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拱猪头,被猪吃》

李雪这辈子,所有主动关系都是跟猪头建立的,不是吃猪肉,而是拱猪头,被猪吃。

她未成年时跟她妈的关系,不能叫主动关系,而是被动关系。

她妈跟女儿的关系,是她妈主动建立的,但对女儿来讲,是被动关系,因为女儿无从选择。

这个逻辑关系要搞明白。李雪成年后,跟她妈的关系,才是她主动形成的,但是她妈就死了。

可见李雪克女人,凡是她主动去建立关系的女性,结局都不好,但是她旺猪头。

比如她爸,她前男友,她现男友,她前合作伙伴,也是个猪头,卖白茶的,都从她这里获利良多,只有她妈死了。

猪头给她吃多少屎,她都痴心不改,本来也是她的私事了,但在公共平台宣讲,女人必须跟猪建立关系,就是坏透了。

早就说过她心肠大大地坏了,没想过这么坏。她妈可能就是受不了她,宁死也要结束掉这段母女关系了。

《土耳其总统轶事》

德国主持人2016年三月在节目中发表了一首讽刺羞辱诗作,里面涉及到土耳其总统艹羊的情节。从此之后进入了漫长的法律诉讼过程,可以讲直到今年2月份,才暂时告一段落。

先是土耳其总统震怒,状告德国主持人侮辱其它国家首脑。德国从前有条法律,禁止侮辱其它国家首脑,后来这条法律也被删除了。

注意,这里使用的词汇是"侮辱",不是讽刺,如果是讽刺的话,就没问题。

第一,德国主持人在讽刺羞辱诗作里的用词,是讽刺还是侮辱; 第二,这条法律自身一直被诟病,约束公民言论自由。

经过一番大讨论吧,过程就太复杂了,里面不光光是法律问题,更多是政治问题,默克尔也发表了看法,认为这首诗作具有伤害性。

土耳其总统的目的是,主持人被判刑,诗作被禁止。德国政府也干涉不了德国法庭,也不能说,为了给国外首脑一个面子,就答应他的要求吧。

法庭审判结果,诗作本身虽有问题,但仅限于部分用词不当,因此禁止那些用词不当的地方,因为讽刺国家首脑,不代表可以捏造事实,土耳其总统没有亲自艹过羊,那当然不能随便宣称他艹过羊,所以把土耳其总统艹羊的段落删除即可。

德国主持人不服啊,他认为,土耳其总统艹羊,在这首诗作里,就是讽刺,不是捏造,因为并不会误导读者,相信土耳其总统艹过羊,这只是一种文学修饰手法而已。

他还控告了默克尔,因为默克尔宣称他的诗作具有伤害性,也伤害了媒体人的言论自由,媒体人是有权利使用讽刺手法描写各国首脑的。

他们来回到底打了多少官司,我也不记得了,反正最后德国主持人还在争取这首诗作的合法性,要求解锁土耳其总统艹羊的段落得以发表。德国高法最终没有接收反诉,理由是,打赢的概率太低。

德国媒体感到极其震惊,认为这只是因为政治问题,而避免更大冲突而已。作为吃瓜群众,本来土耳其总统不打这个官司,我们也就读完一笑了之罢了,因为他大动干戈,导致我们很想知道,他到底艹没艹过羊。

《房间里的大象》

很多女人都爱讲,房间里的大象,关于房间里的那个大象,其实是女人自己制造出来的假象。

这就好比,一个人在房间里,跪在地上,向另外一个人投射聚光灯,然后在墙壁上看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黑影。

跪在地上的人开始瑟瑟发抖,觉得另外一个人威力无比,不可战胜。

跪在地上的人越多,聚光灯越强,墙上的影子越清晰而真实,一帮傻逼。

你只要站起来,哪怕你依然给那个人投射聚光灯,墙上的影子也跟你差不多高了,有什么好怕的,一个男人而已。

你要是本事更大,站得更高,向下投射聚光灯,那个影子直接变成小人国了。

可惜啊可惜,站着的女人数量太少,聚光灯压不过跪着的女人,高女反而向低女射来聚光灯,把女人照得更渺小了,唉。

房间里没有大象,只有假象。

《残忍母性》

在动物界,母体甚至会咬死病残弱小的后代,这种残忍,似乎到了人类妈妈这里就不存在了,这,怎么可能呢? 凡事违背自然,必有妖孽啊。

其实人类母亲一直都存在这个潜意识的,那就是杀死比自己弱的后代,否则不值得繁殖,繁殖的意义绝不是无脑复制累赘后代。

男权正是利用这种母性,让女人自愿杀死女性后代的。请记住,并非大自然要淘汰女性后代,不是的,恰恰相反,正因为男权知道,大自然偏爱雌性后代,必然导致人类母亲驱逐甚至杀戮雄性后代,所以男权反向洗脑,不停宣传,男性更强大这种谎言。

