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跪族》

中国老百姓跟中国政府,那是绝配CP,都是戏精附体,不搞drama,不成活的主儿。

某些很简单的公共案件,只要走正常程序就能按部就班解决的,他们非要把事情闹大了,再由上方出面解决。

这,其实符合老百姓和政府,双方的精神需求。

因为,政府需要一次次考验谁是真正的良民,可以趁机祛除异己,达到净化队伍的目的。

而老百姓呢,需要一次次热泪盈眶,下跪感恩。闹得越大,最后下跪的人越多,流下的泪越真,高呼万岁万万岁。

只要隔几年,利用这类案件,淘汰这么几轮下来,浑身逆鳞的,也就被剔除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经过考验的纯种奴才了。

丧事喜办,就是这么来的。不知道我说明白没有。

政府有责任保护公民人身安全,因为公民上税,就是在交保护费,这是双方达成的基本合同。

但罪犯哪里都有,有人受害了,法律去惩罚,也是一种基本公权责任而已。你达标了,人民也不会歌颂你,没达标,该下台的下台,该坐牢的坐牢。

但是中国人民觉得这种冷冰冰的公私合作不过瘾,因为这种处理缺乏情绪煽动性,也不需要下跪磕响头,更不需要青天大老爷。

群众找不着北啊。戏,是所有人配合才能演下去的,里面各个角色都奋力演出,有当狗的,有当狼的,有当锤的,有当枪的。

你方唱罢我登台,但是情节过场,那是千百年来没变过,就这点换汤不换药的轮回。

群众要下跪,上头要清洗,官场要交替,那就小事化大,大事化重,所有人预备齐,开始走场子了您哪。

《疯子不会利他损己》

大家也都见过我没有PS的照片吧,从小到大的瘦,我弟弟也是瘦长条,我们家就这体型。

但是我妈妈我爸爸一说起我来,就这样感叹: 只要我不打死别人,那就阿弥陀佛了😂可见我在我们家人心目中的形象了。

我平时吧,心情好时,爱讲笑话,嘻嘻哈哈没正形儿,笑起来前仰后合的,笑声真的像杠铃,大家也见过我那些照片。

但是一急眼了,大脑短路,就开始发疯,打砸骂踹喷,五毒俱全。

其实我年轻时,也不认为自己这毛病是优点,那时多少还是受文学影视作品影响,也想模仿温柔如水的知性美女,感觉她们从来不会发火,就像从来不会放屁一样,这是怎么做到的啊? 就好奇怪,我怎么就做不到呢。

比如我跟前夫有次打架,惊动了他全家,舅舅舅妈姥姥之类的,都来了,我被拉着,打不到他,在他全家面前,把他祖宗三代骂成了翔,当时就骂红了眼。

后来有什么后果? 他家人知书达理,也没见过这阵势吧,我骂的那些脏话,他们也没当真。他家人都说是他惹急了我,不然一个小姑娘,哪来那么大火儿呢。

可见我平时心情好时,人模狗样,给别人的印象就是一个爱笑的女孩纸。能把这样一个女孩纸逼成母夜叉了,那当然都是他的错啦。

当时我只是一个漂在大城市的农村女,背景是个零,他家里父母都在天津当医生,舅舅还是个局长,帮我开公司,另一个舅舅是个小老板,给我出资金。

所以我才是那个弱势方,但也没拦着我发疯时连卷带骂泄愤撒气。可是即使我这么发疯,嘴上已经没有把门儿的了,也没暴露出我已出轨,并在积极转移财产这件事。

可见,疯子可爱护自己身上的羽毛了,疯子才不会自杀呢,疯子伤害的都是别人。女人,疯了,大方向上还是利他损己,也是男权制造出来的喜闻乐见的神话,这种女疯子并不存在。

你们看到的女疯子,其实没疯,只是傻了。

《育儿小结》

我女儿也快成年了,在育儿方面我也有点小体会了。整体上来,我跟其他育儿专家意见相左,他们认为应该这这那那教育孩子,生怕孩子长歪了,我的经验是,小孩天然的生命力啥样就啥样,不能叫长歪了。

我的观察是,家长要是充分尊重孩子天性的话,她们就会向上追逐阳光,因为这是生命本能。你越是阻止她们顺应自我,她们的能量反而越往不健康的方向发展。

就好比吃饭,有的孩子天生如果就是肉食动物,而家长非要逼孩子吃蔬菜,那么她们在正餐时没满足的口腹欲望,就会表现为平时爱吃垃圾食品。

家长的目的本来是希望孩子营养充足茁壮成长,但最后反而背道而驰了,因为家长没有充分尊重每个孩子的个体区别。包括有的孩子天生爱吃蔬菜,那你也不能逼迫她们吃太多肉,都会造成她们消化混乱,转而通过垃圾食品或其它不良爱好满足饮食压抑。

