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总是说我弟要是把英语成绩提升上去总成绩肯定比我当初好(他现在班级排名50+),而他英语成绩提升上去的关键是要我给他补课,一个单词一个单词教他读那种。

代孕生的孩子和领养的孩子有什么区别?代孕生的孩子同样是在陌生人的肚子里怀胎十月分娩而出,一颗精子和卵子就那么重要吗,反正肉眼又看不出来是否亲生,不做亲子鉴定任何孩子都可能不是亲生的,那么多父母爱的是孩子的身份而不是他们本身。

公园里面居然有好多只白色的大鸟在飞,是迁徙过冬的候鸟吗?

正在散步,定个目标:走5000步以上。

其实我挺喜欢在小说里面看到一些现实问题以及作者对其的感想,比如群体踩踏、医闹、传染病等,但是监管太严很容易就被封,所以现在很多小说离现实越来越远。

花浇有 boosted

看了一些美国弃养制度的科普,慢慢觉得墙内墙外以后真的是鸡同鸭讲。

墙内觉得弃养孩子是天大的事,墙外(美国)是合法过程;

墙内要求有大月份引产的自由,因为无论是流产引产生产孕妇的健康都不是社会政府家人医院考虑的主选,生产后不弃婴不送人基本上赔进去一生,弃婴是犯罪,送人没有合法流程;墙外觉得大月份引产是为了保护女性健康,你争取这种自由是不是傻。

墙内不理解墙外以后可能是墙内的主流,毕竟这就是ccp gfw不择手段想要达到的;而墙内很多女权的诉求以后可能都是断肢求生,杀敌一千自损800,因为空间越来越窄,不得不在最烂的和比较烂的选择比较烂,而墙外的尤其很年轻就出来留学的人,出国前的社会体验和社交体验都很有限,或者已经在墙外待了很久,无法理解墙内也很正常。

隔阂,撕裂,误解,厌弃。高墙还是太强大了。

居然梦到我重新读了个本科在上物理课,但是课堂氛围还是像高中一样,周围同学正在疯狂做笔记,而我在清理桌面上的一堆瓶瓶罐罐?

浓度高了会反向抑制——短时间内看到n次某几个人的八卦后我就不想讨论了、几万件衣服供我挑我就不想买了。

我现在看到别人转发某个新闻,第一反应是搞清楚消息来源,不是我相信的权威机构和官方账号发的就默认是假新闻,另外对在很严肃的新闻下看到的评论全是“吃瓜”很反感。

今天买了一瓶菠萝啤,看配料表几乎不含酒精反而添加了很多糖,但我还是不太能欣赏那股酒味。

(中国)人很在意身体完整性,努力保住身体的每个器官,是因为如果残缺会受到歧视甚至寸步难行吧。

晚饭做好了,青菜炒蛋盖浇卤鸭炒饭。

刚刚擦唇膏时突然想到以前很穷的时候,有些人难得吃肉时会在嘴上抹上油,其实也不全是想炫耀吧,也可能是为了唇部保湿。

吃了中药之后三个月内不能打新冠疫苗(朋友的亲身经历),真奇葩。

家乡村庄已经要求上报外地返乡人员的信息,所有人无论是从低风险还是高风险地区返回,都要在快500人的群里面上报自己的身份证号、手机号码、家庭住址、外地住址(精确到小区)等个人信息,进一步打消了我过年回家的积极性。

花浇有 boosted

记得有一位博主发过,是一本书里的内容,大意是,在第三世界国家合法代孕的目标客户很大一部分是欧美白人夫妇,而看似合法的流程会出现一些可怕的事,比如,(书中写的是印度)为确保成功,提供代孕的医院会同时让几个孕母都怀孕,最后可能生下两个可爱的孩子,客户只知其一,抱走了自己的孩子,而那个不知名的孩子会流入人口市场,提供给有偿领养。这是调查得到的真实论述,不是猜想。

看新闻,感觉有良知、清醒的人被迫害,侵害他人的人反而理直气壮和被维护。

最近一年对声音越来越敏感了,不管是隔壁放音乐还是邻居自己唱歌,或者去批发市场那种超级嘈杂的地方,都很烦躁。

是做饭太累了吗?每次我自己做饭,刚吃几口就会困。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