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搜刮的一些绘画素材,我放到一个文件夹里了,点开找自己需要的压缩包就行,感谢大家的资源!资源日好快乐!

pan.baidu.com/s/1bbjIHKmK_a0sZ
提取码:pi46

戒兜兜 boosted
戒兜兜 boosted

看到徐勤先去世的消息,想起两件事。

一个是刚去北京实习时候的事情。当时和几个同事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东四,干什么去我也忘了。上了车以后,过了几个街口,司机突然说,这里八九的时候墙面上都是枪眼呐,放了大半年一直在那里,后来才补好了粉刷起来。

车上没人接话。倒不是因为恐惧。当时虽然文化传媒领域已经紧缩,大环境还是可以谈一些敏感话题的。大家只是有点不知所措。后来忘了是谁问了一句,您是亲历者吗?司机就继续说,他当时还年轻,那天本来想去,被爸妈锁在家里了。然后听到枪声,一直不停。

“夜里还听得到,一直不停。”

后来还说了些别的。说自己想去捡子弹做一个证物爸妈也不让,最后没捡着。说街上有人把枪支摆在车上,希望学生去拿。为什么呢,这样就可以坐实是暴动。我们问那最后有人拿了吗?司机说没有,大家也不是傻子。但最后没拿也出事了。

我至今也不太明白司机为什么突然对着我们聊八九的事情,或者说想不清楚契机是什么。也许他对每一个看起来能说上话的乘客都会聊一下当时的事情。也许每次车开到那附近他都会触景生情。不管怎么说,我们和他分享了那段记忆,以一种间接的形式。

另一件事情我之前也在毛象讲过。是某年去日本某地玩,住民宿。民宿的主人是一位归化很多年的北京老人。得知我们在北京住了多年,问我们,北大还是之前的北大吗?又自问自答,说北大早就死了,三十年前就死了。然后说:“我宁愿渺小地活着,也不要待在伟大的国家里。”

我其实很想和他说说岳昕,但是后来他的日本邻居上门拜访,就没有机会再提起这个话头。

正确的记忆不真实,真实的记忆不正确。乐观的时候,我会想,存在过的人和事情总会以各种痕迹存在。只要努力去找一定能找得到。悲观的时候我又觉得,来不及了。一代人已经消逝,我们注定不会拥有自己的《古拉格群岛》和《生活与命运》。别人的叙事毕竟是别人的,不可能完全借他们的杯酒浇自己的块垒。

我们遭遇到这样大的惨剧,一次又一次。没有反省、没有回顾、没有任何上台面的讨论。从教科书里删去。从微博里删去。从阿拉伯数字里删去。从简体中文里删去。然后会是新的麻木、新的牺牲、新的不可说、新的境外势力阴谋。

如果这一切还将持续下去,且暂时不会终结。我愿意做那年去往东四的那辆出租车里的司机。我把我听到的故事,讲给你们听。

(我选择了公开发布,但请不要转出毛象。不过,读到这里的你可以记住这些故事,讲给别人听。)

我作业做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aru_0000:

戒兜兜 boosted

lifehack:在你特别喜欢谁的作品的时候,去社交媒体上 DM 赞美一下。(特别是当这个圈子本身不是特别大众的时候,通常创作者能受到的赞美很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maya卡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疯掉

在象里边四处翻真的好快乐,总会看到有意思的人:3
喜欢这种啥都有的感觉 :0180:

戒兜兜 boosted

23岁猝死女孩已经接受了拼多多的赔偿,并呼吁大家不要让死者卷入是非中。大概是给了家人这女孩用命都换不来的钱。以前煤老板就是用这招对待矿工的。公关一条人命对大厂来说,也是如此容易的事。

想到了之前的《杨三姐告状》(不是过劳,而是杨二姐被丈夫虐杀),杨家大哥曾经决定用五十块现大洋的赔偿结案,杨三姐哭着说,“哥,他们是用了五十块买了我姐一条命啊。”

绝对不是在指责已经有丧亲之痛的家人,而是在说,多年来多年来,穷人的命对权贵来说,都是一个很轻松的价码。

戒兜兜 boosted

#中国女性生存境况
微博@七英俊:
说到history,我想起一件事。前段时间有个网络作者的大会,很多各位熟悉的作者都有参加。因为不是第一年举办了,彼此都混了个眼熟,当天晚上,有人告诉我有个私人聚会,大概十几个人吃烧烤。我听到很多熟悉的名字,就答应了。
从大家入住的酒店到吃烧烤的地方较远,我跟一个男作者和一个女作者拼车过去。当我们在酒店门口上车时,路边突然传来起哄声,一群男作者边鼓掌边喊:“X大(拼车的男作者),厉害啊。”
我当时极力忍住了,告诫自己不要小题大做。
但是第二天的会议间隙,有另外一个男作者挤眉弄眼地问我:“听说你和XX(另一个女作者)昨天一起上了X大的车?”
以上提到的基本都是大家熟悉的名字。
我不针对任何人,我针对你们所有人。
你们都是垃圾。
你们都是垃圾。
你们都是垃圾。