学习兴趣同理,每个孩子都有其独一无二的天赋,家长只能尊重她们的自由选择,孩子只要在家庭生活里没有后顾之忧,不用操心家长的工作和情绪和养老,自然就会集中精力去学去干自己感兴趣的科目,小孩的好奇心探索欲创造力也不允许她们闲下来无所事事。

有的孩子之所以无所事事,是因为她们的原动力被家长权威压抑下去了,比如她们本来爱滑旱冰,家长认为这玩意儿说出去不能给家长长脸,非逼着孩子去学钢琴。

她们原始的兴趣爱好不被支持,却为了给家长长脸,去学自己没兴趣的项目,自然就用磨洋工对付家长,整天懒洋洋生闷气,气呼呼搞破坏,家长就觉得,这孩子长歪了。

其实是家长把孩子管歪了,不是孩子天性长歪了。

《德国房思琪的后花园》

昨天偶然看到一个案子,慕尼黑一男子割掉8根jj,导致其中一名jj持有者告别jj后意外身亡,因此才惊动了警察,将罪犯抓捕归案,最后获刑8年,那个意思是,如果没人死亡的话,其余男子并未报警?

给了我很大启发,当男人发现自己彻底失去jj,无法弥补之后,反而能够心平气和彻底接受现实了,报警有什么用呢,又不能找会自己的jj了,还要因此上法庭做证人,将自己的隐私-----没有jj了,暴露于社交界,给众人留下一个笑柄。

就算罪犯得到惩罚,自己也没啥好处,还不如悄咪咪闷起来这件事,只要不去天体沙滩日光浴,平时穿上衣服,谁知道你有,还是没有jj呢是吧,完全不影响工作学习走亲访友啊。况且,自己反正都失去jj了,就让罪犯再多割一些jj呗。

这么一想,也就理解那些不报案的男宝了: 不能我一人儿倒霉,最好倒霉的人多一点,世界上本来没几个割割,割得多了,你割我也割,就全是割割了。

说到慕尼黑这座城市,我又回忆起慕尼黑另外一桩奇案了。女宝在性爱时,一时兴起抄起圆锯,割掉了男友的头颅,并埋进后花园。8年以后,尸体才被曝光,案情大白天下,该女宝在此期间甚至读完了心理学硕士,心理强度之大可见一般。

说起"后花园"这个单词,我又联想到了《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这个案子跟林奕含那个案子有其相似之处,都是年轻女子少不经事时,跟某名男子陷入某种疯狂性爱,并由此给该女子留下深刻印象,都受过高等人文教育,都在这段性爱之后,不停用笔触去回忆,去勾勒该段经历。

法庭审阅了该女子的大量笔记,认为该女子年轻时,被男子PUA出了心理创伤,在性爱激情下才有了骇人听闻的割头之为,其实是一名受害者。我当时就震惊了,原来杀人犯也可以是受害者,原来女人被PUA之后,有很多发泄出口的呀,不是必然就会自残自伤自杀的啊。

这部作品如果翻译成中文,不就是《德国房思琪的后花园》么。里面也应该充满大量性爱描写,比如这样的片段:

老师说了九个字:“不行的话,嘴巴可以吧。” 我说了五个字:“不行,我不会。” 他就塞进来。那感觉像溺水……我对老师说:“对不起。” 有一种功课做不好的感觉……我要爱上他。你爱的人要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我要爱老师,否则我太痛苦了……他硬要插进来,而我为此道歉。

德国版本可以变成这样:

我男友说了九个字: “不行的话,圆锯可以吧。” 我说了五个字:“不行,我不会。” 他就把圆锯塞过来,那感觉像宰鱼,我对男友说:“对不起。” 有一种宰鱼做不好的感觉……我要埋葬他,你爱的人就要亲手埋葬,不是吗?……我要埋葬男友,否则我太痛苦了……他硬要凑过头,而我为此道歉。

我男友死后的独白:“一个如此善良的小孩是不会说出去的,因为这太脏了。自尊心往往是一根伤人伤己的针,但在这里,自尊心会缝起她的嘴,而她会埋葬我的尸体,埋葬在我们曾经全裸日光浴的后花园里,我永远记得她金色的汗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就像最后那一夜,她举起圆锯闪闪发光的样子一样分外妖娆,我要用我的鲜血我的头颅我的尸体,灌溉这座只属于我们的后花园,让草地馥郁鲜花怒放。”

读起来是不是很爽?

