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第一帖。豆瓣喜提180日,美丽新世界。

今天最精彩的视频就是那位接受采访的上海地铁大妈:今天特别高兴!自从我出生到现在,还没有受过这样的日子,被关在家里不能出去啊,真是天大的笑话…记者窘迫地一点点把话筒挪开,镜头一点点地飘向空荡荡的车厢深处,魔幻的诗意。那句「真是天大的笑话」像画外音一样仿佛有了回响,绕梁三日不散。

Cihangir boosted
Cihangir boosted

什么叫扫黑除恶,看出谁才是黑是恶了吧?
事实证明共产党的官就是逆淘汰的,居委会以上官员
排队枪毙绝无冤枉,里面但凡有个好人肯定会被撤掉的。

愤怒升起来的日午,我凝视着墙上的灭火机。一个小孩走来对我说:「看哪!你的眼睛里有两个灭火机。」为了这无邪告白;捧着他的双颊,我不禁哭了。

我看见有两个我分别在他眼中流泪;他没有再告诉我,在我那些泪珠的鉴照中,有多少个他自己。

--- 商禽,《灭火机》

Cihangir boosted

王左中右说中文已死的那篇雄文,举例的绝绝子、咱就是说、集美们,加起来都没有他写的这种“高考高分作文+央媒歌功颂德文体”让人浑身不舒服。堆砌大量的成语,半文不白,情感虚假夸张悬置。审美跟春晚属于同一个毒株。

“一篇《滕王阁序》本质上就是一个天才的苦吟,一夜之间,凭空多出十几个成语,让我们知道什么是人杰地灵,萍水相逢。”

“这么多年,我们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语言和思想原本很有力量,原本是那样的铁骨铮铮,荡气回肠。”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看截图,简中这德性跟他这种吃烂饭的写手没关系吗?

吴尊友微博翻车惨烈的评论区已经没人管了…

Cihangir boosted

从零点起,公共交通切断、网约车和出租车消失,丰台真的「封台」了。突然意识到,窗外平时深夜仍有陆陆续续车流的马路,几乎一片死寂。

害羞的Anthony Bourdain第一次出国旅行,一开始去了日本,非常拘谨孤僻、完全无法和人交流、让旅伴很抓狂,之后到了越南,他逐渐找到了感觉,开始放飞、打开心扉,认定这是他注定要来的地方。也许这是他自己的destiny,但低廉、舒适、开放、活力四射的东南亚的确是有着日本所不能比拟的优势啊,着实怀念。

Cihangir boosted

刚才在路边看到摔倒的外卖小哥,上前询问是否需要帮助,对方说伤得不重,但是想躺十分钟再起来,今天还没休息过呢……

最近确实降低到「很努力活着」级别了。

想在豆瓣Vangelis的条目下做第一个献花的人,however「此账号因发布时政类违法有害信息被禁言180天」。

啊,原来Vangelis在5.17去世了。

看过《月光骑士》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half: :star_empty: :star_empty:
neodb.social/movies/33296/
月亮峡谷果然是适合献给Khonsu的月亮骑士,简陋版印第安纳琼斯略略可看,最有趣是河马的冥河之船,但所有精神分析段落和伊萨克极度过火浮夸的独角戏,实在是令人十分厌倦烦躁。实际上,moon knight就不是个值得大书特书的superhero。

无意中刷到几年前中国好歌曲请出赵牧阳的视频,还是看得有点热泪盈眶。特别可爱的西北汉子,陈羽凡不敢坐着和他说话,他笑着说「不能、不能」,大家问他这二十年怎么过的呀,他说乐队一个接一个解散,「成立的时候都是奔着一生去的」,2000年鲍家街43号解散后,他回了宁夏中卫,「人在最无助的时候总是想着回到爸爸妈妈在的地方」,在非常凄凉的心情里对着黄河写下了节目上这首「侠客行」。但是虽然心情凄凉,他写下的歌却仍然有着九零年代中国民族摇滚所特有的豪情,「目空心空端起一碗酒,飘飘悠悠一去不回头」,壮怀激烈的鼓打得全场心潮澎湃,像是早已逝去的年代里一门早已失传的绝技。如今再听赵牧阳,觉得中国流行乐摇滚乐的精气神真的不在了,当下的时代是崩塌的,我们确实更适合听万青和寸铁,「目击你刚刚完成这一跳、不值钱的苦就算结束了」。

Cihangir boosted
Cihangir boosted

根本是民主抗暴女神啊!designed by 张叔平

Show older
NS中文嘟嘟  Mastodon中文社区

NS中文嘟嘟(Mastodon中文社区)致力于维护一个安宁、平和的社区环境,欢迎在这里安家!