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真糟糕,昨天晚上做梦梦到要去演讲结果因为大意迟到了一个小时。奇怪的是,我好像知道这是一场梦,还以此安慰自己…说起来我似乎对迟到有种天然的恐惧,所以精神状态不好的时候做的噩梦也都和迟到有关,大概这就是梦能够反映人的潜意识吧。

看《工作细胞black》真的酸爽…虽然我的身体好像还没有糟糕到那种程度,但就是对身体主人有极强的代入感,就好像那些疾病马上就要发生在我身上一样,看得心里发毛但是又停不下来,我这算是抖m吗

说真的知乎上某斯坦利关于青海女大学生自杀的言论把我恶心坏了……最可怕的是居然有1万多赞,看来社会达尔文主义和弱者有罪论的受众远比我想象中广。
这种人一味排斥并贬低弱者,殊不知所有人都有成为弱者的时候。当发现自己成为了弱者,他们由于心态不平衡产生的痛苦会比常人多几百倍。这才是真正的自作自受。

设置手机限时锁机后生活美好了很多。
果然刷手机只能带来短暂的快乐和无穷无尽的空虚。

fgo新pv里的蝴蝶女居然有人奶庄子,有趣。
看衣服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坂本龙一永远滴神,a life也太好听了吧 :0510:

胡言乱语:
其实爱情一直是我的知识盲区,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都基本为0,导致我好像无法体会坠入爱河的感觉,对爱情的看法特别锱铢必较,恨不得把自己对恋人的标准量化到一分一毫才舒心。
就像不敢喝无源之水一样,我从来无法相信没来由的冲动,无法放任这种冲动支配我的言行,甚至对它感到惶恐。每当我产生一种强烈的渴望,都要等自己冷静下来后,尝试通过经验和理论分析产生这种渴望的缘由,只有确认这种渴望不会产生危险时,才能容许它成为我灵魂的一部分。该说我是过于谨小慎微,还是缺乏安全感呢。
如果冲动和激情是爱情必不可少的一环,那么我的生命中似乎已经注定无法出现纯粹的爱情了,就算我以后会确认一段长久的陪伴关系,也是基于不断计较和反复衡量的(物质和感情都是),想想也挺遗憾的,唉。

草,在贴吧上看到一个非常不错的安科 承太郎也想要挑战grand order的样子,骰娘不断搞事,剧情暴走程度不亚于迪亚哥,aa终于要火起来了吗(以下可能剧透) 

承太郎和芥前辈的cp,意外的有些好磕?人狠话不多的不良少年和伪文学少(?)女,感觉真的会产生别样的化学反应。仔细想想两个人都是外冷内热类型的,将炽热的情感掩饰在高冷的外表下,对珍视的人可以倾其所有,对认定的道路格外执着。虽然始于误会,但两人最后能够产生真正的共鸣也不是不可能。

这么一想,忽然感觉之前吃不下跨作品拉郎的我太缺乏想象力了hhh

《西西弗斯神话》刚读到第一章,心已经被扎透了。就个人而言,我确实很需要将一切行为赋予意义,甚至有时候是否赋予意义比意义本身是什么更重要。意义是我活下去的动力,这让我对有时产生的虚无感感到恐惧,在我心中,虚无感与死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两者都是对存在的否定,我害怕自己的存在被否定。

“在没有悲伤的世界爱你”
可以代我所有cp的百搭歌词。

宁愿保持清醒的痛苦,也不愿在虚幻的满足中沉沦。
这份固执究竟会给我带来什么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