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小女生攻击瘦幼弱审美标准并非种族歧视》

我认为,恰恰天然瘦小的女生,应该站出来攻击瘦幼弱的审美标准。

因为从政治正确的角度讲,黑人可以攻击黑人陋习,对不对? 白人攻击的话,那叫种族歧视了呢还。

所以,瘦小女生攻击瘦幼弱的审美标准,有什么不可以呢? 因为瘦小女生的存在,就是瘦幼弱逆向淘汰出来的,是不应该被鼓励的。

否则会制造更多瘦小女生,从肉体上,永远体会不到睥睨群雄的安全感攻击性。我以前就经常感到受了侮辱,每当我说,女性也可以打败男人时,自己都没有令人信服的形象,以至于我每次都要强调我可以用脑子。

想象下,我要是一米八,还用说后面的废话吗? 所以我就恨我的祖先为了媚男而进行的劣胜优汰,作为瘦小的女生,站出来反对这种审美标准,不是更有说服力么?

不要跟我讲,我这是种族歧视,因为我,就像黑人一样,我自己就瘦小,我攻击瘦幼弱的审美是裹脚布,那不叫种族歧视,那叫正视现实,并提出了解决办法。

给天下所有女儿精神自由和充足营养,她们会成长为新新一代,缩小女男差异,你女儿拥有的安全感攻击性将远超老一代女性,当一代新生女性高大起来,改善外界对女性整体的看法,对你又有什么坏处呢?

《掀开男神的屁股帘》

有的人嘲笑我自己就瘦,为啥还嘲笑瘦幼弱,因为我女儿高大壮了呗😂 这玩意,没地讲理去,我就护犊子,哪怕攻击了我自己,我也护着她啊。

以前我以为亚洲人瘦幼弱,自然属性,没有办法,后来发现不是,儿童成长过程中足够的精神自由和营养充足,绝大多数人,其实可以一代平衡女男差异。即使女性个子矮小一些,但精气神足的话,也像小钢炮,没有问题的。

我并没有嘲笑瘦幼弱的女性本身,而是嘲笑这种精神裹足的现象,还有就是,我一直在讲,自然规律一定会通过其它方式弥补你的自身不足。

比如瞎子的听力,一般会比普通人敏锐得多。那么如果你天然就瘦小了,也没必要自怨自艾,你看我从小就瘦,但我从小坏心眼子可多了,我幼儿园时,睡午觉时把小石子塞小男孩鼻子里了。

可见,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绝对不可战胜的jb玩意儿,我的重点就是,女人不要自己吓自己,无论如何也打不败男人,那是上帝,不是男人,天天说男人不可战胜,这就是在造神。我就是要把你们造的男神的屁股帘子给掀了,下面不过2厘米。

说来说去呢,女孩子不要追求瘦幼弱,即使天生瘦幼弱了,也不用怕,你天生的心眼子一定比男人会更多,否则人类雌性早就不存在了,自然界不允许弱鸡玩意儿存在。

肉体也不行,脑子也不行,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是吧。我就是烦透了这种哭丧了,如果你真的打不败男人,那就赶紧死了算吧,下辈子投胎当个男人吧,唉。

至于我,如果有下辈子,我还是要当女人的,因为女人寿命长,智商高,日得爽,如果再高大壮了,我就横着走了。

《德国坏女人长盛不衰的原因》

马蓉和都美竹,其实是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一种存在,所以在中国也没活路,到德国观众也不接受。

因为德国观众不接受弱弱的小女生这种形象,自由人来了又受不了了,什么? 德国纳粹女爹之类的,更名正言顺了,这可是纳粹之乡啊🤣

德国女人是把棱子彪悍凶恶写在脸上的,她们不搞什么又纯又欲那一套,所以人家的人设保持一贯性吧。

从一开始就是个坏女人,直到最后也不会出现什么反转剧情,可能这也是德国坏女人长盛不衰的一个理由吧。

比如中国女生,一出场,总是好女孩的形象,那么喜欢这一卦的观众,哪怕看到女孩放屁了,也要说,反转了反转了,这倒也符合人性心理路程。

你看德国女生,一出场就不是善茬儿,那么接受这种审美的群众,自然也不在乎她后来真的是个坏女人啦。

比如我举个很好懂的例子,网络上喜欢我的人,可能就是喜欢我这人一肚子坏水的地方,哪怕有一天我打死了老公,她们也不会说反转了反转了弃我而去,而是会为我辩护,她一向如此啊,还不是她老公没擦亮眼😂

