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让自己敞开呢
一直对着ego墙壁说话

(好像看见情绪在叫:别管我了
找个没人的时间释放一下)

#抑郁自救
写几个零散的point:

1.问题可以不去解决的。
世界上有很多问题是无解的,大到世界贫困人口,小到家里有人不愿意放好马桶盖。内心一团乱麻的时候不妨把问题们先丢到一边,很有可能80%的问题不解决也没事。需要学会的也许是「如何与问题共存」,俗称糊弄。

2.情绪不是问题本身。
我有个朋友说自己有anger problem,询问后才得知对方并没有使用过暴力,甚至没摔过东西。(这也太温和了!我都摔过几次东西……)从客观角度来看,那只是anger,不是problem。虽然情绪有时候会给自身造成困扰,但这是正常的。如果你的行为没有给其他人造成困扰,事情就可能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糟糕。

情绪需要的是接纳,而不是“解决”。接纳以后再去分析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情绪,探索情绪背后的需求。

3.如果不知道自己想要怎样的生活,可以试着写遗书。
人终有一死,怎么死可能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在死亡到来之前,还有什么遗憾的事情——想做却没有做的事、正在做但还想做得更好的事。

有时候想做的事情太多,排不出优先级,写遗书的过程就可以思考:到底什么才是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事?

一直觉得重要紧急四象限(图1)不够好用,引入一下标准普尔家庭资产象限(图2)的概念,并进行魔改:
还能活6-12个月要做的事
还能活1-3年要做的事
还能活3-10年要做的事
还能活10年及以上要做的事

图不画了,懒。
解释下为什么按月起步,因为如果只能活几周,相信大部分人会放弃现在生活里90%的事情,拿仅剩的存款去寻欢作乐了……这和实际太不相符了。

看我这一天天的都在发明什么玩意儿,我可真行。

4.如果你毫无欲望,但也没什么痛苦,不妨把这种状态看作是一种「禅」。

👇🏿👇🏿👇🏿👇🏿👇🏿👇🏿👇🏿👇🏿👇🏿👇🏿👇🏿
👉🏿👇🏾👇🏾👇🏾👇🏾👇🏾👇🏾👇🏾👇🏾👇🏾👈🏿
👉🏿👉🏾👇🏽👇🏽👇🏽👇🏽👇🏽👇🏽👇🏽👈🏾👈🏿
👉🏿👉🏾👉🏽👇🏼👇🏼👇🏼👇🏼👇🏼👈🏽👈🏾👈🏿
👉🏿👉🏾👉🏽👉🏼👇🏻👇🏻👇🏻👈🏼👈🏽👈🏾👈🏿
👉🏿👉🏾👉🏽👉🏼👉🏻🫵🏻👈🏻👈🏼👈🏽👈🏾👈🏿
👉🏿👉🏾👉🏽👉🏼👆🏻👆🏻👆🏻👈🏼👈🏽👈🏾👈🏿
👉🏿👉🏾👉🏽👆🏼👆🏼👆🏼👆🏼👆🏼👈🏽👈🏾👈🏿
👉🏿👉🏾👆🏽👆🏽👆🏽👆🏽👆🏽👆🏽👆🏽👈🏾👈🏿
👉🏿👆🏾👆🏾👆🏾👆🏾👆🏾👆🏾👆🏾👆🏾👆🏾👈🏿
👉🏿👆🏿👆🏿👆🏿👆🏿👆🏿👆🏿👆🏿👆🏿👆🏿👈🏿

jandan.net/t/5262649
web.archive.org/web/2022062806

亮点都在评论区……!
> 别把事情都放内存里,弄个备忘录就好了。
> 合理做法就是先免除风险。这个过程里风险最大的是去医院的路程。应该先计划完成路程,然后在医院附近安排其它可有可无可早可晚的事务,比如买菜。比如找朋友网上聊天。比如喝咖啡吃点心。比如做指甲。当然也可以带着电脑加班。
#备忘

今天淋了雨,但是看到了彩虹,还有金灿灿的云。

今天图书馆和同事一起裁传单,因为是 200g 纸,感觉边角料丢了怪可惜的,我就说不如做书签吧。然后同事的十一岁小女儿就开始手绘书签了,画了一个小姑娘翘着小脚丫泡着茶看书,画了一只猫在看穿靴子的猫,画得太可爱了,我疯狂夸赞,大概夸得太猛了,她又画了一张埋在书堆里的送给我了,我好喜欢​:aru_0180:​不光是小小年纪就画得这么好看,而且创意也很棒诶,刷刷三分钟就画一张​:aru_0180:

对人还是一种叶公好龙的状态
“要爱具体的人”
爱社交达人,也能力优秀,平时待一起很少的姑娘吗
爱身边平时很好说话、但是从来不管公共空间卫生因为不爱分担事务的小姑娘吗
爱喜欢待在一起,但是会不经意贬低自己的朋友吗
是“评判”的问题?
还是对其他人不感兴趣?

好困——不能熬夜😣
反正先记下吧

是昨天去逛方所的时候拿到的诗,很喜欢,因为是免费自取的,所以擅自分享一下。
Pocket-sized Feminism
口袋里的女性主义
by Blythe Baird
作者:Blythe Baird
翻译:南燕、华仔、佩索阿

The only other girl at the party
聚会里的另一个女孩
is rantingabout feminism.
在高喊女性主义
The audience: a sea of rape jokes and snapbacks and styrofoam cup
观众席充斥着黄段子,足球,啤酒瓶
and me.
以及我。

They gawk at her mouth
他们粗鲁地盯着她的嘴,
like it is a drain clogged with too many opinions.
就像在盯着一个异想天开的下水道。
I shoot her an empathetic glance and say nothing.
我给了她同情的一瞥,什么也没说
This house is for wallpaper women.
这间房子只为性感花瓶开放
What good is wallpaper that speaks?
而花瓶不需要说话。

want to stand up,but if I do,
我想站起来,但如果我站起来了
whose coffee table silence will these boys rest their feet on?
这群男孩会把他们的脚搁在哪张沉默的咖啡桌上?
I want to stand up, but if I do,
我想站起来,但如果我站起来了
what if someone takes my spot?
要是其他人占了我的位置该怎么办?
I want to stand up, but if I do,
我想站起来,但如果我站起来了
what if everyone notices I've been sitting this whole time?
要是有人注意我之前的沉默该怎么办?

I am guilty of keeping my feminism in my pocket
我愧于把我的女性主义揣在我的口袋里
until it is convenient not to, like at poetry slams
直到方便的时候才拿出米,比如诗歌朗诵比赛
or my women's studies class.
或者我的女性研究课程。
There are days I want people to like me more than I want to change the world.
有时比起我想要改变这个世界,我更希望大家喜欢我
There are days I forget we had to invent
有时我忘记了我们被迫发明出
nail polish to change color in drugged drinks
沾到被下药的饮料会变色的指甲油,
and apps to virtually walk us home at night
和防止跟踪尾随的手机软体
and mace disguised as lipstick.
和伪装成口红的电击棒。

Once, I told a boy I was powerful
曾经,我告诉过一个男生我很强大,
and he told me to mind my own business.
他让我管好自己的事,
Once, a boy accused me of practicing misandry.
曾经,一个男生指责我宣扬厌男,
You think you can take over the world?
“你觉得你能掌控世界吗?〞
And I said No, I just want to see it.
我说,“不,我只是想看看这个世界”
I just need to know it is there for someone.
我只是想确信这个世界是为某人敞开的
Once, my dad informed me sexism is dead
曾经,我的爸爸告诉我性别歧视早己绝迹
and reminded me to always carry pepper spray in the same breath.
同时又提醒我防狼喷雾不离身
Ne accept this state of constant fear as just another part of being a girl.
我们接受了恐惧成为女孩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We text each other when ve get home safe
女性朋友们到家后要互报平安
and it does not occur to us that our guy friends do not have to do the same
而男性朋友们却不需要这么做

You could saw a woman in half and it would be called a magic trick
你们可以欣赏一个女人当众被“锯〞成两半,将它称为 “魔术,
That's why you invited us here,
这就是你们邀请我们米这个聚会的原因
isn't it?
不是吗?
Because there is no show without a beautiful assistant?
因为少了美女助手表演就没看头了
We are surrounded by boys
我们被男生们包围着
who hang up our naked posters
那此墙上挂着我们的裸体海报的男生
and fantasize about choking us,
那此幻想着扼住我们喉咙的男生
and watch movies we get murdered in.
那此观赏我们在电影中被谋杀的男生

We are the daughters of men who warned us
父辈们让我们警惕
about the news
那些新闻事件
and the missing girls on the milk carton
那些牛奶盒上的寻人启事
and the sharp edge of the world.
和这个世界的危险
They begged us to be careful.
和我们说:
To be safe.
注意安全
Then told our brothers
却和我们的兄弟说:
to go out and play.
玩得开心

树莓挞!

