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看到的 我还以为在自拍,咋还集体同时自拍类。结果,在找信号,不知道是哪里,总之崩了的地方很多。何塞摄影奖需要开个中国专题。

我操你妈天龙人造谣我姐没完了吧,死不死啊

做事认真负责还要向班主任报告的大课间评操员就像督促路人戴口罩的人一样sb

内娱又开始狂转只有一个中国
cnm那可不是吗 有两个中国谁他妈还受得了

《【CDT报告汇·专题】联合国新疆人权报告的前世今生:中国当局能否洗白反人类罪?》

本期CDT报告汇,专题报道备受瞩目的联合国《新疆人权报告》及其前世今生、新疆人权事件的来龙去脉,以及回顾CDT报告汇所有涉及新疆人权的报告。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news.yahoo.co.jp/articles/20d8

简单概括:国男留学生在得知自己感染HIV后故意在风俗店散布病毒,声称“反正还有一年就修士毕业回国了,国内没有好的风俗店,干脆在最后的时间里多玩玩,不管怎么说自己感染HIV的事也是没办法了,那就多带点日本人一起上路吧”
底下受采访的被恶意传染了的风俗小姐今年24岁,明天春季毕业,家里是单亲家庭所以经济困难,然而还是想上美大,但不管是预备校学费还是美大的学费都付不起,普通的打工也是杯水车薪,所以从预备校时代就开始做风俗给自己交学费。文末时说自己马上就要毕业了,本打算存点钱就不做风俗了,想要普通地结婚生子

好尼玛烦,我想回家,封控个卵啊草尼玛。。。热射病都比得新冠恐怖点,发个高温补贴跟要了命一样,做核酸倒是上赶着掏纳税人的钱

又被拉去全员核酸,做核酸的工作人员明显被这破事搞得很不耐烦,棉签飞速在我嘴里划拉了一下,除了牙龈基本什么都没碰到,我相当怀疑这种劳民伤财的大规模行为艺术到底有没有效果

今天早上把家里剩下的一整盒茶包带回学校了,不然实在困得不行,上学期用那个泡热茶的玻璃瓶装的是酒,高三把我从醉生梦死拖入强制清醒

其实看到别人用“中文世界”指代老中我都觉得不太合适,中文世界的范围比大陆要广得多,哪怕是简体中文,也是有别的地区在使用的。如果单单想指我们这个地界,不如说墙国、洼地、老中、秦地,毕竟其它的中文使用地区不至于同沉沦。

如果你去年给AO3捐了钱的话,现在就可以开始给OTW理事会投票了。今年的参选人里有一位叫Tiffany G的,引起了很大争议。她在面试里表示自己对法务部的工作很感兴趣,希望能够对基本条款(TOR, Terms of Service)做出一些改进,尤其是儿童色情,因为那导致AO3在她的祖国中国被禁。

其实我完全理解她的出发点是什么:现在微博上都还很多人把AO3和淫秽色情娈童画等号,也许她是想在TOR里明确写出禁止这些的条款来为AO3洗清污名?我不怀疑她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她根本不了解AO3的历史和核心价值。AO3当年的建立就是因为英语世界的同人女们受够了传统同人网站的审查和清洗,决心建立“我们自己的档案”(archive of our own),最大包容(maximum inclusiveness)和反审查(anti censorship)是绝对不能动摇的底线。

事件始末:olderthannetfic.tumblr.com/pos
Tiffany的发言记录:elections.transformativeworks.
我的立场:tumblr.com/blog/view/direwolf-

爷爷说一种没有几个人说的方言,我听不懂。我只见过他一次,凭说话完全无法交流,得靠书写

爷爷就在白板上写:植物大战僵尸…………

很小的时候写过信,有些短暂交流。我当时只会写作文,没有东西可以说,就照抄百科全书。抄了一段鲎的介绍,说它的血是蓝色

爷爷在回信里说,他调查过了,鲎不是真的,这个字是错别字,血也不可能是蓝色的,祝我学习进步

Tiffany G的发言为什么会让ao3的中文用户如此应激,屡屡说出一些好像有被害妄想的话。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一个患有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人,倾向于把自己塑造成“被害者”的形象,而受害人往往看起来会毫无道理地发疯。事实上,他们之间有外人看不懂的暗语,这个暗语就是受害者被触发应激反应的关键。