不禁一戳,我姥姥我奶奶,都见过儿子先死。我青春期就知道,女性拥有多重高潮,男性却要背负阳痿的压力。越是接近天然倾听天籁的女性,越由衷热爱自己的性别,越看清女性自然的优势,越会认清男权的谎言。

可是,男权为什么要编造出女性本弱的谎言??? 关于这一点,只有当了妈妈的女人才能告诉你,因为当了妈妈,她们才知道,母性中残忍的一面。

只有让女人相信,女性本弱,妈妈才会自觉自愿杀死女性后代。杀死女性后代,不仅仅是肉体杀死这一个意义,还有精神杀死,让她们虽然活着,但雌性本能已经死了,仅剩下一个躯壳,可以供男权吸血艹逼繁殖劣性后代-----生儿子。

女性少了几千万,这是男权反向启动了母性优胜劣汰的开关才得以实现的,而大自然必然会惩罚这种劣胜优汰的人为灾难。

所有男权悲剧中人,都不值得同情。别管她们或他们的下场多么悲惨,都是咎由自取自作自受。

《女性优势PK男性优势》

我们可以对比女男变老的过程,女性变老,并没有带给你自己什么痛苦,比如长皱纹,你是没感觉的知道吗?

当然了,如果你非让自己当做男凝的玩具,那么玩具变皱了,会被抛弃,但问题是你不是玩具啊,你有自己的感受,纯肉体感受上,皱纹并不会让你痛不欲生,明白吗?

但男性变老,会给他们带来一个巨大的痛苦,那就是阳痿。这就像,你年轻时,能吃能喝,你能享受吃喝带给你的快乐。可是岁数大了,你的牙掉光了,就吃不了很多美食了。

男人阳痿,就是这么一种感受,以前拥有的高潮体验,现在没了,没了,没了。作为主体,他们感受到的痛苦,跟女性长皱纹没法相提并论。

女性不存在这种损失,甭管我脸上长多少皱纹,但我的阴蒂坚挺健康,为我提供着年轻时的所有美秒享受,这就好比,岁数大了,男人的牙掉光了,而女人还在大吃大嚼。

只不过,女人的皱纹,被人类社会定义为丑陋罢了。那又怎么样呢,男人也长皱纹,却被赋予智慧的年轮,这都是人为规定的观念,并非自然给他们的优势啊。

你直接看不起老男人,他们就一点点优势都没有了,大自然抛弃了他们,让他们阳痿,女人也嘲笑他们的皱纹和肚腩,让他们丧失存在感,不就完啦。

你只要跳出男权秩序,会发现女性优势,都来自大自然的偏爱,男人嫉妒恨,也没屌用,而男人的所谓的优势,都是社会观念,可以轻而易举打破掀翻。

《天道>人道>公道》

苏三起解里有个段子: "你说你公道,我说我公道,公道不公道,只有天知道。小老儿崇公道,就在这洪洞县当了一名长解,代管女监..."

为什么中文里,有公道,有人道,也有天道,唯独没有母道? 整个中国的伦理道德,其实是建立在公道的基础上,公与公之间,是讲究公道的,而公与母之间,并没有公道。

或者说,在中国,公道没有母道抗衡,唯一独大,既大于人道,也大于天道。而正常顺序应该是,天道>人道,人道=母道+公道。

至于中文里的娘道,那只是为公道服务的母伥之道,跟独挑大梁的母道,没有任何共性哈,不要混为一谈。

如果只有公道,没有母道,那么人道就不成立。举例说明,扶贫是人道主义,但在只有公道,却没有母道的地方扶贫,就会把女人也当资源,锅里有口粮,炕上有婆娘。

中国不但没有母道,甚至公道>人道>天道,男人以为,只要把女人踩在脚下,自己的日子就好过,实际上也是一厢情愿,因为你违背了天道,天道就会惩罚你。

既会惩罚违背天道的男人,也会惩罚违背天道的女人,你俩一锅儿烩就完了。所以在一个事事讲公道的地方,只有无间道,洪洞县里没好人,最后也都不得好死。

《外号Aggro的妈妈》

前些年我写过,孩子小的时候,在自己家院子里疯跑疯玩,邻居说我孩子太吵闹,我冲到他们家打了一架,甚至找了律师,证明小孩有权利这么吵,不行你就给我滚,那种蛮不讲理的泼妇形象,栩栩如生。

