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和香火,两相不耽误》

都是信上帝的,但国家风土人情不一样,感觉他们互相也有不理解的地方。比如我认识一个耶和华见证人,她跟美国耶和华见证人也有联系,她去那里参加活动的时候,住在当地耶和华见证人家里,就特别不理解美国耶和华见证人揣着手枪去逛商场,她跟我讲,当时把她给震惊坏了。

但是她女儿不到30,就决定好了终生丁克,让她女婿去做了结扎。这事在德国就挺寻常的,双方父母根本无所谓,然后她跟美国朋友讲过后,美国朋友特吃惊,说还是要听上帝的旨意吧,那意思这种避孕方式不尊重上帝。

好像美国人对活着的人是不是下一秒被枪击打死不是很介意,但非常介意没出生的人是不是能出生,甚至还没怀孕的人,他们也得染一下指,指导人家该不该避孕,简直吃饱了撑的不是一般得多。但是呢,这还都是信仰同一个宗教的人,只不过有的人在美国生活,就觉得揣着枪更保险,有的人在德国,就认为我爱结扎就结扎,关你屁事儿。

我看,宗教也是入乡随俗,胳膊掰不过大腿,就好比中国基督徒一边信上帝,一边堕女胎一样,天堂和香火,两相不耽误。😂

《美国女权的胜利,争取到了不挨打的权利》

我又发现一个现象,美国爱情故事倾向这样叙事,那就是女人跟某个男人发生伟大爱情之前,就他妈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从没想过自己这一生,到底有什么目标,如何实现这个目标,包括要不要生育,生个什么样的孩子,都没想过。

我认为这都应该在爱情发生前,你作为女人,就决定好了的,我的意思不是说,你决定好了的人生之路就一定不容改写,而是说,你改写你的人生之路,也是顺应时代或命运之需,比如你热衷歌剧,打算往这个方向去发展,但你天赋确实有限,那么你还有个才华是写作,决定去攻读歌剧编剧导演之类的。

比如我老公的妹妹的女儿,她就是这个样子的,她换多少男友,对她的理想追求毫无影响,唯一影响她追求的是,她自己的能力是否足以实现理想。比如她一开始热衷歌剧,但可能演唱能力确实不足,那就改学编剧了。她的男友,爱支持不支持,不支持可以滚。

明白我说的什么意思了吗? 你的人生大体方向,不应受限于爱情,而仅仅受限于你本人的追求和能力。另外,既然女性体内有个子宫,那么你就要完全听从自己的心声,去做决定。其实连小女孩都会琢磨,她喜欢长成什么样的娃娃,比如我女儿喜欢绿眼睛娃娃。

我们顺着这个例子去走,一个女人,她想让自己的孩子有双绿眼睛,这,是不是全权属于她的权利? 而且是在她跟男人发生任何关系前,就应该做好的决定,那么影响这个决定的,只能是上帝,比如你就算找个绿眼睛精子,也有生出黑眼睛娃娃的概率。但是,这个选择精子的权利,必须死死攥在你手里。

比如我,我从小就发誓,要我的孩子高鼻梁大眼睛,那么,就算我跟猪头发生了伟大爱情,也不会改变我这个梦想,我一定要使用高鼻梁大眼睛的精子生育,猪头不满意可以滚啊。这不恰恰证明,猪头对我没有伟大爱情么。哦,我使用猪头的精子来证明我对他有伟大爱情了,但是猪头用什么来证明他对我有伟大爱情呢,请问?

而美国大妞,一天天爱来爱去,看起来牛逼哄哄,其实最后你一看美国爱情故事,都是围绕男人的欲望在打转,女人在遇到爱情前,就像沉睡公主一样,非要等个Mr. Right来拯救她,结果呢,她除了为Mr. Right繁殖了爱情结晶,好像也就争取到手一个不被家暴的权利出来。

比如李阳的老婆,她在遇到李阳之前,有没有想过自己是因为爱好中文去的中国,自己有没有繁殖欲,有没有想过孩子什么样才是自己理想的后代,好像她都没想过,就随随便便瞎jb爱,把自己爱成了一个不挨打的生育工具,其它权利一概丧失,还被当成美国女权的胜利了,牛啊,真牛。

《德国非爱情故事》

看看德国现实生活中的非爱情故事,有对夫妻,女方突然得癌症了,需要化疗,也是提前把自己的卵子取出来备用,想等到自己病治好了再生育。

结果她的癌症倒不是啥问题,化疗后就好了,但是她们夫妻感情不好了,决定离婚。男方给医院打电话,夫妻当初计划好的,试管婴儿不能继续使用他的精子了。

然后,女方伪造文件,继续使用男方的精子试管婴儿了,找男方要抚养费,男方以当初曾经给医院打过电话为由,拒绝支付抚养费。

女方打官司,最后还赢了。法庭理由是,即使女方曾经伪造过男方签字,但这个错误相比于男方犯的那个错误,小到忽略不计了。男方犯了什么错呢? 错就错在没管理好自己的精子。

