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百万被害者在黑暗中
卑贱地踩出一条小径……”
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

他在这里至少有两天了,一直出不去,它进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今天加班我找到机会捉住他了,可能有点应激,整个鸟都瑟瑟发抖,站不到树上,我只能把他放在树下看着它,以防被野猫叼走,休息够了,它站起来突然就飞走了。

#writefreely 安利手册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paper.wf/quannaide/writefreely
因为mastodon的图片压缩问题,我重新将自己写的Writefreely安利发布在了Writefreely的blog里面,
这个写作平台感觉还挺好用的,对于我这种网站搭建完全没有任何概念的人来说特别友好。

现在这种不需要实名制注册的写作平台真的不多了,希望大家都能早日摆脱恶劣的创作环境。

我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的我想你和我爱你……有那么空洞苍白无力,我很久都没有这样流过泪了……

Show thread

我没有想到我能穿给你看的最后一件漂亮衣服,是丧服……
我好想你……我好想你……我好想你……我想念你……我爱你……

Show thread

上海孕妇半夜被逼写保证书,有些畜牲不配当志愿者! - mp.weixin.qq.com/s/VnqVDrVwt2k

这个世界怎么了?

2045,讨厌这一版素子的原因是因为她漂亮得像媚宅玩偶,我喜欢母猩猩,我爱她朴实刚建的外表。

再说了,漫画不比2045素子好看?

借用《 #给孩子看的西方政治学 》一书的前言:

> 政治课是告诉你掌握政治权力的人是怎么说的,你得记住、而且相信他们说的,不然就会惹麻烦。所以,你上的政治课,说白了是门生存艺术,教你怎么让自己的大脑和感官适应你所在的这个环境,别做出让大人物不满的事。政治学呢?虽然有很多不同的子领域,但是,最主打的研究内容,是怎么让政治人物听话,怎么让这些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受我们的控制,而不是相反。所以,政治课越多的国家,政治学就越少。二者的目的是截然相反的。

也许正因为我们是“政治课”很多的国家,我们才更应该讨论与“政治学”相关的内容,只有这样才能减少长期“政治课”控制下对政治的反感吧。

(顺便感谢TL之前推荐了这本书,对于非相关专业的朋友是很好的入门读物:不仅是“民主为什么好”这样的价值判断问题,还有具体到“民主制度是如何实现”、“各国民主制度的优劣比较”等等细节问题,更让人意识到民主并不只是一个词,而是一整套制度的保障,否则就会变成独裁者的橡皮图章。许多人反复讨论的“多数人的暴政”等等所谓民主的劣势,在这本书里也有让人信服的反驳。本来这还是连载在新浪微博上的,要是现在发大概很快要被炸光了吧,某种意义上这段前言甚至成了自己的预言。)

六章完整版下载: drive.google.com/file/d/1BamG9

链接:pan.baidu.com/s/1y5ChbjOArDOhY
提取码:ffsv

@board
各位亲爱的象友们!由于中文长毛象宇宙长久以来缺失一篇可以用来推介安利的文章 并且现有的使用教程均有一点点老旧或复杂
这两天花了些时间撰写了两篇博文介绍了长毛象及其使用教程
贴在这里请大家分享自己的建议与修改意见
由于时间有限 并且想尽可能地简化概念 博文仅局限于长毛象 暂未包含其它程序
目前发表在我的博客上,待修改完成后会同步到岛站的官方博客并将Markdown文稿发表出来:
blog.holger.net.cn/posts/welco (安利向/仅介绍推荐)
blog.holger.net.cn/posts/a-beg (简明教程)
作者的中文水平着实较低 还请大家多多提出建设性修改意见
协力致谢: @yingmo @lgE @error @martincao @keeper

尝试折叠,打扰了 

#长毛象看porn大会 存个tag:
tag: 
默认规则:#草莓县志 #长毛象历史 #中文联邦宇宙纪事
入门手册:#长毛象中文使用指南 #中文长毛象使用指南 #Bot推荐 
女权主义:#metoo #女权
读书笔记:#读书笔记 #阅读马拉松 #book #reading
·美食:#长毛象厨房 #叮咚舌头 #菜谱 #food #recipes 
·种草:#长毛象安利大会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长毛象分享日 #联邦宇宙安利大会 #安利 #分享 #推荐 
·求助:#万能的毛象 #万能的象友 #万能的长毛象 #万能的联邦宇宙 #联邦宇宙求助信息 #求助 
·资源共享:#长毛象资源分享 #长毛象资源分享日 #联邦宇宙资源分享日 #资源 #长毛象看porn大会 
·其他:#扫文 #推文 #同人 #备份 #备忘 #blog
互动交流:#分享 #推荐 #资源 #安利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长毛象安利大会 #联邦宇宙安利大会 
group:
读书分享:
@readingmarathon(后缀)@gup.pe
中文版聊:
@board(后缀)@gup.pe 
bot: 
中文热门趋势:
@trending(后缀)@alive.bar 
@shinybot(后缀)@slashine.onl 
中文实例导航:
@list(后缀)@mstdn.one
外语综合向导:
@FediFollows(后缀)@mastodon.online