我女儿从来不怕有人讲,我去告诉你家长,她知道反正倒霉的不是她,她妈能够不分青红皂白,把告状的人骂出翔🤣

有的孩子怕给妈妈找麻烦,遇到委屈也不敢讲,我孩子知道,在打人骂人上,她妈不嫌麻烦,始终处于跃跃欲试的亢奋状态。

有时候我问她,在学校有没有什么人欺负你们。她非常懊恼说: 可惜没有啊,不然你就有理由去打架了。

看电影里有的小孩被坏人威胁,却不敢告诉妈妈,她们都理解无能。

在她们的认知里,这可太棒了,终于让她们抓到一个坏人,可以让妈妈发扬光大去了。

在她们的成长过程中,那个嫌她们太吵闹的邻居,已经是最坏的人了,比那个邻居更坏的,还没遇到过,所以我们家经常把那个邻居当作坏人代表痛骂一顿。反正就是给孩子制造了一种印象,得罪孩子,就是坏人。

她们认为,所有妈妈都对欺负小孩的坏人恨之入骨,告诉妈妈,那里有个坏人,然后看着妈妈冲过去发飙,是多么嗨的一件事啊。

她们可喜欢看我跟坏人斗争了,给我起个外号叫Aggro,唉,我这个形象是不太优雅,但能够博得孩子的信任和欢心,也就值得了。

《没有男人保护女人》

中国人认为,男人伤害女人,只有暴力侵犯才算数,而那些制度性,系统性,结构性,抢走姐妹的继承权,就不算男人伤害女人了,那都是境外势力干的,不是俺们阳刚国男做的是吧?

其实,男人之所以能够暴力侵犯女人,根本性原因就来源于男权抢走了女性的继承权,导致女性从小到大无法获得同等成长资源,身体变弱小了,精神变虚弱了,才让男人有机会作恶的。

否则雄性根本没机会没胆量去招惹雌性的。也就是说,你走在马路上,有陌生男人敢侵犯你,都是你母父把继承权给儿子,导致各个家庭里的儿子都强于女儿造成的。

所有男人都站在姐妹的血泪和尸骨之上,没有男人能在男权社会保护女人,没有,一个都没有。

现在女人嘤嘤嘤也没用,只有拨乱反正,当了妈妈的,把继承权给女儿,当了女儿的,把继承权抢过来,否则嘤嘤嘤一万年,也不会改变男权现状。

《高低强弱》

讲一讲,高女和低女,强女和弱女之间的区别。

我们一出生就在男权社会,男权社会里有高低秩序,而这个高低秩序跟自然强弱之间,有时是统一的,有时是矛盾的。

所以高女未必等于强女,当高女站在男权社会里的高位,却遵守男权等级尊卑秩序时,她,就只是高女,不是强女。低女未必是弱女,一个道理。

所以有时候乡野村妇,在男权社会是低女,但她冲破世俗藩篱,拳打尊卑秩序,戳穿男权谎言,那么她,就是一个强女。

不得不说,高女很多很多时候,因为被男权收买成代言人了,并非强女。

比如,男权希望所有女性都服美役,那么他们会给拥有这些特征的女性额外红利,给所有女性一个假象,那就是只要我具备了这些特征,我也可以像她一样万众瞩目。

实际上,现实生活里,你并不会因为拥有这些特征,而抢到任何实质性核心权利。你甚至只会因此而成为被暴力的对象。

包括那些你们眼中被万众瞩目的头牌美女,都是权贵的高级宠物玩具,合意了娶你当第一夫人,这已经顶天儿了。不合意了,让你红颜薄命。玛丽莲梦露,戴安娜都是怎么死的,至今是个谜啊。

连她们,拥有了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都自身难保,那普通女性,服了美役,捞到的好处,和付出的代价,又成何比例呢?

你能不能成为高女,其实很多时候也未必靠你自己努力就能实现,比如有的女人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有的一出生就社会底层。

但是没有关系,你能不能成为强女,这个,真的掌握在你手里。真正的雌性之间,没有雌竞之心。

也许你会嫉妒高女,但你绝不会嫉妒强女,甭管她在这个社会里的地位高低,她难掩的雌性风范都展示了第一性的强大。

《暴打妈妈》

男权为什么全方位打压女儿,就是因为,按照自然规律,女儿生命力更强,免疫力更高,智力武力超越妈妈的概率太大了,这就会激发出妈妈体内的巨大母爱,把更多注意力投注给女儿。