这就是为什么德国坏女孩坑死了老公之后,群众照样接受她的原理。而马蓉不一样了,她一开始出场,给人的感觉善良又清纯,那么当初喜欢这一卦的群众,自然不接受她出轨了,所以她出轨后获得的骂名大。

还不如从一开始就甭化妆了,不照骗了,别装逼了,你就直接暴露出来,我就是长得丑,心思坏,算了。

喜欢纯欲女孩的,从一开始就不会是你的粉丝,只有喜欢阴暗面的人才会喜欢你,以后甭管你干出什么缺德事儿,别人都懒得骂你了。知道吧,这叫逆向筛选受众。

不懂这种大众心理的,还出来混个屁呢,我看社死也是自找的。

《中国高女有没有长真腿》

我小时候就有个直觉,虽然我的语言能力很强,也喜欢文字思辨,但我当不了作家,我还是学理工科吧。

因为我从小就无法满足老师的要求写出思想正确,但我认为满嘴瞎话的文章来,真话不能写的感觉太糟糕了,就像你让我一辈子坐轮椅一样,明白那种感觉吗?

不是我品德高尚,而是一辈子长了真腿坐轮椅太痛苦了啊。那么那些女作家,她们到底是长了真腿,但为了混饭吃,假装坐轮椅,就像要饭的假装残疾人一样,还是确实没长腿呢?

也就是说,也许她们真的没有逻辑思维语言才华,所以可以把瞎话说得那么情真意切云山雾罩,她们自己也不痛苦。没长腿,坐轮椅,当然就不会痛苦的啦。

像我这种真有才华的,就像真长了腿的,哪可能坐轮椅去呢? 掩饰不住我的大长腿啊😀 :ablobcool: 动不动我就暴露出来,走路生风的那种快感了。

但是不可能那么多女作家,都没长真腿吧,为啥我左等右等,也没等到一个写真话的女作家呢,她们都不用编故事,只要把真实的女性写出来就行了,就像不用PS,你就傻瓜相机啪啪照真人就行了。

什么艺术加工后的女人,都他妈是塑料模型,没有意思,男作家去PS女性角色,是为了带私活,就像男导演去制造假冒伪劣少女感一样,女作家女导演你为啥也要PS女性角色啊。

这些在主流社会蹦跶起劲儿的高女,到底长没长腿,我感到很好奇。你说她没长腿吧,确实靠写作才华在混饭吃,你说她长真腿了吧,每次说的傻逼话,你都替她丢人现眼,恨不得跟她这个性别划清界限。

但她长了b,出卖了所有女人的利益而不自知,你不兜着她吧,她到处捅地雷去,你兜着她吧,冯小刚都说了,女人智商低,你没地儿说理去都。

《德国真人秀远超中国女作家的想象力》

为什么说,要求一个女人控告男性,必须赢,不能输,是一种只有女性承担的道德绑架?

我们可以反过来看另外一个案子,这名女星当初被公检法控告涉嫌谋杀亲夫(她的丈夫被她的俩熟人殴打致死),肯定当初是有专业人员调查过各种证据,认为可以把她送进监狱的啊。

因为公检法也不是随便控告公民的吧,可是公检法最后也要听法庭审判,法庭审判结果,证据不足,不足以构成谋杀罪行,无罪释放。

后来公检法又控告她诈骗保险公司,法庭审判结果,16个月缓期执行,等于还是告了个寂寞,只把她一次次送上头条,让她红上加红了。

那么有没有任何人质疑过公检法输了官司,属于恶性霸占公共资源? 有没有人要求公检法每次控告罪犯必赢不输,否则不利于下次为受害者伸冤报屈?

并没有啊,公检法在控诉前,那都是专业人士衡量证据是否足以判刑的,他们都经常误判,你要求一个良家妇女,啥法律常识都没有,社会经验都不具,江湖险恶都无知,甚至还得拥有处女膜的时候,去控告一个性侵犯,还必须保证必赢不输,否则就是霸占公共资源啦?

中国的女大作家们坐家里胡思乱想出来的幻想世界,写进小说就够祸害青少年的了,还有脸跳出来评论公共事件哪。一个李作家(此李作家不是那个李心理学家哦),一个陈love,只有这种女人才能在中国当上作家,我把所有作家都骂了,不冤枉中国女作家们吧。

像下面这个"坏女人",出身小外围,嫁给老富翁,进入上流社会,出轨偷情换男人就像换衣服,涉嫌杀夫,诈骗保险公司,一脸戾气,满嘴脏话,在娱乐圈混算不算浪费公共资源?

