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头发灭绝大师》

当一个人跟你说她或他老了,你感受到的是心理重压,或者道德亏欠,也就是我常说的,这个人在你耳边拉二胡,那就是PUA。

一个人50岁了,可以讲"我老了",但这句话,仅仅是一个客观存在,一个人在世界上活了50年,也确实不短了,完全可以光明正大讲出来显摆下🤣

但是这个客观存在,不应该给其他人造成任何心理重压或者道德亏欠。我为什么不喜欢中国老人,主要就是因为动不动就给我拉二胡,烦死人了。

如果你觉得岁数大,就难受北受的,那就死了拉倒算了。我这人跟其他人想法不一样,我奶奶,爷爷,姥爷,姥姥,依次谢世时,都挺替她们和他们高兴的。

因为她们和他们最后的日子忒痛苦了,死了就解脱了。 她们和他们的痛苦不是我造成的,因此我没有任何心理重压或道德亏欠。

刚好相反,我认为她们和他们最后的疾病,可能会遗传给我,我觉得还有点烦。我奶奶骨质疏松,我姥姥子宫下垂等等,以至于现在我特别注重锻炼身体补充钙质,导致我身手矫捷,肌肉紧绷。

所以当我跟人讲,我快50了的时候,不像拉二胡,更像重金属,再也没有人敢跟我讲"等你老了就知道了"那句话。我知道什么?

我比你妈还老,对你们那套伦理依然理解无能,我就打算这么极端偏激下去,你能拿我怎么办,看你那小样儿,你都未必活得到我这岁数呢,短命人少操百年事去吧你。

我的岁数铿锵有力成为了武器,疯狂狙击短命人的酱缸逻辑,我要短命人看到我就产生心理重压,道德亏欠。我终于活成了我最厌恶的那种老人 :ablobcool:

只不过白胡子儒家老头利用孝道,专门PUA女孩,而我,黑头发灭绝大师砸烂孝道,专门PUA男人 :facepalm:

《德国物理阉割大法配合中国传统太监文化》

稍微研究了下德国的物理阉割大法,为啥受到欧盟强烈反对,简而言之如下。

德方认为: 人的性欲望和性倾向是难以修正,并且极其强烈的,性侵犯的性欲会危及他人健康。因此法律禁止性侵犯的危险性行为。

而这,会给性侵犯带来灵肉痛苦,为了性侵犯好,物理阉割掉,他就没这痛苦了,社会也安全了,达到双赢目的。换句中国四字成语-----割以永治。这是德国的法理依据;

欧方认为: 并没有大数据证明该理论,且物理阉割是不可逆转的,伤害人类尊严的一种惩罚性行为。当性侵犯改邪归正后,又怎么保持人类尊严继续生活下去呢;

我方认为(我的个人意见): 缺乏大数据支持德国阉割大法利于社会安定的主要原因是,割得太少! 凑足大数据的前提,是样本足够多,并且有对照组对吧。

但是德国毕竟蕞尔小邦,统共也就8千多万人口,还女多男少,你就是把德国男人都阉割了,也才4千万,放到人类35亿男性面前,不足以构成任何科学结论。

因此要全世界行动起来,割5个亿jb,就凑够大数据了。再一做对比,不就能说服欧盟了么🤣为了安全阉割,全世界都应该到遥远的东方取取经,无麻醉割jb,安全又高效,就不会发生德国那个阉割恋童癖手术中,麻醉剂过大至死案了,中医在此大放异彩。

中国古代割jb,虽然至死率也高,但那是因为阉割过程,以及伤口修复中,没有现代医疗卫生技术造成的,只要中西医结合,传统无麻醉割jb,配合现代医学技术即可。

比如割前打好破伤风疫苗,割中注意严格消毒,割后撒点云南白药,吃点消炎药,保证极大降低阉割死亡率 :a_plus: :100a:

《你我的妈妈都贼贱贼贱的》

身为中国女人,看世界的角度肯定不同于中国男人。

比如你出国看到养老院啊,疗养院啊,临终关怀院啊之类的,你就觉得,女人获得了空前绝后的大解放,因为女人再也不会被绑架给亲人免费端屎端尿了。

男人看到后可能就觉得无所谓吧,因为毕竟这些社会默认的家庭义务,比如照顾病人或老人,没有绑架给男人嘛,男人娶个老婆,就彻底解决了后顾之忧,舆论也不会去压迫他放弃工作,回家给父母岳父母养老。