儿子,作为男权继承人,如果从小就被妈妈有意无意忽略,存活率就会更低,那,当然不利于男权统治嘛。

所以必须从根儿上,制造女儿更弱的假象,让妈妈把更多注意力给儿子,谎言说一千遍就是真理,这在人类社会也是百试不爽的一个洗脑方式。

当人类的妈妈们,被后天洗脑变成社达,认为儿子的性别更优越后,就会把资源自觉自愿给儿子,这时候的妈妈所作所为,其实依然是符合自然规律里优胜劣汰的母性倾向的。

这个倾向是很残忍,但母性无力抗衡。女权只能拨乱反正,让女人重新认识到,你才是强大的那个性别,不是反过来,反复跟女人讲,你是弱者,你有当弱者的自由。

在大自然里你没有当弱者的自由,你越展示你是弱者的一面,你妈越恨你,那种恨是她解释不了的,骨子里的恶毒,是她控制不了的。

所以我们看到很多被妈妈折磨地苟延残喘的女儿,还在嘤嘤嘤,救救妈妈,越救你妈越恨你,搞得你恨不得自残自杀。

只有我能看透这种妈妈的小九九,你把你妈暴打一顿,她立马就慈眉善目了。哪怕你能做到断联,你妈这辈子都会记得你的好,再也不会给你添堵了。因为她终于看到了你强大不可侵犯的一面,活出了她没活出来的雌性风范。

《基本盘和公权力》

很多人都不相信,女人在中国维护自己应得的法律权利时,强调自己是女性,并不会获得基本盘的认同。基本盘不认同你,公权力就搞懒政,这在各个国家都如此。公权力执行的,终究是基本盘的意志。

我举例说明,比如一个标题是: "我是农村人,村支书霸占了我的宅基地",基本盘立马群情激愤,这都好理解是吧。

但是同样一件事,标题是: "我是农村女,村支书霸占了我的宅基地",基本盘的表情就复杂了,多数人想的是,这是不是一个女男情感纠纷,如果再来点香艳情节,那就更对胃口了,但是对于你本来的权利诉求,已经被消弱一大半了。

依然同样一件事,标题是:"我是农村女,村支书弟弟霸占了我的宅基地",基本盘直接就笑翻了天,你一个姐姐,还想跟弟弟抢宅基地啊,你要点逼脸好不好啦。

正常的姐姐不应该早早赚钱给弟弟盖房娶老婆吗,怎么出了你这么个不知廉耻的姐姐,竟然要跟弟弟抢宅基地。

甚至很多女人也会站出来炫耀,我女我也,我初衷没毕业就休学赚钱给弟弟盖了三层小洋楼,娶了个县城黄花闺女给俺家生了仨香火。

这时候,你,作为一个成年人,对于宅基地的法律权利,都被消解掉了,变成了姐姐该不该给弟弟盖房娶老婆的家务事儿。

最后宅基地没抢到手,还惹了一身腥,你还得跪谢你爹当初没塞尿盆里淹死你,真是命大,什么宅基地,不了了之拉jb倒去吧 :ablobsadpats:

《强奸罪和人身伤害罪》

我认为法律上整出一个强奸,就像家暴一样都是多余的。注意,我不是说,强奸或家暴无罪化,而是指,任何违背它人意志,伤害它人身体健康的犯罪行为,应该一视同仁,不应该区别对待。

家长家暴孩子,男人强奸女人,跟正常的人身伤害罪有什么区别,哦,阴道被伤害了,跟脚后跟被伤害了,还得区别对待啊,还得整出个强奸罪来???

其结果就是,家暴和强奸,都变得很难被定罪了。比如有人暴打我的脚后跟儿,我不需要自证清白,我是否同意他伤害我的脚后跟儿,反正我的脚后跟儿受伤了,只要是他造成的伤害,那就是他侵犯了我的人身健康。一视同仁,刑事犯罪。

然而,因为法律上区别对待强奸和家暴,我的阴道受伤之后,我还需要证明,他的jb暴打我的阴道,我是否激烈反抗过。请问,我的脚后跟儿受伤了,法官会追问,我是否激烈反抗过? 这也太搞笑了。

男权法律之所以制定出一个强奸罪,并不是想要保护女性人身权利,恰恰相反,他们只想保护强奸犯。

因为强奸罪的标准非常变态,导致女人很难证明那是强奸,再加上荡妇羞辱,让女人丢不起这个脸,只能放弃上告,导致大量强奸犯逍遥法外。

《阴道和脚后跟儿》

我一直琢磨不明白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现代社会了,还有女人会因为被性侵而自杀。我是这么考虑问题的,彻底返璞归真,我对我身体上的任何一个器官,都一视同仁,不可侵犯,但我并不会因为男人伤害了我的某个器官,而产生额外的羞耻感,懂我说的意思么?