他当初跟医院签订的合同,他的精子定向导孕,就是只能交给当时的妻子做试管婴儿,跟捐献精子有区别。之后虽然反悔,但没有去办理毁约手续,只打了个电话,口头毁约无效。

相比来讲,德国人对伟大爱情没那么多执力,更看重谁有什么权利,女方才是使用子宫的决定者,男方爱情不爱情的,也不能越界干涉女方的子宫,你只能管好你的精子。

相比于美国伟大爱情故事,我看还是德国非爱情故事更具有法律意义。美国那伟大爱情,即没有人性,也没有兽性,只是一个自私自利的该死精子想要借腹繁殖的鬼故事!

《德国三观歪到哪去了》

我发现德国人很实际的,比如一个女大明星,自甘堕落,找个老头,他们就冷嘲热讽。因为她是有选择的啊,你有钱有貌,你缺爹啊。

但是一个女素人,找个有钱老头,他们不会骂女素人,只会骂有钱老头。而且在潜意识里,他们希望老头快死,把钱留给女素人就好了。

他们对于底层女性贪图金钱,比较宽容。对于有钱老头贪图底层女性美貌,就不够宽容。道理是一样的,因为有钱老头是有选择的,你有选择,还决定去吃女素人的美貌红利,那你就赶紧死了算。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德国有个女素人20出头嫁个有钱老头,后来老头被害死了,我感觉德国群众都站在女素人这边,老头么,反正已经死了,女人么,还年轻,年轻人犯点错有情可原,再给她一次机会吧。

最后把这个女素人捧成小明星了,德国人的三观,歪到哪去了都🤣

《爱情伟大全靠女人自愿被吃》

发现美国华侨没啥女本位意识,估计我当年如果去了美国,也会变成美国华侨那个意识吧。

比如美国有对夫妻,感情已经不好了,突然发现男方得了癌症,治好的希望基本没有了,于是他写了本书,说得病后重新审视夫妻感情,因此俩人决定生个孩子,延续他们的爱情结晶。

他们跟这叫爱情,呵呵。爱情已经超越了自然天道的话,绝对是要吃女人的。关键是这个美国华侨讲,你看,也有男人要死了的时候,决定生个孩子的。

那个意思就是女人要死了,决定生个孩子也是可以理解的。先不说,中国那个要死了的女人决定生孩子的初心,是为了让孩子陪伴她老公,也就是说把孩子当工具来使用的,并非她本身有多么大的繁殖欲。

况且,女人要死了,决定生育,也他妈用的是自己的子宫,而男人要死了,决定生育,你他妈死没死,都没这个权力啊,你使用女人的子宫,去延续自己带有癌症负担的基因,这,他妈能叫伟大爱情???

也就美国人这看法,我跟德国人讲了下剧情,德国人都认为,这个美国女人疯了,只有疯子才干这事儿。全世界伟大的爱情,全靠女人自愿被吃,其结果就是精子数量和质量全面崩盘,自然界看不下去了都,人类还在沾沾自喜,认为人定胜天呢。

我女儿讲话了,美国人都跟大傻子一样了。😂

《死人的归死人,活人的归活人》

我发现中国男文人有个巨大的毛病,其实哪国男文人都有这毛病,或轻或重罢了。

那就是,特喜欢意淫死去的人,如果被活人忘记了,或者活人并没忘记,只是对死去亲人的遗物做个了断,比如打封上条,放进犄角旮旯,或者一把火烧成灰了等等。

哎呦呦,不得了,男文人就会写一篇裹脚布,要么感伤一番人死如灯灭,要么指责一下那些没有把遗物摆到床头的后人"忘了来路就是一堆死肉"之类的。好像看完一眼遗照打炮都不阳痿了似的。

我就理解无能哈,所以我经常讲,我这人没有同理心呢,我完全不知道,一个人死了,为啥还要被人记住? 没有人记住你,你生前的自由和快乐就少了一毛钱还是咋地?

与其关怀死人,你要是让他关心下活人吧,不要再继续无脑繁殖那么多痛苦灵魂,病残肉体了好吧,他们就会陷入那个怪圈儿了,如果你没孩子,谁会记住你呢?

我都不用打嘴炮我肉体亲自死了哈,我就说一下吧,我已经在内网死透了,又怎么样? 记得我的人肯定比我亲自繁殖多得多。

我不是吹牛哈,我只是举例说明,如果,你,想让别人记住你,靠繁殖没戏! 耶稣一个孩子都没有,但是多少人家里摆的,殿堂拜的都是耶稣的遗照啊。即便不信耶稣的,也对耶稣的名言朗朗上口,比如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

你们,男文人,如果就在乎这个死后被人记住的话,恰恰要放弃繁殖欲,专心致志成为你所在领域里的高精尖即可被后人记住啦,又臭又长讲那些没用的屁话,虽生犹死,早死早清静。

死人的归死人,活人的归活人,阿门。 :bili_emoji_yinxian:

《向前向前向前》

日本人打进来时,中国也有汉奸对吧,但是你不能讲,中国人有汉奸,汉奸伤害了我,所以我就不做中国人了,改做日本人吧。...?

