女再站出来背书,效果完全不一样。

一个30岁的女性,选择跟两位男士进行多人性爱,就没有权利控告强奸了吗? 不,你依然拥有任何时候叫停的权利,这个案例给公众输出的一个信息就是,好女人,坏女人,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控告男性 。

所以德国有新闻媒体把这个案例称作一个里程碑,这个案例的输赢已经不重要了,国人明白这个道理了吗? 这也是我很早以前就写过,女性控告男人性侵或强奸等等罪名,没有义务保证必赢不输。

要求女性必须打赢性侵控告本身,就是一种对女性的集体绑架,因为很多很多受害者,即使不再承担荡妇羞辱的道德绑架,但依然在承担,你既然控告了男人,那就必须打赢官司,否则你对不起为你站队的其她姐妹。

这同样是一种道德绑架啊。我没有义务保证每次打官司都必赢不输啊,特朗普每次打官司,都必赢不输了吗? 既然没有人能保证这一点,那为什么非要求女性控告男性,必赢不输呢???

输了官司,就输了官司嘛。后来这位女性也输了官司啊,因为无法证明她当时嗑过药,反正法庭一系列程序走下来,她输了官司,但女权依然要保护任何女性控告男性的权利呀。

下面两位女性,一个是想红的女星,一个是政府的官员,但依然能够攻守同盟,什么叫女性守望相助啊,你以为只有好女人为好女人站台,坏女人为坏女人站队吗?

不,是女性在攻击男权规则时,团结一致,一致对外。显然中国高女不具备这种高瞻远瞩的胸怀,她们以为自己站在高位,展现招安的属性,就可以保护自己的安危了。

但其实,那些向坏女人扔石头的中国高女,依然没有上桌吃饭的权利,活得依然像个笑话,呵呵。

《擦亮眼,没屌用》

我早就想好好说说擦亮眼这个问题了,因为我深入两种文化生活过后发现,很多德国女人也没擦亮眼,但是她们依然能够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这是咋回事儿啊。

比如网球明星鲍里斯贝克尔,年轻时找的一个炮友,比他大两岁呢还,大家是真的成年人,都三十岁出头,一时兴起,打了那么一炮。

那么在打炮前,女方有没有擦亮眼,搞清楚贝克尔的人品呢? 肯定不可能啊,她只看到贝克尔是个明星,颜值比她高,地位比她高,岁数比她小,也就到这个程度吧。

于是她就在打炮后偷了贝克尔的精子,生了个女儿。这事如果发生在中国,就全凭男方良心了,有良心的呢,事后塞点钱,作为封口费,这种情况肯定也是有的。

但绝不会给女方女儿高额抚养费,以至于女方能靠这钱顺利走进上流社会抛头露面成名成星。参考国内男星对前女友前妻的作为,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何况还是个前炮友呢,你觉得中国男星的良心能值几个钱。

可是这事在西方,就不靠男人的良心,全靠法律强行规定,所以女方擦不擦亮眼,几乎无所谓,只要他是真的明星就够了,你有没有良心,无所谓的,女方都不用跟男方见面,她的律师就给她办了。

再来说群众的基本盘,接不接受这种坏女人靠这种方式走进娱乐圈? 反正在德国是没问题的,别说女方只是偷了男星的精子,用自己的子宫生了个孩子,这事压根没犯罪了。

就算有个女星涉嫌谋杀亲夫,德国群众也无所谓啊,打死的又不是群众,而是老富翁,请问,群众里有几个老富翁,干吗站在老富翁的角度去共情呢? 大家当然是站在野心勃勃的穷女孩的角度考虑问题呀。

看到这里明白了吗? 在中国不是女人擦亮眼的问题,而是社会观念群众共情法律规则等等,全方位厌女的问题,你无论如何都赢不了。包括邓文迪这种手腕的女人,到了中国,沾了国男,照样输个底裤都不剩。

邓文迪这种女孩,在德国娱乐圈特别常见,年纪轻,有野心,想成名,这在德国太受欢迎了好不好啊,几乎每个像她一样的女孩子,只要抓住一次机会,都能打赢,甚至打死男人,上位成名星光灿烂呢。