以下举例说明:

比如,一个男人,把我的脚后跟儿暴打了一顿,我会很生气,但我不会觉得自己脏了,所以得以死明志。我第一时间绝不是去洗澡,而是去找武器,打回去,只要我还能站起来跑掉。

那么同理,一个男人,把我的阴道暴打了一顿,我也会很生气,但我也不觉得自己脏了啊,以死明志? 不可能的,只要我还有口气,那就是站起来跑掉,找武器,打回去。就这么简单。

因为在我的大脑里,没有那种认知,就是,我的阴道拥有额外的社会意义。对我来讲,脚后跟跟阴道,都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不可侵犯,但阴道不比脚后跟儿承受更多耻感。

我报复的逻辑也非常简单,你用手暴打了我的脚后跟儿,那么我就剁掉你的手; 你用jb暴打了我的阴道,我就剪掉你的jb。我不认为,阴道挨打,就不能活了。

脚后跟儿挨打了,要养伤; 阴道挨打了,也要养伤,养好伤,还是个活蹦乱跳的大老娘们儿,就这么简单。

男权通过洗脑,让女人对自己的肉体器官分为三六九等,某个器官重于你的生命甚至,这是粗暴无力的一种规训排序。

比如古代时,女人的脚后跟儿,也承担着性意味,被男人踩了脚,那都是犯了大罪,为了明志,甚至也有女人自杀呢。

用现代人的眼光一看,是不是很搞笑,你出门被男人有意无意踩了一脚,转头你就抽出五尺白绫上吊去了,像不像神经病?

那么,为什么现在,你就认为自己的阴道也比生命更重要呢??? 这不是男权强加给你的额外耻感是什么? 男权有什么权力去规定你的身体器官,按照他们的喜好去排序???

好好琢磨下背后的恶意吧。

《共情让你更强大的人》

今天说一说,谁共情谁,能给谁带来好处这个问题。

众所周知,我不共情被周围熟人或亲人暴力对待后,手足无措的女人。因为我认为,周围熟人或亲人,你对他本人及其背景了如指掌,想要害他,忒容易了。既可以阴着害,也可以明着害,全凭你高兴。

但是对于马路上遇到生人突然袭击我,我也没那么大的自信,也只能迅速跑路,不敢恋战。这个时候,如果张伟丽站出来说,她无法共情我的胆小怕事,因为她自信能够打败对方。我,要不要逼迫张伟丽共情我呢? No,绝不能啊。

即使张伟丽不能共情我,但她并不会暴力袭击我,你们明白这个区别了吗? 我不共情被家暴的成年女性,不代表我会去家暴她啊,家暴她的依然是她们家的男人,我提供共情,也不能让她变强大,反击回去。但是假如,她来共情我,就会向我学习。

这就像,我看到张伟丽那个样子,我去共情她,向她学习增肌壮体,拳打脚踢的技能,那么我会越来越强大,终有一天站在街头无人敢惹。我能不能变成张伟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找到了正确的方向,去改变自我。

那些被家暴的女性,如果天天要求,甚至逼迫别人共情她,只会把别人变成抑郁症,也于事无补,改变不了自己的处境。你不如来共情我,相信我能做到的,你也没问题,才能激励自己每天改变一点点。只有改变你的内在,才能解决你的问题。你把我变成抑郁症,损人不利己。

Girls help girls,不是让强女去共情弱女,而是反过来,让弱女去共情强女。方向性搞错了,会让女人越来越弱,集体沦陷。

《戏精跪族》

中国老百姓跟中国政府,那是绝配CP,都是戏精附体,不搞drama,不成活的主儿。

某些很简单的公共案件,只要走正常程序就能按部就班解决的,他们非要把事情闹大了,再由上方出面解决。

这,其实符合老百姓和政府,双方的精神需求。

因为,政府需要一次次考验谁是真正的良民,可以趁机祛除异己,达到净化队伍的目的。

而老百姓呢,需要一次次热泪盈眶,下跪感恩。闹得越大,最后下跪的人越多,流下的泪越真,高呼万岁万万岁。

只要隔几年,利用这类案件,淘汰这么几轮下来,浑身逆鳞的,也就被剔除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经过考验的纯种奴才了。

