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开放约稿,社科类作业代写,其他文案内容代写,心理安抚,日常陪聊(连麦文字都行),或者别的什么你有需求而无风险的业务。
没有底价,心里有数看情况给就行,我只想抵一点日常伙食花销。
放一个qq(1459846648),可以直接加我,备注毛象来的就好。

Pinned post

1个广告:
也许有博士愿意上我的岛?……

Pinned post

喜欢林毛毛请勿fo,我有恐纳粹心理症候。

他喵的烦死了我将来又不去当程序员为什么要揪我的代码啊能给你整出这么大一个牛批的框架已经是我超常发挥了还要我把链接删掉?。。?我也是照着你的范本才打的啊,我以为是要做出这种点击图片和文字出新网页的高级操作结果你跟我说完全不需要<A href:…> </A>有链接就是从你发的index.html里复制黏贴的我黏贴你马你爹我做了八个小时一点一点抠出来的删了四十分钟都没删完,还要威胁我们,九点到十一点四十五要去主楼上近当代,要我们十二点前发过去??。一不说我们在机房没带笔记本,根本赶不回宿舍取,就是回宿舍取还要临时跟近当代老师请假做??也就教了个记事本程度的超文本语言基础和DW的简单表格设计就让我们做这种网页心里是一点b数没有。还四十分谁稀罕你的四十分爱扣扣就不改了

今天学弟生日,昨天约好一起吃蛋糕。

晚上他突然问我明日香也来可不可以,我第一反应是这什么二次元魔怔人(不是),然后心想算了也没必要打破他明日香陪着一起过生日的幻想,就"噢"了一声。

感觉又好笑又无语,然后琢磨着他等会不会又来问我绫波丽、三笠艾克曼、灰原哀什么的能不能也一起来,,,就又很严肃地跟他说你的生日你可以随便请,不用问我了。

今天,嗯,学弟真的叫了两个头像是明日香的校友过来,两个男孩。其中有一个暑假的时候我们还在学弟评论区对话过,我给他的代号就是根据他的头像叫他明日香。

救、、、怎么会这么搞笑 。。。。

(这个明日香很腼腆清秀,黑衣服黑口罩,一米七几不高不矮,就是我心里阿宅的感觉)

男的,一个比一个讨厌,不想了解就算了,谁稀罕你理解,就不该抱希望

过完生日就绝交再也不在一块了

你知不知道你这种骚扰别人的废物和那种自闭废物是不一样的?后者我喜欢有好感,前者我每时每刻都想把ta杀了

每天都是这样,仗着我这个不爱社交但是永远无底线包容你的低情绪的老好人,肆意地宣泄你的痛苦

你想死怎么不直接去死。天天给我发干什么,我又不是你的好朋友,天天就拿你的情绪绑架我,一点不如你的意不顺你就要想死,我真是巴不得你死了别再来骚扰我

你难过个屁,在我面前阴阳怪气话里有话各种装惨,谁不是孤单一人似的,自己说话不动脑子我不想接着说了还要玻璃心觉得我骂你,烦不烦,谁有空安慰你,愿意再答应陪你过生日已经是我善良了,你自己没朋友找别人做你的朋友

谁爱拯救谁去拯救吧,一个个都烦死了,天天找我说话干什么,我一点也不喜欢聊天,我他妈烦死别人找我聊天了

我不要喜欢你了,你根本就不在乎我

挺可笑的,这几张图放豆瓣还会被移除警告⚠️。只能说就是不如国外女性主义刻薄

在图书馆下楼梯的时候和宁宁吐槽,女老师a在上近当代文学读一会ppt然后跟我们分享她如何经营家庭的“女性经验”,热衷于问我们“理想的婚姻/恋爱状态”,经典台词是在课上评论:“你这样优秀的中文女学生以后在婚恋市场上绝对占据优势地位”(我亲身经历)。
女老师b则喜欢课上撒娇弄痴对待任何一个男孩春风化雨温柔娇憨,对待女学生说她面无表情算是客气基本是不怎么正眼瞧。比如一个男生迟到她就笑呵呵让对方表演才艺,唱歌跳舞讲笑话;女生迟到她冷冷地看着直到全班都低气压才让对方进去。我今天说着说着然后恍然大悟,这不就是媚男吗。