或者反过来,抗日团体之间也有争执,有的极端,有的温和,极端的骂温和的抗日不力,但是在日本人眼里,即使温和的抗日分子,也被他们叫做抗日分子。(道理自己去琢磨)

那么温和的被极端的骂过抗日不力,一听日本那边,依然把他叫做抗日分子,是不是会很激动,跑过去认领这枚抗日勋章呢? 恐怕只有汉奸会干这事儿。

所以说,女权内部有一些分歧,没啥奇怪的,人类社会任何团体,都这德性,比如基督教吧,都信一个上帝,你知道有多少分支吗,最大的两派,甚至发动过战争呢。

凭什么你就认为,女权就不能吵起来啦,你对女权的要求,不就像对上帝的要求了么。再说了,上帝也跟受造物吵架,比如魔鬼吧,也是上帝造出来的,但裹挟人类吵吵吵没完没了。

魔鬼说所有人类都会背弃上帝,上帝说一定会有一支神选之民皈依我,然后呢,犹太教说我是我是我就是,基督教说我是我是我才是,伊斯兰说我是我是我最是。

你看,人性就这么个玩意儿,所以你在哪里都会看到争吵。但是你天然的那个性别身份,就像你所属国家一样,你,就是女国的人,女国里有汉奸,伤害你的利益,你也不能背叛你的女国。

女国里有极端的,骂你温和也好,落后也好,过时也好,你,也不能去认领男国给你颁发的女权证书,姐姐们,你们正走在危险的边缘,向后一步就是万丈深渊,背叛了你的初心。

《献计献策,搞臭自己》

对于异见人士,要进行全面封锁,其实某机关是轻车熟路的,只要在此人私生活上找个污点,即可一网打尽,让群众自己去批判此人。

比如嫖娼啦(这事是这样,虽然面对嫖娼,好哥们儿互相包庇,好老婆包容原谅,但是一旦公权力想利用这点打压你,那么男人确实会被嫖娼搞臭名声,好有意思的一个现象),卖假货啦,某年某月穿开裆裤时说过政治错误的言论啦等等。

想把我搞臭,太简单了,我虽然没嫖过娼,没卖过假货(真货也没卖过😜 ),从来不讨论政治,但是我身上有个巨大的争议点。

那么多人都质疑过我弟媳还没死,这么大的一个漏洞,某机关一查就能查出来,如果我弟媳没死,早就恨死我了,再说了,某机关一出手,她也必须得站出来澄清事实。

我如果撒了这么大一个谎,一下就可以把我掀翻在地,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一个污蔑自己弟弟杀人的疯子的言论吧。怎么直到现在,正事都不干,只敢继续炸别人号呢。

呵呵。你们看看,我都给某机关提上醒了,我这人多么爱国啊,替他们着上急了都😂

《考物理时,她写地理答案》

网友给我发在评论里的图片,把我给逗乐了。其实岚姐这人吧,真没啥坏心眼儿,但是她就像那种傻笨傻笨的小学生一样,上数学课的时候,她打开了语文书。或者说,考物理的时候,她把背得滚瓜烂的地理答案写在了物理试卷上,对于地理老师,她的答案当然也算不上错,但是对于物理老师来说,就只能给她个大0蛋 :000:

我解释下这段话哈,如果换个语境,图片里的话问题倒也不大,比如当男权对女性进行荡妇侮辱时,有性欲的女人必下地狱,婚外性的女人要浸猪笼等等,这个时候,你勇敢站出来讲,老子就是有性欲,看见帅的就要睡,怎么样,看我睡的小鲜肉,睡完我还不下地狱,不浸猪笼,气死你们这帮大猪肘子。

答案完全正确! 给你来个满分儿! 但是,目前这个语境里,满大街跑的猪头配美女已经乌漾乌漾,丁真都成了颜值担当,内娱男团选秀已经辣眼睛了,这时候,有人冷嘲热讽猪头三,有人6b4t掀桌子,有人拒绝男性凝视时,你再把这那段话拿出来讲,就是驴唇不对马嘴! 就像考物理时,写地理答案。我知道你背诵这个答案也很辛苦,但是也不能逮哪都用这套答案啊姐姐。时代变了,后浪来了,你要跟不上队伍,就闭嘴歇歇去吧。

岚姐总在同一个地方栽跟头,不得不让人怀疑她视力下降了。比如大环境里重男轻女姐弟境遇如此糟糕的时候,有人叫姐姐快跑,岚姐蹦出来讲,我哥爱我。你哥爱你,对那些遭受不公待遇的姐姐有什么用???

