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hangir

不同意图片。

大象作恶不能全让媒体背锅这个点当然非常同意。

但是这件事,新京报只报道生母生父的谎言,而没有找少年本人确认。

这是媒体基本功没做好,赖不到大象头上。

很多人也是因为新京报是比较权威的媒体才轻信少年居心不良的。民众没有辨别真假有情可原,但核查事实绝对是媒体的义务。

以及,当年生父生母买卖人口,不管法律上是不是过了追诉期,媒体仍然可以质问和批判的,而新京报写成了是少年骚扰生父生母,生父生母宛如受害者。

这点也要赖大象,那也太不要脸了。

@pearl @Cihangir 轻信和网暴是两回事,不是每一个看了报道的人都会去网暴别人。现在跳出来骂新京报的人,可能其中很多就是当时网暴刘学州的人。甩一个新京报出来祭天,乌合之众就是无罪的么?而且媒体是由人构成的,但凡是人,就会有自己的立场,这是由他自己的阶层、成长环境、价值取向决定的,所以媒体无法全知全能,这是必然的。这种情况下,拉一个出来说了话的媒体祭天,然后呢?下次谁都不说话,就谁都没问题呗。
很显然,一个媒体的立场有问题,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舆论场有很多的媒体发言,提供不同的视角,尽可能全面的让大家了解真相。民众没有辨别真假,也不是民众盲从伤害别人的挡箭牌。不辨真假情有可原,但是把主观的不辨变成了客观的伤害——网暴,就不可原谅,过失伤害就不是伤害吗?
拉一个新京报祭天,只不过是大众的另一次自我满足而已。

@miao0w0 @Cihangir
之前那段我说的很清楚:
从没说要媒体扛所有锅。
没有替大象开脱。
没有替暴民开脱。
而是说,媒体本来有义务做好本职工作但没有完成,明显在故意误导公众。
现在批评这样的媒体也叫祭天的话,我没话说。就这样吧。
还有,想拿北京市委宣传部的新京报祭天,大众那叫想的美。真觉得新京报会因此有事?

@pearl @miao0w0
我觉得不能叫故意误导公众,只能说是都市报天生的局限外加操作手法上出现的瑕疵,引发了意外的社会舆论后果。如果说是「故意误导」,那是有罪推定的说法了。另外,新京报已经出过事了呀,戴自更时代不知道被整肃过多少次了,它实际上在过去一直尽力在对抗自己的血统。

@Cihangir @miao0w0

哇哦,我只是双方都采访了但就偏偏只报道父母骂孩子,偏偏就不找孩子核查,也不管父母贩卖孩子的事,新闻工作者抢时间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刘学州是被网暴死了,又不是我新京报指使的暴民。

说我新京报故意,太过分了啦!

@pearl 哈哈,好吧。不用演起来,也没必要激动。

@Cihangir

用演的方式告诉大家,刚才为新京报开脱的“就是认为”和“时效性”,在事实上和新闻伦理上有多荒唐。以及这种程度的媒体也有人觉得很合理。

@pearl 「就是认为」好像是另一位朋友的说法啊,不代表本人观点。新闻的快和准,很多时候确实很矛盾的。就拿法新社美联社来说,很多时候为了抢新闻,也会发生事实差错。确实是个很难有答案的问题。

@Cihangir

要我解释多少遍这个采访报道的偏差,以事后来看,在双方核查和时效性都不是理由。怎么还在说法新美联的时效性啊。。。累了。

@pearl @Cihangir 你的观点建立在新京报故意误导上面,我的观点建立在新京报可能根本就是真的认为刘学州是在敲诈亲生父母啊。得知结局,再反推当时记者的主观想法,当然就会有你的这种结论。但如果,新京报就是觉得刘学州问题呢?这个时候就应该是有其他立场的媒体出来补充视角啊。

@miao0w0 @Cihangir
一并回复两位,不管是新京报的记者还是其他记者,记者的工作是报道而不是认为。他认为的,他有义务核查。因为他是报纸,不是自媒体。
这也是我在媒体角度觉得这件事偏差很荒唐,荒唐到无法用时效性来开脱的原因。
骂完大象骂暴民,唯独新京报摘干净,用瑕疵、认为这样的词来形容,我不接受。当然,大家随意。我不会再回应。

@pearl @miao0w0
媒体看似简单的操作确会造成严重后果。怎么说呢…只希望能有一个自由且健康的公共言论环境,能保证媒体伦理on track吧。尊重你的看法。