中国男人在国外养老,甚至不能再享受孝子贤孙跪拜的快感了,因为护工人员,人家就完成工作,不会听你叨叨,你给我生个孙子含饴弄孙吧。

但是中国老男人可以这样跟儿媳妇讲话啊,儿媳妇一边给他端屎端尿,还得一边给他堕女胎,追个大胖孙子,德国护理院服务再周到,也没这项目啊。

所以国男出国后,经常讲,外国老人养老质量不行。废话,在国男眼里,护工仅仅端屎端尿哪成啊,还必须给他们家生个香火,还得是免费的,倒贴的,才叫高质量养老呢。

全世界,也就中国儿媳能办到了,菲佣也不干那赔本儿买卖啊。为啥国货便宜,价格低廉? 因为女人都是一帮贱货,啥服务都免费的,关键质量还差。要不然,怎么靠中国女人家庭养老,也不如德国养老院养老,平均寿命更长呢。

不要提我妈,我妈也是一样的,你我的妈妈都贼贱贼贱的,所以中国制造,等于质量差便宜货嘛,呵呵。

《拉二胡的老年人》

我以前就特别讨厌拉二胡的老年人,谁跟我拉二胡,我跑没影。然后我就想,无论如何不能让我女儿接近拉二胡的老年人,结果没想到,拉二胡的是我的原生家庭🤣

我们家这二胡还比任何二胡更难拉,都把我给拉出抑郁症了,我的小宇宙里,怎么容得下这种二胡呢。幸亏我早就在德国看到太多断联的故事了。

如果在中国估计我这抑郁症得是终生的,因为我在中国时,想象不出来,子女和父母可以断联这种好事儿。为什么中国女人患终生抑郁症概率比男人高,就因为她们不敢向任何关系说断联。

比如同妻,有啥好嘤嘤嘤的,你就把这些jb人都踹跑了,不就完了嘛。说实话,我现在,都不同情2018年底的那个我,被我弟弟的人命案给吓成傻逼了,还抑郁了,说来说去,还是儒毒没肃清。

女人啊,在这个世界得的抑郁症,估计都是为男人,不是为性缘中的男人,就是为亲缘中的男人,如果把男人肃清了,还得个屁的抑郁症呢。

男人倒霉了,就应该拍手称快。换个思维后,我再看我弟弟我爸爸,再也没流过一滴泪。至于我妈妈,她乐意给男人擦屁股,我也管不了。

我还一个劲提醒我女儿,你妈要是像你姥姥那样变成绊脚石了,你赶紧一脚踢开,你的未来你的理想你的快乐你的生命,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追求,其他人爱死哪去死哪去。

记住了吗,我的女儿。我觉得我女儿比我可理智多了,她们好像天然更注重分析利弊,没那么多不必要的情绪波动,比她妈强多了,青出于蓝胜于蓝啊。

《任何老人,都可以选择,当不当后代的绊脚石》

我从年轻起,到现在,理解不了很多人间常情。

比如我以前不理解,为啥有人因为生不了孩子而痛苦,我虽然很早就知道自己有繁殖欲,但我出国时,以为自己这辈子也没机会生育了,我也没有任何痛苦。

我就像动物一样,接受自然界给我的命运呗。你想啊,一只母猫,她一辈子不能生育,也不会为此要死要活吧。

然后我又亲自活到快50了,跟我同龄的很多人,都当上了姥姥奶奶,而我并没有像我其她人一样,自动认定我女儿必然会生育。

恰恰相反,我女儿不是热衷环保么,我还提醒她,一个真正的环保主义者,是绝不会生育的,你要是以后生孩子,就是一个虚伪的环保主义者,哼🤣

我女儿在我这里,比香火在男宝妈那里还自由,香火,还没有不婚不育的自由呢,还没有同性恋的自由呢,还没有不为父母养老的自由呢,还没有跟父母断联的自由呢。

而我女儿,无牵无挂,无忧无虑,自私自利,自由自在,彻彻底底,完完全全,只需要为她们自己负责,不需要为任何倒霉人操心。

尤其不需要为任何老年人操心,因为我认为,任何人的老年都是他这辈子的因果总结,一辈子都没整明白自己咋回事儿的老年人,就是个无底黑洞,谁都救不了。

我运气还算不错,给我女儿建立的关系里,没有什么倒霉人,除了我的原生家庭出了个倒霉事以外,我差点成了倒霉人,好悬 :facepalm:

如果我不跟原生家庭断联,那么我,就会成为我女儿的倒霉人,我就必须跟我女儿断联,否则会成为她的绊脚石。

其实妈妈是可以选择,当不当女儿的绊脚石的,由此可以推理出,我父母也是有选择权的,他们选择了我弟弟,那就是我的绊脚石。

任何老人,都可以选择,当不当后代的绊脚石。你不要以为你没的选,不,你这辈子有很多选择,你每次都精准选择了为男权添砖加瓦,那么你的结局就是你应得的报应。

《我有一个dream》

也可能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吧,可能我天性凉薄,所以跑到德国来认识的,也都是一帮凉人🤣

我刚来德国,对德国人比较好奇,所以就喜欢打探八卦。我一认识老公,就打听他家八卦嘛,结果就听说他舅舅跟姥姥断联好多年了,没啥矛盾,就是不合,政治观点不一样。他姥姥都通过律师分配遗产,所以母子最后不用见面,遗产没问题。

我当时就,没有像其他中国人那样,在心里震惊德国人的凉薄,而是我就想象了一下那个场面,有个律师给我打电话,说您某个亲人,给您留下了啥啥遗产,请您来办理。

哇,好酷啊。这种事情,我他妈怎么就遇不到呢,没有律师给我打电话,通知我,继承遗产这种问题,只他妈有亲人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我弟弟出大事了,我得收养小侄子。

你看,西方那种电影是真事儿,就是天降各种遗产,有个律师给你打电话,叫你去继承某个亲人的遗产,而你跟那个亲人,早都没联系了。你从没伺候过她或他,而你,就是能继承她或他的遗产欸。

如果说,我有什么做梦都能笑醒的夙愿,就是这个了,我也希望有这么一天,中国女人也有这种机会,不用为任何亲人端屎端尿,就能天上掉馅儿饼,砸下遗产来给你继承。

我,作为中国女人,估计是没有这一天了,我最大愿望就是,我女儿有一天能接到律师电话,告诉她,你妈给你留下一笔遗产,速来办理。

而我女儿已经很久很久没跟她妈联系了,她没有为她妈做过小棉袄,没有为她妈养过老,我想一想都好激动。 :facepalm:

《升官发财死老公》

有个熟人的熟人,对我来讲就算半熟不熟的一个朋友,我道听途说她老公死了,也不知道真假。

我跟老公说,这个消息也没法打听,我也不可能打电话问她,听说你老公死了。

当然了,如果我非要确定这个消息,也可以找其他人去问,只是跟老公打哈哈,俩人嘻嘻哈哈拿这件事情找乐。

我女儿在旁边听见了,给我出主意,她说: 你可以去她家拜访,一按门铃,出来的如果是她老公,那自然是没死。

我说: 如果出来的是她本人呢,我问她,听说你老公死了,我来看看真的假的。(也是玩笑话)

我女儿哈哈笑着说: 你不用问呀,她要是看起来特别高兴,那就是死了🤣

《谁害你,你干谁》

我反妇道时,全中国14亿人口,对我有共情的比例估计不到百分之0.1,但是我也没有因此得过抑郁症。

我得抑郁症,是我弟弟的人命案,不是没有人共情我,别人的共情对于治愈我的抑郁症一点屁用没有。

我攻击孝道,是因为我把抑郁症根源归结为孝道了,冤有头债有主,我只攻击害我得抑郁症的孝道。

更加得罪了全体中国人,更没人共情我了,但我的抑郁症彻底好了,可见,成年人最终的解放,靠别人的共情,没用。

谁害你,你就打回去,骂回去,哪怕得罪全天下,你也落个笑傲江湖的结局。

你非要寻求别人的共情,或者说服别人共情你,比如林奕含,写了一本书,希望别人理解她,共情她,结果引来一堆恋童性癖爱好者,一边看她的书,一边打飞机。

我估计还引起了很多老师的性幻想,女学生看见我的jb,就会说服自己爱上我,卧槽,还有这么好的事儿?