邓文迪最大的本事不是她能擦亮眼,而是她远离国男罢了,否则估计下场比小龙女她妈还惨。吴绮莉当初可是前途无量亚洲小姐选美冠军啊,跟成龙谈个破恋爱,把眼擦瞎了,也看不透自己一手好牌打成这样。

是吴绮莉颜值不够靓吗,智商不够高吗? 对比下贝克尔的前炮友,当年就一饭店打扫卫生的大妈,颜值不靓,智商也不高,更没擦亮眼,对贝克尔的人品彻底不了解,但人家就是一手烂牌打成一条龙了。

你说擦亮眼有用吗? 我看没屌用,在中国,没长屌,就没用,记住这条铁律吧都。

《健康的母女关系》

我知道我又要得罪假母权了,假母权才会讲,不管你妈如何,你都要对你妈不离不弃,还有人讲,反孝就是反父,但不反母。错了,反孝是指,任何一个孩子,都是自由的,包括它爱谁不爱谁,完全是孩子自己可以决定的,没有自由的爱,就是孝啊。

给你们看看接近母权的德国明星,Gabriele Susanne Kerner,艺名叫Nena,61岁,在德国非常著名,地位就像王菲那个级别吧,歌坛一姐一个传奇等等,都可以往她身上搁,不算吹牛。

她一辈子没结婚,跟不同的男人生了几个孩子: Larissa Kerner, Christopher Daniel Kerner, Sakias Kerner, Simeon Kerner, Samuel Kerner。

她跟她女儿的关系就挺接近母权理想的,注意只是接近,在目前这个社会里,没有哪个人彻底脱离父权痕迹,活出了真正的母权。

纸上谈兵的完美境界,还没出现在现实生活里的个体身上,你可以在这些人身上挑一万个毛病,没问题,但人家是顶着父权阻力干实事儿的先锋,这总得承认吧。

据说她在汉堡建了一个母屋,那里是孩子永远的避风港。她的孩子拥有充分的自由和资源做自己,我以前也讲过她和女儿的关系。像这么健康的母女关系,非常稀有。

以下台上是她和两个自己的孩子和另一个歌手在表演。

《如果你不认,没人能给你扣个爹》

大家也不要埋怨上层如何如何,其实我算是看透了,上层也是根据底层动向进行调整的。开玩笑,水能载舟亦可覆舟,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只不过我们没有表面上的那个竞选机制,显得好像全部都是上层一手遮天了似的,其实从政治博弈上来讲,上面肯定也要跟下面达成某种平衡才能存在,不要把责任全部推卸给统治者啦,统治者也是人民群众自己乐意扛到脖梗子上的。

为什么他们乐意扛这个统治者,不乐意扛那个统治者呢? 当然是这个统治者更清楚人民的喜怒哀乐啦,比如群众就乐意看到老男人四方脸大肚腩指点江山的爹味儿,那么就会应运而生这种形象做统治者代言人。

通过德国竞选,我也进一步看透了,有什么样的群众,就有什么样的首脑,甭管是不是公开竞选出来的,其实都是群众自己的选择。

这次德国总理竞选,很多专家早就一遍遍讲了,必须有个政党提供女性候选人,结果黑党出个老男人,红党给个老男人,群众怨声载道。

绿党本来,也想出个老男人的,但是黑党,红党都是传统老党,都出了个老男人,你这个绿党,作为新秀,再出个老男人,就没有明显优势啦。

好,绿党马上出个女性面孔,一出山就全面碾压黑党和红党和黄党候选人。今天甚至有个活动,叫"阻止Laschet"行动,Laschet本来是最有机会当选总理的黑党候选人,结果他刚刚发表了言论攻击绿党候选人,后脚就被群众抵制了。

