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如果不知道答案,那就让我们多碰撞几次吧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该死的树
你为什么偏偏要长在那里
毁了我的构图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为什么人在和别人分开时会觉得痛苦呢?”

宇多田光:“不是,因为生活原本就很痛,而那些人的存在成了止痛药。”

我最近一直在想这几年生活中最大的变化就是经常有一种对现实失去联系、一无所知的真空感和荒谬感,这是新闻媒体彻底崩坏之后的结果。好像突然之间不知道该通过什么去认知和理解这个世界了。上高中的时候去校报刊亭买一本杂志,你可以知道一个在劳改所成为母亲的女囚、一个经历东莞扫黄的洗浴中心老板、一个伪装成流浪汉被拐卖给黑砖窑的卧底记者经历过什么,很多的人,很多真实的故事,可是技术提供的同时性没有让它们变得丰富,个体的命运在盛大的时代里变得不知所踪。和朋友聊天大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可能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是这样吧」,说完之后彼此陷入茫然,是什么让我们完全对「圈子外」的生活失去理解了,尽管我们在讨论的就只是窗外的同龄人而已。人都是依靠叙事理解他人、形成共识的,这是一种非常本能的需求和输出。可是在生产了更多的话题、掌握了更多的技巧和辩术之后,真实故事消失了,它们被压缩、被粉饰、被谋杀,有时候其实不重要什么是严肃的什么是轻浮的,什么能够被认同什么不是,身体缺乏胡萝卜素的时候,你就会患上夜盲,人不能只看到眼前的东西而不看其他,尤其这种无知在结构中可能就成为断裂的根源,你对具体的人感受不到爱,因为你根本不认识他们。

2019.10.2

每天都有东西无故蒸发!充电线、剪刀、充电宝……该收拾了

看到tl上嫌弃简中自媒体,说他们能独立于墙内语境,可以用极其专业的能力把一个无聊的事情来龙去脉解释的清清楚楚,为啥不拿这个能力干点别的。我真的火都来了。我是2014年进入的新闻行业,那一年北京暴雨,我跟着老师干了八个版的报道说没就没,实习的时候去民生新闻栏目,去调查企业被企业恐吓,去跑热线跟街道扯皮,暑假出了个台风灾害,水库决堤冲走了一个村子,记者过去采访被拦在外面,我和摄影师等了一天,最后凤凰台的记者进去了。对于现在严苛到连中文都不能使用的今天,那时候大众还普遍觉得是一个宽松自由的年代,但是对于刚开始工作的我来说,我已经够了。我每晚都要花时间做心里建设,根本没有勇气去上班,直到有天,我看到台里要求员工上交自己的微博账号,我知道以后的路一定越来越难走。那大家要怎么办?我的肉身还会存在。我还是热爱做内容生产,为什么同样是劳动,我就要活得那么贫穷且悲伤,我还得不到尊重,我要被长期当做异见人士尽管我只是想寻求真相?我不能像一个程序员那样有职业骄傲的同时还有一个评价体系给我职业反馈,我的行业不能让我普普通通的谋生工作。那怎么办?就不活了吗?简中就算糟成这样了,大家也会想办法去做点东西,换句话说,我觉得如果我们还没有点东西供人批判和讨论,就剩点人日,新华社,大家就觉得很好吗?一个行业已经被连根铲车,一些自媒体营养不良地成长,对此我仍然抱着宽容之心。是,大家只能下沉,只能做内容搞电商卖货,那能怎么办?媒体平台都让渡给了互联网算法,我们是流离失所的行业难民,我们更早地被排挤被边缘化,我们给你解释一个梗,就这样了,不想看也无所谓,大家还会继续去摸索传播规律,做短视频长视频,强打着精神在这个时代活下去,怎么了,你不要活的吗?