#长毛象中文使用指南 最近来长毛象的新朋友多起来了。想提醒大家,长毛象的基础意义是反垄断、去中心化,不会像微博那样有明显的阶层感和大V话语权压迫,但它并不能帮助用户免于遭受线下的审查。身在墙内的朋友,注意保护隐私,如果不能与墙内其他账户严密切割,就同样要评估文责风险。

举报的问题在于它是铁拳,但是是选择性铁拳,你以为是你召唤了铁拳,其实是铁拳用你当了耳目。

不然呢?倘若举报真的是个杀器,和枪械一样,人人都能用,那人可以害人,政府可以害民众,民众自然也可以反过来害政府。然而铁拳不是,铁拳只是在需要的时候是铁拳,当他们不想要的时候,铁拳就会变成别的什么东西自动过滤掉求助的声音,举报就不再是举报本身,而是寻衅滋事、恶意上访、造谣传谣…

云里雾中 | 三个试图反抗的南开学生的下场 

#新冠记忆
#暂无查看权限
#中国学生生存境况

三个试图反抗的南开学生的下场

转自微信公众号云里雾中

五月来了。终于可以回首看看云中雾里的四月。
四月,南开的我们,等待清明杏花,等待谷雨海棠。但最终我们什么都没等到,只等到了一个仍旧封校的五月一日。五月终究是来了,让所有的四月解封的美好猜想成为了泡影。
但成为泡影的不只是解封的梦。还有一些别的东西,比如信任,如天真。
我想说说这三个学生经历了么。

事情的最开始是,憋不住的小云,她做了这些事情(比较长,大概看就行):
4.5给校长信箱致署名邮件《关于我校防疫政策的一些意见》,目前为止无回复;
4.6给校长信箱致署名邮件《请正视学生的需求》,目前为止无回复;
4.6给校长信箱致匿名邮件《封校精神状态》,无回复;(学校官网校长信箱的“温馨提示”中写有“一般情况只回复署名邮件,未署名的仅作为参考,不一定回复”。)
4.7工作时间拔打市教委电话两次,均未接听
4.7拨打市长热线,要求一周之内如无突发疫情解除封校,被市长热线移交市教委处理,4.8收到自动反馈短信;
4.7拨打市长热线要求一周之内如无突发疫情解除封校,工作人员称昨日要求已移交市教委处理,正在处理中;
4.8拨打市教委电话,要求解除封校,工作人员首先说封校是有必要的,在我论证了封校的不必要性后,答应向上级反馈我的诉求;要求解除封锁校外外卖,工作人员称这是疫情防控指挥部和市政府的要求,不在他们的权责范围内。

做完这些后,小云把它们整理了一下,发在了公共平台“校园集市南开站”中,获得了7个置顶。但是很快,小云收到了辅导员发来的微信。原来是有同学把这个帖子截图发给了辅导员,告诉辅导员小云“掉马了”。小云仔细地想了想,应该是因为校园记事上默认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她并没有太在意,和辅导员简单交流了一下。

那天之后,小云也没有就此停下,她仍然几乎每天给市长热线打电话,只不过,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4月11日上午,小云很愤怒。她想拉横幅抗议封校。但这时候,她也只敢想想。

4月11日下午,小云接到辅导员电话,辅导员称有研工处的领导看到了她给校长信箱写的邮件,希望和她聊聊。小云同意了,并约时间在4月12日下午1:40。

4月11日下午,小云在一个校友同好群中透露了想拉条幅一事。小山和小明加入其中。他们商讨了一下拉条幅的地点,并商讨了文案。两个条幅,分别写有:
我是爱南开的,可是我看现在的南开趋向,是非要自绝于社会不可了。一一学长周,恩,来(分隔符防检)

禁锢我们的形式主义与官僚主义何时根绝于中华,根绝于南开。

计划是文科一条,理科一条。那天晚上小云下单的,36元,小山和小明每人转给她12元。

4月11日晚,小云接到她妈妈发来的微信,是一个电话号码。“刚刚在洗澡没听见,这个人给我打电话了。我看这号码是天津的,你认识吗?”小云的妈妈问。

小云查了下这个电话号,是辅导员的电话。她于是给辅导员打电话,问为什么导员要在不给她任何通知单情况下联系她妈妈。

“一次普通的家访已。这是天津的新政策。”导员说。

(小云竟然信了!)