《谁是我们的同盟》

我发现很多女人都成年人了,还那么幼稚,可能假装傻白甜扮猪吃老虎,老虎没吃到,脑子真变🐖了。

她们总是很震惊法律如此双标。我,就一点不震惊,很简单啊,目前全世界还叫男权社会对吧,这名字不可能浪得虚名啊。

男权社会靠什么维持,不就是法律制度和社会规则搞双标嘛,不然呢,你以为只有社会规则,没有法律制度做后盾,男权社会就能运行下去啦?

我早就看透了男权法律操蛋双标,所以我一直讲,把法律当工具就行了,能用的时候就用,争取最大利益即可。千万不要把目前当下的任何法律当行为准则信仰圭臬。

男权社会的法律,不值得任何女性去遵守。我的意思不是让你无缘无故违法乱纪,而是说,永远记住,你的生命比法律更重要。

唉,这些话都是我给我女儿的私房话啊,自从她们从年龄上能理解社会复杂性了,我就没教育过我女儿当好人啊。

比如我举例来讲,法律界人士为强奸犯开脱时,讲的是,如果给强奸犯过重的惩罚,可能会激怒强奸犯一不做二不休,接二连三作案,因为反正他知道自己会死罪了嘛,那就临死前多强奸几个女的吧。

初听起来挺有逻辑对吧,但是轮到女性反杀亲夫时,法律界人士又不使用这套逻辑了,他们一定要严惩女性杀夫,又不怕激怒所有女人一不做二不休,集体暴乱打死老公了。

反正只要女人打死老公就是死罪,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临死前连老公的爸爸也打死算了。欸,这不你们使用的逻辑么? 不能激怒犯罪者,否则社会损失更大。

为什么女人犯罪时,你们就不怕严刑苛法会激怒女人犯更多罪,但一到男人犯罪,就以此为借口寻求轻拿轻放了呢?

在这种双标逻辑下,居然很多女权人士也承认了男权逻辑,认为,如今女性犯罪率低,是因为女性会受到更多惩罚,女人都怕死,所以不敢打死老公,但是怕死的女人,却敢自杀,你们看看这是人话吗?

你们为什么就是不能承认,女性犯罪率低,但自杀率高,是因为她们丧失了雌性动物本能,活成了牌坊精,这根本不值得鼓励及推广。

恰恰相反,我们也要搞双标,法律有利自己时,就人模狗样高举法律牌子当护身符,法律不利自己时,就律条一扔,死道友不死贫道,活成雌性动物完事儿。

我说句不好听的话吧,在男权社会进监狱的姐妹,才是我们的同盟呢,正因为她们不停试探男权法律底线,才让你在外面日子好过了那么一点点。

你们不把共情给她们,却给傻白甜好女人,是自寻死路一条。

《10亿根金针菇》

我现在对于那句话"女人共情更大",已经出现PTSD了,为什么? 因为恰恰爱讲这句话的女人,却从没对我产生过共情! 我还仅仅属于坏女人,都算不上恶女人呢。

坏女人么,就是你不招惹我,我也不搭理你,但是你敢让我不痛快,我就让你死很惨。而恶女人呢,是那种,男人给她多少好处,她都能整死男人不眨眼,不得不说,在德国我见识过这种恶女人,在中国还真没听说过。连我这种坏女人都不多见,更别提恶女人了,基本绝迹。
为什么中国出不了这种恶女人? 因为广大人民群众对这种恶女人没有共情力,因此没有产生恶女人的土壤,就算坏女人,刚露个小头儿,都被劈里啪啦斩尽杀绝了呢。

这样一群中国女人,为什么天天嚷嚷女人共情更大呢? 因为在男权社会,多数女人都爱家里的男人,不是爱爹,就是爱弟,要么爱夫,或者爱子,甚至心疼隔壁的王二麻子还没骑上驴,基本盘数量巨大,只有极少数能够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她们实际上心疼的还是男人,对女伥的共情,不过是爱屋及乌,因为太爱男人了,所以对于被男人剥削却不反抗的女人,也充满了好感。又因为中国驴鼎数量众多,给人造成一种,女人共情对象数量巨大的错觉。

你共情的人数多,不代表你的共情大懂吗? 因为这些人是无数个复制品,这就好比,你只吃金针菇,吃了10亿根金针菇,不能代表你味蕾发达,营养丰富啊。蟹味菇、杏鲍菇、白玉菇、秀珍菇、茶树菇、双孢菇、滑子菇、猴头菇、白灵菇、鸡腿菇等等,你都没见识过,算什么美食家。

