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公民记者,走政治避难路线,可能是出去的一个捷径。但一般人也引不起西方媒体的注意,想想又挺难。

看了国家移民局的“限制中国国民非必要出境”的新闻,我还是相信现在对出境的很严格的限制了。之前看大家说的,机场剪护照,机场劝返约谈等,我还是半信半疑的。这个时候,出去或者出不去的,就像49年的台湾或大陆去与留,以为只是出去一段时间,其实是一辈子了。所以这一两年能否出去,怎么决定,这是一生的抉择。

长毛象的独特之处,去中心化,难搜索。错过了就看不见。使用长毛象,就像大家不用智能机,都换回诺基亚。

外面火热的新疆烧烤店,我实在看不出他们是被强迫劳动。也看不出他们是不是为宣传机器而营造的生意火爆场面。我也不敢跟他们说,你们都被破坏成这样了,还来外省开烧烤店,是助纣为虐。汉人去吃烧烤,也没有什么冲突,这些开店的新疆人不知道是不是勇武,看大家的猜测,我怕我在吃东西时候,他们突然勇武起来。

毛象“去中心化”,我只关注一个用户,但“为您推荐”这一栏里还是出现固定的一堆用户,我称之为“象红”,因为我没关注他们,但他们是转发量大的用户,所以首页永远都是那些象红,虽然我一个都没关注,还是挺中心化的。

所谓这些左人或者为公义发声的 ,只不过是小资对他人虚假怜悯的视角。

偶尔去豆瓣看了一下,好多友邻被永久禁言。我不是大家说的“书影音用户”(我自己觉得只要书影音,有没有网络标记无所谓,没网络的时候,好多人还手写呢,网络有了人反而更懒,没网络标记不行),是处于鄙视链底端的“小组用户”。发现“豆红”或者关注量大的或者掌握流量的书影音用户主要集中于:1. 编辑出版记者类,从各类转发领书的广播看出来(以前不知道有免费领书,一看原来是编辑出版记者类互玩的游戏)。2.公益类(劳工,或者Lgbt,这些在豆瓣先天占了高地,所以也是豆红来源之一)。3,影评类,关注一些电影节或者偶尔写个人影评的。3,语言学及社科类学生或者爱好者(主要是一些小语言或者方言民科,社科民科)。这些用户代表了来长毛象的豆瓣难民群体。这些群体偶尔关心时政,偶尔只关注所谓书影音。处于鄙视链底端的是吃喝玩乐追星的小组用户。其实我觉得一个网站,他们怎么赚钱怎么来,应该不会关注群体划分,我也不是替豆瓣说好话,都一个网站的用户,豆瓣看来,大家都是一串的代码,书影音用户也没有比小组用户高贵,在豆瓣眼里,你们都是代码,没有区别。

觉得键盘政治和北京司机,小区下棋大爷聊时局没什么区别。不是一种政治力量,大家只不过是发泄情感而已,没有谁比谁更高贵。想变成力量或者一种运动,那还早着呢。大家都是瞎扯淡。

有时觉得大翻译运动有用,有时觉得大翻译运动的象友像绿皮书里的黑人管家,向白人示好,给白人交投名状,我和他们不一样,接受我吧。白人还是觉得你和他们没什么两样,一样黑。

象上看到的俄乌战争的新闻,俄军装备落后,被乌军打得屁滚尿流,甚至被平民追击得丢盔弃甲,高级军官战死或被俘。乌克兰得道多助,装备精良,经常打胜仗。但战争持续这么久,俄军似乎也没失败,乌军也没胜利,双方还是这样僵持着。到底是我们一厢情愿认为乌军胜利,还是俄军假意战败?真真假假,这战争让我觉得普京和泽兰司机都在做戏给全世界看,一个不认真打,一个也不认真迎战,好像双簧战争。

