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es boosted

是昨天去逛方所的时候拿到的诗,很喜欢,因为是免费自取的,所以擅自分享一下。
Pocket-sized Feminism
口袋里的女性主义
by Blythe Baird
作者:Blythe Baird
翻译:南燕、华仔、佩索阿

The only other girl at the party
聚会里的另一个女孩
is rantingabout feminism.
在高喊女性主义
The audience: a sea of rape jokes and snapbacks and styrofoam cup
观众席充斥着黄段子,足球,啤酒瓶
and me.
以及我。

They gawk at her mouth
他们粗鲁地盯着她的嘴,
like it is a drain clogged with too many opinions.
就像在盯着一个异想天开的下水道。
I shoot her an empathetic glance and say nothing.
我给了她同情的一瞥,什么也没说
This house is for wallpaper women.
这间房子只为性感花瓶开放
What good is wallpaper that speaks?
而花瓶不需要说话。

want to stand up,but if I do,
我想站起来,但如果我站起来了
whose coffee table silence will these boys rest their feet on?
这群男孩会把他们的脚搁在哪张沉默的咖啡桌上?
I want to stand up, but if I do,
我想站起来,但如果我站起来了
what if someone takes my spot?
要是其他人占了我的位置该怎么办?
I want to stand up, but if I do,
我想站起来,但如果我站起来了
what if everyone notices I've been sitting this whole time?
要是有人注意我之前的沉默该怎么办?

I am guilty of keeping my feminism in my pocket
我愧于把我的女性主义揣在我的口袋里
until it is convenient not to, like at poetry slams
直到方便的时候才拿出米,比如诗歌朗诵比赛
or my women's studies class.
或者我的女性研究课程。
There are days I want people to like me more than I want to change the world.
有时比起我想要改变这个世界,我更希望大家喜欢我
There are days I forget we had to invent
有时我忘记了我们被迫发明出
nail polish to change color in drugged drinks
沾到被下药的饮料会变色的指甲油,
and apps to virtually walk us home at night
和防止跟踪尾随的手机软体
and mace disguised as lipstick.
和伪装成口红的电击棒。

Once, I told a boy I was powerful
曾经,我告诉过一个男生我很强大,
and he told me to mind my own business.
他让我管好自己的事,
Once, a boy accused me of practicing misandry.
曾经,一个男生指责我宣扬厌男,
You think you can take over the world?
“你觉得你能掌控世界吗?〞
And I said No, I just want to see it.
我说,“不,我只是想看看这个世界”
I just need to know it is there for someone.
我只是想确信这个世界是为某人敞开的
Once, my dad informed me sexism is dead
曾经,我的爸爸告诉我性别歧视早己绝迹
and reminded me to always carry pepper spray in the same breath.
同时又提醒我防狼喷雾不离身
Ne accept this state of constant fear as just another part of being a girl.
我们接受了恐惧成为女孩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We text each other when ve get home safe
女性朋友们到家后要互报平安
and it does not occur to us that our guy friends do not have to do the same
而男性朋友们却不需要这么做

You could saw a woman in half and it would be called a magic trick
你们可以欣赏一个女人当众被“锯〞成两半,将它称为 “魔术,
That's why you invited us here,
这就是你们邀请我们米这个聚会的原因
isn't it?
不是吗?
Because there is no show without a beautiful assistant?
因为少了美女助手表演就没看头了
We are surrounded by boys
我们被男生们包围着
who hang up our naked posters
那此墙上挂着我们的裸体海报的男生
and fantasize about choking us,
那此幻想着扼住我们喉咙的男生
and watch movies we get murdered in.
那此观赏我们在电影中被谋杀的男生

We are the daughters of men who warned us
父辈们让我们警惕
about the news
那些新闻事件
and the missing girls on the milk carton
那些牛奶盒上的寻人启事
and the sharp edge of the world.
和这个世界的危险
They begged us to be careful.
和我们说:
To be safe.
注意安全
Then told our brothers
却和我们的兄弟说:
to go out and play.
玩得开心

很高興能在推特上再次看到黑刀老師(丁太昇)的發言!在21年5月4日他的微博帳號炸號後,我找到了他的豆瓣號和推特號,雖然再沒有看到他的發言了⋯⋯今天偶然翻到了他的推特,沒想到丁老師終於轉戰推特平台發言了,很開心!(真的很想念他 :ablobcatheartsqueeze:

Jaes boosted

总感觉简中人的情感非常匮乏,仿佛除了父母与子代的爱以外,其他的感情都是爱情。
所以表达对某人的欣赏时,就只会“我老婆!”“我直接嗨老公”,同性则是“我要弯了!”。
亲密朋友之间的感情也非常容易“嗑到了”,或者和恋人做对比“有这样的朋友还要什么对象”。
很多同性之间惺惺相惜或者仰慕的感情也被简单地“恋爱化”,比如腐文化是简中最甚,赠汪伦孟浩然这种互相赠诗都被有些人形容成爱情。
因此异性之间保持距离是非常谨慎的(因为我不知道同性恋会不会也这么敏感),所以连拧个瓶盖打个游戏也都是过分的举动,更别提与前任保持联系或互相帮忙了,甚至不联系但存有相关的物件都被看作是背德的。
这种“情感洁癖”说白了就是要求人不做人,“好的前任像死了一样”不能存在,对自身的过往也不能怀念,任何其他形式的善意和关照也都是目的不纯。
所以说中国非常缺乏爱的教育,也缺爱的表达,简中人的思维也很简单,仿佛任何人都应该是伟光正的,感情都应该是直白磊落的,最伟大崇高的感情都应该是爱国的。
真的很没意思。

以前的好朋友週一凌晨發消息給我了 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聯繫過了⋯⋯我以前跟她政治出櫃過 但是後來看她發的朋友圈感覺她好像越來越紅了⋯⋯但其實到現在為止 我還沒有回覆她的消息 她誤解了一些事情 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清楚現狀 所以我再一次迴避了 但可能是因為我不知道怎麼面對她吧⋯⋯
週一下午跟一位在微信上認識了很久的朋友聯繫了 去年我們在微信上就說過 等我潤了 我們就可以一起玩啦!以前覺得這很遙遠來著 沒想到不久之後我們就可以線下見到面啦! :ablobcatheartsqueeze:

晚上吃完飯 準備走的時候 一個姐姐在桌上抽紙巾 用的是之前我們吐槽過的女同澀澀時的手法抽紙巾 笑死啦!
出來坐上車後 姐姐轉頭跟我說:好美啊! 我以為她在說風景很美 結果我意識到她在說面前坐著的姐姐很漂亮🤨

Jaes boosted

社会驱赶众人如牧人驱赶羊群。
入学前被驱赶做一个乖小孩,牧羊人总要挑出几个典型出来,指着他们说,看呀这就是不听话的羊。
九年义务教区,被赶往书山题海,牧羊人说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九年后牧羊人指着被中考淘汰掉的不幸者说,看呀那些就是不上进的羊。
三年高中被驱往应试教育地狱。不断背诵、做题、模拟、再做题,小考大考周考月考期中考期末考模拟考联考高考……牧群被驱赶着走过大大小小的考场。三年后牧羊人又指着一群被淘汰的不幸者说,看呀那就是不聪明的羊。
大学,体验很烂不退不换。牧羊人强迫被应试教育荼毒了十二年的牧群眨眼间变得成熟,一夜间想明白此后的职业规划和人生规划,并在四年后指着一群人说,看呀这就是不成熟的羊。
毕业后牧群被赶往各处。被赶着考研、考公,被赶去工作。在工作日被赶着创造价值,在休息日被赶着出去消费。到了年龄被赶去结婚,结了婚被赶去生育,生了第一胎被赶去生第二胎。
每个阶段,牧羊人都要对牧群指指点点。
看,那是不听话的羊、不上进的羊、不聪明的羊、不成熟的羊、不合群的羊、不负责的羊、不孝顺的羊、不自立的羊……
这时有个人跳出来大声说,我是人不是羊。
牧羊人指着TA对羊群说,你们都看好了,这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羊。

Jaes boosted

「应对墙内警察约谈小贴士」

上一条长嘟文下有朋友问相关经验,想了想嘟上可能确实会有人需要所以还是单独发一条吧。

首先我要纠正自己的一个错误,墙内常说的“喝茶”对应的并不是“讯问”,作为专业术语它应用的对象只能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诉讼当事人,像我和我的朋友们所遭遇的其实是“约谈”。

严格来说约谈不是一个法律概念,我将它理解为为权力不对等情况下上位者通过谈话方式对下位者进行规训施压,常见于“维稳”目的下的警察对公民、校方对学生。所以如果警方联系你是不会直接说这个词的而是用诸如“了解情况”之类的话,因为它并不在正规的司法途径内。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意味着你在法律层面其实是无罪的所以你不需要害怕,同时由于流程的非常规你也无法用正常的司法方法来应对所以你需要保持谨慎,具体来说:

1.如果接到自称警察的电话要求你前往派出所,请不要马上答应,先问他的姓名警号,接着向他询问具体缘由。如果对方的态度比较好,尝试提出能否不去警局直接在电话中交流,目前疫情防控是个很好的借口;如果你像我一样遇到的警察态度恶劣用上了威胁性话语那还是干脆点答应吧。结束电话后,检查一下来电号码是否为对方要求你前往的派出所的官方电话,如果不是,致电派出所报刚才问到的姓名警号核实情况,万一你遇到的是诈骗呢。

2.前往派出所时,如果有内容干净的备用手机请携带备用机,如果没有请尽量不要带手机,如果一定要带,那么首先请卸载一切墙外软件,包括谷歌和VPN本身;其次,请退出所有讨论过政治内容的群组。如果你在上条的询问中明确知道了自己是因为哪件事哪些话被约谈的,请及时提醒相关朋友(比如在群组里通知一下解散该群)清理手机,做好可能会被警察找上的心理预期。

3.警察只有在面对已经立案的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时才可以收集、固定电子证据,也就是说约谈场景下他们其实没有权利查看你的手机,如果对方提出请一定要拒绝,并要求他给出依据是哪一条法律哪一张授权令;如果拒绝不能,请确保自己完成了上条。

4.学会装傻充愣。警察很可能并不知道具体情况,尤其像我遇到的谈话警察是受其他警局所托的情况下,所以请不要对方问什么你就乖乖回答,更不要自己主动“坦白从宽”了。以我自己为例,警察问我为什么关注丰县,答法学生案例研讨;问都关注了些什么,答官方新闻。其实江苏警方找来的契机应该是我发了乌衣相关,但当我发现谈话的警察并不清楚这一点时就全程避开了相关话题。总之回答问题时注意模糊信息,以暴露最少最安全的内容为原则,问时间就说新闻出来的时候,问言论就说评论央视调查,语气尽量轻松自己要稳住。

5.不要和对方起冲突。我并不建议大家在约谈时跟警察据理力争捍卫自己的言论自由,这需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和丰富的法律知识才能做到,大部分人比如我是无法完成的。对我们普通人来说糊弄完流程才是核心(不过太糊弄了可能像我一样接到二次来电询问),所以哪怕对方说了些勾结境外反华势力之类你无法赞同的话也请务必忍住,不要反驳点头嗯嗯啊啊就好。当然如果你足够厉害请自便,这篇嘟文对你应该没有参考价值。

6.稳定心态不要害怕。重申一遍约谈不是正规司法流程,之所以会约谈你就是因为你在法律上是无罪的,他们不能对你进行传唤审讯。所以一定一定不要害怕,保护好自己的情绪,这一切只是基层警察例行公事走流程警告训诫,你没有违法犯罪他们无法对你进行处罚你也不会因此有案底(那天回来真有朋友这么问我)。如果方便的话,可以找个立场相同的朋友陪你一起去在外面等你,对于缓解紧张很有帮助。

以上,就是我在朋友的叮嘱和自己的经历中总结出的一点小经验,希望大家用不上吧。

觀影《時代革命》✅(希望之後有機會能線下在影院中再看一次嗚嗚)
連結🔗: vimeo.com/ondemand/revolutiono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Be water, my friend

Jaes boosted

心情还是太差了,写下一些回忆变成为数不多有效的疏解方式。身为汉人应该有起码的良心和义务。我不能想象朋友的爷爷因为家里有古兰经就被带走,而他还不得不在返乡后配合村里领导写宣传扶贫的伟光正的文章;还有朋友回到家乡发现叔叔被带走,自己的初中疑似被改建为camp,连家里人相互之间讲话都要关掉所有通信设备躲进卧室防止被监听;在体制内上班的少民父亲还要安置维族小孩,因为她的一家人都已经被抓走了;最令人难以想象的是他们出于恐惧长达几年无法和汉人同学朋友诉说这些,每天上网还要面对无知汉人铺天盖地的辟谣、民族主义言论甚至是对少民的歧视性话语。我每听完一个人的叙述后感受到的难以言状的痛苦和屈辱对他们来说是在这个国家生存的日常,而当我表示还能为他们做些什么的时候,所有人的答复都是,你是第一个我倾诉的汉族同学,你能愿意相信我说的而且不对外泄漏我的身份我已经很感激了………如果说中国还是一个authoritarian state,新疆早已变得比任何totalitarian state更可怖。不要,不要对任何authoritarian state有幻想;那些为此辩护的人,你们真的不配如此使用你们的身份特权。

