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Jaes boosted
Jaes boosted
Jaes boosted
Jaes boosted

这个图值得细究,从80世代到00后,「愤怒」的情感直线下降,到了00后这里已经没有「愤怒」了;同样扎眼的下跌还有「担忧」「失望」这两种情绪。

相对地,直线上升的情绪是「麻木」「无聊」,在00后这里达到最高值。

「倦怠」和「压抑」始终处于中游水平,但细微差别是从80世代的中下游逐步变成年轻一代的中上游。

80世代里没有出现「无聊」「无意义」。

「焦虑」是所有世代的人共有的且最靠前的情绪。

「平静」是所有世代的人都罕有的。

#时代的精神状况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精神病

Jaes boosted

有人讨论无法逃跑的人该如何在国内生活,有人讨论什么样的反抗算有效的反抗。
可能,两个话题是相通的。

或许,一切能给敌人的统治目标造成不悦、不顺利的行为,都是有效的反抗。
每个人能采取的行动和承受的风险,都不一样。

有的人直接革命,有的人地下活动,有的人迂回助人,有的人把当局不爱听的故事传播出去……

再不济,再胆小,再“无法承受一点点风险”,人仍然有 “可以不做的事”:

你可以不当入党积极分子。

你可以不积极申报歌功颂德的马屁课题,来换取正教授职称。

你可以不写复兴中华法系、实现大东亚共荣圈的论文,争抢国师头衔。

你可以不积极告密,可以不捉弄人为乐,可以不伸手打那个出门买馒头的青年。

当然,你也可以振振有词 “如果我不做就会活不下去!” 然后去害无辜的人。

课上我讲案例,某小学老师要求同学们把抄作业的学生名字供出来,否则就全班受罚。我还没讲完,第一排的男生大喊:我们初中班主任就这样!

我问:后来呢?你们怎么办?
男生愤怒地说:肯定不理他!后来全班去操场罚跑,罚跑就罚跑咯。

Jaes boosted

建了discord群,功能如图,主要分英语、跑路、资源整合和音视频自习室,规则我都在每个频道写好了。
discord.gg/FxZZCZyf
我先分享到象上来,象友可以邀请自己的朋友,但务必斟酌朋友属性,因为我只是想在这种大环境下和同样想学英语或其他语言为了以后打破语言国籍限制的朋友们拥有一个相对安全的交流地方。
如果有人有威胁到成员安全,或一些有害歧视发言,我会立马驱逐,望理解。

Jaes boosted

推荐一部关于“女性快感和高潮“科普纪录片 

叫”The Principles of pleasure", Netflix上看到的。全片三部分,分别从身体,大脑和关系诠释了关于高潮,愉悦,快感的种种知识和讨论。

除了一般关于生物上讨论,例如敏感部分,如何自慰和达到高潮等,还打破了一些社会上源自于男权社会对女性性欲打压的都市传说和误解“例如处女膜,G点。

我们生活在一个男性主导社会里面这个事实贯穿了整个片。而好多问题都与这个事实有关。例如,纪录片提到高潮gap,直男在性中得到高潮94%,直女只有60多%而同性女是80多%,直女得到反感少但不知道或者羞于表达自己诉求,不少直女认为性是奉献;例如提到社会对女性性欲的羞辱,例如一个科学家发现女性高潮中某种脑神经递质会对一些病有帮助,想申请经费研究,研究内容包括脑扫描正在自慰的女人,一位男决议者以”无法想象自己女儿会自慰“而否决。

纪录片提到社会各方面都是男本位对女性的害处,例如porn不是拍给女人看的,多数的porn极度物化羞辱女性(还介绍了女性porn导演erika lust);男人把性当成权利,不顾女人的意愿。而造成对女人侵害。绝大多女人都在一定程度收到这种侵害,而这种trauma会好影响女人在日后得到愉悦。

片中的女性包括直女,lesbian,和transgender女性。我从这片学到很多,推荐给大家。

Jaes boosted

隐约记得读到过象友幻想曰:能不能我输入食材、电脑输出菜谱给我?
能了!
cook.yunyoujun.cn/
(感谢开发者)

Jaes boosted
Jaes boosted

大家也别觉得李医生那次同样声势浩大,但后面还不是忘得一干二净。各种形式的集体抗议能反复发生就已经是件好事,人家革命大国都要经历那么多轮的流血牺牲,一个惨痛且或许漫长的过程是难以避免的。stay hopeful, stay angry.