三点半醒一次,四点半又醒一次 。睡不着看手机,半夜两点的消息,问题是喜欢的人突然有对象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他说看着别人抱走了养不起的花。我又想起了我刚谈对象时他问我"如果我跟你表白你会答应吗",我当时说当然不会。他也不是自怨自艾,只是时隔一段时间看到这种话题,说把自己的痛苦当成乐子玩还挺有意思的。我:不要以为别人看不懂你的痛苦。

。 

网盘里翻到去年的年度总结,发微博但那个号已经没了。

漂浮_ boosted

喜欢一些接地气的卑微爱恨情仇,意思是打开一本网文前三章看到攻是天下第一美人皇帝,受是海外岛主大宗师,已经阳痿了,不想看一些紫禁之巅的恋爱,,,

漂浮_ boosted

一些人和人无法同时存在的时刻* 

在我跟室友聊天的时候我只能跟她说第一点,因为有时候言语上你很难让对方理解不同的层次,她听完也不会明白我对一件事复杂的看法,只会得出“她是站在宋冬野这边的,居然还觉得他可以骂人”,甚至很快还会质问我牺牲的缉毒警不可怜吗。
就像我觉得她们另有算计,未曾说出口的想法于我而言是听不听都无所谓也毫无价值的一样,我的另一些想法于她们那套价值观念系统来讲,也是毫无价值且相当刺耳的,Haha。
我现在已经不会觉得郁愤了,逐渐对两种结构产生了清晰的认知。

漂浮_ boosted

我比較認同一個觀點,就是越是緊密狹窄的圈子,越會歡迎新鮮血液。
比如說,你如果加入一個基督教新教團體,在第一次家庭教會的聚會的時候一定會有小點心,飲料,資深的成員會主動找你搭話。你要加入的是北美歐洲法輪功青年團體,對於你的工作、簽證、感情問題,組織都會表達關切。你要是參加的是一個邪教還有可能發米發面呢,你要是參加南派傳銷那還可以免費吃酒樓。
長毛象作為一個大平台,造成了無數個鬆散的共識群體。在ftl上粉紅、新納粹、左派、川粉、豆瓣難民、小動物、外星人、恐怖情人stkr、反共義士、心理疾患,各自都有自己的互動空間。其實在大多數的社交圈子中,維繫大家社交濃度的都不是什麼政治立場或者任何價值觀念,就是單純的熟人之間的互動。圈子的邊界是模糊的,是不設硬質壁壘的,但正因為是一個鬆散的社群,一個新加入的個體馬上就受到歡迎是不太可能的。
在象上你希望有固定的互動對象,個現實中一樣,需要有足夠的溝通技巧,理解能力共情能力,拍馬屁拍在屁眼上的能力。
不能理解緊密孤立的團體才會幫助新人這可能是沒有學過社會學,無可厚非。不願付出溝通成本就想混進圈子,還說長毛象太封閉不開源blablabla真的是缺乏生活經驗

昨天室友跟我说到了宋冬野,她的想法很简单,“一个吸毒犯余生不老老实实夹着尾巴还敢下场骂网友,这么猖狂?”
我的想法就是
1宋被骂纯属活该,对拆那人一点了解都没有你还想赚他们钱。
又想赚钱又想站着,不吸毒的人尚且做不到,你不会以为你就能做到了吧?
2为自己说话辩护,不搞知错就改弱势小白花那套,骂得别人狗血淋头的姿态,有一说一我还挺欣赏的。
3、不以一个污点否定整个人。
4、在一个既定的框架中生存的大前提下,既然无法改变规则也无法以一己之力包揽整个维护体系的成本,那就应该注意在非必要的时候选择遵守规则。没有能力还搞破坏的时候就该想好自己的下场。尤其是成年人。兜不住这个下场还急了的时候就挺丢份的。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