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过敏原因是不是打了HPV疫苗,毕竟距离我打疫苗已经过去五天了,而且这还是第二针,第一针并没有出现问题​:11112:

天了噜!过敏起的包长到脚底板去了!​:0171:

又过敏了,今年第四次过敏了!以前是几年过敏一次,后来是一年一次,今年发展成一年几次,真不想活了。每次过敏要小半个月才能好,太难受了😣

# 一些父母催婚记录
妈:你不结婚还等我天天做饭给你吃?我死了你怎么办,不要吃了,跟我一起去死?
我:对啊,你死了我马上跟你去死,到地底下你再给我做饭
妈:……(气笑了)

妈:你不结婚总不可能和我们一直在一起,你以后老了怎么办?
我:等我老了你们都死了,管我过得怎么样
妈:……(噎住,说的是事实不知从何反驳)

妈:这家里还是得有个男人,不然有点事都不知道叫谁干。就像你上次换个电视,你为什么不自己换,要叫你老爸
我:那是我没经验,现在我会了,下次不用喊他了
妈:那你不可能什么都会,有些活还是要男人来干,现在是你老爸,以后就是你老公
我:如果找个老公是为了让他干活,那为什么不直接花钱请个师傅,比结婚省钱多了
妈:……

前男友这么恶心,前前男友也很恶心。
前前男友是会在和现女友吵架后,蹲在分手一年没联系,且对方已经搬过家的前女友(即本人)家楼下几小时,等她回来给她上演浪子情深戏码的绝世傻逼。
那天真的吓到我了(卧槽,回想了一下,就是三年前的今天),晚上快十一点了,老小区里黑灯瞎火的,走到楼下突然出来个人,还说自己等了几个小时了,然后就开始跟你逼逼。
关键是我们一年没联系过了,分手的时候也闹得挺难看,中间我还搬了一次家,他就突然出现在我家楼下,搁谁谁不怕。
所以我不想谈恋爱了,我不敢保证对方谈之前像个人,谈之后还是个人。

太恐怖了,做了个噩梦。
梦到我在校园里,和前男友谈起了恋爱。梦里的他和现实中的他一样,甚至更可怕。
无论我去到哪里,他都紧随其后,不让我脱离他视线范围。哪怕对他提出分手,或者冷暴力不理睬他也没有用。他就像蟒蛇缠住猎物一样,紧紧地缠住我,让我透不过气。
梦的最后是我被逼得没办法,让妈妈来学校接我走。但是他一路追着我和我妈到停车场,一直到我们上车。即便如此依旧没有甩开他,他就站在车外砸着车窗。
那种求助无门的感觉真得太绝望了,然后我就吓醒了。

答应我,绿江看文别看评论!
想找个种田文看,随手点进一个末世种田文的评论区。
看到有个人评价“作者写的女主负能量有点多了,我还是相信世上好人多,我也一把年纪了真没见过几个坏人。”(原话就这么说的)
操!少管作者怎么写,人家爱怎么创作怎么创作,看不惯自己动笔!还有,少拿你的“幸存者偏差”绑架纸片人!

眼睛突然有异物感,嘎嘎流眼泪,一通忙活揉出来一根睫毛。这睫毛又黑又粗,不像我亲生的。再一搓吧,搓出来三根。行了,这下能确定确实是我亲生的了。别人掉睫毛都是一根一根掉,我一撮一撮掉,绝了。

《长津湖》这么无聊的电影,票房都能破50亿?!是不是疫情后电影票价上涨的原因?

刚刚去加油,一抬头,电子屏显示95号汽油7块9毛5一升,我真的嗷一声昏古七。年初的时候还是7块2,不知不觉就快破8了。
去你妈的,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我特别不能理解的一个现象——在海底捞做饭。
每次看到这种事,或者这种视频,我就脑壳青痛。
所以这些人出来吃饭的意义是啥啊?寻找只有海底捞才会存在的那个观众吗?

动森更新了,岛上小动物也可以来家里做客啦!
第一个来我家的是雷姆诶,本来之前空空想来的,结果因为我三四个月没上线,家里出现蟑螂,把空空吓走了​:11112:

只有一种情况我会为“铁拳”叫好,就是砸在它的拥趸身上。
一起挨打吧,谁也别想好过。

@Ninetynine 谁能想到这么早躺上床,依旧三点半入睡。今晚!今晚我一定可以早睡!

Show thread

好久没在十二点前躺上床了,今天早睡有望了!

《扬名立万》不错耶,可以看看。
里面那个憨了吧唧的小警察总觉得眼熟,但是想不起来是谁。现在想起来了,原来是秦霄贤。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