很多女人声称的共情更大,只靠数量取胜,并未扩展给其它群体,因为其它群体非主流,少数派,反男权,她们就无法共情了。

她们嘴里说着女性共情力泛滥,但却对恶女吝啬到家了,我从来没体验过被她们共情是什么滋味儿,不就充分说明了,她们的共情并没有泛滥吗。

我承认我共情力小,她们却死活不承认,女人的共情力并不比男人更大,都是见人下菜碟,只能给予特定群体罢了。

再举个更简单的例子,共情如果像水一样,那么每个人的共情都像运河,是具有一定轨道和方向的,不会像发大水一样汪洋一片,你不可能滋润所有群体,流向四面八方的啊。

你选择共情男权社会的好女人,就抛弃了坏女人恶女人。坏消息是,我永远不会被好女人所共情,好消息是,好女人的共情看起来声势浩大,但其实屁用也没有,只能淹死好女人,滋养出男权。而女权漂泊在这片共情苦海里,风雨飘摇自身难保,时刻会被好女人的唾沫星子淹没了。

《类人媛》

我现在吧,对女性受害,怎么说呢,你要仔细去分析,就会发现,女性意识没觉醒的女人,特别容易在男权社会沦为受害者,且,受害后也不会觉醒。

比如你跟牌坊精讲,保命时可以犯罪,她们就会自己吓唬自己,哎呀呀,我要打死人会被判死刑的啊。可笑的是,你以为她怕死,但越是这类女人,越不怕被男人打死。

我弟媳,整个脸被砸烂了,胸部被砸了个窟窿,你愿意这么死去,还是被执行死刑呢? 为什么女人死活不相信,坐牢和死刑,你都可以继续享受人权的啊。

中国死刑前,犯人甚至可以点餐点播,吃你最想吃的饭菜,听你最喜欢的音乐,我弟媳死之前,有这待遇吗???

我们正常人类也还有动物本能,懂得趋利避害,但牌坊精已经被驯化丧失人性了,在危及生命时,还在扛牌坊,这类超越动物本能的物种,应该不属于人类,可能是一种类人媛,她们认为被打死好过判死刑,所以坚持做个受害者。

正常女人没必要为此嘤嘤嘤,她们的死,跟你没多大关系,真的。

《受害者要学会保护自己》

我们来看看其它风险概率,男人恋童癖的概率你们知道有多大吗? 大约1/10(这还是保守数据呢)。

有没有任何一个政府规定,为了保护儿童,而让所有男人呆在家里不要出门? 没有吧。最好的政府,也不过是对儿童进行性教育保护好自己,不要成为性侵受害者。

也就是说,所有政府都从受害者角度下手,告诉他们怎么不受害。

现在好了,据说儿童会带回家新冠病毒,伤害到老男人,所以就把所有儿童关起来了,这个逻辑我怎么看,怎么不舒服啊。

我不是那种弱智,不承认新冠的存在,我恰恰是承认新冠伤害老男人的事实,所以强烈要求各个政府,应该去教育潜在受害者-----男人,减肥戒烟,保护自己,不要成为新冠受害者哦。

这个时候,为什么你们不从受害者角度出发,教育他们保护自己了呢,怎么反而把儿童给关起来了呢。

只要不搞双标,你们说怎么搞,我就跟着你们搞。你们说儿童会带毒,所以关闭儿童行动自由是吧,那我还说男人会恋童,所以应该把男人关起来呢。

你如果讲受害者要学会保护自己,那我就讲,老男人也要学会在新冠疫情下保护好自己。

少管儿童的小脚,人家爱去哪玩去哪玩。就是不居家隔离,气死老男人算了。

《德国男人自杀率是女性的三倍》

德国男人都受不了德国女人,自杀男性是女性的3倍。我以前开过玩笑,为什么德国人发动两次世界大战,因为德国女人不给男人温柔乡,男人在家受冷遇,只好打出去了。

德国女人吧,平时不给男人面子,凶神恶煞一样,那就不提了,单说一下,她们动不动就出轨,分手,甚至根本没有先兆,给很多男人造成巨大精神创伤,受不了这个打击的,一时冲动就自杀了。

至于孩子呢,绝大多数情况,只要女人想要孩子,男人根本没机会,最后只剩下出钱的份儿了,跟孩子也很难培养出感情来,因为你不跟孩子的妈妈一起生活,孩子也有自己的社交活动,见面次数不多,怎么培养感情呢。