群众直言不讳,不想再看到这张老男人的嘴脸了。媒体新闻也不给他好脸色,你看今天让他上新闻的这张照片都把他给丑化了😂

我们不谈论这些人的政治倾向,单独就说一下,群众想看见女人的脸在台上,还是想看见男人的脸在台上,在德国忒明显了。

只不过德国群众可以公开讨论,所以我们才能听到这种声音,有的国家不能公开讨论,但是隐藏在群众心底的那个潜意识,人家就只想要台上的爹言爹语爹脸爹味,娘就是不能上桌去吃饭。

政界首脑缺乏女性面孔,是你们每一个人做出来的选择!!! 不是上面强行给你们头上扣了个爹,真的。

黑党候选人Laschet 红党候选人Scholz 绿党候选人Baerbock

《纸牌屋一脸驴相》

一定要警惕男权社会里任何对女性的额外恩赐,注意是恩赐,不是你正常竞争获得的优势。比如第一夫人这种角色,为什么被美国拿来当作一个特殊身份,充满了莫名其妙的名誉和待遇,必有妖孽啊。

男权不会无缘无故给你免费午餐的,当你认为,哎哟,我只要当了第一夫人,就约等于从政了,还免于直接脏了我的手,那你就吃错药了。大家都知道,政治是肮脏的,女人又要姿势优雅,又要道德完美,那你还竞争个屁啊。

这时候,给你来一顶桂冠"第一夫人",又干净又美好又纯洁又高尚又风光又赢家的,这就让那些充满政治才华和抱负的女孩,从小能做的最大政治梦想,就是做一名成功的第一夫人。她们连做梦,都不敢去梦见,自己就能当一名总统,女孩子的美梦都谦卑到家了。

而这种谦卑,恰恰来源于美国第一夫人表面风光的各种作秀,她们穿得再漂亮,姿势再高雅,政治再正确,也是在给女孩子们灌屎。家里有女孩的,一定要让孩子远离这种花边新闻。第一夫人去学校演讲,你就给孩子请个病假,不要去😂

包括我,我吃了多少年的屎,我都四十多岁了,还没看透这个游戏背后的逻辑,是谁告诉我的,提醒我的呢? 竟然是我女儿,她十岁左右就质疑过这个问题,我那时候才恍然大悟,男权塞给女性任何一个所谓免费的午餐,背后都是屎。

你想啊,男权看到女人活得快乐一点点,都气得要死要活的,却为啥给第一夫人这么多的名利? 就是想通过第一夫人,这种虚晃一招的大饼,让女人远离真正的政治竞争啊。

通过德国这次总理候选人的表演,大家都看明白了吧,当只有男人竞选时,女人是没有存在感的,那么男权为了抚慰女性的参与感,会给前面挂一个幻影胡萝卜,女人们来呀,咱们讨论下,谁将是下一届第一夫人。这就给很多女人一种错觉,认为女人也参政了。

实际上,第一夫人没有参政,你们看看德国的第一先生就明白了,他在政界是没有存在感的!!! 当然了,他自己有自己的事业,他在他自己的工作范围内是有存在感的,这是毫无疑问的了,但是他,作为一个纯粹的总理的伴侣,并没有权力去干涉政治方向政策制定。

所以德国的第一先生并不会到处以第一先生的身份去演讲,他唯一的讲台是他的教授职业,这,才是正常的首脑伴侣应有的地位! 你就干你平时正常的工作即可,额外的作秀不需要。

可是美国人给了第一夫人非常非常多的特权,她不仅仅能在自己的工作范围内寻找存在感,还能跑到政治范围内找到所谓的存在感,比如联合国演个讲啊之类的,看起来,她也有了某种政治话语权,其实,并没有,因此叫做幻影胡萝卜,专门给驴看热闹的。

一旦出现一个女性候选人,立马把给驴吃的幻影胡萝卜打翻了,现在谁他妈还有兴趣讨论谁将是下一届第一夫人啊,不要搞笑了好吗,你老公分分钟都可能被老娘踹出局了,看德国政治乐死我了,比看任何一部美国电影都有趣多了。