我想起我很多很多年前看的一部新闻片,外国人非常愤怒地说,这些中国人,他们不知道大跃进是什么,不知道文革是什么,不知道天安门事件是什么。
我很疑惑,我知道“十年文革”是教科书上说毛泽东错误发动的政治运动,打击了许多知识分子和“正直的老干部”,天安门事件是家人告诉我的政府对要求民主的学生的扫荡,可是为什么“我不知道大跃进”,大跃进不就是历史书上说,愚昧社会下愚蠢的大炼钢铁和放卫星吗?直到我去查了维基百科,了解了大跃进与饥荒、反右和夹边沟的关系,我找来夹边沟记事,至今忘不掉那本书给我带来的创伤。
我必须要说2015年韩乾的《改良进步主义与我们》与2016年邹思聪在端传媒组织的《文革50年专题》彻底让我对过往所熟悉的一切开始质疑。“三年文革论和十年文革论之争”、杨小凯的“中国异见运动不连续性初探”、以及文革的乌托邦视角和国家暴力镇压,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造反派和红卫兵的差别,大兴屠杀、广西屠杀中国家的角色,再到Morris Meisner的共和国史。我从以为自己了解文革到知道自己不了解文革,从用文革形容一切共产党的暴政到开始理解文革的初衷是反对共产党的暴政,从同情造反派的诉求到意识到造反派的局限性恰恰是不敢否认(毛作为最高权威的)文革……
我发现尽管我看上去在反思,我底层所书写的历史观仍然是《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决议》的底色,即便后者在实证面前不堪一击,我花费很长的时间不断涤清这一切。
最后还想引用韩乾的一句话,我想这句话是让我开始对历史感兴趣的原因以及与人说理的动力:“ 当然人们会争辩说,当他们说到文革重演时,指的其实是一种完全可以预期的状况:社会秩序的再度崩溃。在这种预期背后,是这样一种赤裸裸的政治决断:宁可要现政权再坐五十年江山,也要避免那种乱象;甚至,为了避免那种乱象,恰恰必须要现政权再坐五十年江山。”

笑别人讲稿2500字十分钟肯定讲不完,结果自己一写直逼3000

#上海封城2022 小学生每下一道试图让病毒听他话的命令,就会有新的狗屎措施出现。

再说48小时一次的核酸。
网友开玩笑说现在看到核酸点就像在游戏里看到存档点一样,条件反射就想过去测一测。不存档的话不一定什么时候就突然死了,不测核酸的话过了48小时就要被弹窗了。
48小时核酸这一要求让人有了保质期,而人类的容忍限度是可以无限被拉低的。我记得很多年前SKII有条广告,讲每位女性胳膊上都有串代码,那段代码是年龄,即她们的“保质期”。SKII用这条广告呼吁女性“撕掉保质期”。以高端护肤品的姿态来号召女性抛弃年龄焦虑或许有一定局限性,但当时这条广告依旧引起了讨论。我凭什么要为年龄焦虑?凭什么给我贴上保质期标签?我又不是商品。
现在大家都被贴上了保质期,而且保质期只有48小时,但人们已经学会了用“我保质期还没面包长”来自嘲。
很难说当下的人到底过着一种怎样的生活,但有一点很明了——如果学不会自嘲和苦中作乐,大概真的很难活下去。

又要轰炸小友。北欧Saga热爱者万万不可错过这个冰岛品牌的巧克力,嘴巴想吃,眼睛也想吃。设计太美貌。Omnom巧克力。
声明:我只是有深度好奇心的探索者,不是带货的。

不知道第几次因为忘删服务器绑定的卷被AWS扣钱

蔬菜高汤已在熬制中了,刚刚尝了尝,确实不需要任何调味,纯粹靠这些蔬菜的天然滋味和香气,已经非常美味了,而且这还是只熬了一半时长的味道!
非常推荐各位也试试看。这样不仅一次可以完成一大批食材的处理,还可以做出够用很久的蔬菜高汤,拿来做各种汤底都可以自然地提鲜。用到的蔬菜捞出来也是既可以拌着吃,也可以打碎做咖喱,吃不完的冷藏或冻起来也比生着时省空间。
把《蔬菜教室》 里蔬菜高汤做法的部分发一下吧,据说整套书上下册在微信读书里也可以找到电子版,更推荐去完整读读。
(要补充的是,制作过程中如果缺少某些食材,或者现有的和菜谱里的不大一样,其实也可以自己发挥微调一下。比如我把西芹换成了香芹,把卷心菜换成了自己做的卷心菜泡菜,把黑胡椒粒换成白胡椒粒。但熬出来仍然够美味。)
#简单厨艺 #求生技能
#长毛象安利大会
#长毛象厨房

毕设 

开始准备痛痛快快写三个月,没想到最后就是三天糊完(为什么是三天,无他,玩得只剩三天罢了)

从小到大没过敏过,今天发现原来我对男人过敏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