现在好了,更激进的女权后浪要彻底砸烂性缘关系时,岚姐又蹦出来讲,我的小帅哥好爱我。敢情靠爱就能解决争端啦,日本人打进来时,别人都说要抗日,岚姐保证蹦出来讲,日本人好爱我,你们抗日的就是没有遇到好的日本人罢了。

我又给岚姐起了个新名儿,"玛丽陈"算了,她好像对任何社会结构制度偏差法律倾斜家庭歧视造成的两性冲突,都可以用有人爱她来解决。一天到晚就那一套,你们之所以有问题,是因为没人爱你。这种大傻缺,让我说她什么好呢。

只能告诉年轻女孩们,我们这些女大加V们真的已经老了,就像李银河一样,昔日也许曾经当过先锋,引过潮流,但昨夜今晨轰然倒塌,你们的明天还是要靠自己,不要再给这些老人一个眼神了,此君脑细胞已死净,百年后下葬罢了 :0point:

《靠碰瓷女权收割韭菜的心理学家们,早死早清静》

在我弟弟出事之前,我虽然在网上经常看到负债新闻,但其实不太清楚高利贷催债过程,催债人竟然会给负债人的所有亲戚朋友打电话。

可是那些亲戚朋友从法律角度讲,并没有义务去给负债人担保啊。他们给我表弟表妹舅舅都打过电话,最可气的是,他们还给我弟媳的妈妈打过电话,把她妈气得七窍出血。

家里出个孽障,你说别死你家门口,真没啥用。他们惹出来的祸事,总会殃及所有沾亲带故的人,可是出事前,你要是劝大家能断联的赶紧断联,又显得你缺爱啦,受伤啦,极端啦。

心理学家也治不好自己的亲人,比如李雪治好她妈啦? 我弟媳治好她老公啦? 都没有! 女人心理疾病唯一好点的地方是自杀(其实就算自杀也会对其他亲人带来永久伤害,好在别人还有机会活下来),男人心理疾病那就直接砸死给他治病的女人。

很简单,男人受不了被女亲人当作神经病来看待,比如我要是给我弟弟去治疗心理疾病,可能死的就是我。所有改造治疗调教男人的女人,都在攀爬高压电线杆子,不知道爬到哪一步就被烤煳了。

从那之后,我对搞心理学的可算祛魅了,他们是一帮最没边界感的人估计,那就直接承认自己是一锅酱粥也好,最讨厌是他们会伪装自己是救人一命的菩萨神仙,信了我这套,你就能升天。

而且他们有个最大毛病就是不肯承认自己的局限性,他们不肯接受社会要向前走,必然会有后浪拍死你这个前浪,你要去祝福那些比你更极端的后浪终于踩着你们爬上高峰了,甩下你们走得更远了。

他们就不高兴了,又蹦出来讲,不要拉仇恨,不要贴标签,人家都不带你这种老僵尸玩儿了,没点jb数啊你,还靠碰瓷女权收割韭菜的心理学家们,都早死早清静。

这就像我弟媳这类管理咨询从业者,从个体生命来讲,死亡是个悲剧,从管理咨询来讲,少了一个鼓吹灵修的love帮,是个正剧,安息吧,世界少了你们,会继续运转下去哒。

《I Have a Dream》

我对中国女权没起啥作用,不过倒是有个不小的功能,就是我为中国女权拉来不少围观群众,虽然这些群众里,有一部分会因为我的原因而攻击女权,但我相信更多的人其实因为我的原因开始琢磨女权,研究女权,并加入女权了。

因为很多人上网吧,就图一个乐呵,肯定不想抱着大块头著作去啃读,比如女权的历史啊,流派啊,起源啊,术语啊,我说句大实话,对于普通人来讲,上一天班儿了,好不容易躺沙发上休息下脑子,再去专攻那些晦涩的女权理论知识,反思重男轻女对自己生活的影响,可能还真不太现实。

但是这个时候,蹦出一个我来,你就拿我当一个休闲娱乐插科打诨说学逗唱的单口相声天津快板儿来看的话,是非常轻松愉快的,哈哈哈,哈哈哈,是我接到最多的评论。

然后还有一些网友跟我互动,被我骂了个狗血喷头,给围观群众带来更大快乐。另外还有诸多名人网红隔空给我作证,现场表演男权弱智行为艺术,比如英达跟宋丹丹喊话,质问巴图是不是他儿子那次,被我一说一个准。

各种生活中习以为常的性别双标男女冲突,经过我的嘴说出来,就变成了妙趣横生的黑色幽默。所以吸引了很多本来对女权议题毫无兴趣的朋友们去深入思考,我说的那些现象存不存在,如何解决,怎么应对。

甭管是否接受我的观点,但至少会在茶余饭后进行一下反省,如果更有兴趣的,再去深入查阅更多资料,她们会走得比我更远,更激进,反过来骂我落后,我都是高兴的。

因为我知道,这就是必然的后浪拍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其实我不怕别人骂我落后,我最怕的是别人骂我极端,我都快50了,你还觉得我极端,证明你们活抽抽了。