纸牌屋里面的所谓厉害政治女主算个屁啊,一脸驴相,真的。

《考物理时,她写地理答案》

网友给我发在评论里的图片,把我给逗乐了。其实岚姐这人吧,真没啥坏心眼儿,但是她就像那种傻笨傻笨的小学生一样,上数学课的时候,她打开了语文书。或者说,考物理的时候,她把背得滚瓜烂的地理答案写在了物理试卷上,对于地理老师,她的答案当然也算不上错,但是对于物理老师来说,就只能给她个大0蛋 :000:

我解释下这段话哈,如果换个语境,图片里的话问题倒也不大,比如当男权对女性进行荡妇侮辱时,有性欲的女人必下地狱,婚外性的女人要浸猪笼等等,这个时候,你勇敢站出来讲,老子就是有性欲,看见帅的就要睡,怎么样,看我睡的小鲜肉,睡完我还不下地狱,不浸猪笼,气死你们这帮大猪肘子。

答案完全正确! 给你来个满分儿! 但是,目前这个语境里,满大街跑的猪头配美女已经乌漾乌漾,丁真都成了颜值担当,内娱男团选秀已经辣眼睛了,这时候,有人冷嘲热讽猪头三,有人6b4t掀桌子,有人拒绝男性凝视时,你再把这那段话拿出来讲,就是驴唇不对马嘴! 就像考物理时,写地理答案。我知道你背诵这个答案也很辛苦,但是也不能逮哪都用这套答案啊姐姐。时代变了,后浪来了,你要跟不上队伍,就闭嘴歇歇去吧。

岚姐总在同一个地方栽跟头,不得不让人怀疑她视力下降了。比如大环境里重男轻女姐弟境遇如此糟糕的时候,有人叫姐姐快跑,岚姐蹦出来讲,我哥爱我。你哥爱你,对那些遭受不公待遇的姐姐有什么用???

现在好了,更激进的女权后浪要彻底砸烂性缘关系时,岚姐又蹦出来讲,我的小帅哥好爱我。敢情靠爱就能解决争端啦,日本人打进来时,别人都说要抗日,岚姐保证蹦出来讲,日本人好爱我,你们抗日的就是没有遇到好的日本人罢了。

我又给岚姐起了个新名儿,"玛丽陈"算了,她好像对任何社会结构制度偏差法律倾斜家庭歧视造成的两性冲突,都可以用有人爱她来解决。一天到晚就那一套,你们之所以有问题,是因为没人爱你。这种大傻缺,让我说她什么好呢。

只能告诉年轻女孩们,我们这些女大加V们真的已经老了,就像李银河一样,昔日也许曾经当过先锋,引过潮流,但昨夜今晨轰然倒塌,你们的明天还是要靠自己,不要再给这些老人一个眼神了,此君脑细胞已死净,百年后下葬罢了 :0point:

我看过很多女同电影,德国人擅长拍女同电影,不是女同的看了都好激动,跃跃欲试想搞一搞,因为德国女同电影给我的感觉就是告诉女人,女人啊女人,你之所以还是个女异性恋,是因为你没尝试过女人,尝试过一次,你就对男人没兴趣了。

不管人家这观点对还是不对,反正这种电影里的主角肯定是女的吧,男的在里面都是跑龙套的,最最最起码,人家女群众捧女明星,多大岁数的女演员都可以当上女主角,人家的女明星日子好过吧。长皱纹怎么啦,长皱纹不耽误搞女同,女人才不在乎女人长皱纹呢。

看看人家女演员吧,根本不在乎自己脸上的皱纹,也没有少女感,大粗腿也无所谓,一脸褶子也不在乎,大大方方往那一站,最起码看起来像个人,你再看看你们自己的女明星,个个貌美如花又怎么样,一副弱鸡样,谁看了不想揍两下。

我前一段还讲过呢,亚洲女明星瘦幼弱,会严重影响亚洲人出门在外给人的印象就是,瘦弱小,可不是什么值得吹嘘的优点,同志们,会激发出别人锤你的冲动。结果怎么样,亚洲人上街游行竟然举了个牌子"我很脆弱",不用举了,看你们的女明星,外面是个人就知道你们很脆弱了好吧。

连我女儿都建议我在中文网上讲一下,你们的女明星长点肌肉出来吧。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