Jaes boosted

:aru_0010: 讲真我觉得最理想化的场景不是独裁者暴毙,而是独裁者接受公开审判然后获得他应受的惩罚,这样也能让很多不愿意认清真相的人知道一下独裁者都干过啥,免得再过几十年跟斯大林一样居然还有人念着他的好。
现实状况嘛,赶紧死,我愿意短命两年换他立刻暴毙。

Jaes boosted

大家好,我在做一个关于在海外性少数人群的调研,如果大家有时间愿意填一下我的表格,或是分享给自己的性少数朋友,感激不尽!!!!

forms.gle/kNcWcizRUQWdE9vF7

Jaes boosted

马一下这个notion徐州丰县相关资讯存档合集,google drive还有2020年一系列疫情的报道合集。

diocsin.notion.site/e319bc6bee

活著是為了什麼呀?處處被控制,沒有自由,沒有人權,我們還是鮮活的有思想的人嗎?感覺我的靈魂都要死掉了。我不能接受這一切束縛著我,我應當是自由的。

最近时常愤怒,我觉得我是一个愤怒的青年,当怒火燃烧起来的时候,想把一切都焚烧殆尽,连同我一起。

感觉在这个环境下呆着我迟早要疯。
刚看到一个视频是几个防疫爱好者想要闯进住户家里看他家里有几个人,住户说,你要是敢进,我马上就报警。然后那群人一下子就怒了,指着他说,你报啊,你报,然后就撞开他进入民宅了。
这个场景真的有trigger 到我,让我非常不适。类似,一群爹味的傻逼人指着你,按头要教导你; 以及使用这种粗鲁,近乎蛮横的方式;又或者是违背当事人的意愿,做些让人恼怒的事。一想起就要喘不过气,真叫人窒息。

Jaes boosted
Jaes boosted

对,之前明明有好多小区封了很多天,然后解封几个小时,给大家去买菜,之后回来继续封,中间大家在菜场感染的例子,但这次浦东还是这么做了。
那几个小时是真的官方让大家去抢菜的:先告知超市晚上营业到12点(甚至通宵),然后是上海发布通知浦东全面封锁,包括交通;再然后小区的门闸陆续都打开了。
极度恐惧病毒的”乖乖听话党“对于把他们封在家里十几天一点意见都没有,但对这种聚众抢菜的事深恶痛绝,一直辱骂执行的保安(怪他们为什么开门,为什么不拦着出去的人等),以及为什么要放人抢菜。
为什么呢?
就很简单,政府又想达到目的——让大家在家不动配合清零,又不想出钱,希望你自己解决物资、不要盯着政府要菜要肉要米要油。
我们在封的第13天,才领到2颗包菜几个黄瓜几个胡萝卜,假设平均值是一家有四口人,这四口人一天三顿,13天需要多少食物?如果指望政府提供,早就饿死了。而直到饿死也”不给领导添乱“的听话党虽然也有,但稍微正常点的人真饿极了还是会拼了的。
所以就放大家去哄抢了。
反正我们都是”代价“。

痛苦 

好煩,最近感覺精神上的壓力、痛苦、焦慮越來越多了。我好需要一個途徑來緩解啊。(如果情緒觸底的話,我真的覺得我會用自殺來解決掉自己)
媽的,我真的不想再經歷以前那種絕望無助以及痛苦掙扎了,但這種情緒好像又卷土重來了。
我不想一個人呆著了,我希望自己能成長在燦爛的陽光下,我也不想再生活在現在這黑暗的國家了。(看到一些網上被隔離區的求助信息我也好痛苦)

刚有人打电话过来,我看是本地号码就接了,结果一顿查户口式盘问,“你是不是从X地回来的” “有没有向社区报备” “你几号回来的” “你住在哪里?几栋几单元” “你叫什么名字” 。美其名曰【疫情防控排查】,冠以这个名号,公民的所有个人隐私都他妈得公开。我不想回答问题,她就一直反复问,我想挂电话,但是又会担忧这会给我带来什么不好的后果。在这破地方生活,我真的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就好像随便一个人都能制裁我,随便一个人问我关于隐私问题我都得回答,不然他们就有可能找上门整你。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