最终她也没解脱出来,还是自杀了。受害者,不要去说服任何人共情你,你就一个字: 干! 四个字: 干死对手。

谁害你,你干谁,哪怕你干不死对手,我保证你能把抑郁症干死了。

你看我,我也没干赢孝道,大爹一不高兴,就把我轰出国界了,但我现在,心灵可痛快,身体可健康呢。

我凭什么自杀? 不把爹们整自杀喽,我且活着呢,我的生命比爹的生命可值钱多了 :cmx_doge:

《一件小事儿》

听说个事儿,我女儿同学的朋友16岁,被他妈给打了,他去儿童局告状,儿童局把他接出来,安排到儿童之家。

他想去好朋友家住,好朋友的父母也同意接手,儿童局担心他跟好朋友如果闹意见(小孩之间闹意见很正常),而他借助朋友家,可能会压抑自己。

又找了一个担保人,假如他跟好朋友不合,可以去担保人家里求助。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他不会为了住在朋友家里,而委曲求全。

我都没想到的问题,儿童局都给考虑了,可见他们见过太多案例,未雨绸缪,把可预见的风险都预防了。

我听说完这个事儿,只有一个疑问,16岁的男孩,他妈还打得过吗? 就算我想打孩子,也打不过了呀。

《我爸给我下跪过,你爸呢?》

我发现有个值得警惕的现象,脱口秀看起来允许调侃男人,但姿态依然保持在嘤嘤嘤的状态,把问题摆出来了,但也没有任何办法,没办法啊,男人就是这个样子的,女人只能多担待了。

比如我爸就是不做家务啊,做也做不好,最后呢,大家哈哈一笑,好男人虽然不干家务,但还是允许女人调侃的。怎么没有脱口秀演员讲一讲如何让我爸给我下跪的经历呢,这,不也是一种调侃,而且更搞笑,可惜好男人接受不了了。

目前国内的好男人顶天儿了,到头儿了,也就只能接受,我依然不干活,不洗澡,去嫖娼,爱出轨,要儿子,但是我,好男人,允许女人调侃我享受到的红利了。

但我就是不撒手,你能怎么样,你只能去看看脱口秀,让我的丑态,逗笑了你。这种脱口秀有助于女拳吗??? 我看只有助于让女人彻底接受,全世界所有男人都这样,就像太阳从东边出来一样,你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的局面了。

爸爸重男轻女,爸爸不干家务,这些女儿还能笑得出来,蛮奇怪的,呵呵。

反正我笑不出来,我要是上脱口秀,就这样逗大家笑哈哈,我爸曾经给我下跪过,我跟我爸断联了,我爸比我死得早,然后再问一下女观众,你爸呢? 看她们笑不笑 :cmx_doge:

《试管婴儿也不能粗制滥造》

大家都知道,如果你不惩罚随便射精的男人,就无法阻止人类滥生,而如何才能惩罚随便射精的男人呢?

目前这个法律框架下,也只有经济惩罚了,又不可能把随便射精的男人,像新加坡随地吐痰那样,进行鞭刑。更何况,你把随便射精的男人打了一顿,他随便射精制造出来的孩子,还是要资源才能长大成人啊。

只有经济惩罚他,才能第一,给其他男人以儆效尤,收好jb管好精子; 第二,罚款专款专用,用于投资孩子健康成长。

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呢?

在德国,就算做试管婴儿的医生(不分男医生还是女医生),都因为冒着抚养费的风险,而对做试管婴儿的群体高标准严要求呢。

并非法律有规定,禁止你做试管婴儿,而是你做了试管婴儿,导致某女子怀孕生子,当母子陷入经济困难时,找你打官司要抚养费,你可能就要支付抚养费。

你支付了抚养费,也享受不到父权,明白了吗? 难道做试管婴儿的医生支付了抚养费,就能让孩子随它姓了吗,养老时就能找孩子要赡养费了吗?

并没有啊。

这就从某种程度上,也约束了试管婴儿的粗制滥造。试管婴儿,听起来高大上,也不沾男人啦,但是不加限制,是个人就能提供这种服务,任何后果都不需要医生承担责任的话,会导致人口素质滑坡的知道吗?

