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Non-stupid people always underestimate the damaging power of stupid individuals. In particular non-stupid people constantly forget that at all times and places and under any circumstances to deal and/or associate with stupid people always turns out to be a costly mistake.

Pinned post

我想我们都真实一点怎么样,对什么失望,对什么心怀讥诮,包括最多最常见的“其实我没有任何观感”。因为看你就像看一个一眼过去一览无余的平面物品,说不上好坏和喜恶,仅此而已。你把你那些随处可见的用语和拙劣试探的话术当成一种个性吗,那对你来说无所谓怎么想,可我觉得无趣,无趣到困倦。吸引力实在是太稀薄了,我以我自身的疏离和沉默向你致以敷衍的歉意。

Pinned post

喜欢林毛毛请勿fo,我有恐纳粹心理症候。

活着好累,在论文写不下去时这种感觉到达顶峰

我把那谁装男的找我聊天的事情跟折说了
折:???你知道是她装的啊
我:知道啊。
折:你怎么知道的?
我:?
我:我又不是没脑子
折:其实这是宋之前跟我们说过,我们都觉得他女朋友有病,还一直以为你不知道
折:不行了太搞笑了我好想去嘲笑她
我:别去,太久远了别惹事

过了几天

折:你知道吗那天宋在频道,我说我有一件巨搞笑的事情想说但是不能说
我:?
折:你好残忍,你让我发现这么搞笑的事情却不让我说

男的都是这样吧。时间长了的感情,怎样在心头炽热烧灼过的朱砂痣都会沦为一抹令人嫌腻的蚊子血。人性如此。

虽然我知道cnapex圈就没有真的cp,但还是好好磕

青野:跟yuki玩你就不会有这种操作,你就只听yuki的话。

青野:打完这把我下了,去吃饭
小o啊了一声明显是有点惊讶。
青野:怎么 你舍不得我吗
小o直接否认,没有啊。
青野静了一下,说:我舍不得你。

啊啊啊啊啊啊

青野确实。。。枪法好又猛男,少年音,带了点撒娇,说话的内容很1声音很0,太有反差了。我仔细琢磨了一下发现小o有点钓系。。。

我笑不行了。。。。青野把小o说得原地停滞沉默一分钟,然后小o平静之后说你说什么,刚才我有电话。yuki这么开朗的人也直接被干沉默了。
这种骚1和纯情0的组合让久久不磕南桐的我久旱逢甘霖。。。

惊讶,浙传这次的恶性事件中我好像是第一次看到男性作出举牌的行为艺术、男性受害者陈情「METOO」,以前感觉一群死人。​

戒网太久,今天乍一翻豆瓣又被无语到。还是继续戒吧,专注自己的事。

, 

唐神在骂人这方面、、、、、

, 

十七八岁:我天下第一可爱
二十一岁:我要扎双马尾,老子天下第一可爱

我是不是三岁的时候被人贩子从北欧拐到了江苏

apex真的是一个极具可能性的游戏,我觉得这把打得非常艰难,复活下来随便捡的枪,毒里互相倒,扶来扶去,还遇到了小帮手一打山的地平线高手两个人变盒子一个人丝血险胜,决赛圈我还是白甲,结果角落的菠萝房里捡到了一个紫甲,拿着把喷火把两队堵圈外,然后还杀了两个,结果捍卫者了。
所以我真的很讨厌倒地就退的人参果,在这个过程中但凡有一个人因为又穷又残又变盒的劣势退了都不能赢。
对待人生也是这个态度,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摆烂。

为什么绝大部分人的素质都那么差呢,不使用一些侮辱性词汇就不能正常聊天了,好想举个牌子:诚招高素质品味apex游戏好友。

以前我会说玩丁真梗的都是脑瘫,现在我不会这么说了,我会说玩丁真梗的基本都没什么素质,几乎同时还会使用尼哥幕刃之类的词汇,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就是没素质,很low,滞纳人典中典。

很多人的逻辑链真是让我。。。。额。。。也许火烧条幅的她本人确实存在精神疾病,但并不影响烧条幅行为背后映射出的抗争意义。媒体试图借助精神疾病污名化她这个人,但基础认知应该坚定的是无论她是否有精神疾病,她烧条幅没有错误;而对精神病可以做到“污名化”的指控如此激愤,只能代表大家其实也都在歧视精神病,“被精神病了”代表的是以疾病为由的自由权利剥夺,想要指出这一套行政操作的错误,却无形中又默认了精神病疾病与监禁绑定的话语合法性,是一种语言上的犬儒而不自知 。

为什么我会这么傲慢啊,我反省。但是我真的很轻蔑那种,获得了一些知识,然后以老师姿态“解惑”的人,水平也没有那么高,也许是我见惯社科高手产生出的鄙夷吧。。。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