幸亏中国女作家说了不算,德国老百姓说了算啊,我们就是乐意看这种坏女人横行霸道,气死老男人和女作家去吧,你们挠破头皮都想象不出来的故事,人家真人秀,你们还配叫作家呢,哼哼。

《仙人跳就是对男人不自爱自尊的惩罚》

关于仙人跳这个问题,我早就有很大意见了,因为仙人跳的受害者,几乎都是上位者,就像性侵犯的受害者,也以下位者为主一样。

男权社会,为了阻止下位者上告性侵害,使用的手段是污名下位者,在下位者身上找黑点,只要你有一个黑点,那就不可能是受害者,比如你没有处女膜了,就不会被强奸,甚至你18岁了,就应该知道全世界都是渣男,否则你没保护好自己,就怨你自己不自爱自尊。

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反过来使用这个手段,去污名仙人跳的受害者呢,反正仙人跳的受害者,不可能是我啊,我他妈跟仙人跳的受害者共情,不是吃饱了撑的么。

以后再有仙人跳的受害者,我们就骂他好了,谁让你长jb了呢,长那玩意儿,就是勾引别人仙人跳吧,你他妈都18岁了,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充满渣女么,还敢跟女人去喝酒,你这就是不自爱不自尊的表现。

你看我,就没长那jb玩意儿,我都快50了,跟渣女去喝酒,从来没被仙人跳过,所以长jb就是原罪,只有自宫才能自证清白,否则你永远活jb该。

《心理负担也能量守恒》

我跟你们说,女人要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了,男人心理负担就重了,因为心理负担也像一种能量,是守恒哒,我又发明了新理论😁

比如当女人担心自己控告性侵案件失败造成自己名誉损失的地方,性侵报案率必然会低,因为多数受害人承受不起输掉官司的后续恶果。

这就造成男人可以肆无忌惮骚扰女人,因为他们知道女人最终会自我消化权益受损的现实,女性只能自我攻击,比如林奕含,自杀了事儿,对于施害者,毫无威胁力。其他男人看到这种事情,会约束自己的行为吗?

但是在另外一个地方,即使"坏"女孩(也就是那些有过很多性经历,且野心勃勃想要红的女孩纸),控告男人性侵,不管官司输赢,都只会给她带来出名红利。

那么就自然而然增加了男人的心理负担,因为男人要承受出庭受审这个程序,输赢都会给这个男人带来名誉损害。一个男人在德国被控告过性侵,尤其被Teenie控告过的话,那简直就死无葬身之地了。你赢了官司,也输了名声。

所以德国有的妈妈都很怕自己的儿子招惹小女生呢,我有个朋友,她有一儿一女,儿子是哥哥,妹妹有个朋友看上了哥哥,非要跟他一起玩,可是这个妹妹的朋友年龄还小啊,把当妈的吓够呛,一个劲警告她儿子,小女生今天喜欢你,明天不喜欢你了,一生气告了你,你这辈子就完蛋了。

你看,这跟中国的男宝妈思维就不一样,因为中国的现实状况不一样,导致中国的男宝妈认为,无论如何她家儿子不吃亏,而德国男宝妈,其实也是爱儿子,所以才会警告儿子,招惹小女生,无论如何你是要吃亏的。

爱儿子的心没有区别,区别是社会给女男的心理负担不一样。所以我在德国就是这种思维,谁惹我生气,我就上法庭出大名去,管它能不能赢呢🤣

抱着这种心理,我走哪都不怕事儿,我看最后也没人招惹我,我也出不了名了,唉 :ac_classic05:

《男权机器螺丝钉》

我以前还对养育了女儿的男名人抱有一丝希望,因为我们的社会固然重男轻女,但当我们见证一个具体的小女孩,人之初的生命原始模样时,会多多少少让我们反思社会文化的固有成规里反人性的地方。

前几天我看到一个小女孩的背影,五六岁的样子,远远看起来就像我女儿小时候一样,当时我就想去抱抱她,因为我在她附近没看到大人嘛,就还多观察了一小会儿,直到看见她家大人原来就在远处看着她呢,我才放下心来。

你看,这就是你养育过一个具体的女孩,之后对于所有跟她具有同等或相似特征的人类,会产生的一种不由自主的亲近感保护欲,哪怕你脑子里吃过的重男轻女的大便再多,但在某个瞬间,你依然会被人性的温暖所攫取。

