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原来的账号是用新浪邮箱注册的,虽然后来改了protonmail但还是觉得不保险,下定决心重新开了个号,从头开始稍微更安全一点的新生活

歌颂兵团扎根新疆的书《八千湘女上天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的合法出版物,用歌功颂德的口吻讲述毛骨悚然的事情:

兵团官兵驻扎新疆,“没有老婆安不了心”。为了解决官兵的安家问题,组织上从湖南大量征召湘妹子,派遣到新疆与驻疆官兵成婚

“一对情侣到达新疆之后,组织上明知女方有对象了,还是安排了一位副团长与其成婚。”

“组织上有意让我们与老同志成婚,故意不给我们发被子,我们三个女兵共用一床薄被,经常被冻醒”(夫妻大被同眠)

“女兵到了新疆以后,组织上迟迟不给分配任务,然后她突然吃到了战友给的喜糖,才知道原来组织上已经安排自己与一位干部成婚了”

“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

“女兵根据籍贯被称作湖南辣子、山东大葱、上海鸭子”

根据微博网友在评论区的反馈,当年的确是把八千湘女上天山这件事当成一件功绩来宣扬的。我想,如果不是这本书,如果不是这件事被当成了功绩宣扬,这些女兵里有谁会站出来讲述当年的残酷呢?就算偶尔有勇气极佳者站出来指控了,也只会被当成“敌对势力抹黑兵团”、“没有证据凭空捏造”吧

补充:根据转发区网友引用的论文,还有至少1.6万鲁女被派到新疆,其中女兵有万余

@board

高三第二周精神状态:截至周二已经从头到尾听了三遍anthems for doomed youth,现在打算再听一遍

我听说中共已经在百度地图高德地图上把台湾收回来了,重新画了国界线,属于赛博政治的重大创新。

*发条全局嘟*
如上条转发所言 花街报道毛象 & 中文社媒用户群体日益增长 其中也cue到活吧。还在墙内的象友们近期开始请留意digital footprint的隐私情况 以及锁嘟状态下谨慎通过不明用户的关注申请

#台湾自我认同光谱

这里发一下过去比较有名的一篇文章,解释台湾内部自我认同的差别。我是不太想多对别人的事情插嘴。但台湾的自我认同的演进方式其实非常的现代。这种演进其实是从反思国民党的propaganda开始的。从类似于《悲情城市》里所展现的一样,台湾人开始意识到认可威权,和由威权所定义的单一族群是错误的。由此作为一个契机,人们开始意识到台湾人可以是闽南人、客家人、原住民(高山族、阿美族)、马来移民、越南移民、中国移民等等。在这些具体的身份开始终于显形了之后,才开始有具体以台湾为视角的讨论。(不然在学校里地理都还教长江黄河这种跟台湾不相干的东西)“如何认同自己”和“如何认同自己的国家”是直接相关的。以张惠妹为例,假如她认定自己是中国人,那么她卑南族的身份就是不存在的。因为中国没有卑南族。这样一来她的名字就不是Kulilay Amit。下面复杂化的光谱暗示了复杂化的自我认同。

medium.com/@TWAntiColonialEng/

怕怕,长毛象被花街日报报道了,会不会引起 :comrade: 注意进行赛博攻击和安插飞碟。总之各位提高警觉防止个人信息泄露……
m.cmx.im/@strawberry/108774642

说武力攻台,我能理解。甚至主张登陆后奸淫掳掠大屠杀,我也能理解。极端民族主义而已,早已见怪不怪。
但很多简中人是真心以为台湾人打从心底深爱着老中,看到台北101上对佩洛西的欢迎标语,不只愤怒,还有从心而发的不解和疑惑。这就很难理解了。
整天高呼“留岛不留人”,要杀光人家全家,居然自信地认为人家依然爱你?希特勒再疯也没想过会被犹太人拥戴吧。
也许简中的民族主义除了反人类、残酷嗜血的虐待倾向,还有部分抖m人格,毕竟自己也是边被爹虐边流泪示爱,确实很难想象对岸人民居然对爹爱无能。大概每个普信背后都藏着一个悲催的故事吧

《【网络民议】气氛都已经烘托到这儿了,让我们见证纸老虎现形》

torontobigface:我突然感觉,佩洛西访台咋是对中国的帮助呢。大家突然就忘记了烂尾楼,忘记了河南村镇银行,忘记了一切痛苦。佩洛西才治好了中国人的精神内耗。 —— 中国二姨•佩洛西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刚下晚自习级长开广播说飞机到了台湾,我打开手机发现微博被掐断,下楼时后面的同学说武统,异常流畅地挂上梯子看了一眼轻松愉快的ig,回到家边吃水果边打开长毛象,我妈轻快地说了一句能打起来吗,好像活在一个无比混乱的世界