嗯,无可挑剔,非常顺手。(叉腰
但比之前多加了一味新材料:香草荚。

不相关联想:下次炖猪脚汤的时候也要扔两根香草进去!

Show thread

重要事情在即
结果摸鱼大半天
需要一些没关系BOT
和一首《Weak》
🎵but I give in so easily🎵
🎵And no thank you is how it should've gone,I should stay strong🎵
🎵I'm weak and what's wrong with that🎵

好吧好吧,如果人生是幻觉(illusion),我们可以和有相同幻觉的人相互勾结(collusion),与相反幻觉的人敌对
希望我是一个足够有智慧的同谋,能够熟练给同伙递刀子
期望被某处接纳是很难逃过的渴望和恐惧

拉踩:
还是喜欢那种更蛮荒时代的神话,什么下身是蛇的神明兄妹乱伦生下人类、 巨大的河神伸手拨开山峦成两半、豹尾虎齿蓬头咆哮的西王母掌管刑罚与灾祸、生下十二个月亮并为月亮洗澡的女人……
这样的瑰怪的想象力和画面感,比后世把官场宗族那一套浅显地模仿代入改写进去,搞出的那套无聊迂腐等级森严位阶分明的神话体系高不知哪里去了。

当初高考觉得自己不能再进步了,而且对大学没有太高要求,就没复读
我姐当年也没复读
但是我妈是以,你当初转学留过一级,再复读年纪就太大了,“劝”我的
算了一下各种学历毕业出来的年龄
什么年纪太大?相亲吗?

现在我觉得,我妈最好不要太在意我们结不结婚,会对她的健康不太好,因为不会听

#長園樹樹 這株大葉醉魚草,去年開花時就想拍,每經過一遍想一遍,直至花萎變黑,纔想好可惜啊錯過了。因此今天就算斜陽光綫打得怪異,我也專程去拍它。

用「她」可能更合襯,因為覺得她像「Queen」,田野邊野生的Queen樹,«Queen» Arbres à papillons,不知為甚麽,英文發音的Queen搭配法文「蝴蝶樹」更為合襯。法文叫她蝴蝶樹,因為她總吸引許多蝴蝶。

源自中國,因為落花醉暈游魚而得名「醉魚草」,也是美名。想必醉蝴蝶的,和醉魚的,是同一花粉。這株巨大身姿伸展的「女王樹」,遠遠地,我就聞著她的醉香了。

之前看德国汉学家顾彬点评中国作家写作,他老人家直接点出来:“中国不少作家对女人的态度是我们所受不了的;我完全无法从文字中感受到中国男作家把女性当作人那样去尊重。”

顾彬一个德国老爹,本来觉得他德对女性有些时候就够恶臭了,但研究汉学之后却想不到,还能有比他德还恶臭千百倍的老中横空出世。

“中国当代作家根本不知道人是什么。中国不少男性作家,他们小说中的叙述者对女人的态度是我们(德国人)所受不了的。在他们作品中,男人没办法了解女人。女人都是肉。我不能接受他们对女人的态度。”

我觉得“女人是肉”这个比喻很贴切,很吻合鲁迅笔下人吃人的中式狂人社会。对啊,人老外看一眼就晓得了,你中国男人就把女人当作肉来食用。无论是抓母羊,还是拴铁链…都是养殖场屠夫行为。把人极端物化当成自己的饲料。

“中国男人是靠吃他妈妈在内的无数女人而活下来的呀!”这点美国汉学家魏斐德其实早早就提出来了。当时这美蒂老大爷还被人质疑种族歧视,白人凝视。然而但凡是个明眼人老外,头脑清醒,会看问题…谁不晓得?哪里种族歧视?说的是实话呀!

你老中当局者迷罢了,老外学者作为旁观者,看到你们的男人简直都可以用恐慌和难以置信来形容。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