“好吧。那老师可不可以别告诉我妈我给市长热线打电话这类的事情?我怕我妈担心我。”

“可以孩子,完全可以。”

那天晚上小云的妈妈给小云打来了电话,让小云静下心来,不要总想着封校的事情。小云觉得妈妈怪怪的。

这里,埋一个伏笔。小云的妈妈说,要给小云寄一箱水果。

4月12日下午,辅导员带着小云来到了学活,见到了研工处的领导。小云向领导反映了同学们的诉求,以反对停用美团优选和物美超市物价过高为主。

4月13日下午,小云、小山和小明商量,打算4月14日晚上挂条幅。

4月13日晚9点左右:

小山在宿舍呆得好好的,导员上门来找她,并和她在宿舍楼里进行了谈话;

小云接到了学院党委副书记的电话,要求和她在学院面谈;

小明接到导员电话,之后先是在宿舍楼和导员谈了一会儿,又被带到学院楼,和导员、副院长三人会谈;

不同的地方,谈的事情是一样的,简单来说就是:知道你们要挂条幅了,不许挂。

那么学校是怎么知道他们要挂条幅的呢?正当小云和小山都以为群里有人告密了的时候,被谈了一个多小时的小明回来了,并带来自小明学院副院长的消息:

他们是被大数据查出来的。

十点半多,所有的谈话都结束了。三人都感到一丝无奈。小云和小山是同一栋宿舍楼里的,她们俩决定晚上一起喝点酒。她们拎着酒瓶子来到了公共厨房。

夜深了,宿舍楼门锁了。小山上楼准备拿点零食下来吃。她经过宿舍楼门口时,看到了一个穿风衣的身影被关在门外。小山好心地为这个人开了宿舍门。小山拿了零食回到了厨房和小云一起喝酒聊天。聊着聊着,小山说起刚才那位“夜不归宿”的“同学”。

“她是不是短发,戴眼镜,穿着黑风衣?”小云问,

“是啊,你认识她?"

“那是我学院的党委副书记,就是嘎嘎才和我谈话的人。”

“她甚至没认出我欸。”小山乐了。

书记老师来宿舍楼干什么呢?我们可以推测一下。

书记老师来到宿舍楼,想要进门,小山为她开了门。但书记老师和小山同学的目的地竟然是同一个地方,那就是小山的宿舍。但小山喝了酒,走得很慢,书记老师又走得快,所以她俩虽然在门口相遇,书记老师却比她提前了好几分钟到达了宿舍。老师到达宿舍后,环顾一周,竟然只有三个人,遂问小山室友:“小山呢?”

“小山不在,出去玩了吧?”室友说,

书记连忙下楼,但她也不知道该去哪找小山了。如果小山今晚就挂了条幅怎么办?她思路一转,既然拦不住,那就堵住。她坐在了宿舍楼大门口的沙发处,这里可以看见所有出宿回宿的学生。

可是,酔醺醺的小山此时正在宿舍里,打开门,装她的零食。

“刚才有个老师来找你,黑风衣的”,她的室友告诉她。

小山没太在意。直到和小云聊起这事,她才确定,书记老师、去宿舍找她的人、她开门放进来的人,竟然是同一个人。

“我刚才下来的时候看见她就坐在沙发上。”小山说,

“要不把她叫进来一起喝洒吧。”小云提议。

于是他们去沙发处把书记老师叫进来一起喝酒,喝到了凌晨两三点。

4月13日终于过去了,接下来是更离谱的4月14日。

由于前一天睡太晚了,小云将近11点才从睡梦中醒来。她的手机上竟然有十几个来自小云妈妈的未接电话。小云连忙给妈妈回电话。
原来小云的妈妈突然要做手术了。她要求小云立刻回家,帮她看孩子(小云有一个需要照顾的妹妹)。

看到妈妈病重,小云也顾不得什么封校了。她赶忙答应,查询起回家的车票。可是,当天最晚的车票是晚六点发车,而48小时内核酸报告就算最快也要晚上九点左右才能出来。小云问妈妈,“你什么时候做手术?今天我应该回不去了,我做明天早上的车,你把妹妹放家里让她自己待会,你去做手术,就半个小时的时间差,没问题的。”

“不行,你就今天回来!”小云的妈妈说。
“我今天回不来!没有核酸报告进不了站的。”这时的小云还抱着一点当天回家的期望,正在由书记老师陪同,管道式去医院做核酸。万一呢?万一今天核酸结果就出得快了一点呢?她想。

“那我开车去天津,把你拉回来。”小云的妈妈说。
“啊?”小云以为自己听错了,“你生这么大的病,还开车八个小时把我从天津拉回家?我现在回去和明早回去就差这一晚上!”