m.weibo.cn/2877803870/45892535

微博@汪有:
接上条和周帅的三张图,讲一讲,为什么图一里对着女生开黄腔的个体性事件,可以上升到“你们都是垃圾”。

仅仅是个体性事件么?
如果泼硫酸、化粪池这些还能归类为穷凶极恶的坏人的个体事件,但图一里这种事,分分钟、时时刻刻都在发生。
化粪池你在新闻上只能看到一次,但对着女生开黄腔,每个职场人甚至学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遇到一两次。

在上一次这种事情发生在身边的时候,你们、我们,都做了什么?
你出来制止了么?你严肃说“不要开这种玩笑了么”?你嘴上没说,心中默默和那个人划清界限了么?
还是你自己就是跟着笑,甚至开黄腔的那个人?

网上天天刷中国男孩保护中国女孩,现在中国女孩被开黄腔了,你在干什么?
是不是垃圾?

我也是男的,我也在反思我自己。
刚毕业的时候,虽然不频繁,但也会遇到这种玩笑。那时候我没跟着笑过,也怂得很,不敢说啥。
我觉得自己那时候挺垃圾。
后来老油条了,再碰到这事儿,都能当面明晃晃顶回去。

我有朋友,很优秀的男青年,比我小还努力,早就年薪百万了,当然也有毛病,毛病是嘴上不把风。
带着女朋友来看我,开我俩的玩笑。
我当场就严肃说:“不要开这种玩笑。”
并不会伤感情。

我也有微信群,大家三观接近,碰到群里出现,也会一起怼。
没人觉得不识玩。
这才应该是正常的人际关系。
我有时候非常感谢我身边这些人,都是正常人,不出幺蛾子。
这是我能为自己选择的朋友。

我也有选择不了的时候。
去年年中有一次,我遇到图一里的状况,我没说话。
行内一个前辈姐姐中午找我吃饭,席上还有个地产公司男领导,也是姐姐请过来的,他俩熟,我之前没见过他。
他在席上,就开了那姐姐的黄腔。
席上随便聊起头发白了,他突然蹦出来一句:“下面的毛都白了。”
姐姐也就是笑着,随口把话题拐了过去。
也是职场老油条,拐得也真是不露痕迹。
我要是真出来说了,甚至好像有点小题大作。

如果是我认识的人,我肯定出来说话。
但那次我没制止。
我不知道,他俩是真的熟到可以开这种玩笑,还是他确实是个领导,那姐姐也不能驳他面子。
我说了话,会不会给那姐姐添麻烦,耽误她谈业务。
我甚至不太好意思问姐姐她到底介意不介意。

总之吃完饭,我深深感叹——
“垃圾”。
这句垃圾不是对哪一个人哪一句话。这就是图四里周帅说的:结构性问题。
那个男的,当然垃圾。
我没吱声,也很垃圾。

但问题是——
我他妈不想当个垃圾啊。我想出来说话啊。
结果我说话,搞不好还耽误姐姐做业绩了,这个机制,很垃圾。它在鼓励我做一个垃圾,而不是正常人。

我并不起高调。
经历过图一里还跟着笑的男青年,我并不准备严厉骂你们全都是不可回收垃圾。
我们是可回收的那种。

我知道,很多跟着笑的人,不是坏人。
你们难道从小就喜欢跟女生讲下流段子妈?
很多人未必觉得真好笑,而只是觉得,这么笑了,我合群了。
或者,我出来说了,是不是小题大做了。
啊,太难了,干脆放弃思考吧,干脆跟着笑一笑吧。
最后变成了垃圾。
甚至笑多了习惯了,成为了去讲段子去主动起哄的人。
成为了这个垃圾制度的维护者。

如同小时候因为重男轻女,明明是受害者的女生,长大后却被家庭绑架,变成扶弟魔。
如同因为没生出男孩被婆家看不上的妈妈,自己做了婆婆,开始希望儿媳肚子争气。
如同酒桌上被灌吐的年轻人当了领导,开始逼下属灌酒。
如果有一种社会机制让受害者竟然开始面目狰狞,维护这个机制的时候,这垃不垃圾?