所以Tiffany G在不断提起审查制度、因为恋童癖被墙、打造良好公众形象这些极度熟悉的词汇时,长期生活在中文社区,饱经审查之苦的人们,就会立即想到过往看到这些话时发生的一切,自然会立刻应激。而这些看似得体的话术,若非亲身体会过,是不能明白背后暗藏的用心的。

不要再指责受害者为什么发疯,为什么阴谋论,因为我们都经历过,知道加害者的特征,当看到疑似加害者时下意识的反应就会告诉我这人不对。你说言语里挑不出来刺,没什么不对,那是自然,每一份官方通报在表面上看起来也都没什么不对,我怕的是接踵而来的事情。

@eeescape 我笑死,我同学在公轴上刷到你,跟我说好像看到个广州高三生

歌颂兵团扎根新疆的书《八千湘女上天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的合法出版物,用歌功颂德的口吻讲述毛骨悚然的事情:

兵团官兵驻扎新疆,“没有老婆安不了心”。为了解决官兵的安家问题,组织上从湖南大量征召湘妹子,派遣到新疆与驻疆官兵成婚

“一对情侣到达新疆之后,组织上明知女方有对象了,还是安排了一位副团长与其成婚。”

“组织上有意让我们与老同志成婚,故意不给我们发被子,我们三个女兵共用一床薄被,经常被冻醒”(夫妻大被同眠)

“女兵到了新疆以后,组织上迟迟不给分配任务,然后她突然吃到了战友给的喜糖,才知道原来组织上已经安排自己与一位干部成婚了”

“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

“女兵根据籍贯被称作湖南辣子、山东大葱、上海鸭子”

根据微博网友在评论区的反馈,当年的确是把八千湘女上天山这件事当成一件功绩来宣扬的。我想,如果不是这本书,如果不是这件事被当成了功绩宣扬,这些女兵里有谁会站出来讲述当年的残酷呢?就算偶尔有勇气极佳者站出来指控了,也只会被当成“敌对势力抹黑兵团”、“没有证据凭空捏造”吧

补充:根据转发区网友引用的论文,还有至少1.6万鲁女被派到新疆,其中女兵有万余

@board

高三第二周精神状态:截至周二已经从头到尾听了三遍anthems for doomed youth,现在打算再听一遍

我听说中共已经在百度地图高德地图上把台湾收回来了,重新画了国界线,属于赛博政治的重大创新。

*发条全局嘟*
如上条转发所言 花街报道毛象 & 中文社媒用户群体日益增长 其中也cue到活吧。还在墙内的象友们近期开始请留意digital footprint的隐私情况 以及锁嘟状态下谨慎通过不明用户的关注申请

#台湾自我认同光谱

这里发一下过去比较有名的一篇文章,解释台湾内部自我认同的差别。我是不太想多对别人的事情插嘴。但台湾的自我认同的演进方式其实非常的现代。这种演进其实是从反思国民党的propaganda开始的。从类似于《悲情城市》里所展现的一样,台湾人开始意识到认可威权,和由威权所定义的单一族群是错误的。由此作为一个契机,人们开始意识到台湾人可以是闽南人、客家人、原住民(高山族、阿美族)、马来移民、越南移民、中国移民等等。在这些具体的身份开始终于显形了之后,才开始有具体以台湾为视角的讨论。(不然在学校里地理都还教长江黄河这种跟台湾不相干的东西)“如何认同自己”和“如何认同自己的国家”是直接相关的。以张惠妹为例,假如她认定自己是中国人,那么她卑南族的身份就是不存在的。因为中国没有卑南族。这样一来她的名字就不是Kulilay Amit。下面复杂化的光谱暗示了复杂化的自我认同。

medium.com/@TWAntiColonialEng/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