以网上的消息,新闻和广播来看,抗争港人和具有自由精神的简中人(包括精港简中人),彼此相处最融洽及互相理解的,仅存于豆瓣和长毛象,这似乎有点尴尬和可笑,仅有的可有可无的一点“连结”。

bbc.com/zhongwen/simp/uk-61115 BBC关于在英BNO香港人,普通话和粤语社群的猜疑和隔阂现象。一港人Bno移民因为抗争被自己的说粤语老板解雇,扫地出门;说普通话的移民同情BNO港人,想帮助他们,却被怀疑是中共奸细,热脸贴冷屁股。这种情况很普遍。我认为粤语港人和普通话简中人,最融洽以及最互相理解的应该在豆瓣和长毛象了,象友里很多比港人更理解香港更激进的精港人,用简中网络艰难的为港人发声,尝试理解他们并且思考和借鉴抗争的方式;一些港人用简中网络和长毛象告诉香港经历的苦难已经他们的种种努力,唤醒简中人。离开豆瓣和长毛象,无论港人和简中人,粤语和普通话说得再熟练,在对方眼里都是奸细,尝试理解也是“热脸贴冷屁股”。隔阂肯定存在,可能会越来越大。所以,双方的处境都不一样,只要各自努力就最好,也不用强行理解对方。

所谓建制,其实你拥护当权的政党,无论西方东方,民主或者独裁,就是建制。比如现在美国,拥护拜登,反川普,你也是建制派。所以立场,就看呢拥护的,建制和反建制不是那么重要。

很多时候,长毛象或者豆瓣上很多清醒的人,常常感叹简中人为什么不反抗,但是大家也只是网络上发言。当处在现实的困境,我反而发现,口头上的反抗很容易,但是当你自认为清醒,自以为在反抗,反而给自己带来痛苦,反抗也没带来更好的生活,我宁愿妥协,甚至“岁静”。现实比理想良知更重要。

上海抗疫无比混乱,这还是中国最发达最先进的地方,在这之前,发达西化得不像是中国。这次上海抗疫,实在是令相邻友省市“莫名的惊诧”,说好的上海呢。。其实简中,上海也一样和其他地方没区别,甚至被放大显得更混乱。在上海之前,吉林长春,广西百色,也是突然爆发,短时间内控制住,我不是说这些地方做得好,是因为越落后的地方,反而越严格,所谓层层加码,一个乡村的防疫确实比一个城市的严格,因为没有什么规则可言,就是封。还有就是,这些地方没有上海那么重要,没有什么大新闻,没有上海那么大的关注度。所以,同样是新冠疫情,地区差异是存在的,上海更能引起全国和世界的关注,就这样混乱的情况下,其他地方一文不值。

经常发各类的消息和新闻,几乎24小时发贴的长毛象大V(指关注和转发人数众多)“你的大大的反贼”注销了,原来以为是长毛象意见领袖,首页经常发现,从豆瓣过来的知名难民也经常转发,好像有一定权威性。之前看发帖频率以及一些不知道真假的消息来源,以为是个机器人。被象友爆出是个洗稿大师之后,注销了。象上各类消息来源也是真真假假,大家自行分辨。

越来越发现,所谓“留低一起见证”是一句无奈的话。是什么都做不了之后无可奈何的一句话,而不是所谓“抗争”,只能用这句话自我安慰在抗争。还有可能是那些已经“不留低”的人安慰没办法没有途径只能“留低”的人一句假惺惺的话。也是一个挡箭牌,以后什么事,当你解决不了,或者无法面对,就可以用“留低见证”来解释。

反贼或者粉红很多时候只是一种观点或者站队,在简中环境下,你不是党员或者公务员或者民主党派人士,你的观点只是牢骚,谈不上参政议政,所以粉红或者反贼不要把自己的发声当成是参与政治,除非你闹得很大,上了新闻或被抓入狱,才算是参与了政治,否则其他担心(上网翻墙都怕被抓,多虑了,没人抓,大家都是nobody)或者自以为是的参与了政治,只不过是自作多情,所谓意见只不过是网络上的情绪发泄,这一点所谓的“高贵的书影音用户—-来自 Af木头先生”尤甚。

我能理解一些网红所谓转变立场以迎合一些受众赚钱的心态。粉红流行就粉红,反贼呼声大就变反贼,只是说说而已就能赚一批粉丝的钱,什么立场或者态度没那么重要,换个角度或说法就行了他干嘛不赚。所以作为观众也别太当真,没必要生气,生意而已。

简中和长毛象🦣上的自诩为反贼的朋友,其实,各位反贼没有什么政治资源,也不是有力的反对派,谈不上是什么政治力量,大家在象上或简中网络发声,认同反贼身份,只不过是一种身份认同和站队。所谓的冲塔,冲不过塔,反而被塔压得喘不过气。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