完全被击中了。以下这段文字讲述了北朝鲜一对青年男女的地下恋情。来自《我们最幸福》一书。 

然而,黑暗又有它的好处。尤其是对于那些正与人偷偷约会的青少年来说。

当大人们早早上床之后,冬天这个时间可能会早至晚上七点,那就很容易悄悄的溜出来。享受着黑暗所赐予的私密和自由,而这在有电的时期是很难想象的。披着神奇的隐身斗篷,你可以为所欲为而不用担心父母,邻居或者秘密警察那警惕的目光。

我遇到很多北朝鲜人,他们告诉我如何努力学会去喜欢黑暗,但是留给我最深印象的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和她男友的故事。十二岁那一年,她遇到了临镇一个大她三岁的男孩。在北朝鲜拜占庭式的社会管理体系中,她家处于很低的阶层,因而,两人公开在一起的话,不仅会毁掉男孩的前程,也对女孩的清白名声不好。因此,他们只能在黑暗中长久的散步约会。除此之外,也没什么事情可做。他们最初的交往开始于九十年代初期, 那个时候由于缺乏电力,餐厅或者电影院都关门歇业了。

他们会在晚饭后见面。女孩告诉男友不要敲前门,这样会有被她的姐姐、弟弟或者那些爱多管闲事的邻居们发现的危险。他们都挤在一个狭长的建筑里,屋后是户外厕所,由很多家人共享。房子由一座高仅及人视线的围墙同街面隔开。男孩在墙后发现了一块地方,当天色暗下来之后,在这里没有人会注意到他。邻居们洗碗或者冲厕所的哗哗声掩盖了他的脚步声。接下来,他要做的只是等待,这可能是一小时,两小时甚至三小时。这没关系,北朝鲜的生活节奏很慢,也没有人有手表。

一旦摆脱家人,女孩会马上出现。步入户外,凝视着前面的黑暗,起初看不到他,但是她能感觉到他就在附近。她不用为化妆而烦恼,黑暗中没有人需要化妆。有时候她就穿着自己的校服,那是一件裁剪适当的宝蓝色裙子,刚刚好掩住膝盖。白衬衣,配着红色的蝴蝶结。所有的衣服都是由一种爱起皱的化纤面料裁剪而成。女孩还没有到为穿着打扮而烦恼的年纪。

起初,他们只是默默的走着,接着他们开始窃窃私语,当他们离开了村庄,完全放松在黑暗里之后,耳语就变成普通音量的对话了。直到他们确信没有其它人之前,他们始终保持一臂之距。

离开镇子不远,道路通往一片树林,绿树环绕之中有个曾颇有名气的温泉度假村。它一百三十度的泉水曾经吸引着一车又一车寻求治愈关节炎及糖尿病的中国观光客,但是度假村现在却极少营业。
在其入口处,有一个用石墙围成的长方形映景池。穿过庭院的大道两旁,种着松树,日本枫树,以及女孩最喜欢的 – 银杏树,一到秋天,金黄色的落叶随风飘舞,形状宛如东方的折扇。周围山上的树木都被人们作为柴火砍光了,但温泉旁的树木是如此美丽,以至于人们都不忍心砍伐,使得这些树得以保存了下来。

然而,庭院的状况保持的不太好。树木无人修剪,石凳也支离破碎,铺路的石块像烂掉的牙齿,参差不齐。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北朝鲜好像一切都消耗殆尽了,破损了,失灵了。整个国家曾经有过好日子。然而到了夜间,残败的景象就不那么扎眼了。长满杂草的温泉池里,池水清晰的倒映着璀璨的夜空。

北朝鲜的夜空是一道难得的景致。它可能是东北亚地区最闪亮的夜空。在亚洲大陆的其它地区充斥着煤灰,戈壁滩的沙尘暴及一氧化碳,而这里可能是唯一的一块净土。在过去,北朝鲜的工厂也为这些白茫茫的烟雾做着贡献,然而现在不会了。现在没有任何人造的光线同夜空中满天的星斗争辉。

年轻的情侣在夜色中漫步,脚步带起地上的银杏叶。他们都谈些什么呢?家人,同学,读过的书,等等无论什么都可以成为话题, 这给他们带来了无尽的欢乐。以至于多年后,当我问这个女孩什么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记忆,她给我讲述了这些夜晚。
她告诉我,那个男孩高高瘦瘦的,前额留着浓密的大浏海。离开北朝鲜之后,美兰很高兴的发现在南韩有个青春偶像叫刘俊相的,和她的前男友长得非常像。 (基于此点,我这本书里,我就用俊相来称呼他。) 他非常聪明,在平壤一所最好的大学里读书,日后有可能成为科学家。这也是他们不能公开恋情的原因之一。他们的关系可能会毁了他的前程。

