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骂高中男同学 

背景:我大学只在大一学过基础高数,虽然当时学到不错,但是一年没用全忘了。俩男的也差不多,学得怎样不清楚,但是专业也不会用到。

看书看到数学公式不懂化简,然后去了高中班级群,俩男的争先恐后出来装逼。
拜托,当年高考我数学比你俩傻逼高十几分不说。(甚至说句不好听的)你俩在一个省内双非学校的不用学数学的学科,不懂就安安静静闭嘴不要出来哔哔赖赖,我不需要你们用你们的愚蠢对我指指点点。
我的意思就是你们人菜瘾大爱装逼,不必在这里发这种自嘲搞得自己多幽默似的。不要以为自己在自己学院排个前三就天下无敌。

今天一天(下午+晚上)大概写了1100多词的论文,明天一个早上应该能把题目结掉。
然后明天是把语言学临时布置的两篇期末论文写掉,早上下午预计要写1800词才能按时写完的样子(而且还没找过文献)。
想方设法把期末论文、专四复习、期末复习的任务分成小块塞进时间表,希望可以各项任务都可以如期完成吧。

担心课室空调还没修好,我特地拿了家乡特产大葵扇。

《脏手》萨特 看完之后的一些想法 

贺德雷只是一个符号,党的号令大体上就决定了这个符号的何去何从,他的死因任人安排。在此,个人意志被集体“利益”碾压,所谓的“党”和“政权”不过是左右摇摆虚无缥缈的借口。不论是追求原则入党的雨果,还是追求改变现状的贺德雷,他们的追求让位于服从。
以权力之名,所谓“组织”得以发展壮大,得以囊括一个个有着不同追求的个体。每个个体为了实现自己有血有肉的理想加入了“组织”,讽刺的是,“组织”却能为了名为“权力”的空中楼阁随时出卖个体,最好的结果就是出卖之后再给他们标上光辉的名号。

有一点不明白的是,为了实现改造社会的理想,我们必须付诸实践,参与进这样的“组织”。从这个意义上,参与本身是没有错的,甚至(我认为)是正确甚至必须的。可是在加入的同时,我们又面临着被“组织”出卖的风险。那么,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

《脏手》萨特
“它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实现我们的理想。”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