Jaes boosted

#反家暴

朋友学法律的时候教授在课上说,遭遇家暴,如果条件允许(行动不受限),验伤取证后建议直接去人民法院或者监察院报案,原因是如果向人民法院提起自诉,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二.8),但如果报警,属于委托公诉,中间就会经历一系列的跟警察的推拉,多半民警会先想要调解,然后也许会以治安处罚条例来处理甚至如果他们认为你证据不足的话可能不帮你立案。
这个知识是我先前不知道的,只大概晓得报警不一定有用,但没想到可以直接去法院自诉而且一定概率自诉效率更高,所以发出来给大家参考一下。有更专业的建议的话请多多指正!

Jaes boosted

对于特别扯淡的观点,反驳之所以无力,是因为反驳,基本是要围绕对方的框架展开的,而当这个框架特别扭曲狰狞的时候,往往就会被对方绕糊涂。比如,港人对汶川的慈善捐款,一般人的理解是人道主义和同胞之爱的表现,这是通常的解释框架。而有些人会把这理解成“回报/孝敬国家的恩情”,表面相似,实质完全不同。因为前一个框架是平等的,后一个框架则是上下级关系。在后一个框架里,港人无论捐多少钱都是应该的,都不能以此表明自己是爱国的,因为国家是一个上位概念,需要无限的服从和奉献。同样的道理,遇到那些以丛林法则理解国际环境的人,以爹和儿子的关系理解正常国家关系的人,之所以讲不清道理,也是因为他们的框架,能把善意理解成软弱,把蛮横理解成理智,把疯狂理解为坚强。所以正常的反应,应该是抑制反驳欲,试着对方站得更高一些,想一想,对方的解释框架是什么。想清楚之后,你就会发现,根本不值得和这些人对话。最多说一句:你有这样的理解框架,我很遗憾,但是我没有义务帮你,所以算了吧。

Jaes boosted

#新疆
docs.google.com/document/d/1oa
这是一个由各位学者合作编辑的Google文档,汇总新疆危机发生以来所有的报道、资料、数据库、学术研究,并坚持实时更新,任何关心相关议题的都不应当错过

Jaes boosted

正在读何伟昨天发在纽约客的文章。他提到,在涪陵上课的时候,遇到敏感话题,整个教室会落入巨大的沉默。沉默中,同学们齐刷刷低下头盯着课桌,而他盯着这些下垂的脑袋,心跳加速、脸刷一下红了。最开始他把那一刻当作“felt most like a foreigner”的例子,但是事实恰恰相反。他逐渐意识到,这种physical reaction其实是大多数年轻中国人同样经历着的,原来“The Party had created a climate so intense that the political become physical.”
我想到了无数次戛然而止。利维坦是次要的,在那些欲言又止的微妙时刻,年轻的异议者面对着的是好多张已经封闭的嘴巴、好多双刻意盯着别处的眼睛。在巨大的恐惧下,发言者成了那个唯一脸红的、尴尬的、手足无措的人。压迫以一种physical的方式存在于发言者和沉默者中间。
不过political和physical之间可能本来就没有那么大的区分,在不自由之处,政治从来是以暴力的方式关心着身体。

Jaes boosted

越是看国内最近的新闻越是觉得美国民众有时候干的事儿还挺有道理的,反正你非得叫我二选一的话我还是选择拿枪自保吧,人是在面对有压倒性权力的政府时更没安全感还是面对具有恶意的个体时更没安全感心里都有数。

Jaes boosted

再次大喊:mastodon是秃秃象!

其实猛犸象(mammoth)才是长毛象,mastodon是乳齿象,目前没有证据表明乳齿象有长毛,根据它的生存环境推测也不太可能有长毛,它秃秃!

Jaes boosted

大力推广微信是为了方便控制。
当所有人只能用这些app交流的时候,你的语言、关系就不是你自己的了。
人的交流被externalize到了网络上,就进入了他们的操纵里。
今天你在微信发了一个四月之声视频,明天你的豆瓣微博知乎支付宝网易云b站账号全都被封了。你在这个互联网上的活动痕迹也全都被抹去。
人们正在死去。肉体与灵魂。
我已经没有语言了。我无话可说。

Jaes boosted
Jaes boosted

在方舟子的推特上看到的一张图。说是在封城的上海小区楼下拍的许久没人扶起来的自行车被春天的花花覆盖了。真是一张美丽又残酷的照片。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