多数情况下,孩子到青春期时,就没有时间再跟爸爸度周末了,但抚养费一分不能少。

等于自己掏20多年钱,养个白眼狼,在德国司空见惯。其实就算我女儿跟我们从小到大共同生活,她进入青春期后,我们大人也非常敬畏她。我老公都跟她叫女老板,因为她虎虎生风像个大姐大。

不敢得罪这帮白眼狼啊,天天瑟瑟发抖🤣男人享受不到作威作福的权威,孩子小时候嘛,你要精心陪伴它,否则它对你没感情,德国孩子不管爹不爹的,没感情就是没感情。

孩子刚一进入青春期,你要小心尊重它,不然它想怼你就怼你,不给你好脸子,你还得掏钱养着它,否则它找儿童局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你问我,德国男人为什么那么爱自杀? 远远高于女人和儿童。

我估摸着就是因为,女人和儿童,不惯着他们吧。我们可以把权威比作蛋糕嘛,父权吃到更大的蛋糕,那么母权和童权必然少得可怜,女人和儿童就会向内挤压自我,自杀率相应变高。

放到自然界里,老年雄性本来就是多余产物,识相点的,自生自灭已经不错了,不识相的,甚至会被雌性咬死啄死呢。人类社会够文明的了,能够让老年雄性安度晚年,前提是不给后代添堵,如果添堵,那就早死早清静。

德国男人还是接受雄性这种悲惨命运的,所以选择自杀的概率远高于女人吧。

《为什么他眼里常含着泪水》

为什么我读中国男作家的文字,经常找不到他们描写的那个感觉,比如对着一片土地,热泪盈眶,我以小人之心认为,可能是风太大了,把作家吹迷了眼。

但是当我看到德国女人轻而易举获得各路亲人的财产时(不限于遗产哦),我也体验到了中国男作家的那种情感,我突然对德国的这个风俗,热泪盈眶。

我悟了。为什么中国男作家对着脚下的土地热泪盈眶? 因为宅基地只有男人拥有啊,能不热泪盈眶嘛,当家作主被当作继承人养育出来的小主人面对自己的财产时的感受啊。

我他妈在德国也不是这片土地上的主人,但我看到德国小女孩当家作主被当作继承人养育,我也跟着激动啊,我终于找到了中国男作家的感觉。

在精神上我是一个无家可归的过客,没有什么象征意义代表我是继承人,比如土地和财产的传承,没有。养育了你的人,并不是拿你当作大写的人养的,更别提当成主人了。

所以我死后漂流大西洋去,自我放逐滚蛋了,只有蓝色的海洋能抚慰我受伤的小心灵了 :aru_0170:

《为什么我眼里常含着泪水》

我不觉得德国多元育儿模式能够在中国推广,并且就算能够推广,本着什么东西到了中国一定会变味儿的基本原则,这个多元育儿模式,只会给中国的孩子平白无故增添很多很多很多爹🤣

只要你不剔除孝道,那么多数人去认领孩子的目的,不是为孩子添翼,而是让孩子养老。就像普通亲人么,国人爱对孩子讲: "你小时候我抱过你...",现在长大了挣钱了,该意思意思了。懂的都懂,这话背后啥意思。

而外国亲人却是这样做的,你小时候我抱过你,现在我的遗产都归你。我真的真的真的,在现实生活里见到太多德国女人,会得到亲人飞来的财产,把我眼睛都给看红了,经常热泪盈眶啊。

为什么我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飞来的财产爱得深沉。不,也可能德国风太大,迷了我的眼吧 :facepalm:

《多元化育儿模式》

德国新组政府打算从法律上改变传统家庭育儿方式了。

这句话看起来挺绕嘴的,说白了就是,传统家庭育儿,即母父合作育儿的方式,改变这种方式,就是讲,成年人想要育儿,可以任意组合了。

其实德国目前很多家庭单元,也挺多元了,只要保障生母的监护权,生母就可以自主决定跟谁共同育儿,既可以是姐妹,妈妈,姨姑等等亲缘关系,也可以是女友(注意,不一定有性缘关系的女友哦)或其它性缘关系。

我上次介绍过德国的精子银行,单身女子可以买精生育,担保人就可以是姐妹,妈妈,姨姑,也可以是女友或其它友缘性缘关系。

充分说明,德国世俗社会已经适应多种育儿模式,传统的一女一男模式,早已不再满足现代人类育儿需求了,群众率先自我摸索出了其它方式。

我给大家讲过很多德国熟人,艺人,明星的私生活,应该能看出来,现实生活里,德国人太自由了,想怎么活就怎么活,所以发明创造出很多组合方式。

法律必须跟上群众的步伐,否则群众就只能甩掉这届政府了,政府不能成为群众自我发展的大累赘呀。群众想要换个活法儿,并且那种活法儿没伤害任何人的人权,政府不能螳臂挡车。

比如,德国群众早就发现,一女一男组合方式未必跟自己的需求合拍,有的女人无性恋或同性恋,但想要当妈妈,为啥非要找个男人添堵?