丧事喜办,就是这么来的。不知道我说明白没有。

政府有责任保护公民人身安全,因为公民上税,就是在交保护费,这是双方达成的基本合同。

但罪犯哪里都有,有人受害了,法律去惩罚,也是一种基本公权责任而已。你达标了,人民也不会歌颂你,没达标,该下台的下台,该坐牢的坐牢。

但是中国人民觉得这种冷冰冰的公私合作不过瘾,因为这种处理缺乏情绪煽动性,也不需要下跪磕响头,更不需要青天大老爷。

群众找不着北啊。戏,是所有人配合才能演下去的,里面各个角色都奋力演出,有当狗的,有当狼的,有当锤的,有当枪的。

你方唱罢我登台,但是情节过场,那是千百年来没变过,就这点换汤不换药的轮回。

群众要下跪,上头要清洗,官场要交替,那就小事化大,大事化重,所有人预备齐,开始走场子了您哪。

《疯子不会利他损己》

大家也都见过我没有PS的照片吧,从小到大的瘦,我弟弟也是瘦长条,我们家就这体型。

但是我妈妈我爸爸一说起我来,就这样感叹: 只要我不打死别人,那就阿弥陀佛了😂可见我在我们家人心目中的形象了。

我平时吧,心情好时,爱讲笑话,嘻嘻哈哈没正形儿,笑起来前仰后合的,笑声真的像杠铃,大家也见过我那些照片。

但是一急眼了,大脑短路,就开始发疯,打砸骂踹喷,五毒俱全。

其实我年轻时,也不认为自己这毛病是优点,那时多少还是受文学影视作品影响,也想模仿温柔如水的知性美女,感觉她们从来不会发火,就像从来不会放屁一样,这是怎么做到的啊? 就好奇怪,我怎么就做不到呢。

比如我跟前夫有次打架,惊动了他全家,舅舅舅妈姥姥之类的,都来了,我被拉着,打不到他,在他全家面前,把他祖宗三代骂成了翔,当时就骂红了眼。

后来有什么后果? 他家人知书达理,也没见过这阵势吧,我骂的那些脏话,他们也没当真。他家人都说是他惹急了我,不然一个小姑娘,哪来那么大火儿呢。

可见我平时心情好时,人模狗样,给别人的印象就是一个爱笑的女孩纸。能把这样一个女孩纸逼成母夜叉了,那当然都是他的错啦。

当时我只是一个漂在大城市的农村女,背景是个零,他家里父母都在天津当医生,舅舅还是个局长,帮我开公司,另一个舅舅是个小老板,给我出资金。

所以我才是那个弱势方,但也没拦着我发疯时连卷带骂泄愤撒气。可是即使我这么发疯,嘴上已经没有把门儿的了,也没暴露出我已出轨,并在积极转移财产这件事。

可见,疯子可爱护自己身上的羽毛了,疯子才不会自杀呢,疯子伤害的都是别人。女人,疯了,大方向上还是利他损己,也是男权制造出来的喜闻乐见的神话,这种女疯子并不存在。

你们看到的女疯子,其实没疯,只是傻了。

《育儿小结》

我女儿也快成年了,在育儿方面我也有点小体会了。整体上来,我跟其他育儿专家意见相左,他们认为应该这这那那教育孩子,生怕孩子长歪了,我的经验是,小孩天然的生命力啥样就啥样,不能叫长歪了。

我的观察是,家长要是充分尊重孩子天性的话,她们就会向上追逐阳光,因为这是生命本能。你越是阻止她们顺应自我,她们的能量反而越往不健康的方向发展。

就好比吃饭,有的孩子天生如果就是肉食动物,而家长非要逼孩子吃蔬菜,那么她们在正餐时没满足的口腹欲望,就会表现为平时爱吃垃圾食品。

家长的目的本来是希望孩子营养充足茁壮成长,但最后反而背道而驰了,因为家长没有充分尊重每个孩子的个体区别。包括有的孩子天生爱吃蔬菜,那你也不能逼迫她们吃太多肉,都会造成她们消化混乱,转而通过垃圾食品或其它不良爱好满足饮食压抑。

学习兴趣同理,每个孩子都有其独一无二的天赋,家长只能尊重她们的自由选择,孩子只要在家庭生活里没有后顾之忧,不用操心家长的工作和情绪和养老,自然就会集中精力去学去干自己感兴趣的科目,小孩的好奇心探索欲创造力也不允许她们闲下来无所事事。

有的孩子之所以无所事事,是因为她们的原动力被家长权威压抑下去了,比如她们本来爱滑旱冰,家长认为这玩意儿说出去不能给家长长脸,非逼着孩子去学钢琴。

她们原始的兴趣爱好不被支持,却为了给家长长脸,去学自己没兴趣的项目,自然就用磨洋工对付家长,整天懒洋洋生闷气,气呼呼搞破坏,家长就觉得,这孩子长歪了。

其实是家长把孩子管歪了,不是孩子天性长歪了。

《德国房思琪的后花园》

昨天偶然看到一个案子,慕尼黑一男子割掉8根jj,导致其中一名jj持有者告别jj后意外身亡,因此才惊动了警察,将罪犯抓捕归案,最后获刑8年,那个意思是,如果没人死亡的话,其余男子并未报警?