说到这,小云突然想到:
他们原定的也是这一晚上挂条幅。

但现在小云没空搞“阴谋论”了,她更担心妈妈的身体。她真的着急了,她不敢让妈妈生着病开车八小时。她给妈妈打电话,给爸爸发语音,甚至要求爸爸的朋友给她帮忙。最后妈妈终于答应她,不来天津。
“你来了我也不会回去的,你就在天津就地做手术。”这是小云未来阻止妈妈说出来的气话。

下午小云被副院长叫走谈话。一次又一次的谈话,她已经逐渐麻木了。但奇怪的是,这次谈话途中,她接到一个电话,是快递公司打来的。快递公司和她确认了姓名、电话,最后问她:“你知道这个包裹里是什么吗?”

“是什么?”小云一时反省不过来,“我想想,,是水果?”

电话那边直接挂断了。小云莫名其妙地盯着挂断的界面。然后她突然想起她的快递一一条幅。昨天不就应该到了吗?
她打开淘宝,条幅的快递连同她同一天买的一个挂钩、一套美术纸都显示“快递已签收”。她记得,明明只有上午提醒她挂钩到近邻宝了呀。

再打开近邻宝的小程序。挂钩的取件板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通知:“您的快递已领取成功”,取件地址是暂存区。

小云感到莫名其妙。

晚上,小云去吃晚饭。辅导员又一次给她打来了电话。小云已经做到只要看到这串电话就开始反胃了,但她还是接了。

“小云,你在干什么呢?”

“吃饭呢老师。”

“在哪吃饭呢?咱俩一起吃吧?”
“在橋南………啊老师我是和狐朋狗友一起吃呢,您别来了……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想跟你聊聊。你要不方便我就先挂了啊。”

“好好老师再见。”

但导员还是来了一一人真的不能轻信别人一﹣还有书记老师和副院长,三个人,都来了。后面的故事就可以想象了,很简单,小云收拾行李,跟着妈妈回家了。

回了家的第二天,妈妈没有做手术,而是把小云带到了精神科。后来小云的妈妈告诉小云,她有点害怕做手术,所以打算等到暑假再做。
小云:嗯呢:)

接下来是以小山为主角的故事。

小云回家后,小山很生气。她觉得应该做些什么。但是,“刘浩存支持天津高校解封”的词条被封后,她感到自己想维权却缺少手段。她决定做一些线下的事情。

4月17日,小山画了一些画。小云也给她走过网上发了一些自己画的画。小山把它们打印出来,贴在学校里的各个角落。

有人看到了,有人没看到。
但这些画在24小时之内就只剩下一张了。
没有浪花被激起来。
4月18日,小山决定再来一次。这次她决定贴文章。

她是光明正大地贴的,因此被保卫处抓了个正着。
于是小山同学又被保卫处谈话了。
第二天(4.19),又被叫到学院,和导员、书记老师、副院长四人会谈。
不对,是五人,因为还有线上参会的小山的妈妈。

导员说,孩子,我们比较关心你的精神状态,你是不是不太开心呀?

不开心可以回家去呆两天,来来,我们和你妈妈谈谈。

谈的内容,无非就是不要这么激动,管好你自己,好好学习,为领导着想等等。小山早就已经听倦了。她只是强调,我不需要回家,也不需要让我妈来天津,从广东飞天津一趙机票都要8O0,很贵。最后双方妥协的结果是,小山接受辅导员给她安排的学校心理咨询。小山后来给她妈妈打电话说,你和导员如果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就从楼上跳下去。

但是,看似是双方的妥协,有的人是一步棋都没少走。4月22日,小山的妈妈来到了南开园。这一次的三方会谈是由小山。小山的妈妈、导员三人构成的。其间发生了有趣的一幕:

小山:“是不是你叫我妈来的?”

导员:“不是啊,是妈妈担心你,自己要过来的。”

小山:(对着妈妈)“是不是学校让你来的?"