还有的女人虽是异性恋,但只想艹男人,不想跟任何人类同居,就像猫一样嘛,有性欲了出门艹男人,艹完了回家独居爽歪歪,这类女人想当妈妈,但也不想跟跟任何人类同居,人家为啥不能独挑大梁育儿。

还有的女人也是异性恋,但只想艹男人,不想跟男人共同育儿,她们可以选择跟姐妹,妈妈,姨姑,女友等等共同育儿。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女人,作为生育主人,性格和需求是千姿百态的,因此想当妈妈的女人,拥有千姿百态的育儿模式,而男权社会父系规则,把女人绑架在一条独木舟上了。

Y基因在这条独木舟上,也摇摇欲坠,再不允许女人自由选择育儿方式,大家就都完犊子了。让女人自由,才能让人类健康繁衍下去,否则最先消失的,也不是XX基因,只是Y基因自己,Y基因自己看着办吧。

《好心当驴肝肺》

我很多年前写的小说,有个女的老公出轨,女的一气之下想毒死小三,但阴差阳错毒死了自己的老公。因为是德国森林里常见的毒蘑菇,所以她老公算作意外死亡。她老公死后,小三怀疑是被她毒死的,为了堵住小三的嘴,她给了小三一笔钱,小三活蹦乱跳跑没影儿了,只剩下她守着大别墅过日子。

她和老公有个儿子,儿子十几岁时爱上了一个少妇,她又妒火中烧,要把少妇整死,而少妇偶然间发现了这个秘密,打算让她儿子做替死鬼...

我对女性还是挺好的,不管她们在小说里是不是驴,搞不搞雌竞,我都不舍得她们死,总会阴差阳错让她们身边的男人死掉。

所以我不知道为啥有女人看我不顺眼,即使你跟我的观念不一样,我都不会伤害你一根儿汗毛,我顶多不同情你,但你的权益你的健康,不会因我损失一分一毫。

你代入下我小说里的角色,如果你是大婆,你将只有钱,没老公了; 如果你是小三,你将只有钱,没情人了; 如果你是小说里的少妇,你将有个小鲜肉; 当小鲜肉给你带来麻烦时,你也仅仅失去了爱情,而男人们,却因你纷纷失去了性命。

男宝妈会恨我,因为我毕竟打算让她儿子死掉了,但同时我在小说里也暗喻了一条出路,你如果不去害其她女人,你儿子就不会死掉,你儿子的命握在你手里。

女人如果还对我不满意,天天说我不共情女人,真是好心当驴肝肺。

《给谁不给谁同理心》

我现在好好解释下,为什么不同的人会把同理心给不同的对象吧。

我为什么把同理心给我女儿? 因为给我女儿同理心,带给我更多快乐!

按照趋利避害的人性,我自然越给越多,给得越多我越快乐,越快乐我给得越多,进入正向循环,像滚雪球一样,停不下来了。

但是如果我把同理心给其他人,我快乐不起来。比如,我弟弟欠高利贷,我把同理心给他,就应该理解他也不容易,我应该去帮他还钱,我他妈就越琢磨越抑郁啊。

同理,我把同理心给我妈,就应该理解她爱我弟弟超过爱我,这不是她的错,难道是他妈我的错吗; 我把同理心给我爸,就应该去给他养老,哪怕他把钱都砸在我弟弟的人命官司上; 我把同理心给小侄子,就应该抚养他长大成人等等。

再比如,如果我老公阳痿了,我把同理心给他,就应该体谅他也不想得这病,我不应该埋怨他,那我就只能埋怨自己命苦了呗。这,能快乐起来吗?