那么我对五六岁的小女孩,会产生亲近感保护欲,同理,我也会对十五六岁的小女生,产生亲近感和保护欲,她们面临的危机和陷阱,当然又不同于五六岁的小女孩了。

我看到有人欺负十五六岁的小女生,我当然很生气,这个道理很难理解吗? 可是我在中国这么多养育了女儿的男名人中,没看见过一刻,他们在某个时刻,超越了社会文化的固有成规,对于跟他们的女儿具有最大相似度的那个人群,即女性群体,展露过一点点温度。

我没有说过,我对女权男抱有希望,我只是觉得,人性之中,总有一些相似度,比如养过猫的,不能看老虎遭罪,因为你养猫的过程里,见证过猫的喜怒哀乐,那么看到跟猫类似的生物遭罪,你会难受。

这种人性,正常人类总还是有的吧。可是唯一到了重男轻女上失效了,不管是养了女儿的男名人,还是女名人,都对女童没有一点点亲近感和保护欲。

整个社会都欺负女童和年轻女性没有话语权,因此对她们的痛苦视而不见。这些男名人女名人不为所动,依然姿势优雅心灵鸡汤。这类名人还是不是人,我表示质疑,也许早都变成男权机器的螺丝钉,只负责严密输出男权程序,没有一点点人性温度了。

《中国高女依然没有上桌吃饭的权利》

有网友问我生了女儿的李作家,羞辱都美竹怎么评论。我对中国上流社会高知女性早就绝望了,不要指望她们会为底层单女出头讲话,不管是洪晃,还是李银河,早都叛变了。

我早就举过德国一个例子,当年这名女子30岁,流出来一个跟两名男子性爱的视频。之后她控告两名男子药奸,当时的家庭部长(高女)站出来为她发声,任何违背女性意志的犯罪行为都应受到严惩。

注意,在法庭尚未判决时,家庭部长就站出来为她发声,这是一种十分明显的态度,这跟法庭宣判后,高女再站出来背书,效果完全不一样。

一个30岁的女性,选择跟两位男士进行多人性爱,就没有权利控告强奸了吗? 不,你依然拥有任何时候叫停的权利,这个案例给公众输出的一个信息就是,好女人,坏女人,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控告男性 。

所以德国有新闻媒体把这个案例称作一个里程碑,这个案例的输赢已经不重要了,国人明白这个道理了吗? 这也是我很早以前就写过,女性控告男人性侵或强奸等等罪名,没有义务保证必赢不输。

要求女性必须打赢性侵控告本身,就是一种对女性的集体绑架,因为很多很多受害者,即使不再承担荡妇羞辱的道德绑架,但依然在承担,你既然控告了男人,那就必须打赢官司,否则你对不起为你站队的其她姐妹。

这同样是一种道德绑架啊。我没有义务保证每次打官司都必赢不输啊,特朗普每次打官司,都必赢不输了吗? 既然没有人能保证这一点,那为什么非要求女性控告男性,必赢不输呢???

输了官司,就输了官司嘛。后来这位女性也输了官司啊,因为无法证明她当时嗑过药,反正法庭一系列程序走下来,她输了官司,但女权依然要保护任何女性控告男性的权利呀。

下面两位女性,一个是想红的女星,一个是政府的官员,但依然能够攻守同盟,什么叫女性守望相助啊,你以为只有好女人为好女人站台,坏女人为坏女人站队吗?

不,是女性在攻击男权规则时,团结一致,一致对外。显然中国高女不具备这种高瞻远瞩的胸怀,她们以为自己站在高位,展现招安的属性,就可以保护自己的安危了。

但其实,那些向坏女人扔石头的中国高女,依然没有上桌吃饭的权利,活得依然像个笑话,呵呵。

《傻子吃包子》

很多人都不明白,女人的野心这个东西,也是积少成多集腋成裘的一种能量存在。

哪怕仅仅是争取家庭继承权,这么小的一个野心,如果你掐灭了,很可能就会影响其她女性争名夺利的大野心。

女人想出名,这是多么正当存在的一个野心啊,如果泱泱大国容不下这种小女生,那么你们又有什么脸,去鼓动女拳对抗资本意志呢。

这一切都是绵延不绝,所有女性的力量堆积在一起,才能产生的一个共振力量啊。

这就像,有个傻子,吃了一堆包子,吃到最后那个包子时,他感觉饱了,然后他骂骂咧咧,早知道吃这个包子就能饱了,前面就不吃那一堆包子了。

不是所有女性都拥有政治才华的,但是那些没有政治才华,却有野心出名的女生,一个社会也要容得下她们,只有这样,才会鼓励那些拥有政治才华的女性去拥抱自己的政治野心。

否则,你们这是杀鸡给猴看啊,恐吓所有女性都压下自己的野心,然后又埋怨女拳不去对抗资本,你们跟那个傻子有什么区别?