年轻人就应该踩着老一辈,跨过高山,指向远方。I Have a Dream,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被年轻人嘲笑成一个老旧过时的符号,她们会轻蔑地否定我的存在,然后发出属于自己那一代的声音,而那些声音描绘的未来,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美丽新世界。

在那个崭新世界里,女人不再纠结任何两性议题,性别主题,男人问题,因为男人,已经被踢出局了。事实上,男人带来的快乐和痛苦,一直都不成比例,任何事物都有好有坏,这个我是承认的,但我们要衡量一个事物是否值得存在时,就要去比较利益和风险。

那么和男人联手搞的一切运动也好,家庭也罢,最后你算一下帐就会发现,利益趋近负∞,风险接近正∞,而且无论左右中,都这个倒霉德性,你跟男工人男农民男底层搞运动,最后他蹦上去把你踹下来。

这,就是当今这个社会所有女性面临的真实状况。

幸存者少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了,那就只能砍掉这个废物加祸害的存在了。

这一小撮目前被打击被封杀的所谓极端女权力量,代表的就是未来之声,这个游戏真的玩不下去了,我喜欢她们的决绝和勇敢,向她们致敬。

《为妇不仁》

突然发现,任何媒体在报道一个新闻时都是有倾向性的,不管你使用多么中立的口吻,但是对于一个事件,你报道什么细节,不报道什么细节,就会影响读者判断。

德国前几年有个案件,15岁的姐姐捅死了3岁的弟弟,德国记者报道新闻时,语气还是很专业的,做到态度中立,不会强行引导读者倾向哪一方,审判哪一方。

我记得很清楚,案件刚刚爆发,所有人都震惊了,姐姐为什么捅死弟弟,警方介入调查,还没有定论,但是新闻里介绍了一个细节,妈妈的Instagram上,只有弟弟的照片,没有姐姐的照片。

为什么记者要报道这么一个看起来跟案件毫无关系的细节呢,可能还是有倾向性的,记者是同情姐姐的吧,才会在案件刚刚爆发一团雾水时,找出这么一个细节来。

德国姐弟关系不像中国那样,舆论上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了,因为德国人对姐姐没那么多要求,长姐如母,没这个说法。可是能够激怒一个青春期少女,捅死弟弟,德国记者依然认为,这不是姐姐的问题,而是家长的问题。

家长平时一定有所偏爱,才会导致悲剧发生。当然这个姐姐犯罪了,按照青少年刑法审判即可,但舆论上没有过多指责姐姐,而是倾向谴责家长。

我当时就替姐姐讲过话,多数人认为少女更善良,其实如果你还记得自己的青春期,或者你周围真有个天然少女的话,你可能更接受"为妇不仁"这种说法。她们有时候冲动起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杀人不眨眼,因为她们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后果是什么。

她们的神经系统尚未发育完全,荷尔蒙却在体内爆棚,如果家长不能公正对待少女,后果不堪设想。谨以此警告下重男轻女的老家伙们吧,她们还没成年,可是她们最大的优势了。

《认命吧》

男权搞男权社会,靠的就是不生女孩,为什么女权搞女权社会,不能靠不生男孩呢,什么狗屁政治正确,不也是男权发明出来的吗?

女权搞来搞去,还在男权发明创造的语境里受限,这也要自由,那也要多元,搞个屁啊搞。

中国女权最应该搞的,就是把性别比拉回正路,因为这是一件违背自然规律的祸端,已经时不我待了。

这就像,伊朗女权要搞事情,必须首先脱下黑色垃圾袋一样,你只要露出脑袋,甭管长发还是秃头,都是一种革命胜利。

而中国女权,首要降低含男量。路要一步步走,饭要一口口吃,他妈的性别比都那德性了,还要学西方女权,你有生男孩的自由,没有,姐姐,你没有这自由了。

西方人说,我也有戴头巾的自由,当然了,因为你剃光了脑袋,都不会掉脑袋,你爱戴头巾就戴呗。但是伊朗女人再这样讲话,就是大傻逼。

这道理好懂吧,那么中国女人说,我有生儿子的自由,你不是傻逼是什么呢? 是你们的先驴用子宫把性别比例搞成这样了,你们就只能管好自己的子宫,不要再自由下屌了。

这就是一代人的挑战和任务,比如日本人打进来了,那么这一代人的主要任务就是打跑日本人,你不能讲,我也有喜欢日本文化的自由,你生在那个年代,你就没有那个自由。

现在是什么问题呢,性别比崩溃了,把性别当成国家的话,男性烧杀抢掠女性子宫,活生生制造出那么多不符合自然规律允许存在的男人,你这一代就赶上性别战争白热化了,那你就不能再讲,我也有耽美的自由,我也有生儿子的自由。