而我如果不把同理心给这些倒霉人,我弟弟欠高利贷,我妈妈更爱我弟弟,我爸爸想靠我养老,我老公阳痿,这些人都可以滚一边去,不配得到我一个眼神,我发现我的天空立马阳光灿烂起来喽,条条大路通向幸福了就 :awwwblob:

你发现没有,给谁同理心,是会影响你心情的,既有可能产生正面影响,也有可能产生负面影响,那我当然选择把同理心给予对我的心情产生正面影响的对象了。

你们选择把同理心给男人给老人给兄弟甚至给祖宗,也许会给你带来更多快乐,那你就去给好了,但不要以为你有多伟大,你跟我一样都是自私自利积极分子拉薄屎,都是为了自己更痛快罢了。

只不过你的快乐我不懂,我的快乐你也不屑,那,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呗,看看谁比谁的快乐更真实更享受,谁才叫赢家。

《国外没有种族歧视》

稍微懂一些人性曲径幽深的道理,就明白,为什么古代打来天下的登基皇帝,最先干的一件事就是把当年同甘共苦的辅佐大臣先打趴下。

因为那些大臣见过他卑微时的窘境,"识于微时"很可能就是那些大臣失权甚至丧命的深层次根本性原因。

黄女在海外,绝对不能帮黄男,你最好就假装没看到,赶紧闪人跑路为妙。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黄男在本土时,个个都是金贵的香火,众星捧月的小皇帝不为过,至少心理上,他们有种一览众女小的人上人体验。

出国后,哪怕白人没有歧视他们,仅仅是人人平等的态度,都会让他们产生很强烈的落差,认为自己被种族歧视了。

但是,当他们声称自己被歧视,你,一个小黄女挺身而出帮他们反抗种族歧视时,他们最恨的是谁???

我就想问问你,他们最恨谁,是歧视他们的那些白人啊,黑人啊之类的外人吗? nonono,小黄女,他们最恨的是你,绝不是那些外人。

为什么? 为什么你帮他们,他们还要恨你? 那你就去好好读一读中国历史,读完了,你还不明白,那我就直接告诉你算了,因为你,看到了他的窘境!!!

单单让他意识到,你看到了他的窘境,在古代皇上都可以斩首你的,更何况通过你帮他,更让他感受到了,你不但看到了他的窘境,你他妈还能帮他,证明他不如你,这简直是可忍熟不可忍。

小黄女保命的最好办法就是,我没有看到,我没有看到,我没有看到,亲爱的割割,我没有看到,你被歧视哦。

什么? 白女怎么敢歧视割割呢,明明是割割看不上她们好吧,白女个个长得像坦克,表情那么凶,讲话那么冲,皮肤那么黑(白女比黄女还黑),腰身那么粗,怎么配得上割割呢。

种族歧视?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国外绝对没有种族歧视 :facepalm:

《优质肉垫子》

穆斯林女人,简称穆女,跟黄女还是有区别的。我对其它国家的穆女没啥了解,但通过德国穆女也能看出来,穆女虽然地位比穆男低,这是毫不质疑的,但穆女不是高质量好肉垫儿。

从穆女的神态就能看出来,她们被压迫之后,带着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冷漠,你把我当家具是吧? ok,我彻底躺平,不会取悦你。

没听说家具主动讨好主人的对吧,家具么,就一张扑克脸,只为主人提供功能性服务,但绝不给主人提供任何情绪价值。你们明白那个意思吗?

不信你看,穆女表情里没有媚态,就整天一副扑克脸,既没有红袖添香,也没有秀色可餐,更不会燕语莺声,人家也不把爱情当回事儿,就按照安拉的安排走完一生拉jb倒😂

穆女不注重身材管理,不进行表情管理,走路横冲直撞,说话粗声大气,面对所有人,都不爱抬眼皮。

所以穆男在穆女面前,也没有被一群女人舔上天的快感,穆男也很压抑的,走出家门被歧视,走进家门扑克脸,最后绑一身炸弹自爆拉倒。估计天堂上有72个处女安慰他吧。

反观黄女,包括日本女人,那是想着花样儿给男人提供各种性癖服务,说话轻言软语,姿态优雅美丽,把男人的身心360°无死角抚慰熨帖,到位极了。

男人恋童,她们就装嫩; 男人要儿子,她们就堕女追男; 男人爱当皇上,她们就娘娘妃子附体,热衷宫斗; 男人想当孩子,她们一转头,立马妈妈附体,敞开温柔的胸膛给男人喂奶换尿布。

所以我说黄女是优质肉垫子,可以让所有男人缓冲落地,你们信了吧。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有个著名的"煤气灯效应",我就理解不了。

别人让我不痛快,我绝不会让别人好过。就这么简单一事儿,为啥会发明出那么多理论来分析。

还有那个斯德哥尔摩综合症,ok,一个人被暴力绑架,完全丧失活动自由,才会仔细观察施暴者的喜怒哀乐,以此判断自己是否能活命。继而对施暴者发展出一种共情能力,这没什么问题,只是一种极端情况下的求生本能。

但这,适合用在家庭关系里么? 哪个家暴者把你五花大绑了么,不都是你自己决定跟他同处一室,甚至同滚一床,还为他追生个大胖儿子的么。

我觉得,分析家暴时,乱用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对真正的绑架受害者的一种侮辱。

如果我被反社会人格绑架了,关在地窖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答,最后被解救出来,却听别人拿着我的心理反应,去分析家暴受害者心理,我不但不理解,还大受震撼。

我但凡能跑,早就跑了呀,你能跑但却没跑,咱俩有啥可比较的??? 这就好比,我被关在地下室,长年累月不见阳光,我的骨头病态缺钙,起了个医学名字"地窖综合症"。

而你是自愿拿黑袍罩住自己,整年不见阳光,最后也缺钙了,然后你们跟这也叫地窖综合症?