在北朝鲜,没有情人旅馆。 异性之间偶尔的亲密行为是很难发生的。但是我还是想委婉的打听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到了什么地步。

美兰笑了起来。

“我们花了三年时间才牵手,又花了另外六年才接吻,” 她说道。“我从来不敢想象除此之外还能做什么。我离开北朝鲜的时候都二十六岁了,但是我却不知道怎么才能怀上孩子的。”

美兰承认她经常会想起她的初恋,对于自己不辞而别的离别方式也感到非常痛苦和懊悔。俊相是她最好的朋友,是她可以将梦想、甚至家庭机密相倾述的人。尽管如此,她还是向他保留了人生中最大的一个秘密。她从来没有对他说过她是多么厌恶北朝鲜,同时她也完全不相信那些她教给自己学生的宣传话语。更重要的是,她从来没有告诉他关于她家的逃离计划。这并不是因为她不信任他,而是在北朝鲜,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如果他告诉别人,而别人又告诉其它人,这你从来不会知晓,且在北朝鲜密探无处不在。邻居们相互揭发,朋友揭发朋友,甚至恋人都会相互揭发。如果秘密警察对此事有所耳闻,那么她的整个家庭都会被关进囚车,送到大山里的劳动营。

“我不能冒那个险,“ 她告诉我,“我甚至不能去道个别。”

大家可以帮忙刷一下评分。
昨天日本一个维族人开的料理店,有四个支那猪进店消费,被提醒不可以自带酒水,于是支那猪恼羞成怒跑去墙内小红书发帖子故意污蔑这家店主是疆独,引发大群支那猪去谷歌地图上故意刷差评。
大家有时间的话可以帮忙去刷个五星好评。
google.com/maps/place/%E3%82%A

(之前的那条嘟文我在修改过程中不小心手滑删除了,只能重发一遍……对评论、点赞和转发之前那条的各位象友们致以诚挚的歉意,并欢迎你们把之前的评论发到这一条下面,也烦请你们愿意的话再次转发……)
考虑到中文维基百科被当作”客观的墙外信息源“,是相当多中国人的主要信息获取途径,我觉得有必要警告大家:如今中文维基百科的大量关于中共和新中国的词条都是经过党国的系统编纂的,虽然为了表现得”客观“会留有一两句负面评价,但整体内容几乎是和官方口径完全一致。
举一个最鲜明的案例:中文维基百科的国保词条。国保,即和国安相并列的新中国秘密警察机构。按讲该词条中应该可以看到大量该秘密警察机构在建国以来的大半个世纪的历史中如何镇压国内异议分子的信息,但实际上关于镇压异议分子的内容只有一句话。其他内容几乎完全就是官方宣传文章。
维基百科开放编辑的机制意味着其很容易被精通有组织的系统性情报操作的中共所利用——中共一旦注意到中文维基的在向国人传递信息上的重要性和其开放编纂的特点之后,要组织其宣传部门对维基上的重点词条进行系统性的重新编纂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我不太清楚党国这一对中文维基词条的重新编纂是何时开始的,过去中文维基的词条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不如说我当年还嫌中文维基里关于中共的词条的自由主义色彩太强了)。我自己注意到这事大概是两三年前。
最后,在这一假消息和不准确消息满天飞的互联网时代,建议大家还是尽可能从权威可靠的媒体和学术文献中获取信息,维基百科这种开放一般网友编写的信息源本来就不可能是准确的

微博上唐山事件的热搜依然是警察迅速执法大力打击黑恶势力的风格,进入给长期被强奸的民众一颗糖的青天大老爷替你做主环节

在这个账号的tl刷了太多昨天引发我深切痛苦的事件后完全失去了发东西的动力……躲去缪尚了

人权这个词的用法不是来消解女权的。"Human rights are women's rights and women's rights are human rights, once and for all."1995年希拉里在世妇会上喊出这句话,就是在中国北京。27年前的演讲就提到了人权即女权,女权即人权,提到了反家暴、反性别暴力、教育和就业平等、妇女生殖健康、妇女与土地、妇女与环保……27年后别国女权都在争取同工同酬,打破职场天花板,参政立法的时候,中国人还在试图用人权来消解女权,这女权在争取什么呢,在争取中国女人人身安全。关键是人权你也没有啊,在贵国这b地方还二选一,有得选吗你?爹允许你踩在女人头上不叫人权,你能踩在爹头上那才叫人权。能吗敢吗中国人? ​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