@pearl 我是这么理解的。现在公号和微博时代的媒体,因为时效的压力越来越大,往往把一个复杂事件做成滚动式跟进报道。比如寻亲少年这事,显然无法在一篇稿子甚至是一组报道里展现全貌。过去我们有报纸,可以4个版8个版地去攒一个专题出来,各方放在一个平台上,那就会相对平衡很多。但是现在,像新京报、澎湃等经常受到质疑,除了不可否认的技术性原因外,也常常是因为出于时效而只能做单薄的碎片化呈现。由于社交媒体注意力的高度分散和超快速转移,99.9%的人都做不到把一个媒体前前后后的系列报道做成专题来看。当然,这也对媒体的质素和策划提出了更高要求,像人物、GQ或是三联、中新这样的深度报道(连带其公号),相对更有全面深入平衡展示寻亲少年事件全貌的能力,而像新京报,他们所能做的也许只能是快速跟进、随采随发,这也是都市报的角色和局限。仅从一个媒体从业者的角度来稍作诠释,仅供参考。我想,如果在一个更为完善、生态更丰富、环境更健康的媒体生态下,这个事件应该可以报道得更有可能进入一个良性循环,更尽到媒体的责任。但如果在一个管制严苛、舆论环境极其恶劣、民粹横行、公民素养欠奉的生态下,那就,呵呵。更何况,多年来媒体的恶劣环境、新闻法的缺失和媒体的道德伦理讨论不充分、媒体从业者良莠不齐,这之间已经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真不知是蛋生鸡还是鸡生蛋了。

@Cihangir
这段话真让我怀疑您是否是新京报员工。

新京报发稿的时候,同时采访了少年和生父生母,采访也已经结束,不然少年不会在自己的微博如此震惊与,采访自己的记者的言行和后来报道的文字。

是有多紧的时效性才能只报道出少年骚扰生父生母的话?

这也要用时效性来开脱的话真的。。。

@pearl 我不接受新京报员工的指控。讨论就一定要带私人动机的吗?我也没有利益相关,希望不必用国内讨论常见的「动机」论去揣测。只是希望从媒体的角度试图分析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少年之死,没有人不觉得痛心的。

@pearl @Cihangir 就像你对新京报记者开始诛心一样,因为跟你观点不一样,所以也开始对其他人诛心吗?只是因为思考的前提不一样,就要被说利益相关,也是搞笑。

@miao0w0 @Cihangir

我的理由给出了,用正常媒体工作的原因无法开脱。

说实话,这个讨论真的感觉大家对媒体记者该怎样做事情不是很清楚。

“就是认为”这四个字,还以为是小说家呢?

事实核查没做,记者就能“就是认为”,做屁记者。那我不是记者的普通人“就是认为”一下,也不打紧吧。

@pearl @Cihangir 所以你基于以上原因就有理由怀疑跟你观点不同的楼主是新京报利益相关吗?明明大家都是在就事论事的讨论,讲自己的观点,又没有说谁一定对。然后你就情绪上头,开始跳脱讨论话题本身,开始怀疑别人利益相关。公共平台本来就是有不同专业背景的参与,持不同观点多么正常,对非自身行业不了解多么正常,因为这样就开始花式演戏,情绪化诛心他人,那不好意思,下次大家一样不会认同你。因为沟通建立理性讲道理的基础上。不会再回应了,我没有那么多情绪需要发泄。

@miao0w0 @Cihangir

为了旁观的第三方大家,我再呐喊一句,我批评新京报不是因为它跟我观点不一样,而是它的报道和事实不一样。

而对于它报道的当时,双方受访人它都有条件联系和核查,且采访也完成了。
用记者“就是认为”和“时效性”都不能开脱。

反而在没有事实核查之前“就是认为”,偏偏有条件有时间去核查而就是不核查,正是证明了记者想要有意误导。

@pearl
好了,那我也再说一句。「就是认为」并非我的观点,也不是媒体操作的规范。媒体做选题时会有策划和判断,但专业的媒体不应该抱着既定的想法去寻找证据以证明自己的既有结论。如果新京报真的是这样想并这样做了,那么确实可以说它在这件事上是非常不专业的。

@Cihangir
感谢嘟主的回应。我的观点也就是这样。觉得记者“就是认为”很合理的另一位我就不回应了。于这个讨论没有太大意义。

@Cihangir 媒体没做到位,可以骂,是不该只骂媒体,网暴是每一个网暴者共同促成的,现在只骂媒体,还说什么带头网暴,就很可笑,仿佛那些话不是他们亲自说的一样,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