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Pinned post

在一堆名字看有没有认识的,结果发现认识的基本上都标红了。这种提供doc,rtf or pdf版本下载的网站真好,可惜我不认字。
classiques.uqac.ca/classiques/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蓬蘽已经有花苞了,木兰也快开了 

クサイチゴ(Kusaichigo)
Rubus hirsutus Thunb.

久未进城,一路动车地铁健康码场所码,进站出站都要搞,搞得人想吐。地铁车厢里满满竖着道道人影,天然获得靠近异性机会,零距离接触。

后来发现检查人员已经浮于表面,索性截图应付。

再次发生列车晚点类似事件,首班动车停运未提前通知,到车站才发现只能纷纷改签成下一趟的一等座,好像不给卖站票。同样看到被迫改签的女士声讨铁路售票服务人员,为什么不提前通知,为什么不给换站票,一等座为什么只能全票价购买而不是补差价。我很气,我同样沉默了。

亲眼见到前面排队中被迫换成下一趟而不能购买一等座,因为说是被限制高消费了。无座12元,一等座20元。人生第一次坐,发现一等座没啥大区别,椅子和间距还有窗帘样式不同,短途而言,区别甚微。

城市绿化看着让我觉得铺陈豪奢,钱都多到得洒地上了的样子。

回程到站,出站坐花坛时,遇一人搭话,道出我的名字,相逢未相识,几近十年未见。一高中同学,竟曾经同桌。人事境遇何其偶然。

想起婆婆中午喝药的时候,掉了一颗牙齿,放在手心,给我看,尖尖的,长长的。她说,像这样的还有好几个,这个就扔了吧。

发现昨天悄悄地随意扦插在种葱的泡沫盆里的几枝天竺葵,被人一一盖上了芋头的叶子。

发现图书网站的广告,没忍住凑单满减的诱惑,一口气买了很多书。

最近#leave 

昨天手指磨了一个水泡,今天又磨出了二个。水泡在几分钟之内就可以磨出来。另外被月季的刺刮破了皮。
大部分的月季都被我处理掉了,觉得这样对月季对我都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睡醒前不久还在做的梦,醒来后就回想不起来了。

最近空气里都是桂花的香味,带着湿润的水汽。

就是加上陌生人的微信,稍稍推销一下,得到不温不火的回应,论及成交尚远,我就心跳加速,手指打字颤抖了。可能需要持续刺激来克服这种应激反应。 

偶然看到一条微博,微博大号发了微博小号相关的内容,回溯发现对应的是2021年年初一个博主的吐槽。八卦之心得到满足,吐槽才华与心性无关,见此博主可以想见冲击。

我想和许多人说话,我保持沉默。

被问起:你想要多少薪资,仿佛是要我给出一个买命钱,无法说出口。

频频把祈祷看成折寿,「在地狱中祈祷」。

房间塑料口袋有异动,没有杀死一只地老鼠。

发现网页版英语学日语中,更新了一个五十音图的学习专栏。

看到关注的博主讨论了热点社会问题,他的微博一向只有同温层互动,大多微博互动不过十几条,今天看到一条微博几万赞,几千条讨论。大多是骂他不担责的。

我关注是因为他会提到一些工作和日常,有些受用。

有同业者对他的事件发微博讨论,几乎是另一个普遍层面的诚恳建议了,想必那位我关注的博主深有同感。只是,我没想到,风口浪尖尚未平歇,他居然转发了这位同业者的微博,希望都齐无恙。

深深佩服那些一直在微博发声的人。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