所以你们还感受不到“结构性问题”嘛?
还感觉不到这是一个垃圾的社会规则嘛?
还感受不到我们也是受害者嘛?
这个时候,还不应该认识到——我们不能顺应,我们得出来做点什么,去跟这垃圾的结构叉一架嘛?

如果不能,那就很垃圾啊。

为什么图二图三也很垃圾,我不想说图二图三里这俩人很垃圾。
但很明显是垃圾价值观的表征:
出来一个女作者,分享了不适。
你想说她不能以偏概全,那你就直接说“这样的男人只是少数,请你不要扩大化攻击”。
结果话说出来,成了:“女拳又在恰烂钱了。”
“我怎么就没去那个会议?”

你是好人,所以你先攻击受害者?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转?
这是什么高级的财富密码嘛?
还不是因为,转发的女生,遇到过太多同样的垃圾事儿,但就没有一个你们这样所谓的好人出来解围?
想想那个姐姐,就那么顺滑自然地把黄腔拨过去了,她是接过多少黄腔啊。

为什么总要急吼吼跳进性别标签,帮垃圾说话?
为什么不能带入“正常人”、“聪明人”?为什么不能和傻子划清界限,好人团结起来骂傻子不好嘛?
何况,如前所述,这是以偏概全嘛?这样的男人是少数嘛?有多少人能真站出来制止?有5%嘛?

评论说了:图一里,明明只有那么几个人开了恶俗玩笑。你为什么不能点那几个垃圾的名字?为什么要扩大攻击,扩展到“你们都是垃圾”?
大家骂他们不就完了,莫挨老子。
——这恰恰不是扩大攻击。而是精准的大范围攻击。
结构性的恶,不是靠简单攻击几个在场的垃圾就能解决的。
这么多女青年,这么多转发,她们不是要骂那几个图一里起哄的人,她们这辈子也遇不到那几个人。
她们是在骂她们此前遇到过、以后也还会遇到的每一个对着她们起哄的人。
思考深入的女青年,甚至骂的都不是某个具体的人或者某一群人,而是不爽这个莫名其妙“一个职场专业女性,竟然要靠着容忍黄腔来开展业务”的环境。

把全体转发者结构性遭受的恶意,精确只投射到图一里那几个人身上,让他们社会性死亡,你在旁边看着,这恰恰是对那几个人的不公平。
泼硫酸是个体事件,个人承担。
开黄腔是普遍现象,普遍承担。
有什么问题?
不要以为交出几个人给大家骂,你就可以置身事外了,哪有这种好事。

不要看到“垃圾”就激动,总觉得被骂了。
我们可以改变它。

我上条微博还有个评论:“教员说,要把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那为什么要扩大攻击,为什么不来团结我们男性中的正常人?”
我的天,你到底懂不懂教员。
这句话是来指导我们自己如何团结别人的,不是让你拿来指导别人怎么团结你的。
你释放出了哪些善意?
你有没有去主动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就等着别人来团结你呗?
伟大事业是这么做成的?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就可以从一起干爆这个垃圾的规则做起。
m.weibo.cn/1959830294/45894340

//@pkuwd:看你带入的是谁:是不方便开黄腔了被冒犯了的垃圾,还是为没能挺身而出有点瞧不上自己的正常人。//@Lorraine阿烟:正常人会说“这事确实不对”而不是“你干嘛骂我”,望周知【汪有老师真的👍

矫情↓ 

今天因为一点小事让F有点伤心(大概吧!我也不清楚
我好菜鸡,她一这样我就慌了,就算其实是在开玩笑,按理来说我完全没必要慌的,道理都是我占的,虽然我头脑清楚地明白这点但还是害怕、恐惧。大概是怕她再一次离开我吧,结果反倒被安慰了一顿(艹)
好讨厌这种莫名其妙的不安感,希望自己能改正吧,平时不像狗怎么这个时候特别像呢!!我都看不下去我自己!!


除开练习外附上之前画的分镜和漫画设定发散,慢慢发吧

今晚拍完片了,教学楼的保安人蛮好的,等了我们20多分钟拍完(草)不过时间还是好赶,最后收尾十分潦草,希望我过两天剪片不会想杀人

戒兜兜 boosted

#大连理工大学
转自微博@追星少女来吃瓜:
大连理工大学副校长30号下午校内超速驾驶撞死一名研究生,目前词条一直被压,学生都在发博惋惜。人命都能压下去也是侮辱985的口碑#大连理工大学研究生车祸# ​​​
m.weibo.cn/7238361153/45886008

HITS也太欢乐了,看的我好快乐(勉强从刚追平忧国的阴影中走出来 :angrycat:

然后到现在我已经睡了12个小时了(真的很能睡)睡觉真好!!结课前每天都只能睡六个小时左右真是太痛苦了...

Show thread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