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所谓婚驴等感想:
女权对一些互联网年轻女性而言,就犹如爱国,爱爱豆,爱骂资本……爱任何被媒体宣传的东西一样,只是机械性的口号而已,恨也好爱也好,都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这种鸡血的小将式的口号,只是大潮下的一种跟风而已。而跟风或许的确会激起大量的情绪(愤怒的,委屈的,不安的),却不会有真正的感情。
这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觉醒。

读《野性的呼唤》读得太晚了,我一直认为动物小说是人投射在动物身上情感的过度投射,毕竟动物是否有情感尚且无法通过现有的科技手段来证实,但是杰克伦敦真是写的太好了~


【小雪】早上8~9级蓝色大风警报,气温3°,饥肠辘辘跑去上班了,单位中央空调坏了,同事给了我一个刚煮好的鸡蛋,感激涕零地剥开咬了一口,蛋黄“啪叽”一声掉地上了……
成年人情绪崩溃只需要一瞬间

情绪黑泥 

其实这种可怕的难过如此折磨,已经到了需要喝酒来解决的程度了,但是因为这个病,喝酒可能会流更多血……

就不敢喝了,那就只能死扛着这种难过……

我没法处理自己的情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是想先放置在一边,可是这种事总会在夜深人静折磨你,对吧?

四楼办公室旁边的热水器上放了好大一个肘子,大概是想借着热气儿把它烤一下,但是食品袋口子没扎好,里面的香味被热水器烤得焦香四溢的,感觉有人路过都魂不守舍的,而且快下班这点儿,你坐在那扯下耳机大概率都能听到旁边的哥们肚子在叫了,何况我自己。

我大概知道是谁放在那儿的,这人去年借我的水果刀今年还没还我,碍于职位问题,我没好意思去要,不过我亲测他做肘子确实有一套,

这下他再也不敢在热水器上放肘子了。

人的欲望永无止境,这三张加起来我得两个月喝西北风了,土都吃不上热乎的…… :0170:


The Last Ronin 05

这张封绘是所有浪人刊里最喜欢的一张封面。

如果不是注意到他嘴角的微笑,还不会注意到他的血迹已经顺着屋檐流下去了……

麦粉危险发言:他终于解脱了!!他终于要解脱了!!!!我真的好为他高兴,我从不觉得死亡是一切的结束,而是另一段旅程的开始,麦麦笑的那么开心是因为这次他不会再孤单了,所以那一点也不疼……

那一点也不疼……

今日真实:兴致勃勃一脚油门下去的那个人竟然不是我

如果我们一同被人梦见,那便是我们的相逢。——里尔克致茨维塔耶娃

我把土豆肉饼做咸了,吃完饭喝了好几杯水…… :aru_2020:

reddit.com/r/chonglangTV/comme

搬一个:

致那些坚持认为不会翻墙者不配看墙外东西的粉红

你们总是认为自己有智力翻墙所以高人一等,是被国家选中的高等中国人,经过了国家的“简单考验”,因此可以心安理得地享用墙外资源。

翻墙貌似是很容易的,在各种商店里面下载个免费的翻墙工具就翻出去了。复杂一点的上网买梯子然后配置下ss,ssr,v2ray什么的也翻出去了。再复杂一点就是花钱买个服务器然后自己搭一个。所以难怪你们会以为翻墙是很简单的事情,翻不出去的是傻逼是脑残,是劣等中国人,不配上外网

但是这份容易并不是表面上的理所当然。

最开始的翻墙用的都是各种现成的协议。直接拿来用就可以很简单的翻出去了,但是在你们敬爱的习皇帝上台之后,大量现成协议都被封锁。

为了对抗这个封锁,让一般人有访问完整互联网的权利,国内开发者们仔仔细细地研究GFW的构造,研究密码学,研究协议,研究混淆,研究防探测算法,同时秉持着开源精神创造了如Shadowsocks,v2ray等优秀的开源翻墙工具。

他们的下场并不好,无论是ss还是v2ray的作者都被警察叫去喝茶了,但由于源代码是开放的,这些软件不断有人维护,因此能一直翻出去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好心人进一步降低这些工具的使用门槛,他们给这些翻墙工具加上GUI界面,移植到移动设备上,还写了一键安装脚本来方便部署,而他们许多也被警察抓捕

扪心自问一下,没有这些人的帮助,你们还能翻墙吗?

不查阅资料,你能说的清楚网络的五层协议吗?你能说的清楚SSL从握手到传递数据到底经历了什么吗?你能说的清楚对称加密和非对称加密的原理和使用场景吗?你能说的清楚TTL值的作用吗?

大部分人都做不到对吧

即使你是科班学计算机的,勉强搞的清楚这些东西,要你从头实现一个性能流畅还能跨平台的代理,也是很难做到的吧

所以,请你们承认这一点,你之所以能翻墙,并不是因为你受了良好的教育以及党国对你网开一面,而是因为有这些开发者在背后不断的牺牲和奉献,你们认为你们和国家达成的默契,实际上是背后这些人在帮你们和国家博弈。而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们秉承的一个理念,即所有人都有权利平等地访问互联网。

所以请收起你们那副高傲的嘴脸,不要嘲笑那些不会翻墙的人,不要认为他们不会翻墙,因此就无权访问外面的互联网,也不要因为自己能翻墙好像就经过了国家的考验一样的嘚瑟,你所热爱的政府和共产党根本就不想你能访问外网!

讲真,你都会说日语,找樱花妹要个授权有这么难吗?

每一次无授权翻译都是在扼杀画手的积极性,喜欢的前提是尊重!

朋友们,这个便宜大瓶。因为到冬天我的腿和脚非常干,所以买了瓶补水的。非常好推开,很轻薄,是那种水润的质地,不像某些润肤乳非常厚重,油腻腻的。刚摸味道比较重,但是很快就散开变淡淡的香味了。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昨晚回去给奶奶上香,我说
“先祖保佑啊~今天才周三,奶奶你让周五快点来吧。”
我鞠躬的时候,姑姑在一边直翻白眼,我说我都能想象出来奶奶会说啥,肯定是轻蔑地冷哼一声,说她年轻的时候一台手术能站8个小时,现在的社畜怎么都是这么个鬼样子哈哈哈,
所以我接着说,是啊奶奶,现在的社畜不想干活,只想早点退休。
求奶奶保佑我早点退休。

anonfiles.com/
匿名无需注册的分享文件的免费空间,没有下载限制,单文件只能不超过20GB大小,每小时只能上传500个文件或不超过50GB。
因为自己也没有注册,所以上传的东西自己也删不了,不建议上传重要/隐私文件。
使用还挺方便的。#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长毛象安利大会

我12日还在给奶奶交住院费,她20日就走了,她的祭日紧挨着她的生辰……

我突然想起来给她买的一盒河阴石榴,今天再翻出来,已经萎缩成枯槁的一坨……就像她走的时候一样。

死亡本身就是一个孤独的过程,如果很多人都认识到这一点,就可以有更多时间去准备面对这一天,不论是所爱之人亦或是自己。

我跨进30岁的时候,天天一睁眼都会想到这个问题,我目前仍然很恐惧去面对,但是我相信我余生还有很长时间可以去审视它。

我南瓜粥做的太成功了,就是稠了点,里面基本没有面,都是南瓜,因为忘了买牛奶,所以太稠了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