认命吧。

《中国女人只要降低含男量,就为世界女权做出了杰出贡献》

我如果生了儿子,我就把他送回国。我盘算的是,作为母亲,我对儿子肯定也是有母爱的,所以他的最大利益,就是降维去吃性别红利。

他如果天性就没有平等意识,在国内肯定混得风生水起,他日子也好过,也没影响人家德国女人的日子是吧。

我作为女人,我就呆在德国,我为德国女权没做出贡献,但也没破坏人家的含男量,作为一个天然的中国女人,不增加本地含男量,这,本身就是一种杰出贡献了。低头看看自己国家的性别比,对中国女人的要求就这么低欸。😂

如果我儿子天性追求自由和平等,他受不了中国环境,可以回德国啊,你见识过下跪了,没兴趣,那你就老老实实回来给我站直了。

什么培养出女权男啊,谁也别说谁能下出女权男,你儿子能做到正常人,别给其她女人添乱的水平,就已经顶天儿了,光这都未必达标呢,还叭叭,我要生个儿子,再把儿子培养成女权男,你以为你是谁? 见天做梦吃屁。:akko_excited:

《不要再改造男人了》

我发现中国女人有个最大爱好,就是改造男人,任何时候她们都认为,只要让男人换个环境,只要拉男人走出粪坑,就能把他们变成女权男了。

在这一点上,我更喜欢德国的做法,我都举过很多次的例子了,我女儿同班同学,男生开玩笑说一个女生是肥猪,女生家长上蹿下跳,愣是把男生开除了。

他们有没有给男生一个机会改邪归正,让他继续能够在高级中学呆下去? 没有。说白了吧,德国高级中学竞争也很激烈,鼓捣下去一个竞争对手,自己孩子就多一点机会。

女生家长如果都气势汹汹保护自己孩子学习的环境和位置,就会把不尊重女性的男生挤兑走,那么女生向上的通道就宽松,将来这些女生占据上层工作位置的机会相应就大,那么法律环境社会结构游戏规则当然会亲女。

按照中国仙子的观念,永远要拉上后进男生去改造,那么请问,你多给他们一次改造机会,就会从上升通道里挤走一个女生,就算这个男生改邪归正了,他变得再好,也不过一个女权男而已。

女权男爬上高位,就会白送给你一个女权环境啊,别做美梦了。不管是驴,还是鼎,都要往下扔,谁愿意跟上来,谁就自己跟上来,不需要你拉上任何累赘去改造!

弟弟如果自己有本事,乐意去城市,当然没有人能够拦住他,可以竞争上岗啊,但是凭什么让姐姐带他进入城市,增加城市含男量?

城市人口也是有上限的好不好,你们举全家之力把弟弟儿子都鼓捣进城了,出国了,只会污染环境,因为他们不是通过雄竞靠自己走出来的,只是靠姐姐妈妈老婆扛进城的,他们凭什么会变成女权男?

他们只会觉得女人真是驴,说半天女权还不是舍不得男亲人男爱人,要抱着背着他们走天下,呵呵。

《中国心理学家的作用》

同样是搞心理咨询的,女的搞,就可以叫李love,张love,王love等等。因为中国女的搞心理咨询,包括搞管理咨询都偏重用爱发电,我弟媳写的文章,也那个味道儿的,她也姓李,也可以叫李love,她们更多强调可以通过love获得心灵的平静,事业的运气,家庭的幸福,关系的成功等等,虚头巴脑的东西,李银河也那个水平罢了。

而男的搞心理咨询,比如著名网红心理学家武XY,就不能叫武love,因为他们更强调可以帮助个体成为强者,而强者不但在事业方面,也体现在性方面,占据高位,掌控局面。因此可以使用三个S代表success,sex,sadism,我给男心理学家起的外号就是武sss,李sss,王sss等等。

在我得罪了猪头三,金针菇,牌坊精,腐女耽美,中国作家之后,我终于对着中国心理学家开火了,简而言之,这帮人是女的在炼仙,男的在装逼,反正就是不肯去解决核心问题。这就像社会有个大脓包,造成个体心灵痛苦,女心理学家给脓包抹止痛药,男心理学家为脓包缠绷带,没有一个动用手术刀挖出那个大脓包。

最后有的个体感觉不到疼了,有的个体看不见脓包了,大家就假装解决了问题。这,就是中国心理学家的作用。

《男孩就要送回低阶社会,才能降维去吃性别红利》

用几个数字解释下为什么男孩更适合农村长大。我当年就想过,如果我生了儿子,适当时候送回中国。因为我算计过了,在中国他能获得的性别红利远远大于在德国。我是这么算账的,听我捋一捋。

比如Tom和小明,Tom在德国有姐妹,他父母总共财产100万,平均一分配,他拿到50万。

而小明,也有姐妹,哪怕父母总共财产只有50万,听起来他就不如Tom起步高了是吧,不对,他不但能够获得父母砸锅卖铁这50万,还能拿到姐妹的资助和扶持50万,一下子就比Tom还厉害了。

而这不光光是明晃晃钱的问题,更是由此带来的背后不可忽视的社会结构制度保障法律倾斜心理感受的问题,Tom的心理感受,就是芸芸众生,人人平等,既不比别人高,也不比别人低。

小明的心理感受就是,我是天选之民,天之骄子,香火传人,龙种皇籍,人类希望,宇宙之星...卧槽,那种心理感受,是Tom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知道吗?