你们不吃前面那些个包子,就永远不会吃到最后那个让你感觉饱了的包子,你容不下前面千千万万想当网红的小女生,那就永远不会产生一个对抗资本的大女拳,明白这个逻辑了吗,傻子们???

《擦亮眼,没屌用》

我早就想好好说说擦亮眼这个问题了,因为我深入两种文化生活过后发现,很多德国女人也没擦亮眼,但是她们依然能够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这是咋回事儿啊。

比如网球明星鲍里斯贝克尔,年轻时找的一个炮友,比他大两岁呢还,大家是真的成年人,都三十岁出头,一时兴起,打了那么一炮。

那么在打炮前,女方有没有擦亮眼,搞清楚贝克尔的人品呢? 肯定不可能啊,她只看到贝克尔是个明星,颜值比她高,地位比她高,岁数比她小,也就到这个程度吧。

于是她就在打炮后偷了贝克尔的精子,生了个女儿。这事如果发生在中国,就全凭男方良心了,有良心的呢,事后塞点钱,作为封口费,这种情况肯定也是有的。

但绝不会给女方女儿高额抚养费,以至于女方能靠这钱顺利走进上流社会抛头露面成名成星。参考国内男星对前女友前妻的作为,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何况还是个前炮友呢,你觉得中国男星的良心能值几个钱。

可是这事在西方,就不靠男人的良心,全靠法律强行规定,所以女方擦不擦亮眼,几乎无所谓,只要他是真的明星就够了,你有没有良心,无所谓的,女方都不用跟男方见面,她的律师就给她办了。

再来说群众的基本盘,接不接受这种坏女人靠这种方式走进娱乐圈? 反正在德国是没问题的,别说女方只是偷了男星的精子,用自己的子宫生了个孩子,这事压根没犯罪了。

就算有个女星涉嫌谋杀亲夫,德国群众也无所谓啊,打死的又不是群众,而是老富翁,请问,群众里有几个老富翁,干吗站在老富翁的角度去共情呢? 大家当然是站在野心勃勃的穷女孩的角度考虑问题呀。

看到这里明白了吗? 在中国不是女人擦亮眼的问题,而是社会观念群众共情法律规则等等,全方位厌女的问题,你无论如何都赢不了。包括邓文迪这种手腕的女人,到了中国,沾了国男,照样输个底裤都不剩。

邓文迪这种女孩,在德国娱乐圈特别常见,年纪轻,有野心,想成名,这在德国太受欢迎了好不好啊,几乎每个像她一样的女孩子,只要抓住一次机会,都能打赢,甚至打死男人,上位成名星光灿烂呢。

邓文迪最大的本事不是她能擦亮眼,而是她远离国男罢了,否则估计下场比小龙女她妈还惨。吴绮莉当初可是前途无量亚洲小姐选美冠军啊,跟成龙谈个破恋爱,把眼擦瞎了,也看不透自己一手好牌打成这样。

是吴绮莉颜值不够靓吗,智商不够高吗? 对比下贝克尔的前炮友,当年就一饭店打扫卫生的大妈,颜值不靓,智商也不高,更没擦亮眼,对贝克尔的人品彻底不了解,但人家就是一手烂牌打成一条龙了。

你说擦亮眼有用吗? 我看没屌用,在中国,没长屌,就没用,记住这条铁律吧都。

《冯小刚女儿的智商低,我有证据》

冯小刚说女人的智商低,我认为也情有可原,因为人啊,都是周边即世界。这种人性他有你有,我也有。比如我总结男人死得早,这也是我周遭见多了,儿子比妈死得还早的案例太多了。

返回来再说冯小刚,他说女人智商低,那也是他周遭女人确实智商低,尤其他女儿,智商肯定不行,于是他总结出来,女人智商低。

比如我女儿高大壮,我总结出来,只要父母给女儿提供精神自由营养充足的生长环境,女人肉体高大壮,全面碾压男人,只是一代就能完成的小目标。

那么你说,我跟冯小刚,谁对谁错呢? 也没有谁对谁错,只能证明,现实生活里,冯小刚的女儿智商确实低,我女儿确实高大壮。

就是说,我们每一个人,都通过自己的后代,获得了一种对世界的认知,然后我们又把这种认知推广到全人类身上去了吧。

冯小刚的女儿为啥智商低,这又验证了我一向的理论,智商随妈,可见冯小刚的女儿的妈妈智商不行,她要行的话,能看上冯小刚么 :facepalm:

冯小刚说出这么蠢的话,他周围都没有女性站出来告诉他,他这句话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脑门儿,可见他周围的女性智商皆低,他由此推广到所有女性身上,就不稀奇了吧😂

《挖坑心得》

什么东西,都怕你亲自实践,实践出真知啊。

我跟你们讲,以后看电影,什么跑到森林里埋尸体这种情节啊,看一看就好,千万不要当真,都是胡说八道,根本不现实的。

因为森林里都是参天大树,那老树根错综盘结,在地下已经密不透风的状态了,你一铲子下去,一点土都挖不出来的好嘛,电锯电钻才行的。

还有就是挖坑上,锄头比铁铲好使多了。我们经常看电影里,杀人犯扛着把铁锨去挖坑,那玩意儿根本不好使,要先用锄头把土搞松了,铁锨才派的上用场。而要想把土搞松了,就要先把老树根砍断了,一个环节套着一个环节的,一把铁锨,屁用没有。

另外,电影里挖的坑,总是带棱带角,四四致致,整整齐齐,长方形的一个坑,那怎么可能呢??? 一看就是挖土机挖出来哒,靠人力挖的话,杀人犯时间仓促,怎么可能给死人挖出带棱角的坑来呢。

杀人犯要是这么善良,还能当上杀人犯么? 甭说杀人犯没这耐心了,我种个花草之类的,都不可能挖出一个带棱角的小坑来,我就凑凑活活挖个没形没状的坑完事儿了,一朵花,还要什么自行车啊,能活就活,不能活就散。

那你说,你去埋具被你亲自打死的尸体,又怎么可能给它最后的尊严,让它舒舒服服四仰八叉躺进长方形大坑里呢,是吧。

《中国女人的拜屌绝症》

中国女人是没有逻辑的物种,有人说中国女人太缺爱了,所以会抓住一切机会奉献自己,只为了让对方"看见"自己,记住自己曾经存在过之类的。

我一看这说法就漏洞百出,你特别想要别人看见自己,记住自己,至少找个比自己活得更久的生物吧。

因此很多宗教的作用就是,让人相信,自己跟高级的,永生的物种产生了链接。

那么还有一种是,在这个世界留下名字,被更多的人,直至后世的人,永远记住,比如武则天,马克思等等。

普通人没有这种能力,也不过就通过工作兴趣,朋友亲情,产生链接。而中国女人的这种链接对象,为啥总是男人呢???

你女儿比你男人,包括你儿子,寿命可长多啦,按正常逻辑,人类要崇拜,就应该崇拜女儿才对。为啥没有妈妈崇拜女儿呢?

依我看中国女人最大的绝症是拜屌,什么缺爱啊,希望别人看见自己啊,都是借口。

别的都不说了,就说一下妈妈们的痛苦吧,被谁看见最多呢??? 女儿吧,所以女儿救母情结,几乎是伴随中国女性一生的功课。

但是有几个妈妈善待过你闺女呢??? 你们啊,就别给我装逼了,又开始自怨自艾了,我们中国女人好可怜啊,缺爱啊,不被看见啊。

狗屁,你们就是拜屌活该,死得再惨,也是自作自受,不信你去看,那些死得惨的女性,是不是都拜屌,或者被拜屌女牵连的,统计一下呗,我又给社会学家出了个崭新课题,够你们忙活的了 :abongoblob:

《动什么都别动钱》

其实正常人,一旦面对亲人过世,第一想到的就是钱吧。

连我弟媳死了,虽然我面临精神重创,但缓了几天后,马上开始打算盘。

我倒不会算计我弟媳的钱啦,法律上来讲,那跟我没太大关系,除非她所有亲人都死绝了,否则轮不到。

我马上算计的是,完了完了完了,我爸妈的钱彻底打水漂儿了:

1,随着我弟媳的死亡,我弟弟的高利贷浮出水面,这个钱到底谁还,千万别轮到我头上;
2,为我弟弟打官司的律师费,数目不会太小;
3,赔偿我弟媳父母的损失费,这个钱谁出,也让我头疼啊。