给了我很大启发,当男人发现自己彻底失去jj,无法弥补之后,反而能够心平气和彻底接受现实了,报警有什么用呢,又不能找会自己的jj了,还要因此上法庭做证人,将自己的隐私-----没有jj了,暴露于社交界,给众人留下一个笑柄。

就算罪犯得到惩罚,自己也没啥好处,还不如悄咪咪闷起来这件事,只要不去天体沙滩日光浴,平时穿上衣服,谁知道你有,还是没有jj呢是吧,完全不影响工作学习走亲访友啊。况且,自己反正都失去jj了,就让罪犯再多割一些jj呗。

这么一想,也就理解那些不报案的男宝了: 不能我一人儿倒霉,最好倒霉的人多一点,世界上本来没几个割割,割得多了,你割我也割,就全是割割了。

说到慕尼黑这座城市,我又回忆起慕尼黑另外一桩奇案了。女宝在性爱时,一时兴起抄起圆锯,割掉了男友的头颅,并埋进后花园。8年以后,尸体才被曝光,案情大白天下,该女宝在此期间甚至读完了心理学硕士,心理强度之大可见一般。

说起"后花园"这个单词,我又联想到了《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这个案子跟林奕含那个案子有其相似之处,都是年轻女子少不经事时,跟某名男子陷入某种疯狂性爱,并由此给该女子留下深刻印象,都受过高等人文教育,都在这段性爱之后,不停用笔触去回忆,去勾勒该段经历。

法庭审阅了该女子的大量笔记,认为该女子年轻时,被男子PUA出了心理创伤,在性爱激情下才有了骇人听闻的割头之为,其实是一名受害者。我当时就震惊了,原来杀人犯也可以是受害者,原来女人被PUA之后,有很多发泄出口的呀,不是必然就会自残自伤自杀的啊。

这部作品如果翻译成中文,不就是《德国房思琪的后花园》么。里面也应该充满大量性爱描写,比如这样的片段:

老师说了九个字:“不行的话,嘴巴可以吧。” 我说了五个字:“不行,我不会。” 他就塞进来。那感觉像溺水……我对老师说:“对不起。” 有一种功课做不好的感觉……我要爱上他。你爱的人要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我要爱老师,否则我太痛苦了……他硬要插进来,而我为此道歉。

德国版本可以变成这样:

我男友说了九个字: “不行的话,圆锯可以吧。” 我说了五个字:“不行,我不会。” 他就把圆锯塞过来,那感觉像宰鱼,我对男友说:“对不起。” 有一种宰鱼做不好的感觉……我要埋葬他,你爱的人就要亲手埋葬,不是吗?……我要埋葬男友,否则我太痛苦了……他硬要凑过头,而我为此道歉。

我男友死后的独白:“一个如此善良的小孩是不会说出去的,因为这太脏了。自尊心往往是一根伤人伤己的针,但在这里,自尊心会缝起她的嘴,而她会埋葬我的尸体,埋葬在我们曾经全裸日光浴的后花园里,我永远记得她金色的汗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就像最后那一夜,她举起圆锯闪闪发光的样子一样分外妖娆,我要用我的鲜血我的头颅我的尸体,灌溉这座只属于我们的后花园,让草地馥郁鲜花怒放。”

读起来是不是很爽?

《谁是我们的同盟》

我发现很多女人都成年人了,还那么幼稚,可能假装傻白甜扮猪吃老虎,老虎没吃到,脑子真变🐖了。

她们总是很震惊法律如此双标。我,就一点不震惊,很简单啊,目前全世界还叫男权社会对吧,这名字不可能浪得虚名啊。

男权社会靠什么维持,不就是法律制度和社会规则搞双标嘛,不然呢,你以为只有社会规则,没有法律制度做后盾,男权社会就能运行下去啦?