也就是说,Tom在德国花1个亿才能买来的人上人的感受,小明随便降生在中国一个普通家庭就能体验到,比如小明上学时,拿女生开玩笑是肥猪,学校家长都说男孩嘛,就那样,反而把女生教训一顿,你减肥就不会被嘲笑了。

而Tom在德国却被学校踢了出去,光这一个小小的例子,就能对比出,Tom和小明,获得的容错率优越感能一样吗。Tom的家长在德国砸多少钱,才能给儿子砸出这种自由度啊,与其费那劲,不如直接把他送去中国,立马人上人。

那么再来对比下中国农村和城市的区别,实际上也是一样的,在农村小男孩轻而易举获得的宗族保护姐妹帮衬,要比城市男孩多得多。城市嘛,你们也知道,女孩子也讲女权了,弟弟吸血难度远远大于农村,城市也没有宗族势力荫蔽了,所以城市男孩那种自由度也受限了。

比如中国城市男人或多或少要承认,咱家没皇位要继承,没钱就别结婚生子了,但农村男人心中还是有个皇位要继承的,不给他老婆去越南买,人口倒卖这种自由度都能享受到,这不就相当于过去的皇亲国戚嘛。

所以我一读到那个父母意外死亡的姐姐,为年幼的弟弟选了个农村家庭,我就竖起了大拇指,这才是真爱弟弟的好姐姐啊。你们懂个屁,我儿子,我也送回国,男孩就要送回低阶社会,才能降维去吃性别红利。这个姐姐,不但爱弟弟,更懂心理学社会学,比李love可牛逼多喽👍

《喝茶喝茶》

我就指名点姓骂人算了,反正我在外网,破罐子破摔了🤣

陈love,身为一个中国著名作家,我是一本没读过哈,但以我多年在中国读过的书来推算一下,中国作家没少歌颂过中国农村文化。

我这么大文采,为啥不当作家,就是我说不了假话去歌颂中国作家歌颂的一切爱恨情仇,他们爱的,正是我恨的,比如父兄有爱; 他们恨的,正是我爱的,比如恶女杀夫。

可是违背了中国基本人伦,在中国当作家等于失业。我的意思不是你不能描写那些黑暗面儿,而是你必须在作品里展现你的价值观,你的价值观不能违背中国人伦,比如给恶女一个好结局,就可能过不了审。

我一看到中国作家这几个字儿,我就像看到吸血鬼一样,因为我深深知道中国作家靠什么才能赚到钱。不说瞎话,甭说靠写作赚钱了,不被封杀就阿弥陀佛了。

所以我一直坚持当个小透明,我以为只要我不谈政治,不上报纸,不用出版,永远都只是个小人物,就可以放心大胆写我所想了,结果怎么着,还是藏不住我的惊人手术刀儿,把中国文化砍出了血。

按照陈作家歌颂的价值观,要在一个父兄有爱的家庭才会幸福,才有人给童权兜底儿的话,那么中国农村才最适合儿童健康成长的啦。哪里像冷血城市人啊,谁跟谁都不认识,亲情淡漠,友情也有边界感,谁对谁都只讲究利益博弈,不讲究爱爱爱爱。

个体跟个体之间,权责越分明,越是缺爱的证明的话,西方人大城市人显然都缺爱,那么一个姐姐,自己奔向冷血大城市或者西方社会,把弟弟留在温暖小农村,这是姐姐多么爱弟弟的证明啊。

怎么到了陈love的好朋友李love嘴里,又不是个人了呢。李love天天关系界限,告诉妈妈们不要指望男人带娃,那是你越界了,爸爸不带娃,那是爸爸的事情,不是你的事情,你只要给自己跟娃,泡壶白茶压压惊,娃就长大啦,一切就好了。

ok,怎么到了姐姐把弟弟送到农村,又急眼了呢? 你明明给弟弟送杯白茶就好的事情,还cue上女权了,什么女权先当个人吧。女权当不当人,就像你嘴里的爸爸带不带娃一样,都是人家的事情对吧,你友邦惊诧个屁呢,关你屁事儿啊。

俩jb人,回家喝茶去吧。

《讲究逻辑的人,不会预设结论》

网友又给我看了个说法,是谁讲的就不说了,说多了又吵架,反正就是love帮里的说法。说的是,姐姐要理解父母那一代的落后观念,比如生了个相差年龄很大的弟弟,在父母死去后,姐姐要接管弟弟,否则就不是个人。