这一路折腾完了,我爸妈最后还能剩几个钱啊。

假如当初他们早早把房子给我名下,其实还能勉强保住一套房,可惜他们即没给过我钱,也没给过我房,他们把宝全部押给了我弟弟。

但我弟弟一犯事儿,属于我弟弟的钱和房和车全部赔进去不说,还得把我爸妈的棺材板儿搭进去,我再跟着凑上去,连我的钱也得砸进去。

为什么中国父母从小不教育女儿正确的金钱观,因为一旦女儿搞明白了钱的来龙去脉,脑子就会非常清醒。

你看我,当我弟弟出事儿时,也给我砸懵了,天天以泪洗面,但我一想到钱啊,就先断联了。

就是说,情感上你可以过山车啊,抑郁症啊,同情心啊,等等泛滥起来,都无所谓的其实,只要把钱看好了,一切都好说。

你一算钱,会发现,很多情,都可有可无,甚至无了更好,因为省钱啊。😂

《你吃的所有屎,都是自己拉出来的》

大家要不要重新看看德国女的,老公被打死后(被女方熟人打死的哦),她一战成名的经历,洗洗眼睛🤣

我发现,中国和德国,好像任何著名案例,都可以找到一个反方向的代表,比如林青霞嫁丑男生丑娃,就有德国同等女星,单身生育,女儿出色的代表,刚好跟林青霞反过来。

中国有个刘涛,丈夫抑郁负债不离不弃,被国人追捧稳居一线。德国就有女星发现丈夫抑郁症,就离婚了,后其前夫自杀身亡,她事业却越做越大,成为德国最受欢迎的头号主持人。

那么中国有个妻儿莫名烧死的案例,之后男主一火成名,德国早就有个镜像反面案例了,丈夫死得莫名其妙,妻子被警方指控合谋杀夫,最终以此成名,德国群众也买单。

当年我看王宝强的案例时,也讲过德国反过来操作的素人女星,女方出轨离婚,并获前夫5百万欧元赔偿金,然后照样在演艺圈蹦跶挺欢。

看看人家德国女群众,永远站女星一边,不管她们单身生育,无情出轨,还是疑似打死老公,都站女星一边,再看看中国女群众那个倒霉德性,她们今天所得的一切,都是自己往死里作的下场。

人啊,活久了就会发现,每个人收获的结果,都是它应得的报应或报酬,诚不余欺。

《拔掉牙的大象不可能解救一嘴牙的鳄鱼》

女性天然有几个力,远超男性,比如免疫力,抵抗力,修复力,这些力,都是利于女人自体的,这个好理解吧,否则你不可能跟这个叫"力"呀。你有免疫力,所以总得病,这不胡说报道么。

但是为什么到了"共情力"上,明明最后也是一个"力"字结尾,却不利于自体了,你有共情力,所以总被骗,可见这个力是业力啊🤣 专门伤害女性的。

现在我给大家重新定义了共情力,这个力是看透人性运作规律的能力,不是你一见到谁可怜,就跟着掏手绢儿的,而是你会根据前因后果,推导出来他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接下来如何能破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那就别天天共情力啊共情力地吹牛逼了。比如说大象,看到有人在水里扑腾,会去解救落难之人,那也是它根据动物本能衡量过自己有这个解救能力吧,若看到体积远远大于自己的鳄鱼在水里翻滚,就不会凑上去搭救。

为什么男权社会里的女性,经常自不量力去同情男人? 女男在男权社会,就像大象跟鳄鱼一样,攻击性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培养出来的俩物种。女人就像从小被拔掉牙的大象,男人就像一嘴牙的鳄鱼。

这虽然不是女男两性的天然区别,但我们既然出生在男权社会,就应该意识到,我们这辈子拼尽全力保护好自己就ok了。当初被拔掉牙齿的女性,长大成人后绝不应该再去同情牙尖齿利的男人,这,总能做到吧?

你看到男人倒霉,就应该像大象看见鳄鱼在水里翻滚一样,跑远点儿,省得他瞎扑腾时溅你一身腥,搞不好他那是演戏,利用你的同情心去解救他,趁机就把你给吃了。

我至今没看见过任何男人受过的委屈,大于女性,退一万步讲,就算他受了天大的委屈,你的共情力也能看出来,给他委屈的肯定是比他魔高一丈的其他男人,狗咬狗两嘴毛的事儿,跟你有个屁关系呢。