如果把所有的义务都让女人扛起来,大大降低女性容错率,反正只有女人犯了一个错误,就让女人一个人承担所有恶果,其他人一点责任不扛,这就是女权争取到的美丽世界的话,依我看,也跟男权没啥区别。

并且,约束不了男人,也约束不了试管婴儿的粗制滥造,最终大家一起崩盘算了。

《环保的终极是女拳》

昨天新闻报道,德国年轻一代,对环保政策不满,一半不想生育。

德国年轻人,既没有恋爱脑,也没有繁殖欲,为环境保护,操碎了心啊。

电视采访德国年轻人: "把孩子生在这样一个环境里,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看看德国年轻人的思维方式。德国的生存环境和生活质量,包括性别状况,按排名比,在适合人类居住上,排名还非常靠前呢。

人家也没有恋爱脑,繁殖欲啊。把爱情歌颂到天外天,把男人追捧到屌中屌,亚洲当之无愧,大脑都给洗残了。

我对环保问题是这么看待的,说了归其,这是个性别问题造成的后果之一罢了。

女性丧权,包括生育权,都没攥在女人手里(德国女人也丧权,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的女人,牢牢攥住了生育权)。

后果可不就是人口数量失控,超过大自然承受力罢了。人类需要地球,但地球不需要人类。对地球来讲,环境好得很。

站在地球的位置看人类这种弱智,霸占食物链顶端也够长了,该给点脸色看看了,地球如有良知,就这么想的估计。

所以我从不参与环保话题,因为环保问题,如果不动用性别战争解决,女性打败男人,彻底抢夺回属于自己的所有权力,那就完全无解。

其它环保政策,都是打补丁缠绷带,解决不了头号病毒问题。

环保的终极,一定会遇到女拳。最终你发现,环保人士说的话,跟女拳也差不多。

一个环保人士,如果讲不出"把孩子生在这样一个环境里,是不负责任的行为",那就不配搞环保。

其实这句话,就是一种女性生育权的觉醒,当你开始思索,这个环境是否值得生育,恭喜你,迈进女拳队伍了,女拳才是环保的解药。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对母父的养育质量配得到孩子养老》

我为什么一直反对,父母养育过孩子,孩子就得为父母养老?

第一,因为我自己就做不到呗。人啊,说来说去,都得合理化自己的行为,否则过不去自己这道关。

我父母养育过我,而且从我的性格来看,还养得不错呢,我自私自利且无忧无虑,啥事儿都难不倒那种性格。

但我也不给父母养老,我没这义务;

第二,按照目前的伦理道德,孩子和母父,并没有平等对话的可能性。这就像,女人无论如何不能接受鉴鸡这种行为,因为鉴鸡的权利不在你手里。

而母父的养育质量如何,也不是孩子说了算,只要孩子没被打死饿死,都可以算母父尽了养育责任,那么孩子就永远要为母父养老。这,不公平。

因此彻底反对为母父养老,把这条路堵死拉倒。在我眼里,没有任何一对母父的养育质量,配得到孩子养老,不接受任何反驳,反驳就是你弱智。

《德国移民不同于澳大利亚移民》

德国家庭关系松散,亲情淡漠,这种风气也具有一定传染性。感觉移民到德国来了之后,也喜欢讲德国人那句话: 我需要一个人的清静,或者,让我一个人清静呆着(意思就是别来烦我)。

我感觉,也许这感觉不对,但我感觉,德国的外国人,在德国呆久了,也不喜欢原来那种大家庭糗在一块儿的生活习惯了。

当然了,也可能是反过来的,想躲清静的,才会来德国,想凑热闹的,显然还是其它移民国家好使,因为德语是个天然屏障。

比如中国人移民到澳大利亚了,特喜欢把七大姑八大姨全搬过去,一大家人在海外团聚,直接团建一个小唐人城,因为七大姑八大姨基本都会英语嘛,不用再学门新语种了。

我没听说哪个中国移民,把七大姑八大姨都鼓捣到德国来的,甚至德国人在讨论一个问题,是否放宽移民亲属来德定居条件。

最反对的,其实是移民自己,他们不想在德国重新陷入亲情圈子了。如果他们喜欢亲情围绕的滋味儿,又怎么会远离故土呢? 那里到处都是亲人的面孔,这不就图个清静才出的国么。

移民们最希望,德国移民政策缩紧,谁都别进来了 :ablobcool: :cmx_doge:

《德国奇葩案例》

德国有个奇葩法律,你都想象不出来有多奇葩,就是导致女性怀孕生子的一方,必须支付抚养费,甚至连给女性做试管婴儿的医生,都会冒这种风险。

不是有个案子么,女子因治疗癌症,提前冷冻了卵子和丈夫的精子,但是治好癌症后,夫妻俩就离婚了。然后妻子伪造丈夫签字,继续使用丈夫的冷冻精子做试管婴儿。

孩子出生后,女子找前夫要抚养费,前夫拒绝支付,指控为前妻做试管婴儿的医生承担孩子的抚养费。三方打官司,不是这个前夫出抚养费,就是医生出抚养费。对于母子来讲,谁出钱无所谓的,反正得有一方出抚养费。

最后法庭裁决,由前夫支付抚养费,因为他有义务管理好自己的精子,没尽到这个义务,至于女子伪造他的签字,是个小错,忽略不计。

假设丈夫不支付抚养费的话,那么医生就要承担这个责任,因为是你导致该女子怀孕的,当时医生也吓死了,它只不过为女子做了一个试管婴儿,平白无故就要支付抚养费 :facepalm:

而且不管是谁支付抚养费,将来都不会享受到孩子的孝道,这,其实才是最大原因,为什么德国男人恐惧女性意外怀孕,因为你只有出钱养孩子的义务,享受不到孩子的任何红利。

这和中国刚好相反,在中国,男人打炮只有赚,没有赔,孩子么,反正女人给他养,养大了,还可以找孩子要赡养费,他为什么要担心女人意外怀孕呢?

很多人认为,如果找男人要抚养费,将来男人会找孩子要赡养费,这都无稽之谈。

还是拿贝克尔做例子,他给炮友母女支付了高额抚养费,当女儿长大成名后,他破产了,他女儿也不会为他还债,甚至他女儿翅膀一硬,就不认他了,在德国文化里都是被接受的。

《女拳到底先救谁》

众所周知,在德国,男人的日子不如中国男人的日子好过。比如都是名人家暴,德国男名人,一拳下去,判罚1.8百万欧元,注意,仅仅一拳哦,不是持续多年的家暴。而且女方在那之前,就威胁过男方,要把他毁灭了。请问,李阳持续多年家暴美国前妻多少拳,判罚了多少钱。

但我也从来不对国男讲,把你送到德国来接受再教育。

我没那么大本事把国男折腾出国,所以我也不吹那牛。再说了,我对男人的态度是,你有用时我用你,你没用时不要在我眼前晃,我对我前夫都这态度,我要开公司时,你有用,就用你,我要出国时,你没用,给我滚。

所以我为啥要把国男折腾到德国来? 他在德国对我屁用没有啊,我办出国时,就觉得我前夫是个累赘,虽然为了便于签证,我可以利用已婚身份去办签证,但不代表要把累赘带出国。(当时江湖谣传,已婚妇女好办签证,因为签证官认为你没有移民倾向,所以我办完签证才离婚。把一切可利用的都利用完了,再一脚踹开🤣)

但是国男经常教育我,去阿富汗拯救阿富汗妇女和儿童,那么就麻烦你,把我折腾过去呀。你要是现在有本事,把我空投进阿富汗,你本事比德国外交官还大了,他都没这本事呢,你有是吧?

为什么男权会认为,搞女拳的人都大爱无疆,非要去拯救其它国家的女人呢? 这是一个问题,充分说明,学院女权身上背负着一个另类牌坊,你搞女权,就得先救别人,比如先救黑人,先救穷人,先救男同,先救阿富汗女人,这是谁给你们的错误认知呢?

别人想救谁,我管不了,但是我想救谁,别人也管不了,我只想救自己以及自己的后代,其他人,我弟弟,我妈妈,我爸爸,我老公,我都不会救,我会跑去救八竿子打不着的阿富汗女人???

她们对我,有一点点用么??? 没用的东西,我为啥要救??? 你们觉得阿富汗女人的子宫对你有用,你去救啊,我死看不上阿富汗女人的子宫,我就不去救,我就这么自私自利,怎么着吧,有本事你打我来。

《女人不是死鱼和木头》

在很多女权理论书籍里,感觉她们把女人都描绘成了死鱼和木头,是绝对的只能受害的,不能复仇的,一刻也没想过主动害人的,一种存在,需要女权去拯救,

可是我琢磨的是,先不说,女权的力量没那么大了,能拯救自己就已经劳苦功高了,退一万步,就算女权力量很大很大,拯救出一堆死鱼和木头来,又有什么用呢?