地窖都要被侮辱了好不好,地窖心里话儿,你当我是黑袍吗?

《Y病毒感染者》

不受Y病毒感染,全天然的XX基因,会精准攻击伤害她以及她后代的外物,可能来源于物种延续的需求。

我们经常看到,外物攻击小动物时,雌性勇猛反击,不管那个外物有多大,这就是大家说的为母则刚对吧。

没见过外物攻击小动物时,雌性不去反击,却自我攻击上了,或者彻底疯了,攻击上自己的孩子了。

只有女人有这毛病。而这个毛病,显然并非雌性本能,而是女人被Y病毒感染了,不再是个纯粹的雌性,变成了假雌人。

她们虽然身上长着子宫,但脑子里全是Y病毒。就像有种蜗牛病毒,这种病毒需要进入某种鸟类体内,才能复制。

为了让蜗牛尽快被鸟类发现并吃掉,这类病毒感染后的蜗牛充满自毁倾向,会不由自主爬到草尖儿上发呆,很容易就被鸟类啄食。

大脑被病毒感染后,寄主会自我毁灭,在大自然是广泛存在的现象,因此假雌人具备Y基因的自毁特征,也就不足为怪了。

Y基因有个特征啊,就是没有逻辑。比如A伤害他了,他去伤害B,只因为B在人类社会排序里,属于低位弱势群体。

对于A呢,他不但不敢伤害,还愈发跪拜起来了。这听起来毫无逻辑可言,但符合Y基因混沌无脑的病毒特征。

这种病毒一旦传染给雌性,雌性行为模式也变异了,她老公不忠,她不肯攻击妇道,转而打击小三。

她母父不公,她不敢攻击孝道,转而教训孩子等等不一而足,举不胜举。

已经变态了,就像雄性一样,没头苍蝇乱哄哄。

你看自然世界的雌性,很少浪费精力和体力在自我毁灭上,她们只专注于: 第一寻找充足的食物; 第二保护自己及后代。所以雌性的攻击性非常精准,要么是食物,要么是天敌。

动不动就自我攻击,自我毁灭,自燃自爆,滥生滥养,滥杀无辜,这类事情,只有Y基因以及Y病毒感染者,爱干。

《奶罩子硬通货》

我看来看去,发现女权博主跟女权粉丝沟通的一大共同爱好及语言,竟然是奶罩子,奶罩子就像硬通货一样,在女权界畅通无阻🤣

她们在一起热切地讨论了一顿哪个牌子的奶罩子最透气,最舒适,最取悦自己,听起来女权极了。

然后她们进行了一场热火朝天的现金流动,所有人都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那些热衷买奶罩子的女权粉丝,嫁给了热衷卖奶罩子的女权博主捐助的男童,即未来的潜力股,这类凤凰男可是最受热衷买奶罩子的女权粉丝的欢迎呢。

被救助的男童成长为一个热衷看奶罩子的成年男人,娶了一个热衷买奶罩子的女权粉丝,奶罩子成为了刚需,需要大量的奶罩子,导致女权博主疯狂输出奶罩子,大量捐助救助儿童。

不管这个救助的儿童是女童还是男童,只要不反孝道,最终一定会流进父权的口袋。而父权会给你什么呢,第一是,真女权的牌坊; 第二是,奶罩子的自由。

你我都有美好的未来,game over.

《女权现金流》

目前女权圈儿的现金流是这样的: 女权粉丝(热衷买奶罩子)--->女权博主(热衷卖奶罩子)--->救助儿童<

1,救助儿童是女童,女童转头服弟魔,扶起来的弟弟娶老婆,娶的老婆是热衷买奶罩子的女权粉丝;

2,救助儿童是男童,男童转头娶老婆,娶的老婆是热衷买奶罩子的女权粉丝。

这样看来,我建议热衷卖奶罩子的女权博主直接嫁给救助男童比较好,省得绕那么一大圈儿了 :facepalm: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