让他们掐去呗,谁死谁手,都是天命,天命不可违,善哉善哉,我等徐徐退去也。

《你我皆粪土》

我对林生那事儿,没有追过,很多细节也不清楚,只是根据肚子里的老蛔虫一算,就知道这人运势不一般,是个吸女克女的顶级吸王,头号克星。

他的所有运势都靠女人,包括路人女,比如同情他的,就会被他吸,买他衣服的,就会被他克。走马路迎面碰到,都不要给他眼神,给一次,你可能出门踩一脚狗屎。

后来看他的服装店越做越大,我就在想,这帮妈妈胆子真大,给孩子穿的衣服,都不怕晦气的吗? 你别看我不迷信,但认为世上有种神秘力量,虽然我们看不见,摸不着,也解释不清,但我们可以通过大量既往事实总结出一种运作规律。

这就像物理界的暗物质理论一样,所有物质能量运行规律,是受一种暗物质影响的,科学家至今无法观察到暗物质,但可以通过计算,推导出暗物质的存在证据。

因此我认为,林生吸女克女,近身则亡,同情则败,扶持即死,共情即毁,可惜大量女人看不透,还总以共情力自居,不知自己正一步步走进人家挖的大坑里当粪土,又养肥了一个惊天大蛆。

搞好物理,会改变你的思维啊。

《艹他妈》

关于中文里的"艹他妈","他妈的",这些脏话算不算厌女?

我是这样看的,这些脏话的起源,肯定是男权厌女的结果,但是呢,我们来分析下这个脏话的组成部分哈,当我们泛泛地使用"艹他妈"时,我们一定会使用这个"他",绝不会使用这个"她"。

只有当我们特指一个具体的女性时,才会使用"她妈",比如我就开玩笑讲过,我女儿的她妈是我,我不会用"他妈"对吧?

因此,这个中文里的脏话,最终骂的是所有儿子的妈妈,你要是不生儿子,根本没你啥事儿,这也是为什么,我看到大家骂艹他妈时,啥感觉没有的原因。

你们骂多少次艹他妈,跟我都没关系,我丝毫不觉得,自己受到任何冒犯了。所以我自己也经常他妈的,他妈的,骂个不停呢。

很多人讲话了,生了儿子的妈妈也是女人,那么第一,她们自己可以去反对这句话,谁的权利受侵犯了,谁支棱起来呗,彻底推翻男权,就不会有这脏话了,可惜她们不乐意啊;

第二,生了儿子的妈妈,在中国,还算不算女人,我表示存疑。

《第一性的共情力》

古人有句话,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所谓的知己知彼,不就包括,你知道对方的思维逻辑,因此可以一步步推断出来他下一步要放哪个招儿么,然后你顺着他那个思维,给他做个套,让他自己把绳子套自己脖子上了。

好女人既然对男人的共情能力那么大,其实也能够反推出来,好女人最知道男人下一步要干嘛了吧,怎么到最后,好女人上天堂了呢??? 你是灶王爷啊,被男人送上天演好事去啦???

可见你们那个所谓的共情力,有个巨大的bug,解释不清,为什么共情力强的女人,却打不赢男人,我说的,都不是陌生人之间要拼武力值的问题,我说的是,亲密关系里,谁胜谁输的问题。

因为我们在大马路上,遇到个陌生人,搞不清他怎么想的,要干吗,很正常,那时候就要拼武力。但跟你熟识的亲人,包括你爸,他怎么想的,要放什么屁,你们不是共情力强么,怎么都搞不清楚状况呢???

还他妈不如我这个共情力弱的坏女人呢,我以亲身经历告诉你们,女人想要整男人,那是易如反掌,他们根本不知道你背后搞各种小动作,因为他们的共情能力,忒弱了好吧。

我很多年前就在博客上写过,女人的直觉能力,远超男人,当时我没使用过共情能力这个词,但意思也差不多,就是女人看透男人,很简单,反之不成立。有几个男人看透了女人假装崇拜的眼神,和假装高潮的尖叫呢。

通过我捋顺的逻辑,你就能看出来了,女人同情男人,并非什么共情力的表现,因为假如你的共情力跟我一样,你就可以耍狗去了,最后你被狗耍了,就不要再吹嘘共情力了好吧。你心疼男人,只能叫被男权洗脑后的弱智表现。

我们再用狗举例说明,我们人类可以训练狗,因为我们可以通过观察研究狗,明白它们的行为模式,也就是我们能够共情狗,但是狗,永远不可能智力取胜我们(偶尔疯狗咬死人,那不是智力取胜),狗不可能给你挖个坑,下个套吧?

而男权却可以把好女人步步为营洗脑训练为己所用,这就证明了,所谓的好女人的共情力,并非什么高人一等的特征,恰恰相反,那证明了,你,才是那条狗呢,好女人们。

不要再吹嘘你们那个共情力了好不好啊,那不能证明你是第一性。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