小山的妈妈:“是。”

怎么会是呢?:)

写到这里突然又有一个疑问:小山和小云的妈妈都是外地来的,应该算校外人员吧?那她们进南开怎么不需要隔离呢?
怎能会是呢?:)

在小山的强烈坚持下,导员承诺不会强行让她回家。

镜头切回回了家的小云。小云回了家很着急,尤其是恢复了线下课之后。这让她感到一些学业上的焦虑。4月22她去问导员,我什么时候能返校,听说4月26日有一批返校的,我可以一起吗?导员给的答复是,不行,因为这批数据填报已经结束了,已经上传到市教委的数据库了。那么我什么时候オ能返校呢?没消息呢,等通知吧。但小云的血压已经不允许她继续等待了,她等得太久了,从三月返校以来,每天都在等,盼望有一位英明身为的领导大人发慈悲,给他们一个解封的标准,或者返校的标准。但始终这个人没有出现,她等到的只有“理解领导、换位思考”的要求。她等够了,也相信其他同学也早就等够了。只有生出才是靠恩惠生存,我们人类要自己争取权益。等不来的,她心想。她最后一次拨打的天津市教委的电话,问下一批返校是什么时侯。

“这个不是市教委安排的,是南大自己安排的。”市教委工作人员说。

她确实做了偏激的事情。她在给校长信箱紫萼的匿名信里骂了脏话。她已经不再盼望别人看到她的信能做点什么了一一什么都等不来的!所以她只把那个写着 president01的邮箱当树洞、当垃圾桶了。“别做傻逼领导”,她写。

只是她没想到这封匿名信得到了回应,实实在在的回应一ー4月27日,学院党委副书记老师给她打来电话,内容如下(是书记老师一口气说完的,没有和小云进行任何交流):

小云,返校时间的问题已经给你解释过了,相信你也理解导员的解释对吧?跟你说的已经很明白了。我们本来希望你回家之后啊,对你的行为能有一个反思,有一个认识。可是现在你不仅没有反思,你看看你在校长信箱里的这个言语。我们之前是好好地绘圈你,不要越了这个学生的底线。那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明白吧,好,现在学院告诉你了啊,写深刻的书面检讨,明天教导学院检查,必须手写,明白吧。

检讨小云写了,↓,(字为什么这么丑,大家可以猜猜看

这篇文章大概是最后的反抗了。

还有一点:小云的快递去哪里了呢?小云买的纸和挂钩被直接寄回了她家,小云的条幅被寄给了她父亲的公司。

小林在淘宝买的裙子已经到了海教园,快递说送到了,近邻宝说没有。最后裙子“因为特殊问题”被退回了。小云闲的没事,又定了个条幅,长两米,准备挂宿舍给自己过生日用,在天津市政府停了两天了,不知能不能送达。

事实摆出来了,这三个学生做的对不对,笔者不加评判。但必须说,有些人的手段真是脏极了,由此的某些社会,也真是脏极了。

这篇文章本来是打算5.4发的,因为临时决定今天发,所以免不了有错别字等疏漏,敬请谅解。之所以提前,是想支援一﹣叫蹭热度也可以一一八里台拉小提琴和演讲的两个同学,你们真的好勇敢,谢谢你们。也希望看到这盘文章的各位,转发一下,拜托了,这是我们最后的呼声。

面对不合理,没有反抗想法的是标杆,有想法没行动的是刺儿头,有行动的就是暴徒、是被利用的,而握着权力睡大觉或者数钱的,是我们都该去理解他的圣人。平和是美丽,服从是美德,压抑是传统,我们是护城河中的鱼儿,鲜嫩肥美。

我们已经被封得太久太久了。不应如此,不应如此的。

任何反抗的想法,都会被扑得一点不剩。不应如此的。

还有,各位老师,各位领导,如果您还算有良心,就别找我谈话,就别找我删文章。如果你还有点良心。

最后看看这三个学生还有什么想说的没:

小山有什么想说的,说两段
没啥想法
就觉得学校傻逼

小云有什么想说的没,说两段
谔谔
想说的都已经在校长信箱说尽了
但还是得说,同学们不要被转移矛盾。不要把矛盾看成是返校同学和已经在校的同学之间的矛盾。出不了校不是他们造成的。

小明有什么想说的没,说两段,我放进去。
深刻地理解到了政府是阶级统治工具这句话的深意。虽然有的时候感到很绝望,我们的反抗如此微不足道,感觉无论向哪个方向努力都打不破这个铁笼,但看到身边有人仍然在坚持呐喊着,就能感受到仍然有希望之火在这片土地上燃烧着。想到五四六四的前辈们,想到这些勇敢的同胞们,我想如果有需要,我还会再次行动起来的(with从这次失败中get到的经验)
老长后来全删了
感觉写得好烂
另外感觉有些领导不如似了!

Show thread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