可同样是这个网红又讲过,人要有关系界限。你看,为什么有的中国网红讲话前言不搭后语,就是因为他们经常为了观念,而放弃逻辑。

如果你是个凡事讲究逻辑的人,你不会先预设结论,而是先建立好自己的逻辑,然后,再通过你建立的这个逻辑进行推理,推理到哪一结论,其实最初的你,也不是很清楚。

也许推理出来的结论,你并不喜欢,但你会反过来审视自己的逻辑是否有漏洞,如果审视之后,找到了漏洞,弥补上这个漏洞,接着再用新的逻辑去推理。如果逻辑没有漏洞,那么你就要接受最后这个让自己不舒服的结论。

比如,我们继续讨论姐姐是否要接管弟弟这个说法,如果你使用的是儒斯林逻辑,那当然没问题,儒斯林的逻辑就是有个长幼尊卑的秩序,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因此父母有权替子女的人生做决定,哪怕子女不喜欢这个决定,但也要理解父母的苦心,或者父母的局限。

但是这位网红同志,平时又满口关系界限理念,叭叭得术语翻飞,你一听,眼前一亮,觉得此人有两把刷子,但是一旦涉及到具体事件,就暴露了她并不会运用她平时的那个关系界限理念的逻辑去进行推理。

姐姐到底要不要理解父母的局限? 按照关系界限理念推理的话,姐姐的年龄不理解父母的局限,是很正常的,你强迫一个二十出头的人,去理解四五十岁的人,这就是越界了! 这等于是拔苗助长,人力干涉个体成长速度。

比如我举例说一下,德国中学生14岁时,也有个成人礼庆祝会,但是全程只庆祝孩子走到一个里程碑,学校并不会趁机教育孩子,你长大了,要懂得体谅父母的辛苦了,而是告诉孩子,你长大了,拥有了更多权利,同时也承担了相应的责任。

看到责任俩字儿,估计中国家长又眼前一亮,是啊,你该体谅父母的辛苦了,no no no,这个责任依然是指,孩子要为自己某些决定负责了。

这,才叫关系界限,就是说,孩子随着年龄增长,有权决定自己的很多事情和承担由此带来的责任了,并不是讲,他们要去承担家长的责任了。家长活得不容易,挣钱很辛苦,中年危机,阳痿掉发等等,依然是家长自己的事情,孩子替你解决不了,不需要教育孩子去共情家长。一个14岁的孩子,如果感同身受到了中年危机阳痿掉发,那就太可怕了。

所以按照关系界限的逻辑,20多岁的姐姐,不需要去理解40多岁的父母非要生儿子的落后观念,这个决定是父母做的,那么ok,你妈的子宫你也管不了,这也叫关系界限,虽然这个结论我不喜欢,但按照关系界限的逻辑,我也只能接受这个结论。

那么我们再往下推理,家长突遭意外死亡了,年幼的弟弟,姐姐也有权拒绝抚养。因为这个弟弟,并非她有权决定出生的,因此也不需要她承担责任去抚养!

这个结论,显然违背了中国网红的观念,因此她拒绝接受这个不舒服的结论,于是重新捡起了儒斯林的逻辑,来得到自己想要的结论。中国都是一帮什么人在搞社会科学研究,就是这么一帮为了结论丢掉逻辑的家伙们,他们的书还能大卖,可见基本盘就这样了。

在这种基本盘里,还有人热泪盈眶讲,自己家绝对没有过重男轻女? 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这句古话都没听说过,中国作家真行。

《让子弹飞》

我这些年冲浪的经验是,每当我说一个什么现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给我作证。
比如最著名的那一次,我前脚刚刚分析过,男人拜高踩低,看到丑娃就不想认,而女人因为要给男人面子,所以特擅长装高潮,装崇拜,导致男人无法正确评估自己真实的长相,他们照镜子时自带美颜,给自己评分儿特别高。

但是,倒霉就倒霉在这个但是后面,女人如果跟丑男生了个丑儿的话,妈妈看到儿子时,会有滤镜,所以妈妈眼里的儿子,都是小帅哥。
而爸爸只对自己有滤镜,对儿子还是比较客观的。爸爸回家一看见这个大丑儿子,就会怀疑自己喜当爹了。老子是个大帅逼,儿子怎么可能猪头三呢,但是他的儿子真的随他,是个猪头三啊。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就会游荡在外,懒得回家。轻则丧偶育儿,重则抛家弃子。

我当时说完这个现象,过不了多久,英达先生身轻如燕蹦跶出来了,跟宋丹丹喊话"巴图是我儿子吗?" 震惊了朝阳群啊,朝阳群众的眼睛雪亮,一眼就能看出来英达和巴图跟一个模子里抠出来的一样,一样胖丑胖丑的,肯定是亲生父子没问题啊,但是英达看不出来。

我有没有亲自去扒皮他爷俩? 没有吧,但是架不住人家亲自往上撞枪口啊,我随便扫射一下,让子弹飞,过不了几天就有人中枪了,我能怎么办? 除非封了我的口,否则真没辙。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