我早就看透了男权法律操蛋双标,所以我一直讲,把法律当工具就行了,能用的时候就用,争取最大利益即可。千万不要把目前当下的任何法律当行为准则信仰圭臬。

男权社会的法律,不值得任何女性去遵守。我的意思不是让你无缘无故违法乱纪,而是说,永远记住,你的生命比法律更重要。

唉,这些话都是我给我女儿的私房话啊,自从她们从年龄上能理解社会复杂性了,我就没教育过我女儿当好人啊。

比如我举例来讲,法律界人士为强奸犯开脱时,讲的是,如果给强奸犯过重的惩罚,可能会激怒强奸犯一不做二不休,接二连三作案,因为反正他知道自己会死罪了嘛,那就临死前多强奸几个女的吧。

初听起来挺有逻辑对吧,但是轮到女性反杀亲夫时,法律界人士又不使用这套逻辑了,他们一定要严惩女性杀夫,又不怕激怒所有女人一不做二不休,集体暴乱打死老公了。

反正只要女人打死老公就是死罪,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临死前连老公的爸爸也打死算了。欸,这不你们使用的逻辑么? 不能激怒犯罪者,否则社会损失更大。

为什么女人犯罪时,你们就不怕严刑苛法会激怒女人犯更多罪,但一到男人犯罪,就以此为借口寻求轻拿轻放了呢?

在这种双标逻辑下,居然很多女权人士也承认了男权逻辑,认为,如今女性犯罪率低,是因为女性会受到更多惩罚,女人都怕死,所以不敢打死老公,但是怕死的女人,却敢自杀,你们看看这是人话吗?

你们为什么就是不能承认,女性犯罪率低,但自杀率高,是因为她们丧失了雌性动物本能,活成了牌坊精,这根本不值得鼓励及推广。

恰恰相反,我们也要搞双标,法律有利自己时,就人模狗样高举法律牌子当护身符,法律不利自己时,就律条一扔,死道友不死贫道,活成雌性动物完事儿。

我说句不好听的话吧,在男权社会进监狱的姐妹,才是我们的同盟呢,正因为她们不停试探男权法律底线,才让你在外面日子好过了那么一点点。

你们不把共情给她们,却给傻白甜好女人,是自寻死路一条。

《10亿根金针菇》

我现在对于那句话"女人共情更大",已经出现PTSD了,为什么? 因为恰恰爱讲这句话的女人,却从没对我产生过共情! 我还仅仅属于坏女人,都算不上恶女人呢。

坏女人么,就是你不招惹我,我也不搭理你,但是你敢让我不痛快,我就让你死很惨。而恶女人呢,是那种,男人给她多少好处,她都能整死男人不眨眼,不得不说,在德国我见识过这种恶女人,在中国还真没听说过。连我这种坏女人都不多见,更别提恶女人了,基本绝迹。
为什么中国出不了这种恶女人? 因为广大人民群众对这种恶女人没有共情力,因此没有产生恶女人的土壤,就算坏女人,刚露个小头儿,都被劈里啪啦斩尽杀绝了呢。

这样一群中国女人,为什么天天嚷嚷女人共情更大呢? 因为在男权社会,多数女人都爱家里的男人,不是爱爹,就是爱弟,要么爱夫,或者爱子,甚至心疼隔壁的王二麻子还没骑上驴,基本盘数量巨大,只有极少数能够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她们实际上心疼的还是男人,对女伥的共情,不过是爱屋及乌,因为太爱男人了,所以对于被男人剥削却不反抗的女人,也充满了好感。又因为中国驴鼎数量众多,给人造成一种,女人共情对象数量巨大的错觉。

你共情的人数多,不代表你的共情大懂吗? 因为这些人是无数个复制品,这就好比,你只吃金针菇,吃了10亿根金针菇,不能代表你味蕾发达,营养丰富啊。蟹味菇、杏鲍菇、白玉菇、秀珍菇、茶树菇、双孢菇、滑子菇、猴头菇、白灵菇、鸡腿菇等等,你都没见识过,算什么美食家。

很多女人声称的共情更大,只靠数量取胜,并未扩展给其它群体,因为其它群体非主流,少数派,反男权,她们就无法共情了。

她们嘴里说着女性共情力泛滥,但却对恶女吝啬到家了,我从来没体验过被她们共情是什么滋味儿,不就充分说明了,她们的共情并没有泛滥吗。

我承认我共情力小,她们却死活不承认,女人的共情力并不比男人更大,都是见人下菜碟,只能给予特定群体罢了。

再举个更简单的例子,共情如果像水一样,那么每个人的共情都像运河,是具有一定轨道和方向的,不会像发大水一样汪洋一片,你不可能滋润所有群体,流向四面八方的啊。

你选择共情男权社会的好女人,就抛弃了坏女人恶女人。坏消息是,我永远不会被好女人所共情,好消息是,好女人的共情看起来声势浩大,但其实屁用也没有,只能淹死好女人,滋养出男权。而女权漂泊在这片共情苦海里,风雨飘摇自身难保,时刻会被好女人的唾沫星子淹没了。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