你从敌人手里抢来一堆战士,皈依女权队伍,对女权是一种助力。但是你,抢回一堆死鱼和木头,我感觉没啥用。所以很多女权的理论是自相矛盾的,一方面,她们否认了女性的主观能动性,一方面,又非要去拯救丧失了主观能动性的死鱼和木头。

而我是反过来的,我相信每个女人体内都有攻击力,我相信每个女人身外都有小宇宙,她们是可以自我负责的,自我觉醒的,自我赋权的。

我不相信,任何一个女人,是仙子嘴里的死鱼和木头。很简单,我有过和唐氏综合症弱智的相处经历,就连他们,也不全然是死鱼和木头。他们也有私心,也会报仇。我也养过猫狗,没有任何一种动物,是仙子嘴里的死鱼和木头。

所以我认为,很多女权理论也是厌女的,只不过她们换了一种面孔,通过否认女性主观能动性,来打压女性反抗和复仇的潜力。她们认为,女人必须需要她们的帮助,才能发声,才能报仇,否则就是给男人上私刑。

我认为,每个女人都可以,也应该为自己发声和报仇,每个女人都有能力教训身边的任何一个男人,让他们对女人保持敬畏之心。女权仅仅是激发出女性潜力而已,不需要越俎代庖替代任何女人的主观能动性。

《丧失性权力的成年女性没资格扶贫》

我肯定是不会去扶贫的,我晕贫。不是有女人晕针么,看见个jb就晕倒了,吓傻了,气哭了,我没那毛病,我的毛病是晕贫,远离贫困地区的jb人和jb事🤣

但是,如果我哪天吃错了药,真去扶贫了,碰见还没饿死的小男孩向我露出jb,我也不会气抖冷。

我当然也不至于虐待儿童的啦,剪子就先不用了。我就一边吃着手里的零食,一边围着他转几圈儿,上下打量他,然后拿着手里的零食问他:

小朋友,哎呦呦,你看看你,大便都拉到前面了,也不知道擦一擦,你爸妈没教过你是吧,阿姨这有一堆好吃的,等你把大便擦干净再给你吧。前面挂着大便的孩子,不是好孩子,就应该被饿死。

说完我就走了,他控告我,都没证据,我什么都没干,没碰过他一根毫毛,他干过什么,我说过什么,有本事他就再重复一遍呗。

我看是小jb的性权力大,还是我手里的食权力大,呵呵。一个跑去扶贫的成年女人了,还在认为自己手里没有性权力,你他妈都没有性权力,跑去扶什么贫,拯救什么小jb,不是犯贱是什么啊。

《拯救人类的成年女性,被小男孩的jb吓哭了》

我真的理解不了很多人嘤嘤嘤的那个点,比如女的,跑去扶贫了,看到几个还没饿死的小男孩,对着她们,露出jj来了,也有一帮人嘤嘤嘤。

这,有啥可嘤嘤嘤的呢??? 又是小男孩展示性权力了,这个性权力,不也是你们女的,乐意奉陪玩下去的游戏规则么???

你们认为男人的jj威力无比,就会被一根大便气哭了。我是完全站在雌性动物的角度来看男人的这种行为模式,感到十分可笑。

连小女孩都知道那玩意儿,一剪子下去就完蛋,能把一帮成年女性给气哭了,还一边哭一边拯救人类呢,也不嫌丢人现眼。

拜托你们就不要去扶贫了,jb饿死就饿死算了。

《人类不是珍稀动物》

我观察到一个现象,不知道别人是不是有同感。我观察我女儿这一代,对拯救人类普遍没啥兴趣。

德国不是要大选了么,网上有个问答表格,回答几十个问题,帮助选民认清自己的政治倾向更接近哪个党派。

我女儿及同学普遍更注重环保,对于拯救人类不感兴趣。我估计人口达到一定极限后,后代会自我调节吧。

可能我们这一代还在想方设法拯救人类,我们的后代已经放弃拯救人类了,我女儿讲话了,人类又不是珍稀动物,有啥好救的。

何况,人类绝大多数苦难,都是自找的,越救苦难越多,比如以前7亿人的苦难,现在都乘以10倍,变成70亿的苦难了,有完没完?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